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黔西北的推广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8-2-13 5:24:29]

西部苗文在黔西北的推广与运用

 

张崇龙

(贵州省毕节市民族中学,贵州 毕节 551700

 

  要: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民族语言文字工作。19561031日至117日在贵阳召开了苗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讨论会,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二工作队在会上作了题为《苗语方言的划分和文字问题》的报告,时任贵州省副省长欧百川(苗族)作了《关于苗族的文字问题》的报告等,讨论会充分展开讨论,认真听取了苗族代表的意见。讨论会认为,将苗语划分为中部、东部、西部三大方言,并同意为各方言苗族创制一套文字,改革滇东北次方言老苗文。在党的关怀下,创制了苗族语言文字,俗称“新苗文”。苗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民族,本文尝试从苗族民间关于文字传说、史书典籍关于苗文只言片语的记载及苗文在黔西北地区的推广和运用等方面,来谈谈笔者对苗族语言文字的一些浅淡的认识。

关键词:苗文   推广  运用

 

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是扩大和辅助语言的交际作用的工具。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民族语言文字工作。1938年,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报告中指出:“尊重各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习惯,不但不应强迫他们学习汉文汉语,而且要赞助他们发展用各族自己语言文字的文化教育。”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对于那些还没有文字的民族,应当努力帮助他们创造文字。”从1952年到1953年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先后开设了两期苗语班,为后来苗语调查队的成立提供了骨干力量。1952年至1956年间,成立苗语调查工作队深入苗族地区对苗族语言进行调查。19561031日至117日在贵阳召开了苗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讨论会,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二工作队在会上作了题为《苗语方言的划分和文字问题》的报告,时任贵州省副省长欧百川(苗族)作了《关于苗族的文字问题》的报告等,讨论会充分展开讨论,认真听取了苗族代表的意见。讨论会认为,将苗语划分为中部、东部、西部三大方言,并同意为各方言苗族创制一套文字,改革滇东北次方言老苗文。在党的关怀下,创制了苗族语言文字,俗称“新苗文”。

一、关于苗族语言文字的传说与记载

在苗族社会民间,至今仍然有关于文字的传说,虽然叙述方式不一致,但是所表达的内容大致相同。

云南一带苗族相传,古代苗族为死人指路的时候是照着一本经书念的,有一个保管经书的人让经书淋湿了,他只好把书摊在草堆上晒,就在他进屋的一会儿,来了一头牛吃那堆草,也顺便把书吃进去了。那本书至今还在牛的肚子里,不过已经不成书了,而是变成了千层肚。也就是这个原因,后来的苗族人在为死人指路的时候,必需敲击皮鼓,那蒙鼓的皮是牛皮,目的就是要通过击打牛皮鼓把牛吃进去的经书的内容抖出来【1】。

在云南文山州一带又传说,远古时代孜尤和黄帝一起到佑稍那里学习文字。佑稍说:“我现在没有空,过三天你们再来。”但是走到半路,黄帝就骗孜尤说:“你先走,我去解个小便就来。”黄帝就悄悄回到佑稍那里,要求学文字,佑稍就叫黄帝去楼脚看老母鸡双脚刨土的样子,这就是后来的汉字,像“鸡脚叉叉”一样。三天后,孜尤如约去找佑稍,学习了文字,可是在回来的路上遭到黄帝截住,要求拿书给黄帝看,黄帝一看不是他学的那种,于是就要求孜尤借他看,孜尤知道黄帝心中有鬼,就不借,于是抢了起来。孜尤看事不妙,就把书收起拔腿就跑。黄帝依然穷追不舍,孜尤看到难得跑脱,于是就把书衔在嘴里,结果部分文字被吞进肚子里,剩下的部分回到家被藏在草席下,其中又有部分又被老鼠拉去做窝。孜尤看到残缺不齐的文字,教也不好教,学也不好学,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他贤妻说:“别怕,虽然文字已剩下不多,记也难记,学也难学,让我把它镶在裙子上,你好记在心头,让我把它镶在衣服上,你好记在心间。”这样,苗族就把自己的文字绣在衣裙上,代代相传【2】。

在黔西,据化屋一些老人传说,化屋文人杨维舟(18751935),晚晴时在化屋家乡从事教育事业,他在教学之余,研究缩小苗汉语言基础,用汉字偏旁部首创作了一篇约两千多字的“姑妈话”,叙述姊妹间悲欢离合、人间坎坷【3】。

在贵州威宁一带关于“古时苗族书画的传说,有苗族文字的见解,并说苗族古时的文字记载于《毕鸡蛮志》书里。加之苗族故事中传说:过去则戛老有弟兄两个,哥哥名叫高度查地奥,弟弟名叫连地无在少。他们知识渊博,能读能写,他们能用自己掌握的知识测量天地,以蛇、马、羊、猴、鸡、狗、猪、鼠、牛、虎、兔、龙来记一年中的十二个月,并划一年为四季,一季为三个月。同时,又推算出了三年为一闰的历法。”【4

以上是各地关于苗族语言文字的美丽传说。对于苗族语言文字,地方史书典籍有只言片语记载。如《大定县志》记载:“‘大定土著’以苗为最古,而文字缺如,问老示不载,盖无书可稽也。兹得法传教士费亚氏《法苗文法》一书,谨书录之,仅供参考。”清雍正年间《东川府志》记载:苗族“其书字与倮罗大同小异”。《续修蒙自县志·社会志》记载:苗族“书契数目字及六十花甲子同,余不同。” 《云南游记》载: “苗文为太古文字之一,半立于象形,无形可象者立于会意或谐音,亦有不得以形、意、声立者,则近之各种记号,有一字数音,数字一音者”。《民国年间苗族论文集》参考资料二十集载:“苗民的文字出名问世仅有三十余年,可是他的渊源已远在二三千年以前了。”

从各地苗族民间关于语言文字的传说、地方史书典籍记载来看,对于苗族过去是否有文字,我们无从定论,但是可以看出苗族同胞对文字的渴望之情。

二、苗族文字的创制历程

根据石朝江、吴正彪等苗学专家的研究,中国苗文的创制,主要经过了篆字体文字、湘西方块文字、外国传教士文字和拉丁字母拼音文字四个历史发展阶段。

(一)篆体苗文

根据有关资料记载,湖南城步、绥宁和广西义宁等苗族地区,很早就创造了一种篆字体苗文,并设馆延师招收苗族子弟学习。清代乾隆四年 ( 1739),湘、黔、桂三省的苗、侗、瑶以及部分汉族同胞,因不堪清王朝的残酷统治,在苗族领袖李天保等人的领导下,爆发了各族人民的反清斗争。在发动酝酿起义的过程中,为了逃避清王朝的侦缉、围剿,义军所刻制的印信、图章、印发的文告以及来往书信、手札,都是使用苗文。这种文字似篆非篆,为当时清廷官兵所不识。“臣查印摹字迹俱不成文,有四方者。有长条与三尖脚者,宽长俱不过一寸二分,其符纸所书,类系巫师祈镶,不成句语,实系愚顽匪之意”。 “再验其牌系,系用黄白纸朱书词语,不可解说,其旗长有尺余,每条用红土写一十字或一耳字,其印方止寸余亦有三尖者,篆文不识别。”由此可见,这种篆字苗文在当时起义军及湘桂黔三省广大苗族聚居区域广泛流传、使用。清廷将这次苗民起义镇压下去之后,为了总结其经验教训,为防止苗民使用这种文字再次举事,由清廷兵部下文令: “其从前捏造篆字,即行销毁,永禁学习。如有故违,不行首报,牌内一家有犯,连坐九家,治寨长失察之罪…

(二)湘西方块苗文

湘西方块苗文有两套,一套见于《古丈坪志》中,一般称为“古丈苗文”。另一套是花垣县龙潭镇板塘村的苗族秀才石板塘创制的“板塘苗文”,石板塘用这套文字创造了许多作品,开创了苗族书面文学的先河。

(三)传教士伯格理苗文

据《威宁县宗教志稿》记载:“初,信教读书的苗族读书心切,但无文化,有些人连汉语都不懂。柏格理在教苗族学文化时,由于汉文笔画繁多,难写难记,不易学懂,十分吃力。鉴于苗族信徒读书日有进步,但惜至今日又无苗族文字,既无文字,何来文化?故决心为苗族创造文字。”190410月,柏格理等人开始研制苗文方案,试图用拉丁字母拼写,并先制出一套模式,但这一套模式不能较好地表达苗语特有的发音规律,遂告失败。1905年,柏格理第二次与李司提反、钟焕然、杨雅各重新修订文字方案,但由于当时党居仁在内地会葛布教会创制了一套苗文并开始推行,转移了他们的视线,使他们转而研究葛布方案,后来的推行使用证明,葛布苗文方案也行不通。在吸取前两次失败的经验教训后,柏格理意识到选用拉丁字母作为文字符号,对于没有任何拼音基础的苗族群众来说是行不通的,必须设计新的文字符号。经过商议,苗文创制小组提出新文字方案的创制原则:易写、易记、易懂。根据这一原则以及张约翰的建议,他们把苗族服饰上的某些图案符号和一些用来记事的古老符号与拉丁字母的部分大写字母反复进行比较,仿制出苗文字母符号。1906年,张约翰到云南武定传教,又与澳籍传教士郭秀峰研究增添了一些符号,这些符号和原仿制符号共同构成了较完善的声韵母符号系统,由此老苗文正式产生。因这套文字最初是由柏格理所倡导创制,因此也被称为“柏格理苗文”,或“柏格理注音字母”、 “波拉德字母”,苗族知识分子一般称之为“滇东北老苗文”, 民间常称之为“老苗文”或“石门坎苗文”。

(四)党为苗族人民创制的拉丁字母拼音苗文

1938年,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报告中指出:“尊重各少数民族的文化、宗教、习惯,不但不应强迫他们学习汉文汉语,而且要赞助他们发展用各族自己语言文字的文化教育。”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提出:“对于那些还没有文字的民族,应当努力帮助他们创造文字。”从1952年到1953年中央民族学院语文系先后开设了两期苗语班,为后来苗语调查队的成立提供了骨干力量。1952年至1956年间,成立苗语调查工作队深入苗族地区对苗族语言进行调查。19561031日至117日在贵阳召开了苗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讨论会,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二工作队在会上作了题为《苗语方言的划分和文字问题》的报告,时任贵州省副省长欧百川(苗族)作了《关于苗族的文字问题》的报告等,讨论会充分展开讨论,认真听取了苗族代表的意见。讨论会认为,将苗语划分为中部、东部、西部三大方言,并同意为各方言苗族创制一套文字,改革滇东北次方言老苗文。在党的关怀下,创制了苗族语言文字,俗称“新苗文”。

苗语属于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总体分三大方言:东部方言(湘西方言)、中部方言(黔东方言)、西部方言(川黔滇方言)7个次方言,18种土语。其中数包括滇东北方言在内的西部方言苗语(川黔滇方言)其情况较为复杂,内部差别较大,分为川黔滇、滇东北、贵阳、惠水、麻山、罗泊河、重安江七个次方言。除滇东北、罗泊河、重安江次方言不再分土语外,川黔滇次方言苗语又分为第一土语和第二土语;贵阳次方言苗语又分为北部土语、南部土语和西南部土语;惠水次方言又分为东部土语、中部土语、北部土语和西南部土语;麻山次方言里又分为中部土语、南部土语、西部土语和北部土语。

三、苗文在黔西北地区的推广与运用

新苗文创制后,通过多种方式进行培训、推广和普及,在黔西北地区取得了较好的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双语教育

1.苗文师资培训。从1956年苗文创制以来到十一届三中全会期间,师资培训主要有:1957年,毕节地区开设了两个苗语文师资培训班,其中小学教师班1个,基础师资班1个,共90人;195711月,贵州省民族语文指导委员会在毕节地区举办民族语文学校,招收第一期苗文扫盲师资班,共63名学员,于19584月底结业;19587月招收第二期苗文扫盲师资班,共160名学员,于同年12月结业;此外毕节地区还举办过一期有44名学员参加培训的苗族语文培训班,学员回各县后,先后在各县举办苗文师资培训达400余人次。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师资培训主要有:19828月,毕节地区民宗委举办苗文师资培训班,学员48人;1990年毕节地区民宗委举办苗文师资培训班,学员达140人;为了贯彻1991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即国发(199132号文件)精神,毕节地区民宗委和毕节师范学校联合办班,1993年至1999年连续开办了7届双语师资班,每届苗族学生2022人【5】。

2.苗文教学点办班。在苗文师资培训的基础上,20世纪80年代苗文双语教学办班情况达到高峰,最高的一年是1983年,据不完全统计,全地区苗族双语教学点达94个,双语教师95人,学生达2616人,扫盲点达65个,参加扫盲人数近上万人(次)。90年代后,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双语教学办班点、扫盲夜校逐年减少【6】。

3.教材及读物编写方面,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省有关部门组织编写了川黔滇次方言第一本工具书《简明苗汉词典》;1982年以大南山苗语为标准编写了一本《苗文课本》;从1990年起,先后编译了苗文小学语文教材1-5册、《苗族民间文学选》、《苗族抒情诗选》、《小鸭学游泳》、《农村实用技术》、《养猪十问》等苗汉双语读物书籍。

(二)苗族民间文学收集整理

1. 1956年苗文创制以来到十一届三中全会期间,收集的文学作品主要收录入19599月的中国作家协会贵阳分会筹委会等编的《民间文学资料》第12集《苗族古歌与情歌合集》中,收集范围主要集中在织金、普定、大方等地川黔滇次方言第二土语区,收录的古歌作品主要有《杨亚探天测地》、《谷夫补天》、《扇天扇地》、《创造天地万物》、《盘古》、《算甲子和狗取粮种》、《玉皇玉帝》、《是谁制乌云》、《洪水滔天(二)》、《什么时候洪水滔天》、《宏效》、《固杨》、《祖先落脚的地方》、《杨鲁话》、《日女月郎(二)》等,情歌作品主要有《向月情歌》等。

2.改革开放至20世纪末,主要有1991年织金县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编的《苗族丧祭》,其中收录了《指路》1篇,苗族姑妈话中的《悼姑妈》、《问竹卦》、《悼祭》等11篇,共计13万字。其余的还有1998年由杨永光和王维阳翻译整理的《苗族民间故事》和苗青主编的1998年出版的《西部民间文学作品选》(2)等等,其余的还有个别作者收集发表的民间文学资料。

3.进入本世纪初以来,收集的主要作品有《西部民间文学作品选》(1)、《六寨苗族》、《纳雍苗族丧祭词》、《六寨苗族口碑文化》、《黔西苗族古歌》、《中国西部苗族口碑文化资料集成》、《毕节市大南山苗族芦笙曲辞集》、《苗族芦笙辞》等。其中《西部民间文学作品选》(1)最具代表性,全文分为开天辟地篇、战争迁徙篇、风俗习惯篇、生产劳动篇、爱情故事篇5个部分,收集了50篇,范围极广,除了有部分稿件来源于四川、云南等地区外,其余38篇皆为黔西北苗族地区民间文学作品。

 

纵观黔西北地区对西部苗文的推广和运用实践,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比如目前师资培训班除了部分教师参加省民宗委组织的培训外,在市、县层面开展的培训较少。文学作品的收集整理整体上很零散,能够体现西部苗族民间文学的经典作品不多,调查搜集、研究整理力度不够,大多数还是以点带面,以至于很多作品还是散落在民间。这些问题的存在,有待政府的重视和各地苗学专家学者的深层次挖掘,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丰富多彩的黔西北苗族文化展现在世人面前。

 

主要参考文献:

1】吴荣臻、吴曙光编《苗族通史》

2】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苗学发展研究会编《文山苗族民间文学集》。

3】【5】【6】《毕节地区苗族百年实录》。

4】威宁县政协宣传与教育委员会编《威宁文史资料(第四辑)》。

 

 

 

(作者简介:张崇龙,单位:毕节市民族中学,联系地址:贵州省毕节市民族中学党政办公室,邮编:551700,联系电话:18285702473,电子邮箱:465670479@qq.com

 
【 文章作者:张崇龙 文章来源:张崇龙 点击次数:1507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