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路,来相逢,过眼云烟一段情
作者:张元奇 文章来源:张元奇 点击数:753 更新时间:2018-3-8 9:42:55

作者:张元奇

 

马云在文山城里做工。

端午节了,单位放假,马云回老家和父母一起过端午节。

马云家距离平远街不远,乘车到平远街下了车,走一段平路,翻过一座小山和一片小森林,过一个山洼,再爬一面坡就到家了。这个村叫做半坡。

过完端午节,马云要回城里单位上班。

那天,马云早早起来做早饭,一家人吃了饭,马云就告别父母,启程回文山。

他沿着从她家门口延伸的小路到了山洼里。小路岔往两边。左边通往娶她村寨,右边通往平远街。

到了岔路口,马云看到一个苗族姑娘从左边的路上走来。马云没有跟姑娘打招呼,姑娘也没有叫马云,两人各自低头走路,马云在前,姑娘在后。

走走,姑娘开口说:“你,你要到街上是不是?”

马云没有立刻回答,过了片刻,马云才回答说:“是的。”

又过了一趟,马云说:“哦,我要到街上乘车到文山下面做工。你要去赶街是不是啊?”

“不是。”姑娘答道。

“不是?那么你要到地理干活吗?哦, 你是哪个村的?怎么好像过去从来没见过你呀。”马云说。

“我从上面来,我来你们这附近串亲戚。”姑娘说。

“哦, 那很好,我们这一带苗族居住很集中,从这里往里走,很多村寨都是苗族居住。”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过了山洼,两人沿着盘山小路往上走。上面有个山丫口,小路从丫口过去。丫口两边是两个小山包,不高,也不荒。

马云停了下来,对姑娘说:“你时间紧不紧?如果宽余的话,我们到小山包上看风景。”

说完,马云爬上了小路左边的山包,姑娘也跟了上去。

小山顶上是一个草坪,约有农村的一所房子那么宽,矮矮的小草铺在地上,用脚踩起来软软的。

草坪四周,生长着一些小树,约与人肩头平齐。稍远处,是一片森林,树啊竹啊, 绿茵茵的。再往远处看去,一片片的肥田沃地,庄稼生长得很茂盛。是一个宜人居住的地方。一个个的村落,若隐若现。

看到这些,马云心潮激荡,不禁唱了起来:“啊…… …… …… 不勒嘟诶……

听到马云这样唱,姑娘也唱了起来:“蒙尼蒙诶 ……

听到姑娘开了口,马云唱得更起劲了:“山梁诶,一串串啊,”

姑娘和声:“一串串啊。”

马云继续唱:“田地诶,一片片啊。

姑娘和声:“一片片啊。”

马云唱:“清清溪水流山间,村村寨寨冒炊烟。”

两人一起唱:“哦咿…… 哟哟喂,哦咿…… 哟哟喂啊。”

马云唱:“各族人民心相连,携手并肩走向前。团结一心来苦干,互敬互爱日子甜。”

两人一起唱:“团结一心来苦干,”

倡导这里,马云伸出右手,抓住姑娘的左手,两人站成一排,继续唱:“互敬互爱哟,日子甜。”

唱到这里,两个人四只手抬得高高的,两只手拉得紧紧的。

两人慢慢扭转头来对视,你看我我看你,一起唱道:“啊…………

马云的右手放开姑娘的左手,伸到姑娘腰间,轻轻地搂着,继续唱:“蒙尼 ……

两人一起唱:“蒙诶!”

唱完,两人倒在地上,草坪软软的,很惬意。旁边小树与肩同高,远处就算有人。也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

过了一趟,姑娘开口说道:“你说要去文山城,怎么还不赶紧走啊?”

马云答道:“这有什么关系呢,三十分钟一趟班车,不着急的。”

说完,两人坐起来, 姑娘叹道:“你怎么要对我这么好? 等会我们分别了,会不会还能相见哟!”

马云急急忙忙地说:“能能,一定能的。现如今,手机也有,QQ、微信也有,要联系么很容易的。把你手机号码、QQ号码、微信名称告诉我,我会联系你的。”

姑娘可怜兮兮地说:“告诉什么哟,今日一别,隔山隔水,要再相遇,太困难了。”

“不要失望,只要这个世界上有你有我,无论如何的都是要相见的,说来,把你手机号码告诉我。”

姑娘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了马云,马云记好在手机里面。

马云说:“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说来我好记下。”

姑娘说:

“人家的名字很丑的,只要记得号码么,过后再说也不迟呀。”

马云说:“也行也行,只要记得手机号码么,今后什么时候再问也不迟。”

谈完,他们就起身往平远街赶。到了车站,准备各自乘车离开。今天收假,车子比较挤。

两人分别坐上各自方向的车,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中涌起一丝丝的酸楚,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马云回到单位,兴冲冲的说:“打电话啰,打电话啰!打电话找情人啰!看看她回到家了没有。”

马云伸手到衣袋里掏手机,掏去掏来掏不到。他一拍大腿吼道:“见鬼了,挤车时手机被偷了。这辈子,我们是不能再见啰!”

马云吼完,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