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文学园地 >> 民间文学 >> 正文
 
 

罗家坪大山追忆英雄情怀,马关金厂镇饱览边关风情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7-11-17 10:46:40]

 

彝  春

 

我对马关县金厂镇并不熟悉,更不知道那里还有一座英雄山——罗家坪大山。要不是杨君有心带我去采风,也许我是不会到那英雄山去饱览人间美景,更不会感受到当地的苗族同胞,是那样的热情豪放、厚道善良。

201778-11日,是红河州哈尼族彝族的“矻扎扎”节,我们放假4天,杨君趁此机会带我走进马关游览罗家坪大山,到中越边境线观赏风景,体验民俗。

78日一早,我们坐上了文山市开往马关的客车。一个小时左右到了马关县城,随即停顿了十多分钟转上了都龙镇的公交车,初次足踏陌生城镇,所经过的地方都感到新鲜,再加上身边有个能说会道的佳人,一路欢笑一路语,心里感到非常愉快,心情好自然精神就爽,中午12点我们走进都龙镇。在都龙镇街上,杨君精神百倍,随便吃了碗米线就马不停蹄跑去找他的第一手资料,把那些奇特的古屋旧房尽收到相机里,然后来到街边邀了一辆一位年轻小伙驾驶的面包车,直达金厂镇。

金厂镇位于马关县东南部。东北面与都龙镇相连,西北面与夹寒箐、小坝子两镇隔河相望,西南与越南河江省黄树皮县、老街省箐门县接壤。有汉、壮、苗等七种民族,苗族占多数,辖3个行政村:金厂、中寨、老寨,盛产香蕉、荔枝、柑桔、芒果等热区经济林果。   

年轻小伙热情健谈,边开车边向我们介绍这里面的奇花异景和自己的家乡,不一会就与我们交谈得像熟人似的,谈话间知道他名叫王常有,30岁,苗族,家住金厂镇街上。杨君听到小王说一家都是苗族,顿时兴奋起来,就把自己这次进金厂采风的事一一道出:“小兄弟,其实我们是一家人呢,自家人,我也是苗族。我们今天要去罗家坪大山,你看你就送我们上去吧!”杨君微笑着向小王称兄道弟起来,说话像亲人一样。

“大哥,这还用说,罗家坪大山海拔两千多米,那里山高坡陡,危崖耸立,这几天时常下雨路况难走,今天我不送大哥大姐,难道还要别人来送?哈哈哈,到家里换一辆越野车上去,难得陪大哥大姐爬一趟英雄山,去看看我边防部队前哨的天然堡垒,看看192国界界碑,站在山顶上还可以直接欣赏越南箐门等地自然风光。”小王爽快的话语,把我俩逗得心里乐滋滋的。

 

中越边境小镇——金厂街一角

 

一个小时左右,面包车停在了金厂镇的街道旁:“大哥大姐,前面就是我家了,你们就去坐路边那辆越野车,趁天晴我交待媳妇几句话就送你们上山。”小王下了面包车,一边通电话一边指指前面路边的一辆越野小轿车对我们说道。我们照他的吩咐,来不及欣赏金厂镇的街道风貌,就匆匆上了街边那辆漂亮的越野小轿车。

“哦,今天天气格外好,大哥大姐把福气带到我们这里来,下了几天的雨也停了,太阳出来正是爬英雄山的好机会,可以好好欣赏罗家坪大山脚下的小白河,彩云之上的罗家坪大山主峰,还有越南边境自然风光。你们看,前面远方的那座山就是我们要爬的罗家坪大山!”小王开着车目视着公路前方,朝正对面的那座大山努努嘴。

 

罗家坪大山远眺

 

今日的罗家坪苗寨

 

“兄弟,停一下车,我想留张纪念照。”我微笑着把智能手机递给杨君,待小王把车子停稳,我俩跳下车子,跑到大路边眺望英雄山,心情非常激动:“啊!罗家坪大山,我来看你了!”

我们背对着大山,咔嚓咔嚓起来,大山全貌尽显在我的智能手机里。“还远呢,到了山脚立有罗家坪大山战场原址的石碑,你们去那里也可以拍照留念。”小王示意我们爬上骄车继续前行。

我俩返回爬上车子,随着特别合格“导游”娓娓动听的解说,不知不觉来到了大山山脚,“罗家坪大山战场原址”石碑安静地竖立在公路边,我们不失时机跳下车拍照留念。

 

罗家坪大山战场原址

 

车子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穿行,由于连日阴雨连绵,雨后的山路显得多少有些潮湿,路旁弥漫着层层薄雾,路在密密匝匝的森林里蔓延,越往高处行驶,能见度越低。车速只好减到最慢,我心里嘀咕:“这种天气里的英雄山,能看到它的美丽吗?”

半个多小时过后“以大山为家,以艰苦为荣”的罗家坪大山边防部队官兵营房旧址大门映入我的眼帘。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下了车子,顺着一条6-7米宽的水泥路面走进大门,空荡荡的营房旧址内:两边是用花瓷砖重新修建的两层钢混水泥房,其左边底层是停车场,停车场进去有一块宽大的广场,广场中央矗立着非常醒目的“罗家坪大山主峰”大石碑;西北角边上同样矗立着一个锈迹斑斑的瞭望塔;西边靠山建有一栋两层钢混楼房,即是当年官兵们居住的营房,已经破旧不能居住,营房前面有6棵松树依旧挺拔,树脚长满野草和青苔,树脚下面前方用石头砌成的墙面上,“铭记历史,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标语字样还明显可见。

 

主峰碑正面

 

主峰碑背面

 

“前几年守卫大山的官兵们,全部撤回到金厂街驻地去了,这里的营房一直没有人居住,楼房都快要倒塌。”小王介绍着。

我慢慢向“罗家坪大山主峰”石碑走去,看到石碑正面上刻有“罗家坪大山主峰”,下刻有“罗家坪大山阵地简介”;背面上刻有“祖国卫士”,下刻有军旅歌曲《月亮之歌》。“罗家坪大山阵地简介”的碑文小字吸引了我,当年越军犯下的桩桩血腥罪恶和我军收复罗家坪大山的英雄事迹闪现在眼前,心情慢慢沉重起来:

“——1980918日夜,越南河江省属247团越军派出九连摸黑侵占了我罗家坪大山。九天之内,敌人在山上修起了大大小小十九个明碉暗堡,挖掘了一条环形工事和堑壕,组成了一道道交叉火力点,居高临下经常向我金厂乡开枪开炮,不断派遣小股敌特工队袭扰我边防哨所······”

“——1980925日,罗家坪‘赤脚医生’熊宾青上山砍柴,发现山上有越军砍木料,修工事,即返回向部队报告。对此,边防第十二团九连连长杨天武于2829日先后两次率分队前往罗家坪大山侦察。30日,九连连长又带10人前往侦察,与越军接触,战斗中阵亡3人,连长和一班长失踪。国土遭蹂躏,人民不安宁,侵略者的罪行激起了我边防军民的极大愤慨‘收复国土,惩罚敌人!’成了我边防军民的共同誓言······

“——1015日清晨,收复罗家坪大山的战斗打响了。担任主攻任务的十二团十一连,是一个具有光荣战斗传统的英雄连队,他们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敢打敢拼,歼敌42名,荣立了集体一等功。今天,全连指战员更是英勇无比,以勇猛顽强的动作,向敌人盘据的山顶冲击,我参战的边防部队步炮协同作战,金厂乡的民兵、民工涌跃支前,向罗家坪大山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英勇战斗,我边防军民一举收复了罗家坪大山······”

那炮声、枪声、喊杀声,一阵一阵;弥漫在大山上的硝烟,一片一片,顿时在我的脑海里翻腾起来;满身是血的官兵、满头大汗的救护员、满眼是泪的护士······无数英雄在我的眼前晃动。

是啊,我们的英雄有无数,是官兵、是民众······

“根据资料记载,19801015日罗家坪大山战斗中,我军一共阵亡31人,伤76人。击毙大尉指挥长以下的越军42名,俘敌2名,击伤多人,缴获武器弹药一批。罗家坪大山之战再一次有力地打击了越军的侵略气焰······战后,所有烈士均安葬在云南马关都龙烈士陵园。2008年,云南马关仁和烈士陵园进行重修,同时将马关都龙烈士陵园的所有烈士遗骨全部迁往修葺一新的马关仁和烈士陵园”。

  “大哥大姐,来这边爬上瞭望塔,我帮你们拍照留影。”

“阿春,你这是怎么了,看看你满眼泪珠,小王喊我们去那边合影留念,走啊!心善的人就是会这样。”杨君看我栽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就过来伸手拉拉我。

我回过神来,才感觉自己泪珠盈满眼眶,迷迷糊糊看见小王站在西北脚的那个瞭望塔里:“好吧,我们去拍照留影。”我悄悄地用纸巾擦擦眼睛,朝小王那边走去,让小王把我们的合影定格在瞭望塔上。

 

瞭望塔

 

“走,我带你们去看当年的阵地,钻进战壕,爬上顶峰,观赏边关美丽风光。”小王热情洋溢的神情,让我心情慢慢有了好转。

我们跟随小王朝营房右边楼梯上爬去,只见营房二楼后墙开着一扇通往后山阵地的“大门”,后山废弃的营房墙面上用油漆书写的“以阵地为家······”的标语依稀可见,叙说历史的沧桑。

 

废弃的营房

 

走出这道“大门”有一条小山路,我们朝山顶上走去,雨后的大深山,湿地散发着陈年泥土的味道,小草传送着清香怡人的气息。天空中,小鸟们精神抖擞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地上,各色野花争相开放,各种小虫钻出草棵吸收新鲜空气,好一幅美丽和谐的大自然画卷啊,走在满是刺棵和野花杂草的山路上,走着走着小王看我走山路吃力,主动来帮我背起背包,杨君边走边拍照还不时伸手牵我一下,大约歪歪扭扭的往大山深处走了近半个小时左右,爬上罗家坪大山的最高顶峰,看到了中越边境192号国界界碑。

     呵呵,好优美的风景呀,出乎我的预料,雨后的英雄山别样灵气,站在最高顶峰,迎着徐徐的微风远眺前方,那层层叠叠的山峦被大雾笼罩着忽隐忽现,那山间缭绕的云雾,忽高忽低,一座座高矮不一的小山峰相互相连,越南箐门等地区的一些民居平静地坐落于山凹中,沿边境一线的中国农村村庄,好像就住在白云上空一样,星星点点······欣赏着景色宜人的奇妙美景,让我飘飘欲仙,有种置身世外仙境的感觉。

 

薄雾里的越南村寨

 

云雾里的中国村寨

 

“阿春,我们此时此刻就站在边境线上了,今天来到这里不容易呀,到界碑前留个纪念。”杨君边说边自己先爬上界碑的石台上,我赶紧举起智能手机,把他的身影定格在英雄山上。

 当然,这难得的机会我怎能放过,现在心情大好,便学着杨君脚踏两国,伸开了双臂,哈哈大笑起来:“美丽富饶的祖国边关啊,我想拥抱你!”然后爬上界碑台,让杨君咔嚓咔嚓拍下自己置身边关的身影。

 

矗立在主峰上的中越国界碑

 

“大哥,下面就是战壕了,前几天连续下雨,路面有点滑,你们走路要当心点噢。”小王边说边顺着毛毛山路走下山峰,跳进战壕。

“好的,兄弟,我们会当心的,谢谢提醒。”杨君一边回应,一边带着我紧跟他跳进战壕,走上一米来宽且生满青苔的一条水泥路。路四周都是密密匝匝的树林,显得阴森森的,水泥路有一段是平坦的,路面上有大树掉落的一些潮湿“干树叶”,铺满整条石阶。

“这就是战争中留下的战壕,还有猫耳洞,我们可以顺着战壕一直走进去,观赏战争时留下的指挥所,只是路面有点滑。”小王说着顺着平坦的青苔路朝前走去。

我试着大胆踏上那些潮湿的“干树叶”,跟着小王走进去。

唰——

“哎哟!”脚底滑了一下,我差点摔倒在战壕下面的树林里,惊出一身冷汗,还算有惊无险。

“大姐,小心点,来来——我牵你。”小王微笑着伸出手牵住我。

我们慢慢行走了一段潮湿的“干树叶”路,彼此相互搀扶着一起顺着战壕边的小沟邦上走出这条战壕。但见有几个黑色的大青石,竖立在当年战斗时留下的哨所后面,上面分别刻有“山中乐园”“藏龙卧虎”“剑”等字样,好像卫士一样守护着哨所。哨所是一间单独的土掌房,非常陈旧,我们相继跳上房顶,看到房顶中间坍塌出一个漏洞,也许部队的撤离,长时间无人管理的缘故,才会这样出现漏洞,走近一看还有点害怕,站在房顶上与越南边境山川遥遥相对,把那美丽风光尽收眼底。接着,我们又折回刻有“剑”字的黑青石前,坐在现成的木墩上,让小王用自己的智能手机自拍,把三人的合影永远定格在英雄山的最高处,在“剑”字黑青石相伴的奇特风景里,感觉是多么有意义呀。

 

 

 

当年罗家坪大山守军留下的阵地文化

 

欣赏完美丽无比的中越边关风光,我们返回战壕,去参观当年作战时的猫耳洞之后,慢慢地从另一条战壕走出,来到了旧营房的南面,绕过瞭望塔回到广场。

“大哥大姐,你们到门口等我,我去停车处开出车来。”小王边说边朝停车场走去。

不一会,越野小轿车载着我们欢快地跑在返回金厂街的公路上,圆满结束对罗家坪大山的采风旅程。

“兄弟,金厂镇街上有没有宾馆或客房,今晚我们打算在金厂镇住下了,进来一次不容易,明天还想去看看小白河呢。”杨君问小王。

“有啊,汉族人开的有,苗族人开的也有,随你们去住啦,我带你们去,我明天照旧用这辆车送你们去看小白河,行吗?”小王热情招呼道。

“有苗族人开的宾馆,当然是要去住本民族开的宾馆了。”杨君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接着又说道:“你明天继续陪同我们一天,太好了,不愧是苗家人,先谢了。”

俩人用苗话说说笑笑,车子不知不觉中就到金厂街。小王将车停在了自家的门前。

“兄弟,街上哪家饭馆做的饭菜好吃?”我跳下车门,赶紧寻找吃饭的地方。

“阿春,小王已经提前安排妻子在家里做饭了,他要请我们去家里吃饭。”杨君笑着说。

“好啊,刚才你俩在说苗语,原来是说这事呀,我还想叫小王跟我们一起去饭店吃饭呢,说话给我听不懂,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开起了玩笑。

“不要生气嘛,都是自家兄弟,盛情难却,你不去我怎么去呀,给点面子。”杨君拉了拉我的手。

十多分钟,小王带着我俩走进了家门,兄弟媳妇漂亮又勤快,那丰盛的苗家饭菜早已摆在桌面上,满满一小桌,有辣椒炒腊肉、新鲜南瓜尖叶汤、腌制的嫩草果、辣子沾水······我第一次吃到嫩草果,那么地道那么独具特色,让我食欲大增。

“怎么样,这难得的腌制嫩草果你是很难吃到的,是我们文山这边的特产,我给你挟几个,多吃点。”杨君把我当小孩,使劲挟菜进我的碗里。

“呵呵······”逗得小王兄弟夫妇笑了起来。

是的,这顿饭不同一般啊,是苗族同胞热情豪放、善良大方的友谊饭。

吃好饭,天已经漆黑,我们与小王夫妇相互留下联系方式,然后让小王带路,慢慢朝东边街头那家苗族宾馆走去。

这家苗族宾馆坐落在金厂街的东边,一眼看去,有种鹤立鸡群的气势,一共七层楼道,像这样的豪华建筑在地处边境山区小镇上是不多见的。

“大嫂,有客人来住宿了!”小王的话音刚落,屋里面就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哦,快上楼来,客房安置在楼上,我们也都住在楼上呢。”我感觉这说话的女人就是这家宾馆的老板娘。

我们循声走进宾馆,一楼朝东面是仓库,堆放着一些化肥,西面是商店铺面并设置有楼梯,顺着楼梯一直往上爬到五楼,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穿着苗族服饰的中年妇女,笑眯眯站在楼梯口等着我们:“你们辛苦了,欢迎入住我家,我先开几间房让你们看看,每间50元的价格,喜欢住那间就住那间。”老板娘边说边去打开几间客房让我们挑选。

我依次走进房间察看,房间摆设干净整齐,空气清新,床面优雅大方。看到有一间窗外长满高大的树林,一片绿树成荫的样子,一下子吸引了我,不假思索就选定这间客房,心想能住上大山深处的边境小镇如此气派豪华的苗族宾馆还是第一次,而且档次并不逊色于大城市的私家宾馆,于是赶紧卸下身上的背包,走进洗澡间······

躺在柔软舒适优雅的床上,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50元就能享受到与城市相媲美的宾馆莫不是一种福气吗?想着想着美滋滋地进入梦乡。

次日早晨,听到杨君的叫喊:“阿春,起床了,继续我们今天的旅程,不过现在还下着雨。”听到杨君说下雨,我真想多睡一会,可是昨天与小王已经约好了要去中越边境集市采风,所以不敢贪睡。

“能不能让老板娘煮早点卖给我们,下雨就不出去吃早点了,早点过后就出发!”我边洗漱边对杨君说。

不一会,杨君返回房间,一脸的灿烂:“老板娘请我们吃早饭,早点就免啦,到时给他家点钱就是了。”

我暗自高兴起来,足不出户就能填饱肚子,老板一家的热情服务让人感动······

“大哥大姐,饭熟了,上楼来吃饭啦。”老板娘的声音传来。

 我们寻声爬上第六层楼房,主人一家的客厅十分宽敞,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木质家具,电视正在播放着新闻,感觉很温馨。我看到沙发上堆放着一些没有绣完的苗族刺绣品和七彩线,不由自主仔细欣赏起来:一针、两针、三针······呵呵!花色好多,好看极了,不细细看是分不清有多少彩色线的,难怪苗族服饰这么艳丽夺目,一套服饰不知要绣多少针才算完工?真是不容易啊!

七层楼是主人家的厨房和餐厅,我们走进餐厅,男主人杨老师热情打招呼,他名叫杨正金,是金厂中学的老师,他引导我们落座在小圆桌上,饭菜的熏香扑鼻又格外丰盛:五色花香糯米饭、肉片伴炒新鲜野生菌、大钵酸汤新鲜鱼、素煮南瓜叶汤······

 

金厂小镇上的苗族花色饭菜

 

“嗨!又有口福啦,苗族特色菜!”我抬起一碗花色糯米饭,大口吃起来,自言自语:“嗯,好香,好特别,别样的味道,好好吃哟。”

“普通的家常便饭,感觉好吃就多吃,哈哈哈······”主人夫妇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种花色糯米饭是苗族人的特色饭,换到别的地方是很难吃到的,等会叫弟媳妇给你包点带在路上品尝。”杨君笑着说。

“亏你说得出口,又吃又包的,不好意思呀,怎么忍心让妹子一家为难呢?”我的脸滚烫起来。

“大姐呀,别样东西没有,这种糯米饭我倒是会蒸呢,别不好意思,剩下的全给你带上!”老板娘似乎看出我的窘迫模样,很爽快放下手中的饭碗,站起身来用一个塑料袋把甑子里剩下的花色糯米饭全部装起来,递给我:“别不好意思啦,你就带上吧,一点心意。”

多么纯朴实在的山里苗家妹子啊,让我刮目相看,更让我由衷生出敬意,有着眼前罗家坪大山一样伟岸的胸襟!

“哟,那么多呀,我要拍照呢!”我把花色糯米饭摆开放在凳子上,用自己的智能手机留下难得的纪念。想想自己还真像个贪婪的土包子,不仅要吃还要包,因为我确实不会蒸这种糯米饭。

席间,杨君和男主人滔滔不绝说着我听不懂的苗话,从他们的笑容里,看得出聊得十分投缘,快乐无比。

饭后,我拿饭钱给女主人,她说什么也不收,弄得我伸出去的手难收缩回来,感到很尴尬。

“杨兄弟说了,一家人吃餐饭怎么会要钱呢,收起来吧,这就是我们苗族人热情、厚道、善良的本性。”听杨君这么一说,我只好无奈的把手收缩回来。

“可是我······”我走到杨君身边拉了一下他的衣服,他马上明白我的意思,用苗语对女主人说了几句话,老板娘转身走进房间翻出自己的新衣服来让我欣赏:“哇,手工苗族服饰,太漂亮了,我可以穿穿照相吗?”

“当然可以啦,只要你喜欢。”女主人笑了起来。

我迫不及待把衣裙往身上套,哪想怎么套都套不合身,尴尬起来,女主人看着我的窘迫,笑盈盈说:“你不会穿,还是我教你穿吧!”

说罢,老板娘上上下下帮我穿上衣服套上裙子,还裹起绑腿来,眨眼工夫,我变成了苗族女人了。

站到穿衣镜前左看右观,一个活脱脱的苗妇:“哈——太合身了,妹子,你是不是比着我纺织的呀,真成苗家妇女了吗?太像了,太像了!”自个高兴得喃喃自语。

“阿春,你穿上这么美丽漂亮的苗族服装,比穿汉族服装漂亮几倍,快上屋顶来,我们同兄弟一家合影留念,背景就是金厂街!”杨君站在屋顶上举着相机寻找“摄影师”,男主人指指来打工的一个越南小姑娘,让她把我们的身影永远定格在苗家宾馆。接着,我又拉着老板娘单独合影,让自己彻底变为“苗妇”。

 

“苗族”女人

 

同“蒙彩”欣赏靓照

 

合完影,我用手机加了老板娘的微信,才知道她的微信名叫“蒙彩”,真名熊开梅。

“叮······”杨君的手机响了起来:“小王打电话来了,兄弟、弟妹,我们准备去中越边贸街走走看看,这次有劳你们,过后再联系,谢谢!”杨君伸出手紧握主人的手道别。

“小妹,我们走了,下次还来看你。”我也微笑着转向“蒙彩”道别。

“大姐,一定要来嘎,不要忘记带上你的糯米饭,祝一路平安。”“蒙彩”柔和善良的祝福声,让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宾馆。

走出“苗族宾馆”大门,小王坐在越野小轿车里笑眯眯地等着我们:“大哥大姐,我们苗族宾馆还可以吧,现在天晴了,我们出发到小白河边贸街赶集。”

杨君微笑着向他点点头:“好的,出发!”

越野小轿车一溜烟出了金厂镇,向越南大黑河与中国小白河交汇的地方驶去。

当然这个很称职的“导游”,免不了对那些山水风光,大路两旁一片一片的香蕉林向我们侃侃而谈介绍起来,路过精彩的景点,还停下车子让我们拍照,很是有趣。

 走走停停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的车子在离河谷不远的路边停了下来,再继续下去是一条很窄的土路,车子下不去,只能步行。走下车子一眼就看到了两国的交界河“小白河与大黑河”,河边上有一些中国商人用彩色钢瓦和塑料布搭建着的简易“房子”,里面装满了一些中国的日用物品。遇见路边有一个中国苗族商贩在用竹筷,把大蜂王一只一只的挟进一个大竹筒里,然后塞好口子,说是要带到中国这边来饲养。

 

边境集市上的苗族小商贩

 

集市上的越南商品

 

“每逢星期一,就是这里的街天,有好多越南人会从对面的山上下来,躺过这条交界河拿着越南货到这里赶集,中国的商人也会带一些中国日用品来卖给越南人,也会买自己需要的一些越南货带回中国。连续几天下雨,河水都变浑浊了,河水漫过河桥,人们只能靠渡船过河赶街。”小王说。

我们越过中越界碑,向越方的小集市走去,看到中越1号界碑,我好奇地爬上界碑座台留影,然后顺着越南商铺那边的沙子泥水路沿河观光。 

“这里地势东南高、西北低大部分为山区,罗家坪大山为最高点,海拔2002米,1号界碑小白河为最低点,海拔220米。国境线长41千米,有18条人行便道直通越南,国境线上(中越二段)有1234号界碑”小王继续介绍着。

“呵呵,小王懂得不少啊,什么知识都知道一些。这里海拔那么低,难怪我满身是汗。今天不是街天,住在棚子里的人,都是长期在这里做生意的中国或越南的商人,赶集的只有我们了。”我边擦汗边踩着那些沙子泥巴,歪歪倒倒的走到小河边,对着交界河让杨君留影。

 

中越界河——小白河与黑河交汇点

 

中方小白河远眺

 

我们欣赏了这里的山山水水,又慢慢朝原路转了回来,心想这里是中越边界的一个小集市,是很多人赶集的地方,怎么都是沙子泥巴路,连脚都难以落地呢?看来是两国地方政府投入不足的缘故。

“哎哟!糟糕!左脚踩进泥潭里了,泥巴沾满了一只鞋子。”我看看四处没水,怎么办呀,好着急的。

  “嗨!你到底是怎么啦,让沙子泥水亲吻脚了,还着急呢?”杨君看见我的狼狈样,反倒开起了玩笑。

“哈哈哈······这样才记忆深刻嘛!”小王在旁边看着直好笑。

我狼狈极了,拖着一只泥巴脚回到中越交界点,听到杨君在与一个越南小姑娘“搭话”,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越南小姑娘就拖过一根皮管过来,放开水龙头,清清的水流在我的泥巴脚上,好舒服。接着小姑娘伸出手来帮我洗鞋,我感动着不好意思地接过皮管,向她示意自己会洗。

“阿春,你让她帮你洗呗,你的手被彩钢瓦划破了,还在流血呢。”杨君站在一旁指指我的左手。

“是你叫她帮我的呀,看看这个越南小姑娘多么可爱,好善良,我怎么忍心要人家洗呢,快去谢谢小姑娘吧。”我边说边抬手看看,左手手腕处确实被彩钢瓦划了一道口子,正在流血,我用右手自己洗,不一会就洗好了,把水管递给小姑娘:“谢谢啦!”小姑娘听不懂我说些什么,只是抬眼朝我笑笑,算是对我的回应。

 

边境集市上的“缓冲地段”

 

记住这位善良的越南小姑娘

 

我们爬上小王的越野小轿车朝原路返回,准备去都龙口岸。

越野小轿车载着我们离开了小白河中越边贸街,欢快地跑在来时的公路上,不知不觉间天空飘起了小雨,小雨的到来给我们增添了一丝丝凉意,在河底游玩时的一身大汗,现在不知去哪儿了。过了一会小雨慢慢变成了大雨,我庆幸中午是老天的眷顾,天晴晴的让我们欣赏了中越边境一线的美丽风光,特别是那越南小姑娘的善意举动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大哥大姐,到这里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让我妻子送你们去都龙口岸吧,欢迎你们以后再来哟。”小王停下小轿车。

只见他妻子开着一辆面的车在公路边等候着,车窗外的雨下得越来越大,随即他们夫妻互相交换着跳上驾驶室,各自朝自己的方向奔去。

“大哥大姐,你们要去都龙口岸,我带你们去。”小王妻子是典型的苗族阿妹,年轻漂亮,吃了一餐她亲手煮的饭,香甜可口,记忆难忘。

“今天下着那么大的雨,我想是看不成都龙口岸的越南风景了,我们去那里拍几张照片就返回吧!”杨君好像有点遗憾。

半个小时过后,我们坐在轿车里,透过朦朦胧胧的车窗观赏雨中的都龙口岸,看不清远方的任何风景,我们只好相互撑着雨伞,在雨中拍了几张照片,就让小王的妻子开车送我们到都龙镇,我们从都龙镇坐上了回文山的“顺风车”,结束了罗家坪大山追忆英雄情怀,马关金厂镇饱览边关风情之旅的采风。

“阿春,肚子饿了吧,花米糯饭呢?”杨君提醒了我。

嗨!这下肚子真“咕咕”叫了起来,才想起今天一个下午都没吃什么东西。我马上解开背包,拿出苗族妹子“蒙彩”给我准备路上解饿的花色糯米饭,顺手放一坨进嘴里,嚼了起来:“嗯,真香!太好吃啦,又糯又香呀!”。

“不给我吃了噶?我的肚子也饿啦,你看我都快流口水了。”看着杨君饥饿难忍的滑稽样子,我闷笑得差点喷出饭来,怕在车上丢丑,不然要故意逗他流口水,然后才递一坨给他。

吃着这坨花色糯米饭,感觉特别的香糯,飘香四溢,边境苗族同胞本性善良、热情厚道、对人热忱大方的思想情怀占据了我的整个心田,暖烘烘的······

 

 

 

0一七年十月三十日

 

 

 
【 文章作者:彝春 文章来源:彝春 点击次数:478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