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文山苗族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文学园地  >> 作家文学  >> 查看详情

文学园地

推荐文章

    暂无信息

湘西吴心源先生麻栗坡行记

来源: 文山苗族网  日期:2019-10-06 01:30:48  点击:2283  属于:作家文学
  杨桂林  (云南)    

我是在20198月的贵州仁怀苗族历史文化研究与应用研讨会上认识吴心源先生的,我俩住天豪酒店8912号房间。818日报到那天晚上,我们云南文山、红河苗学会同仁接受仁怀市苗学会的特别宴请,气氛浓烈得如同茅台酒的力度,芬芳四溢,饭局持续到深夜。席间下肚的茅台酒分子的催发,让我醉眼朦胧,回到房间已是12点钟。
房间里的灯光明亮,一个高大肥胖的身影半躺半坐在床上翻阅会务资料,见我开门进来,他打了声招呼。我赶紧寒暄几句,便走进卫生间洗漱,似乎清醒一些。他见我坐到旁边的床上,递过来一瓶矿泉水。说道:“云南文山的吗?我是湖南湘西的。”
      “是的,我家是麻栗坡县的,中越边境。”我说。
      他说:“麻栗坡我知道,但没有到过,只去过马关。”
      我们就这样一问一答侃侃而谈,谈苗族历史文化,谈学术观点,总之海阔天空谈了大半夜才呼呼大睡而去。
      次日起床吃早餐,他签名赠送专著《破解易经新视角》《苗族古历》让我分享。我快速浏览知道了他的大名叫吴心源,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办公室干部。他本人是花垣县的苗族人,有多个社会头衔,分别为湘西州档案学会副理事长、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会员、中华第五届易学大会副主席,著名易学专家和风水学专家,对苗族巫傩文化、佛道文化深有研究,合著《湘西文化揭秘》《盘古文化研究》《萨满文化辨析》,个人著作《苗族古历》被英国李约瑟研究所收藏;发表《萨满源于南巫》《洪水天荒与傩公傩母的异化探讨》《<孙武兵法>中的盘古历法辨析》《苗族九卦寻踪》《释迦牟尼生卒年新考》《大衍之数与生男生女预测》等文章,受到学术界的一致好评;受越南卫生部邀请出席“易学与中医发展”国际学术研讨会;2011年,在第三届世界易学大会上被主席团评为“世界易学行业诚信服务模范个人”。呵呵,读罢这些文字,吴先生可谓来头不小,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819日至820日两天会议期间,我同吴先生形影不离,同开会同探讨同考察,他总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发表自己的学术见解,尤其对易学的造诣,我自然是受益匪浅。会议结束当晚,我邀请他到麻栗坡考察,他思量一会便答应下来。这样,吴先生同我们文山、红河的几位苗族同胞乘专车踏上返程。途中,文山州苗学会顾问王万荣先生建议往昭通方向行驶,沿途考察近现代中国教育史上被誉为“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的贵州省威宁县石门坎苗族教会学校旧址。21日上午结束石门坎考察,住宿昆明。
8月22日,我们结束贵州之行返回到麻栗坡,安顿吴先生入住宾馆后,联系县苗学会长吴德华前来接待远道而来的吴先生。其实,吴先生对吴德华并不陌生,多年以前他就在网络里相识吴德华、罗永洪等云南文山苗族同胞,共同的兴趣爱好,让彼此成为从未谋面的挚友。电话里,吴会长听到吴先生来到麻栗坡高兴不已,刚好他正在体育馆拍摄猛硐乡苗族射弩队训练情景,特别邀请吴先生前往参观。
我带着先生走进训练场,吴会长迎上来打招呼,两人一见如故,喜形于色,便拉开话题。吴会长边说边向吴先生介绍现场训练的麻栗坡苗族射弩队男女运动员过往的辉煌比赛成绩。吴先生听罢连连赞叹,表示回湖南联系吉首大学体育学院师生前来考察交流。大家交谈时,射弩队长吴朝荣透露他们此次训练是为代表北京队参加201998日至16日在河南郑州举行的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比赛而准备,更是让吴先生惊叹不已。
   县苗学会为吴先生举行的欢迎晚宴在县城的“简一私厨”进行,到场的有吴德华、杨廷书、王正委、杨晰以及射弩队全体运动员作陪,浓浓的同胞情谊弥漫开去,大家为表达敬意频频向先生敬酒,交流的话题离不开苗族历史文化,苗族的发展现状。一杯杯酒下肚,先生进入“酒不醉人人自醉”的忘我状态,又是一番滔滔不绝,妙语连珠,大家乐此不彼,热烈的气氛引来四周用餐人投来好奇的眼神、羡慕不已,好似一堂苗族历史文化知识讲座课。
晚宴结束,吴德华会长邀请吴先生到苗学会办公室继续座谈,杨廷书、项家明及云南民族大学研究生侯林娟(女)参加。吴会长向吴先生介绍苗学会成立以来开展活动的情况,还邀请他对《苗族传统习俗考——麻栗坡县董干地区苗族习俗田野调查》书稿作指导,看到洋洋洒洒80余万字的初稿,先生给予充分肯定,还对书稿提出修改意见。
8月23日,苗学会安排我陪同吴先生到猛硐参拜近代著名苗族抗法英雄项崇周墓及旅游老山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叫来熟人徐花女士的出租车送我们去猛硐上老山,同车的还有徐花的干女儿、麻栗坡民族中学高中生“老山下的孩子”。这天,老天十分给面子,一扫几天来的阴霾和小雨,晴朗起来。车一路前行,坐在副驾位置上的吴先生看上去心情愉快,如同车窗外的万里晴空,蓝天白云,加上身旁有老山美女亲自驾驶,身心爽朗,不停的向徐花了解当地的人文风情。
徐花俨然是一位称职的向导,每经过一个地方,主动介绍自然地理,民族风情,虽然不是十分专业,但也让吴先生对麻栗坡有所了解。其实,徐花是个性情中人,性格直爽又活泼大方,时不时还说上几句俏皮话,让一车人笑个不停,吴先生笑声是最响亮的一个。我向吴先生介绍说,徐花当年是老山前线的名人,她在老山军人眼里心里的位置分量很重,那时候她中学毕业参加工作,分工到支前蔬菜供应站。蔬菜站是县蔬菜公司设在前线的供应点,地处老山前线的坪寨屯兵地区,还是越军炮火标定射击及特工渗透偷袭的区域,充满险象。那时候的徐花十六岁,典型的花季少女,人长得秀美,前来采购肉食和蔬菜水果的官兵常常围着她转,不是开玩笑就是有事无事找她套近乎,有时候还会“打闹”一番,趣味无穷。徐花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在前沿阵地传播,给原本枯燥寂寞又面临死亡威胁的战地生活带去一丝丝生气。轮战的官兵来来往往,一茬又一茬,直到中越两国关系实现正常化,近十年的老山地区轮战结束,麻栗坡县的支前工作划上句号,徐花随蔬菜供应站撤离前线。多年以后,许多当年参战的老兵重返麻栗坡怀旧,故地重游,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在陪同一批批老兵游览老山、八里河东山时,他们当中有人谈到老山前线的徐花,寻找老山徐花姑娘,问我知道不知道她。我说,麻栗坡有许多类似的徐花姑娘,但不知道是她们当中的哪一位,三四十年了,老山徐花姑娘早已为人妻为人母,说不定已远嫁他乡,寻找到她不容易。老兵们伤感的说道:“我们一些熟悉老山徐花的战友已经牺牲,有的伤残了,他们曾经是那样的怀念徐花姑娘啊”。吴先生听我这么一说,对徐花由衷敬佩起来,话题更多了。
到达猛硐的时候,已接近中午,我们没有要停留街上吃中午饭的意思,直径前往街道附近的香草棚村参拜项崇周墓。
光绪十年(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项崇周首兴义旗,率领各族群众抗击法国侵略者,歼灭法国侵略者二百余人。与侵略者斗智斗勇,阻止了侵略者霸占中国领土的图谋,保卫了祖国领土的完整,受到清政府的嘉奖。项崇周抗法有功,清政府封他为南防统带,管辖麻栗坡、马关、河口三个边境地区的边防任务,养兵千余人,年饷银 3600两,并把猛硐一带长约60公里、宽约 15 公里,即猛硐上、中、下等 55个村寨土地赐给项崇周作世袭衣禄之地。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清政府又赐给项崇周一面长6尺、宽2尺的红缎锦旗,上书“边防如铁捅,苗中之豪杰”,上款“赐给项崇周永镇边疆”,下款“大清光绪二十八年”。项崇周镇守猛硐后,法国人视为眼中钉,在武装进攻、威胁利诱均未得逞的情况下,贿赂老寨人王鼎魁诬告项崇周在猛硐自立为王,盖有铁瓦铜柱宫殿,儿子称太子,招兵买马,有反清迹象。清政府责令云贵总督克日剿灭项崇周。当清军开到开化(今文山),前军密探回报,项家称王造反并无此事,清致府又派人前去调查,结果“项崇周坚持抗法多年,对朝廷忠心耿耿,并无二心,他家住的是竹瓦茅屋,吃的是包谷杂粮”,清政府才放心,称项崇周是“南天之锁钥”。民国三年(1914 年)项崇周病故,享年 58 岁。
项崇周墓座西向东,墓为长形封土堆,高1·43米,长4·72米,宽2·48米,墓前竖立青石碑一块,高1·27米,宽82厘米,厚11厘米。碑正中刻书“项崇周之墓”五字。墓两边刻有一付对联,右联为“虎昭壮志多”,右联为“龙盘青山国”,横批为“千古流芳”。墓台用水泥浇灌而成,墓体围砌石条,大理石墓碑。墓旁,立有文物保护标志碑,碑上镌刻着项崇周的生平事迹。墓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吴先生怀着崇敬的心情对墓碑虔诚瞻仰,然后又用他丰富的易学知识对墓碑四周的风水作测定,然后留影纪念。
参拜完项崇周墓,我们在猛硐街作短暂停留,听“老山下的孩子”介绍,她原来的母校猛硐中学校园内竖有项崇周抗法的浮雕,便走进校园参观。果然,一幅幅表现发生在猛硐地区抵御外敌入侵,保家卫国的历史人物事件的浮雕矗立在校园内,有“抗法英雄项崇周”“扣林山九勇士”“老山战役”以及反映各民族团结的浮雕。吴先生在每一幅浮雕前久久凝视,追忆历史。
大家走出猛硐中学校园,又在“老山下的孩子”引领下参观猛硐乡打造的民族团结文化墙。这里是一个宽阔的文化娱乐活动广场,四周墙体上的绘画表现猛硐地区苗、瑶、壮、汉等民族传统文化内容,栩栩如生,色彩生动。吴先生选择在苗族板块留影拍照。然后,离开猛硐向老山驶去。
徐花对当地环境熟悉,在驶往老山的途中,她向吴先生介绍了2018年猛硐发生特大洪水及泥石流灾害的情况,她们出租车驾驶行业自发捐款数万元前往猛硐支援抗灾救灾,还讲述抗灾救灾中的所见所闻。她说,灾情发生时失踪的部分人员至今都没有找到遗体。吴先生听后,心情沉重起来,他说:“天灾无情,愿逝者安息吧”。
我们抵达前外交部长李肁星题词的“老山第一村”的小坪寨时,正赶上云南省在麻栗坡举办的“边疆党建长廊‘四位一体’”项目建设业务培训会全体人员到老山开展理想信念教育活动。当地驻军连队营房前排满上老山主峰的游客车辆,执勤的战士示意我们停车等候活动结束,才放行上主峰参观。我们在等候上山的时间里,陪同吴先生参观建在小坪寨的“老山支前参战陈列馆”。
该馆2011年建成开馆,时称“麻栗坡老山红色党建陈列馆”,2014年提升打造,命名“老山支前参战陈列馆”, 体现老山精神核心主题,设置有“主题浮雕”“地图浮雕”“纪念碑林”“景观平台”,开辟宽阔的停车场、便捷的换乘车站等旅游服务设施。陈列馆内分为“前言”“捍卫祖国尊严人民利益至上”“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站在新起点建设新边疆”“结语”5个部分内容展览,突出参战老兵们“不怕苦、不怕死、不怕亏”的老山精神。馆内,同时陈列着许多支前参战民兵当年使用过的钢盔、弹袋、马灯、电话包、担架、毛毯、水壶等实物。
我们进入展厅,那种令人肃然起敬庄严氛围扑面而来,吴先生迈着缓慢的步伐,依次一一参观,不时驻足拍照,神情庄重。半个小时以后,大家走出陈列馆,吴先生提议在陈列馆前的广场上合影留念。我赶紧叫来一位从身边走过的旅游者给我们定格下身影。徐花眼见连队营房前的车辆蠕动起来,便招呼我们离开陈列馆。
徐花驾驶的小轿车粘贴有“参战老兵”的字样,加上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吴先生魁梧身影,沿途有不少游客投来敬意的眼神,显然吴先生成了“吴老兵”,然而人们哪里知道这位“吴老兵”其实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苗族文化人,知名作家、民间文艺家、苗学专家和易学研究家。
老山主峰游客穿梭如织,驻守主峰前哨班的战士们忙得不可开交,又是指挥车辆停放又是登记游客身份证明,还要宣传军事保密事项。徐花见状,招呼吴先生到休息停等候执勤战士前来安排游览。我们看到一批批游客秩序井然离开停车场参观游览时,一位帅气十足的战士走到跟前打招呼,大家递过身份证,战士打量魁梧的吴先生说道:“是湖南的老兵吗?”
我说:“是的,我们陪同‘吴老兵’回访老山。”
“好的,注意安全,游览愉快”战士答道。
老山主峰景点是“英雄老山圣地景区”重要组成部分,与“老山神炮”军事主题公园、天保国家级口岸构成三大片区,形成“老山神炮展览馆”“枪械展览馆”“世界地雷博物馆”“老山栈道”“奇石滩”“峡谷漂流”“清凉洞”“将军洞”“天保口岸”“支前参战陈列馆”集军事体验、民俗风情、峡谷风光、溶洞探险、休息娱乐、旅游购物为一体的精品游览内容。
吴先生边游览边用他的易经学探测仪器探测老山区域的风水,大家在前国防部长张爱苹将军生前题写的“老山精神万岁”的主峰碑前留完影,吴先生又特意探测一番。沿着游览路线,我们来到中越两国陆地勘界新立的界碑处参观,界碑上正反面分别镌刻着中越两国的文字,吴先生仔细查看起来,接着又取出探测仪探测,表现出他是名副其实的研究者派头。我们不懂风水,但看到他专注的模样,想必是寻找到其中的奥秘了。
离开老山主峰景区的浏览,徐花载着大家从山巅狂奔天保口岸所在地——船头。
天保口岸是云南进入越南和连接东南亚、南亚的重要陆路通道。坐落麻栗坡县南端老山脚下的天保镇,与越南清水河口岸相接,是我国最早通往越南的陆路交通干线之一,为云南省最早的对外通商口岸。历史上的“交址古道”就是经天保到达越南河江及内地。宋、元、明、清时代,中越商贾用竹筏、木船等载货经天保水路往返,创建早期中越贸易的历史。1879520日(光绪二十三年四月二十日)正式设立通商口岸,成为与越南商贸往来的重要聚散地。1954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天保设立海关监督站和边境检查站。19932月国务院批准国家一类口岸。19983月实现中国文山——越南河江的车辆互通。
文山至口岸的高等级公路与越南二号国道连接。口岸距麻栗坡县城40公里,距州府文山市120公里,距省会昆明420公里;对外距越南河江省会24公里、首都河内340公里,海防港410公里。是中国云南通往越南首都取道最直、里程最短的重要陆路通道。口岸所在的麻栗坡县,与越南河江省的同文 、安明、官坝、渭川、黄树皮、河江五县一市接壤,国境线长277公里。沿线分布有天保国家级口岸、2个省级口岸、13个边民互市点、108条边境通道。天保口岸是州县重点建设口岸,也是云南省建设的重要口岸。
口岸气温高热得像蒸笼,身上的衣服虽然单薄,但还是热得冒汗。吴先生几乎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大家到国门观景台溜达一圈,拍完照便伫立盘龙河畔欣赏两岸的自然风光,偶尔会有河风带来丝丝凉意。因为无心逛街购物,徐花找到一家越货商店让我们乘凉歇息,她买来几大个越南椰子,让老板切开一人一个喝起来,清凉的椰子流进肚子里,一扫身上的热气,顿时精神倍增。椰子属于热带水果,湖南不产椰子,平时吴先生很难吃到椰子果,这次在老山脚下的天保口岸喝到正宗的越南椰子也算是“开洋荤”了。
离开口岸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多钟,由于没有吃中午饭又跑了那么多地方,虽然谈不上饥肠辘辘,但也是腹中空空,早已有了饱餐一顿的想法,气候闷热的缘故,自然是不会选择在口岸吃饭,我便让徐花招呼大家上车,一溜烟向天保农场猫猫跳村职工开的那家烤鸡饭店疾驰而去。
烤鸡饭店就在公路旁,我们走进店里,还没有其他吃客光顾,看来我们是这天下午的第一批吃客了。这里环境清幽,比起口岸闷热的气候来说,清风拂面,显得凉爽了许多。我之所以选择这家烤鸡饭店,是因为之前曾经陪同几位北京参战老兵光顾过,店主烘烤的鸡肉用一种名为肉桂的药材进行烘烤,烤出来的鸡肉又嫩又香,色泽焦黄,味道鲜美,深受吃客青睐。除此外,还有一道佳肴显得十分特别,全国绝无仅有,那便是红烧猪肉罐头炖芭蕉花,色香味俱全。吴先生的麻栗坡之旅不仅让他饱览边关的自然美景,感受人文情怀,还要让他品味边关特色的美味佳肴。
店主是个中年女人,她把我们招呼到一张视线开阔又风清气爽的饭桌边落座,张罗一位年轻秀丽的打工妹端来泡好的“老山茶”,让大家歇息喝茶等候,喝着热气腾腾的茶水,驱散一天的疲劳。吴先生边喝茶边聊天,聊人生聊易经聊旅途的感受,海阔天空,我们成了他最忠实的听众。
一个小时左右,烤鸡肉、红烧猪肉罐头炖芭蕉花等几道“农家菜”终于端上饭桌,虽谈不上丰盛但也算得上独具特色,原生态味道浓厚,还没有开吃就已经“垂涎三尺”了。我征询吴先生是否喝点小酒助助兴,谁知他说道:“这么好的饭菜,哪有不喝酒的道理?喝!”
徐花赶紧打趣:“就是,你们两个大男人不喝点酒就对不起这只烤鸡”。
我说:“不仅对不起这只烤鸡,还对不起这碗红烧猪肉罐头炖芭蕉花呢,这是一道当年在老山打仗的官兵发明的特色菜。当年,驻守前沿阵地上的官兵,因为敌人炮火的封锁,蔬菜水果一时之间运不上阵地,成几个星期吃不上蔬菜水果,天天啃干粮吃罐头。由于缺乏维生素,嘴巴开裂,大便难解。情急之下,有人看到阵地周围长有野芭蕉,便砍来野芭蕉花炖猪肉罐头吃,没想到获得意外收获,这道菜竟然那么可口美味。一时间,便推广到前线各阵地,受到官兵欢迎。今天我们除享受它美味的同时也是对老兵们最好的怀念”。
“哈哈——好,那就来两瓶‘北京二锅头’!”吴先生乐得大笑起来。
我叫来女店主吩咐她送上两瓶‘北京二锅头’,顺便让她向吴先生介绍烤鸡的工序。女店主笑而不答,还用手指指一旁的那位打工妹。
“鸡肉不是你烘烤的吗?”我问。
“是越南小工烤的,她中国话说得不好。”女店主说道。
“来来来,鸡肉好吃才是真理,不要为难人家美女了,喝酒!”吴先生的话引来大家一阵欢笑,女店主也欢笑离去。
或许是因为烤鸡肉的芳香或是验了吴先生的话,很快饭桌上就飞来一只小花马蜂落在盘子里的鸡肉上啃食。
“吴老师说的话得到验证了,蜂子也飞来和我们分享烤鸡肉。”我说。
“哈哈哈——”又是一阵笑声。
徐花准备赶走它,我赶紧说:“不要动它,这只蜂子很辛苦,它是为哪些蜂儿而来寻找食物。”
“嗯,就让它同我们分享美食吧”吴先生说。
“嘻嘻嘻——同你们两位大爹在一起学得好些知识。”那位“老山下的孩子”忍不住掩嘴而笑。
 “是呢,跟你们文化人在一起就是好玩。”徐花也笑着附和。
酒的浓烈伴着气氛的热闹,话题越来越多,说话的声音分贝也越来越大,直至酒足饭饱离开那家烤鸡店。
夕阳西下时,我们结束晚饭,在返回县城的路上徐花又载着大家顺路游览了老山神炮主题公园的部分景点,景区管理人员虽然已经下班,好在徐花人熟,格外开恩,无偿让我们参观了世界地雷博物馆。吴先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不同型号不同类型的地雷,惊叹不已,虽然接近天黑,光线不好,还是坚持在地雷博物馆前留影纪念。
夜幕降临,华灯初照,我们回到县城,完成了第一天的旅行。
824日,徐花准时驾车到吴先生住宿的宾馆等候,今天的旅行目的地是边境线,会长吴德华参与陪同,他身上挂着一个长焦距相机,还扛着脚架,这架势真有点名副其实的旅行者味道。更有意思的是“老山下的孩子”一改头天无所事事的模样,也准备了两台相机挂在身上。我们一行五人,三男两女给人感觉好像不是去旅游,倒像是去开展文艺采风活动。其实,吴先生的麻栗坡之行何尝不是一次有意义的采风呢?
徐花载着大家朝麻栗镇的茨竹坝方向驶去,计划先到茨竹坝观赏拍摄云海,再到下金厂乡的干坝子赏景。说到云海,麻栗坡茨竹坝的云海可谓奇观,远近闻名。清代到民国时期就有文人雅士著文写诗赞美,称其为“开化八景”【注:开化,清时在今云南文山设置开化府,故称“开化”】之一。如《竹山烟雨并序》这样描述:
麻栗坡街东去十五里,伙山腰有地名竹山【注:即今茨竹坝】,四时迷雾,烟雨迷人。
五律
竹山风景异,细雨时霏霏;似雾篱边合,如云屋外围。园林多隐蔽,村落伴依稀;访圣来到此,迷途不能归。
又七律
峭壁竹山细雨霏,村人笑指白云堆;四时黑雾迷家远,十里淋漓伴屋稀。截断高峰如画屏,蔽却古路不能归;惟有此间风景异,沧桑变易怨相推。

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时年五十二岁的云南剑川人氏、前清茂才张昭汉随同麻栗坡督办李星槎【注:昆明人,又名李文汉】赴麻栗坡督办公署任军医,性好游咏,词意风雅,撰写《麻栗坡八景律诗》。其中的《竹岭岚光》这样描述:
竹岭舒佳境,天高末夕阳;横空占紫气,斜挂是岚光。个个平安字,明明锦绣章;彩云当日现,国瑞并家祥。

沿途,山越来越高坡也越来越大,路也越来越陡,云海也渐渐显现,但景致不怎么好,大家没有打算停车拍摄。车上,徐花介绍说,今天茨竹坝石笋边界上的越南街赶集,先去越南街看看,等返回的时候再拍云海。她的想法立即获得赞同,正好让吴先生体会出国赶集的感受。
我们到达石笋291号界碑,正赶上越南边贸集市最热闹的时候,上千中越边民云集互市。说是街,其实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街市,而是名副其实的边民地摊互市点,市面上有几家简易小商店,经营越南百货,还有饮食,店门两旁张贴有中越文字“少数民族饭菜”的广告宣传。除这几家固定的店铺外,其余多为临时摊点,摆摊的大多是当地的中国边民,出售的货物有日用百货、服装、水果,越南边民出售的有蔬菜、小吃、草药等土特产。徐花带着大家在市面上溜达购物,吴先生信步走到一个小吃摊前,指着小锑盘里油炸粑问价,越南女摊主听不懂中国普通话,比划着说些什么,让吴先生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只知道微笑。
我用本地汉话对越南女摊主说:“你卖的油炸粑多少钱?”
女摊主似懂非懂笑起来,没有回答,她对着站在身旁的两个越南男子说些我们同样听不懂的话。其中一个男子开口用中国当地方言汉话回答我的问话,这才明白意思。吴先生哈哈笑起来,说:“你们是越南汉族人吗?”
越南男子说:“不是,我们是越南瑶族。”
“你们刚才说的是越南瑶族话吗?”吴先生问。
越南男子指着卖油炸粑粑的女摊主说:“她不会说中国话,不知道你们说些什么?”
徐花接着说:“你们要教她说中国话,才好和中国人做生意。”
两位越南瑶族男人笑而不答,吴先生也没有买成女摊主的油炸粑。
我们走到一个出售黄瓜、苹果、茄子的地摊前停下来,徐花指着黄瓜问价,摊主是两位缠着花头巾的年轻少妇,见有人要买东西,便回价。
吴先生问我:“你看他们是什么民族?”
我说:“苗族”
“你怎么知道她们是苗族?”
“我从她们头上包的头巾识别出来。”
眼前的这两位越南苗族少妇装束确实有些特别,除头缠的头巾体现出苗族元素外,上身穿的是现代机织流行服装,下身着牛仔裤,没有了苗族特征。
“你们是苗族人吗?”我用苗话问。
“是的”两位苗妇回答。
“你们怎么不穿本民族衣服呢?”我说。
“我们经常出门打工,很少穿了,都喜欢穿街上买来的衣服。”
“穿这样的衣服,是方便吗?还是不愿意穿苗族服装?”
“方便,你是哪里的苗族呢?”
“我是中国的苗族,从麻栗坡来?你们到过中国吗?”
“哦,我们到过中国,去广东打工?”
“会说中国话吗?”
“嗯,说普通话”
······
吴先生看我用苗族话同她们无拘无束的交谈,感觉不像是在越南赶街,脸上挂满笑意,心生几分好奇和羡慕。确实,这样的奇观在中国内地是没有的,或许这就是边疆地区所呈现出的别样风情。
我们在越南边境小集市转了一圈,吴先生走到几辆摩托车前,见有几顶绿色头盔挂在车上,顺手取下一顶往头上戴,用他的手机让徐花拍照。
“哈——吴老师难得在越南戴一回绿帽子,多拍几张作纪念。”徐花嬉笑起来。
“越南全国的男人都喜欢戴绿帽子,吴老师才戴一次,不奇怪。”我说。
“哈哈哈——”
大家开怀大笑。
越南边境小集市虽然规模小,但也吸引来两国当地边民络绎不绝前来互市,在赶集的人群里还看到少数旅游者的身影,有中国的也有越南的,这些旅游者多为自驾旅游。他们除观光以外还在这里购物饮食消费。
离开越南边境小集市是近一个小时以后的事,在去干坝子的路上还参观了中越294号界碑。这是一条传统的边境通道,站在界碑处,极目远眺,两国的山川紧密相连,逶迤茫茫,气势磅礴。眼帘里两国的村庄鸡犬相闻,边民和睦交往,一派和平安宁的气象。一位放牛的中国边民赶着一群黄牛从界碑走过,牛群跨过界碑进入越南的草场。
吴先生说:“神奇了,中国的牛还可以出国。”
“老乡,牛过界了,不怕越南人拉走你的牛吗?”我问。
“没有事,越南的牛也放过来吃草,大家都习惯了。”老乡答道。
“你家住哪里?”
“月亮弯的,离这里不远。”老乡用手指指方向。
“老乡,牛都能出国,人也可以过去看看吗?”吴先生问。
“可以过去,但不要跑远。”老乡说。
“老子骑青牛出关,你骑黄牛上大学”吴先生对“老山下的孩子”说道。
听老乡这么一说,我们跨过界碑领略越南自然风光,还特意品尝一种叫“救军粮”,当地人又称“马蝗果”“火把果”的野果,满山遍野,挂满枝叶,火红火红的,十分诱人。徐花还说这种果子能治疗糖尿病,它的根茎可以熬水喝。吴老师是研究苗医药的,听徐花这么一说,也跟着采摘“救军粮”放到嘴里品尝起来,不停说道:“好吃”。
我赶紧用手机拍下他同徐花采摘“救军粮”的乐趣,可谓果丰人美。
参观完294号界碑,我们便向目的地干坝子驶去。干坝子被称为麻栗坡的后花园和“小香格里拉”,位于下金厂乡境内,距越南国境线仅一公里,一年四季天高云淡,山青水秀,牛羊悠闲。干坝子还被誉为天然的杜鹃花园,杜鹃花种类繁多,花色各异。每年的农历三四月到来,不同颜色的杜鹃花竞相开放,红的娇艳,白的如雪,黄的灿烂,紫的冷傲。置身其间,犹如入仙境,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花丛里彩蝶飞舞,鸟鸣清脆,成了春季踏青,夏天消署的胜地。
徐花的车开进干坝子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宽阔的草场里,溪水潺潺,一群黄牛悠闲地啃着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农,手里抬着烟杆坐在草皮上,慢悠悠吐出烟雾,好一个蓝天白云下的高山草场。草丛簇拥野花,窃窃私语,牛儿甩尾,鸟欢虫鸣。一个牧童手捧一串串野果子走到老农跟前,将一串野果递到老人手里,自己也笑眯眯地吃起来,一老一少如此和谐的爷孙情怀,彰显出人性的美丽,令天地动容。
车在草场上停下来,大家钻出车门,向那群牛儿奔去。“老山下的孩子”活泼的天性爆发出来,她冲到牛群里又是狂拍又是仰躺在地上闭目养神,尽情放松身心,还爬到牛背上去。我们几位游人的融入,给这宁静的草场带来勃勃生机。吴先生从树林里找来一些叫做“猴子背带”的草本植物,做成装饰挂在脖子上,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让“老山下的孩子”给他拍照,一男一女相互嬉戏,欢乐的气氛早已跨越年龄的差距,形成一对“忘年交”,吴先生用“返老还童”,“老山下的孩子”用“回归童真”来形容,恰如其分。
徐花和吴会长则忙着找来干柴生火烧嫩包谷,准备我们的“中午饭”,我则用相机手机交换狂拍或近或远的景致,忘记了肚子空空,直到徐花叫喊吃“中午饭”。说是“中午饭”,其实已经是下午,大家席地而坐,实在饿极了,烧了一包又一包,吃了一包又一包,吃着香喷喷烧包谷,迎着徐徐清风,惬意自不必说,还个个吃得满嘴漆黑,相视而笑。
填饱肚子,我们又前往楠木坪298号界碑观光拍摄,伫立界碑旁,远眺中越两国边关,数千平方公里的原野尽收眼底,群山绵延,峰峦叠障,群峰突兀,林海浩瀚,清泉四溢,鸟鸣清涧······
夕阳西移,我们驶上返城的路途,途中路过茨竹坝时出现夕阳西下的晚境,蔚为壮观和梦幻。吴会长提议折返茨竹坝拍摄,徐花将车开上一个叫岩头寨的地方,这里辽阔空旷,一览无余。余晖里的麻栗坡山山水水村村寨寨远的朦胧,近的清晰,被宛如轻慢的晚霞笼罩着,幻化成奇妙的人间仙境。
吴先生再一次掏出他的手机摄入眼帘里一幅幅色彩迤逦的边关山水画面,带回湖南湘西与亲人故友分享,最终为他的麻栗坡之行划下一个圆满句号。
2019年9月30日于麻栗坡书宅
 

文山苗族网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站长:张元奇
手机:15308766544
电子邮箱:46440276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