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文学园地 >> 书面文学 >> 正文
 
 

我们的路(小说)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7-1-21 0:04:04]

作者:张元奇

 

一条公路从文山往马关和麻栗坡方向走去,到了马麻交界处,公路岔为两条,一条通往马关,一条通往麻栗坡。就在公路交叉处,有个苗族村寨,名叫岔路寨。岔路寨虽然在马麻岔路口,可是它不归马关管,也不归麻栗坡管,而是文山县最边远的一个村寨。

岔路寨就在这个三岔口的公路边上,那里是一个小山凹,村寨周围都都是田地和小树林。村中有一片金竹,金竹林旁边是一个草坪,很好休息玩耍。

这个寨子有两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她们是两个表姐妹,表姐叫VevVed),汉语谐音叫阿薇;表妹叫NcausNjoul),汉语谐音叫阿娇。这年,他俩一起高中毕业回到寨里。

乡文化站为了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到这个村来开办文艺培训班,教青年人唱歌跳舞和表演节目,并帮村里组建一个文艺队。

开学那天,阿薇早早就到村文化室与文化站来的老师交流了。上课预备钟响了,阿娇才慌慌忙忙地从家里往文化室走去。走到金竹林,看到同村的小伙子小龙也在金竹林里。阿娇说:

“小龙,你也要去文化室学习呀?”

小龙答了一声,就走了过来,把阿娇抱着,两手在她身上又是摸又是捏,搞的阿娇一身又热又痒。

摸了一阵,阿娇说:

“龙,走了,要到上课时间了。”

小龙说:

“是么倒是要到了,但是么,我都还没有摸够呢。明晚再学吧。”

就这样,他们就在那里,你摸我,我摸你,摸了一晚上。

第二天晚上阿娇走到金竹林,小龙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小龙又来抱着阿娇,两个人摸了一阵,就滚在竹林旁的草坪上,天地当房,草坪当床,玩了个够。

就这样,阿薇天天去学习,阿娇天天在金竹林里跟小龙玩。三个月过去了,培训班学习结束进行汇报表演的时候,阿娇和小龙也结婚了,因为他们的爱情已经有了结晶,阿娇的肚子里,已经有小龙的种子了。

培训班结束不久,就到了过年的时间,岔路村举办了一个隆重热烈的踩花山活动,阿薇带着文艺队表演了几场精彩的节目。乡文化站、县文工团的老师也到这个花山场来采风,一直夸赞阿薇表演得好、组织得好。

过了十多天,阿薇接到了一份招工通知,要她尽快到县文工团报到工作。这样,阿薇就到了县里工作。后来,认识了县政府的一个科长,不久两人结了婚,生了孩,过着安安稳稳的生活。

阿娇仍然在村里,和小龙一起生活。不久,生了一个小姑娘。小龙说,这是他们风流快活的结晶,就把她取名叫 pleesblenl),汉语谐音是“不冷”。可惜,小龙那种沾花惹草的毛病不改,常常到村中的金竹林旁摸姑娘睡媳妇的。为这事,两口子没有少吵架。最后打了起来,于是离婚。阿娇回到了娘家,带着小不冷,和老人一起过活,了无牵挂,勉勉强强度日。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阿薇已经四十岁,再不适合唱唱跳跳参加演出了,文化局就把他调回到乡文化站工作。回到乡里,还没找到工作切入点,只是管理站里那些图书,借给读者阅读。还有放放录像,收几块钱。

街天,阿薇去逛街,碰到了阿娇,就把阿娇拉到工作场地,对阿娇说:

“阿娇,你看我到乡文化站来工作,都找不到一条路怎样开展工作。我想在我们村搞一个文艺培训班,再组建一个文艺队。”

阿娇说:“

难不成你要搞像二十年前那样呀?”

阿薇说:

“是了嘛,多亏了二十年前那个培训班,我才能到县上去工作。现在,我也不能忘了那些帮助过我的老师,也要向他们学习,做点贡献啊。”

阿娇说:“咦,阿薇姐,你这样想么好了嘛。”

阿薇说:

“阿娇妹,我需要你帮助我。”

“帮什么哟,阿薇姐。那年你么积极的去学习,我么,天天晚上在金竹林旁和小龙鬼混。你看看,后来,你有出息了,我只有窝在这个山沟里,不算,后来还离了婚。现在,你仍然像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而我,脸又黑、又皱,牙齿也掉了。要是人们见到我和你在一起,肯定会认为我是姐,你是妹。”阿娇说。

“能帮的,能帮的。你帮我动员青年人来学习就行了。”阿薇急切而诚恳地说。

“嗯,这个么我倒是帮得。”阿娇说。

停了一会,阿薇说:“唉,阿娇,你家姑娘也二十岁了吧?”

“是了嘛。就是那年你们学习,我和小龙在金竹林鬼混的时候怀上的。你看,你都工作了二十年,我家小娃还不是有二十岁了嘛。”阿娇回答。

“这就好了,希望你踊跃送你家姑娘来学习哦。”

“嗯,是了。”阿娇回答说。

十月一号,岔路寨的文艺培训班,又像二十年前一样开始了。吃过晚饭,青年们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村文化室。阿薇的阿娇早早就在文化室里谈着笑着等着大家,快要到上课时间了,还不见阿娇的姑娘来到。阿薇说:

“阿娇,你家小不冷来了没有啊?是哪个啊,你指给我看看。”

阿娇说:“还没看见呢。等我打电话问问。”说完拨通了手机。“不冷,你到哪里了,快要上课了嘎。”

“我还在金竹林这里。”不冷回答。

“要不要我来接你?”

“哎呀,你这份老人也是。我还在跟扑漏在金竹林玩,哪个要你来接呀!”不冷说完挂断了手机。

阿娇放下手机,说:“这个蛆啃的,这个蛆啃的,又要走我那条老路了。”

阿薇忙问怎么回事。阿娇告诉阿薇,村头有个小伙子,牛逼哄哄的,人们叫他 phlawspleuk),今晚又在金竹林逮到我家不冷了。他们又要走二十年前我那条老路了。”

阿薇急切地说:

“那不行,那会害了你家不冷的。快去把她叫来。”

阿娇叹了一口气,说:

“算了算了,自己的小娃,自己知道有几斤几两,都怪我没有做好榜样。不叫了,她这个人,学了也不会有什么出息的,这我心里有数。”

三个月过去了,唱歌跳舞学会了,文艺队也组建起来了。结业那天,文艺队举行结业汇演,也刚好是不冷和扑漏结婚的日子。他们干脆把两台事合并起来办。

晚上八点钟,文化室小广场座无虚席,主持人走上台去,开始报幕:

“各位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今天,是我们村文艺培训班结业的日子,也是我们的小伙伴扑漏和不冷成婚的大喜日子。我们在这里举行一个文艺晚会,庆祝培训班圆满结业,也祝贺扑漏和不冷新婚快乐!”

主持人说完,文艺队唱起了歌,跳起了欢乐的舞蹈:

“幸福快乐,幸福快乐,幸福快乐,幸福快乐!”

当文艺队正在表演的时候,一对金童玉女簇拥着新郎新娘走上舞台中央。歌舞一结束,亮相动作的时候,不冷家和扑漏家点燃了花炮,

“嘭——嘭嘭!”花炮在小广场上空爆炸,纸花飘落下来,掉在了新郎新娘头上,掉在了文艺队员们头上,掉在了村民观众的头上。人们沉浸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

20170120

 
【 文章作者:张元奇 文章来源:张元奇 点击次数:309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