你好,欢迎来到文山苗族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查看详情

苗学研究

推荐文章

也谈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之五) ——回应潘定发先生

来源: 文山苗族网  日期:2019-05-06 23:08:59  点击:1392  属于:学术论文
——回应潘定发先生
             应该说,潘定发先生作为基层县苗学会的会员,退休后积极参与到苗学研究,应该给予鼓励和大力支持才对。但一个专业人员为什么和一个基层苗学会会员在学术上较起了真,这是因为潘先生的苗族历史研究完全地走偏了,且他又相当的自信和固执,他基本否认了100多年来苗族历史研究的成果,强烈呼吁要按照他的所谓苗族历史新框架来重新撰写苗族的历史,这就涉及到苗族史研究的方向问题了。所以,我只得陪伴潘先生商榷讨论。也许我并不能说服他,但可以使更多的人真正地了解苗族的历史,特别是广大苗族同胞,要把对苗族历史的认识统一到《苗族简史》、《中国苗族通史》等的基础上来。我们继续第二轮回应潘定发先生之四的讨论,故从第九个问题谈起。
    九、潘定发先生批评说:“现在有许多苗学专家仍持伏羲等于太昊的错误观点……导致了许多关于苗族历史的误读
    潘定发先生由于初涉学术研究,基本就还没有入门”,
他还不懂得如何尊重学术上的不同观点,也不懂得百花之放、百家争鸣的真实含义;再加上他思想偏激、绝对,又过于自信,凡符合他意的观点,他认为都是正确的,凡不符合他意的观点,他认为都是错误的。
    我在第一论商榷讨论中说了,伏羲与太昊是否同一,中国自古以来就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学术观点,中国史籍记载和现当代学人研究考证,持伏羲与太昊同一的是主流,也有认为不同一的。潘定发先生认为伏羲与太昊不是同一的,这是正常的,但为什么就一口断定伏羲与太昊同一的观点是错误的,并指责说:“现在有许多苗学专家仍持伏羲等于太昊的错误观点……导致了许多关于苗族历史的误读”。潘先生没有点名,实际上就是指伍新福先生和石朝江先生。伍、石两个专业科研人员,都在《苗族简史》的基础上,把苗族可考的历史由5000年的蚩尤九黎上溯到7000年的太昊少昊伏羲太昊,都认为伏羲与太昊是同一的。潘定发先生认为,伍新福先生和石朝江先生“仍持伏羲等于太昊的错误观点”,从而“导致了许多关于苗族历史的误读”。所以,他提出了自己所谓的苗族历史新框架。在潘定发先生看来,伍、石两个专业科研人员把苗族可考的历史由5000年的蚩尤九黎只上溯到7000年的太昊少昊伏羲太昊,这算得了什么?我一个基层苗学会的会员,可把苗族可考的历史追溯到几百万年前的某支古猿人啊!伍、石两位先生误读了苗族的历史。并质问:“目前,有许多史学家和伍新福的观点一样……仍相信伏羲等于太昊这样的错误观点呢?”“为何石朝江先生却把苗族的历史上限只定在7000年内呢? 我潘定发建议再建议要进一步下大力加强苗族历史的研究,要把苗族历史统一到我的新框架中来。否则,“各唱各的调,各敲各的锣,别人到底听谁的”。潘先生真正是“自信人生两百年”啊!
    十、潘定发先生说:“我只照范先生的讲,要问依据何在,只能由当年写《苗族简史》的同志去问范先生,1985年那时范还在呀!”
    看来,潘先生确实不是做研究的,这种话一般不会出自研究人员之口。他说他只照范先生的讲,是指范文澜居住在南方的人被统称为蛮族,其中九黎族最早进入中部地区潘先生误读范文澜、徐旭生等的关于苗蛮或南蛮的话语,认为“苗蛮集团”是苗族最早的主干源头,在他的第一个所谓苗族“历史框架”中,把“苗蛮集团”排在第一,依次是“燧人氏”、“伏羲氏”、“蚩尤九黎”和“三苗”。经第一轮商榷讨论后,他认识到了自己的框架确实有问题,他在对我的回应《再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中说:现今看来,原来是徐旭生先生和我等人对苗蛮集团的历史时代的看法是错误了或是我误解了徐旭生先生的本意……以后就照《石文(一)》说的认识吧。 应该说,态度还蛮好的。但马上又改口为自己的“苗蛮集团”辩解,叫“当年写《苗族简史》的同志去问范先生,1985年那时范还在呀” ,这真有点像小学生斗嘴啊!非怪潘先生在《苗族历史源头研究回顾》中指责说:《苗族简史》当年为何不采纳梁、徐、范的观点呢?是《苗族简史》编写组不相信三位的观点?或是采取苗族历史的源头应该在两江流域的折中办法? 看来,潘先生还不具备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逻辑思维和辩证思维啊!
    十一、潘定发先生说:《石文(一)》又说又问,燧人氏不可考,燧人氏又是什么时候什么年代?燧人氏与苗族有关系吗,火耐氏即是燧人氏,这有什么根据,符合历史真实吗?学术界认可吗?
    潘先生的上述这段话,确实是我在第一轮商榷之一的提问。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了我的提问,只不过回答得非常幼稚,非常天真。他认为,中国史籍记载有燧人氏,伟人论说过摩擦取火,考古发现有古人用火遗迹,燧人氏就是可考的了,并反问道:燧人氏不可考吗?他天真地认为,中国史籍记载有燧人,苗族古歌有火耐燧人氏就是火耐火耐就是燧人氏,并由此出发,在他的第一个苗族历史框架中,苗蛮集团居第一,火耐氏居第二;在他的第二个苗族历史框架中,某支古猿人居第一,苗蛮集团居第二,火耐氏降为了第三;在他的第三个苗族历史框架中,某支古猿人苗蛮集团被删除了,火耐氏上升为第一。由此可以看出,潘先生的所谓苗族历史框架,像是做游戏,是随着他思维的跳跃性和不稳定性,是漂移着的变化着的。
    潘先生在对我的回应《再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中,为了证明燧人氏的可考性,他列举了许多关于燧人氏的史籍记载资料,实际上他列举的还只是少量的,还有大量的史籍记载资料他可能没还有掌握。哲学社会科学尤其是历史学,是非常严谨的一门学问,来不得半点的虚假,绝对不能信口开河。不是史籍记载了,就是可考的了;伟人论说过摩擦取火,就是可考的了;考古发现有古人用火的遗迹,就是可考的了。做学问不是这么简单的。伍新福教授和石朝江研究员把苗族历史上溯到7000年的太昊少昊伏羲太昊,都还在小心翼翼地求证,都还要接受中国学界的检验,都还要作好思想准备,要真正做到人们普遍地接受还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过程。我在商榷一说了,潘定发先生初生牛犊不怕虎”,经验少、胆子大,他敢于冲破学术研究的规律,一鸣惊人,动不动就将苗族的历史源头追溯到几百万年前,几十万年前。真是大学问家出现了。潘定发先生还信誓旦旦地说:“黔东南苗族讲的火耐公公时代就相当于中国史称的燧人氏时代。笔者认为:在中国历史上,这是最漫长的时代。可以猜测包括早、中、晚期……至于别人认可否那是别人的权利。
    虽然潘先生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是基层苗学会的会员,“基层的苗学会会员的所谓进行苗族历史研究,实质就是学习和宣传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的苗学历史研究的成果。”  我认真拜读了他的三篇文章后,并不是那么回事,我才真正地发现,潘定发先生是以一个“大历史学家”或“大学问家”的身份出现的,他哪里是在学习和宣传所谓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的历史研究成果,而是在全面地否定所谓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的历史研究成果。如前所述,翁家烈、龙伯亚等执笔的《苗族简史》,伍新福独著的《中国苗族通史》,石朝江独著的《苗学通论》等,都在潘定发先生的批评教育之中,都在潘定发先生的纠正纠错之列。在他看来,半个多世纪来,所谓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都是吃干饭的,你们为什么不把苗族历史源头追溯到“某支古猿人”,追溯到“苗蛮集团”,追溯到“燧人氏”,你们不敢我敢。“至于别人认可否那是别人的权利。
    由于潘定发先生的思维定势,我并不期盼我们之间在学术观点上会取得一致,并不期盼他完全地舍弃自己的所谓苗族“历史框架”,我之所以还比较耐心地与他商榷和讨论,我是希望人们特别是苗族同胞不要被他所谓的苗族历史新框架忽悠了。如果潘定发先生还愿意继续商榷讨论,待他回应后我们再开展第三轮的讨论。第二轮商榷与讨论到此止。

附:潘定发先生的三个所谓苗族“历史框架”的表达式
    1、《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中的表达式:
   “苗蛮集团……燧人氏(黔东南苗族称为火耐氏) ……伏羲氏(黔东南多数苗族称为姜央氏) ……蚩尤九黎……三苗(苗族在此时代中晚期形成) ……苗族操三大方言分布在中华大地上,还有300万人迁居国外
    2、《苗族历史源头研究回顾》中的表达式:
   “某支古猿人……苗蛮集团……燧人氏(黔东南苗族称为火耐氏) ……伏羲氏(黔东南多数苗族称为姜央氏) ……蚩尤九黎……三苗(苗族在此时代中晚期形成) ……苗族操三大方言分布在中华大地上,还有300万人迁居国外
    3、《再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的表达式
   “燧人氏(黔东南苗族称为火耐氏) ……伏羲氏(黔东南多数苗族称为姜央氏) ……蚩尤九黎……三苗(苗族在此时代中晚期形成) ……苗族操三大方言分布在中华大地上,还有300万人迁居国外
 (完)

      作者:石朝江

 

文山苗族网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站长:张元奇
手机:15308766544
电子邮箱:46440276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