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综合杂项 >> 正文
 
 

外婆的故事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8-10-28 16:03:48]

 

 

外婆的故事

 

(南京)丁美星

 

苗族边城最长寿的压寨夫人,生10个孩子守寡24年,一个人安静地美完了余生,期颐半载空流年,且等你时光就此老去。



记忆中,一直有一位老人,从容优雅,安静美丽,顶着鹤龄的高寿,却仍然耳聪目明,乌发根生,精神矍铄。别人听说了这位苗族老奶奶的高龄,都争相跟她合影沾福,她倒可爱地不好意思,说自己“老老的,拍了不好看……”

可她哪知道,在别人眼里,她有多美……

这位老人,就是我的外婆。

很少有人知道,在她恬淡祥和的外表下,掩藏了她多少瑰丽的岁月往事。

从小被她带着长大的,也听着她的故事长大,她在我心中,一直都是信仰一般的存在。今天,我来跟你们讲讲关于我外婆的一生。

可能你们也听说过中国最后一位压寨夫人杨炳莲的故事——16岁嫁给了“湘西魔王”张平,在张平因被解放军剿匪去世后,世人念及她曾经的善良,给她留了一条活路,她一个人带着8个孩子返回故里,一直活到了2014年……

其实在遥远的彩云之南,还有着另一位压寨夫人,也姓杨,她叫杨秀芬。

看过外婆的身份证,她是1926年出生的,但寨里的老人都说当初新中国成立后身份信息登记错了,外婆的实际年龄早已期颐过百。无论怎么算来,她也着实算的上是苗家最长寿的压寨夫人。

命运让这两位几乎是出生在同一时期的苗族老奶奶上演着惊人相似的故事,但外婆的故事与杨炳莲相比,是似而不同。

故事有点长……

 

外婆出生在一个苗医世家,祖上世代居住在云南的边陲马关,属花苗支系。

“南国边塞,白马入关,醉美艺乡……”马关是一个实打实的边城,出了此“白马之关”,就是越南之境。记忆里登上外婆家的后山向南眺望,就是中越的边境线——那里堆满了白骨累累的战火故事。

在苗寨的山水和苗药的熏养中长大,15年后的她,俨然出落成了一个活泼灵动的漂亮咪彩(苗语:少女、姑娘),一汪水眼配着鹅蛋寛圆的脸廓,甚是可爱迷人。那时,她是寨里公认的“第一美人(teux haof hluak ngoux)”,她的美在十里八乡的苗寨里都是出了名的,别人都喜欢喊她的小名Vangx(苗文:家园、园子里的邻家女孩)。

15岁的她一次跟着姐妹们上街赶集,她撞见了那个影响了她一生的“魔王”——我的外公。

巧的是这位“魔王”跟那位“湘西魔王”一样也姓张,因着出生在财主之家,得名“金应”,别人都喜欢称呼他Zhud(苗名:与“祖”同音,官员之意)。外公祖上原是汉族,但因战乱迁居南疆后与苗族世代混居,言语习俗通了,便得了一个新的族名——“汉苗”。缘着旧时社会的战乱纷争,外公集结了一帮兄弟,饮金汤,立了歃血之盟,荷枪实弹保村护寨,既不亲共,也不帮敌,来犯必诛,可谓亦正亦邪。

那时的外公正当青壮年华(27岁),生的也英挺俊朗。在山箐街集的茫茫人海中,他爱上了那个咪彩的美。

为了追到外婆,有一身银匠手艺的他特地定制了个手镯,拦住那帮赶街归来的女孩说:“你们谁戴的上这个手镯,我就把这个手镯送给谁……”

在这堪比灰姑娘水晶鞋的玛丽苏剧情面前,同行的几个姑娘自然在试戴时,不是大就是小,刚好轮到外婆时,那手镯恰恰套了进去脱不下来……由此这手镯后来也顺其自然成了他俩的的定情信物。

她迷上了他独特的飒爽英姿,可她哪里知道,这个频频因着赶街天对他献殷勤让她迷恋的男子,其实是个家中已有2位妻子的土霸王。

 

随着少女的长大,外婆的父母也早早就给她定了媒妁之亲。

 

在那个时代的旧社会里,表兄妹结合亲上加亲是一种常态,在定亲前苗族请鸡卦测吉凶也是个传统。

但外婆不喜欢他的表哥,更不想嫁过去。所以为了调转鸡卦的卦相,外婆还特地跟苗巫奶奶讨教过秘方,在鸡卦汤里洒了一把灶灰,把鸡脚骨弄断。但前来接亲的男方在如此大凶的卦相前,还是执意要人。

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即将被迫嫁给她的表哥,外公气极之下,拉上一帮兄弟,荷枪实弹,在外婆结亲的那天跑去外婆的山寨把外婆抢了回来……

嗯,你没听错,就是抢亲!

外婆回忆说,那个时候“耳朵边除了土枪炮“嘭嘭”“啪啪”的炸响,都是子弹嗖~~的声音,仿佛下一秒,自己就要死了哟……”

从来没见过如此场面的她,吓得腿软了被人搀着趴在了马背上,动都不敢动。

一番抢亲激战后,外公以胜利的姿态把外婆带回了自己的山寨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外婆说:“下了马背后,他的那两个老婆就站在门口出来迎接我,她们拿着新衣服,一声一个好妹妹,一人搀着我一边的手,把我扶回了吊脚楼……”

发现了外公已经有了两个压寨夫人,外婆当时的心情着实是惊魂未定,震惊又起,久久难以缓息……

后来男方表哥集结了家人来到寨里闹事要人,那时外公起先倒不急着以武退人。

家人回忆外公说:“你们想带走Vangx可以,她要什么都可以拿走,但她怎么出去你们就要怎么给我送回来,一根汗毛都不能少!少了任何一点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那时的外公坐拥雄厚的武器和财力,又是寨里的一把手,对方看实力对比悬殊,无奈只好就此放弃,不了了之,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唉!做蘸水也不咸,做辣椒也不辣……”(比喻意:比不过咸,比不过辣)。

从此,外婆回不去,就成了外公的又一个压寨夫人。



嫁来后的外婆,与外公的另外两个老婆相处的倒是亲切和睦。

嗯,没有你想象中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们确实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到现在外婆都还记得她们宽慰的话“你来不来(口语话),你来了就安安心心的,我们姐妹和和睦睦的过日子……”。

想及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漂亮的女孩都怕被抢,在外公这里,他还有实力护得自己一方周全,外婆也就此安心住了下来。

外公的大老婆是外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原配,后来在新中国成立后,因着旧社会更替要革命,被套上了地主帽子的外公带着她出逃越南避乱多年。无奈这位大老婆适应不了越南的湿热气候,不久便红颜病重,命丧南疆。

二老婆的命运与外婆相似,也是被外公抢亲而来,但据说是因抢亲时的枪战受了惊吓,嫁来后一直卧病在身,不到两年就病重去世。

所以,经历了新中国社会动荡的一番洗礼后,归来的外公被革去了地主的帽子,留在他身边的妻子只剩下了外婆。两人从此安心耕地,务农,过起了平常的苗家生活。

虽然家势大不如前,但外公凭借着一身造枪、打铁、打刀好手艺,在别人食不果腹的艰苦岁月,都能让外婆每周都能吃上荤腥,还额外收养了3个孤儿。

与杨炳莲守寡64年相比,外婆要幸运的多。

可能因为彼此都是经历过时代挫折的患难夫妻,那以后外婆和外公的平常百姓生活倒也算琴瑟和谐,恩爱有加。而这也可以从他们强大的造人能力中看出。

外公和外婆相守的50余年里,一共生育了10个孩子,其中有3个孩子因为年代及疾病原因,中途不幸夭折,只留下52儿。大女儿用传统的媒妁之亲为他结了一门远在国门都龙的亲事,直到现在都家庭幸福稳定。二女儿送回了外婆的娘家学医,继承了她祖上的苗医衣钵。三女儿成年后远嫁了北京,只是常年难得归来一次。四女儿起初很幸运,自由恋爱与苗家的好男儿陶绍文定了亲,成了他的未婚妻,只是遗憾天妒英才,陶在越南战争的胜利前夕,为国捐躯,英勇牺牲!百度百科上都可以看到他的词条和事迹……至于小女儿嘛,当然就是我的妈妈啦!

    

外公与外婆相惜相守一直活到了他77岁,因着一次跌伤意外离世,结束了他峥嵘归来的一生。彼时子女们早已嫁的嫁,取的取,供养的孤儿们也都很争气考取了北京的大学,回来成了当地的公务员。外婆一个人坚守在山寨的老宅里为子女们操儿带女,直至四代同堂、五代同堂……由于子孙众多,在她95高寿的时候,寨里的长街宴都摆了100多桌。

外婆是一个有福长寿的人,寨里同龄的老人相继离去,她都安静祥和地操持家务,携带子孙。连我这种儿时见不到妈妈就不肯回家的“泼猴猩猩”,她都应付的过。所以“身经百战”的她,一直九十岁的高龄都还耳聪目明,身体康健。脱下包头花帽,都能稀疏看见夹杂其中的根根黑发……



晚年的外婆,越活越像个“老小孩”。因着她不安生喜欢出去走走的性格,她也俨然成为了全家族的活宝。带着她去吃饭席,别人见她都夸她生的精神漂亮,抢着争着要和她合影沾沾福气。因着受宠若惊,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非要跟自己这个“糟老太婆”拍照,这个被抢着合影的典故,外婆不厌其烦地跟我说了一遍又一遍。

由于年纪大了,年迈的外婆反而像小时候的我们一样特别害怕分离,生怕我们每次去看她后,就是最后的一面。所以每每归去,她都会像个小孩一样安静地坐在你的身边烤火,或是搓搓你的小手,或是听着你们聊天,就连我用电脑打字,她都会好奇地也用手指敲打两下。

她总是默默无闻地付出,从不索取。子女给她的钱,她都会悄悄地塞给外孙曾孙。或许历经了岁月的洗礼,她早已进入了返璞归真的无我之境。

每每远走,每每想到她的存在,她都能给心底一股强大的信念与力量,就如同她名字Vangx(家园)一般的温暖。

在苗族的爱情观里,记得山歌里曾唱过一句“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可能觉得自己福尽已足,不想让外公等的太久,外婆于2018年7月3日凌晨于梦中离世,享年103岁

外婆去世后,没有依照汉制与外公合葬,而是葬在了外公坟前隔湖相望的邻山上,寓意:“山为衣,湖为带,你我同心,穿山过水共枕眠。”期颐半载空流年,且等你时光就此老去。

 

   谨以此文,致敬外婆!



 

 

 

 
【 文章作者:丁美星 文章来源:丁美星 点击次数:204 文章录入:hmongheu    责任编辑:hmongheu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