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文山苗族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查看详情

苗学研究

推荐文章

也谈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之一) ——回应潘定发先生

来源: 文山苗族网  日期:2019-05-05 09:38:01  点击:1579  属于:学术论文
石朝江

        我在第一时间拜读了潘定发先生《再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后称《再建议》)一文,虽然他已经把自己的所谓苗族“历史框架”修改为:燧人氏(黔东南苗族称为火耐氏) — 伏羲氏 (黔东南苗族称为姜央氏) — 蚩尤九黎—三苗(苗族在此时代中晚期形成) 苗族操苗语三大方分布在中华大地上,还有近300万人迁居外国。删去了之前排在第一、第二位的某支古猿人苗蛮集团,这就有了很大的进步,说明讨论总比不讨论的好。尚若潘定发先生把苗族的源头追溯到某支古猿人的文章在公开刊物上发表,是必要引来学界的笑话的。
    虽然潘先生对自己的苗族“历史框架”有所修正,但通读他的《再建议》全文,给我的基本感觉是,潘定发先生太自信自信影响了他的正常思维。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是基层苗学会的一个会员,但他却摆出一副超越苗族史研究的架式。且不谈他的文章内容与语气,单看题目《再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就足以看出潘定发先生的自信与超越。他不仅率先垂范提出了自己的苗族“历史框架”,而且还“期望工作在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应挤出业外时间与精力来进一步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的研究”。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的《苗族简史》、《中国苗族通史》等表述的苗族历史还不太清楚,不太准确,所以他先后撰写了《试谈苗族的历史框架》、《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的研究》、《再建议要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等文章。在潘定发先生看来,工作在所谓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还不如他一个基层苗学会的会员,还没有他看得远、看得准,他提出来的苗族“历史框架”才是正确的,建议、再建议“工作在上层的苗学专家学者应挤出业外时间与精力来进一步下大力深化苗族历史的研究”。说白了,就是要把苗族历史研究统一到他的苗族“历史框架”中来,否则“各唱各的调,各敲各的锣,别人到底听谁的。
    根据潘定发先生的《再建议》,我还是采取之一、二、三的方式,具体回答他的一些问题。
   一、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研究应在《苗族简史》的基础上进行
        我们知道,苗族与汉族是中国两个最古老的民族,中国自有文字纪事以来就有关于苗民的记载,写好苗族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早在1958年秋,根据中央指示,由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中央民族学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音乐学院和贵州有关单位派人参加,负责调查编写苗族简史和简志。先后参加编写《苗族简史》的有王静如、梁英明、田治、龙伯亚、张永国、贺国鉴、龙济国、谢馨藻、杨自翘、杨通儒、李中浩、宓宪澄、侯哲安、李廷贵、王慧琴、周光大、田家乐、翁家烈、潘光华、施培中、黄蕴环等。但因为文革”等原因,从1958年秋启动,至1985年《苗族简史》出版,历经27年。这是国家民委民族问题五种丛书之一。从《苗族简史》的研究阵容来看,都是当时国内著名的民族学家或人类学家,这批人绝不是吃干饭的,他们理清了从蚩尤九黎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苗族历史发展脉络,他们绝不是没有读到或没有读懂潘定发先生误解了的梁启超、徐旭生和范文澜等的相关著述。
   《苗族简史》自1985年出版以来,苗族的历史发展脉络基本得到国内外学界的一致公认,有关苗族历史及族源的书籍、地方史志书和学术文章都照《苗族简史》的陈述:“苗族的族属渊源,和远古时代的九黎、三苗、南蛮有着密切的关系。 九黎、三苗、南蛮与苗族一脉相承。
   《苗族简史》奠定了苗族历史研究的基础,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研究必须要在《苗族简史》的基础上进行。伍新福教授和石朝江研究员的一系列苗学著作,都是对《苗族简史》的阐释和细化。在对苗族史的阐释和细化中,根据新的资料和发现,伍新福和石朝江都认为苗族历史源头在蚩尤九黎的基础上还可以往前追溯,伍新福追溯到六七千年前的太昊、少昊,认为蚩尤九黎源自两昊集团;石朝江追溯到七千年前左右的伏羲,并认为伏羲与太昊是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时代。实际上伍新福和石朝江的意见是一致的,都是将苗族的历史源头在蚩尤九黎的基础再往上追溯了两千年左右。为了将伏羲太昊与夏、商、周时代才被称为“东夷”的人区别开来,石朝江采用了著名学者王献唐的“东蒙”概念,将苗族的历史脉络概述为东蒙、九黎、三苗、荆蛮、武陵五溪蛮与苗族一脉相承。在九黎的前面增加了东蒙,将南蛮改成了荆蛮,最后还增加了武陵五溪蛮。应该说,这是在《苗族简史》的基础上深化苗族历史研究的成果。在九黎前面增加了东蒙,这就是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的研究。虽然这是根据中国史籍记载、苗族心史记载、专家研究考证和考古资料证明而得出来的结论,但要使中国学界普遍接受这一结论,还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过程。
    潘定发先生也在深化苗族历史的研究,但可以说,潘先生还基本是个苗族历史研究的门外汉,他不同意《苗族简史》、《中国苗族通史》、《苗学通论》所表述的苗族历史脉络是可以理解的,有不同意见完全正常,但关键是提出了一个不着边际的,大而空的所谓苗族“历史框架”:“某支古猿人苗蛮集团燧人氏(黔东南苗族称为火耐氏) — 伏羲氏 (黔东南苗族称为姜央氏) — 蚩尤九黎—三苗(苗族在此时代中晚期形成) 苗族操苗语三大方分布在中华大地上,还有近300万人迁居外国。 虽然经讨论后他删去的某支古猿人苗蛮集团,但这还是一个门外汉的所谓苗族“历史框架”,与《苗族简史》的表述相去甚远。
          二、深化苗族历史研究必须要维护《苗族简史》的学术权威
      《苗族简史》奠定了苗族历史研究的基础。正是因为《苗族简史》的公开出版,才恢复了蚩尤的始祖地位,河北涿鹿才建起了黄帝、炎帝、蚩尤三祖堂,山东阳谷才建起了蚩尤陵,重庆彭水才建起了蚩尤九黎城。
   真正从事苗族历史研究的人都懂得,必须要精读《苗族简史》,它是指导苗族史研究的灯塔。九黎、三苗、南蛮与苗族一脉相承”,这已经深入了民心,已经成为苗学界甚至中国学术界的共识。《苗族简史》的这种权威性,一是在于书的作者,它是由一批国内著名的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历经20多年精心打磨出来的一部经典著作,它把苗族自蚩尤九黎起至公元1949年的历史简要地梳理清楚了;二是更重要的在于它被公认的程度,自《苗族简史》1985年出版以来,有关苗族历史及族源的书籍、地方史志书和学术文章都照《苗族简史》的陈述,中国学界对蚩尤再也没有说三道四了。《苗族简史》是苗族历史研究的一块里程碑。
    潘定发先生之所以提出自己的所谓苗族“历史框架”,是因为他认为《苗族简史》还没有理清苗族的历史发展脉络,还存在着“各唱各的调,各敲各的锣”。但据我所知,《苗族简史》自1985年出版以来, 除河北一个叫曲辰的人别有用心说蚩尤不是苗族的先祖”外,我还没有发现有人站出来指出《苗族简史》不符合苗族的历史。也就是说我还没有发现在苗族史上有“各唱各的调,各敲各的锣”的现象。我还是第一次发现潘定发先生唱出了与《苗族简史》不一样的弦外音,才是真正地唱自己的调,各敲自己的锣
    作为一名苗族专业研究人员,我呼吁深化苗族历史源头研究必须要在《苗族简史》的基础上进行,深化苗族历史研究必须要维护《苗族简史》的学术权威 (特别强调:维护《苗族简史》的学术权威就是维护民族的权威) ;呼吁所有的苗族同胞,都要把对苗族历史的思想认识统一到《苗族简史》的叙述中来,国内外学界对《苗族简史》都没有提出疑问,不要在本民族内部还出现否定性的杂音。  
(续)

      作者:石朝江


 

文山苗族网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站长:张元奇
手机:15308766544
电子邮箱:46440276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