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苗文在毕节试验区双语教育发展的历史与问题探讨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8-2-13 5:23:13]

 

王维阳   陶兴华

 

  要:毕节苗族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母语文化——苗语是其中最有代表的文化之一。苗文推广及双语教育在毕节的开展已有很长的历史,但由于认识、评价、现行教育体制、管理等多种因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至今,虽经几十年的发展探索,仍然处于毕节市基础教育的边缘。进年来,随着贵州省教育厅及有关部门对贵州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的重视,双语文化也开始步入高考选拔人才的范围,我们认为,毕节市是西部方言川黔滇次方言和滇东北此方言标准音所在地,双语教育已有多年历史,有必要对这一教育方式的各个环节进行梳理总结,就存在问题分析,提出解决的思路办法,使其尽早步入毕节试验区基础教育的管理体系中来。

 

关键词:苗文   双语教育  问题  解决思路

 

一、毕节苗汉双语教学的历史回顾

   毕节苗族传统文化厚重,母语使用普及,苗汉双语文教学最早始于在本世纪初,英籍牧师柏格理在威宁石门坎苗族地区办学时就意识到并提出:“对不懂汉语的苗童,只能用本民族的教师。”在他的这一倡导下,二三十年代以石门坎为中心的云贵两省边界的苗族地区在短短的时间内文化得到了普及和提高。 “柏格理作为双语教学的先驱人物,他提出的教学原则,暗合了198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双语文教学专家会议的主张。”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和重视少数民族的文化建设,有关部门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于50年代专门组织了大批专家、学者为历史上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创制文字。经过调查,毕节地区毕节地区苗语被划为中国苗语的西部方言(分属川黔滇次方言和滇东北次方言)19579月开始在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的石门坎、毕节县的先进等乡进行苗文试点推行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到1959年上半年,全区分别在苗族和布依族聚居村寨办民族语言文字推行点57个,用民族文字扫盲3 000多人。1959年以后,由于受极“左”错误思潮的干扰和破坏,民族语言文字工作被迫中断。

随着党的各项民族政策的贯彻落实,1980年,彝、苗、布依族的语言文字又在全区重新试点推行。彝、苗、布依族聚居地方相继办起各种形式的民族语文

教学班(),双语文教学工作得到较快的发展。1983年,毕节地区的彝族、苗

族语言文字推行试点共达139个,教师147人,学生5 602人。其中苗文试点

94个,教师95人,学生2616人。但由于“双语文教学”推行工作中存在的很多问题未能

得到解决,使许多教学班()未能巩固下来,呈逐渐下降减少的趋势。到19859月,“双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

王维阳,苗族,毕节市实验高级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毕节市苗学研究会副会长兼常务副秘书长,政协毕节市第一二届委员,贵州省世居少数民族苗语西部方言测评员。长期从事苗语言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个人教育教学专著、参编作品、所主持的课题项目曾三次获贵州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奖,一次获贵州省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2016年被贵州省民族宗教委员会授予“贵州省民族语文先进工作者”称号。

陶兴华,苗族,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音乐教师,贵州省芦笙学会副会长。

语文教学”试点下降到104个,教师下降到l13人,学生降到4 895人。其中苗文试点下降到75个,教师下降到79人,学生下降到2 556人。198611 月,全区民族语文试点.又下降降到45个,教师下降到45人,学生下降到l 809人;其中苗文试点下降到26个,教师下降到26人,学生下降到l 085人。1990年,双语文教学班()减少到仅34个,教师43人,学生2 628人,其中苗文17个教学班点,教师18人,学生l168人。1991年,地区民委采取给双语文教学班()免费提供部分教材、给予从事双语文工作的老师一定的经济补助、加强民族语文师资的培训等措施后,使双语文教学班().从1990年的34个上升到199138个,到1996年底,全区双语文教学班()增至45个,其中苗语23个。

双语文教学的开展不仅在点上推行,还在部分民族学校推行。1981年,贵州省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办公室将毕节县燕子口区小哨苗族乡(现毕节市燕子口镇)大南山民族学列为西部方言川黔滇次方言苗文试点学校,并在该校各年级开设苗文课。1983年,赫章县兴发小学开始在一年级开设苗文课。1993年,毕节地区民族中学曾经尝试把彝文、苗文作为初中、高中各年级的选修课引进课堂。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根据毕节市教育局基教科2012年末的统计,全市独立设置少数民族学校小学4404181个班44749人、民族中学711761个班29805人。在172所农村小学开展双语教学,接受双语教学的学生15919人,从事双语教学的教师343人。但我实地调查表明,毕节市许多双语教学点多数已经是名存实亡,真正开展双语教学的点已经不多。目前任然坚持“苗汉双语教学”的只有七星关区燕子口镇大南山小学、威宁龙街大寨小学、金沙县岩孔镇上山民族学校、黔西新仁乡化屋小学、大方县菱角小学、大方县竹园庆角小学、大方县大山解放小学等学校还在坚持。

二、教师培训情况

双语教学离不开双语教师,更离不开对双语教师培养、培训这一重要环节。毕节苗文教师培训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初,有关资料显示,早在1908年,石门坎教会学校就曾陆续举办过数期“苗文短训班”,“每期数月,受训人数达400余人。这些受训骨干结业之后,又回到各自的教学点组织学习。”②

毕节苗汉双语教师培训是继上世纪五十年代苗文创制之后开始的。1957年初,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毕节地区就开设两个苗语文师资培训班,一班为小学教师,一班为基础师资,共90人。同年11月,贵州省民族语文指导委员会在毕节地区开办民族语文学校,招收第一期苗文扫盲师资班学员63入,于19584月底结业。同年7月,毕节民族学校又举办第二期苗文师资培训班,学员160余人,195812月结业。还举办一期有44名学员参加的民族语文训练班。这些培训班的教学内容以苗文为主,并结合讲授与苗文有关的语音、语法、语言学、政治学等知识。除此之外,还在织金、纳雍、威宁等县试办苗文教师培训班。此一时期,全区先后培养民族语文师资418(),其中大部分为苗文教师。后因极左思潮的影响,民族语文师资培训工作中断。

 1980年召开第三次全国民族语文科学研讨会之后,民族政策得到重申,民族语文师资培训工作又重新起步。1982年初,威宁县民族事务委员会办两期苗文师资培训班,培训苗文教师75(其中给本省其他地区代培12人,给云南昭通地区代培4)。同年81日至30日,毕节地区民族事务委员会在毕节举办有48名学员(代遵义地区培训4)参加的苗文师资培训班。学习内容为语言基础知识,川黔滇苗文方案,苗文声、韵、调、全套符号及读音方案。同年1111日,毕节地区民委在毕节举办有50名学员(其中代六盘水市培训10人,代云南省镇雄县培训14)。威宁县民委、金沙县民委举办苗文师资培训班,两县共培训124人。19902月,大方县民委在农工部培训中心举办彝、苗双语文教学培训班各一个,请苗文、彝文翻译组的老师给培训班学员授课。纳雍县民委也举办一期苗文师资培训班。1991 86日至25日,大方举办有140名从事双语文教学的老师参加的苗文师资培训班。

1991年,中央民族学院民语三系开办个一届西部苗语言文字专业班级,招学生18名,其中毕节地区4名。

根据199212月中共毕节地委、毕节地区行署《关于加强全区民族工作的决议》中的有关精神,于1993年秋季开始,每年在毕节地区师范学校举办彝文、苗文师资班各一个班,苗族学生每班20——22人不等。学生经过民语笔试和口试合格后,通过文化考试,从高分到低分择优录取进入学校学习,学制3年,毕业后作为从事双语文教学的公办教师。到2001年年,该专业班级共招7届,为毕节地区苗汉双语教师培养了150人。这批双语师资目前是毕节市双语教师的主要中坚力量。2006年、2007年毕节学院教育系也曾开办个两届彝苗双语人才,从这个专业毕业的苗族学生50人。

此外,从1996年起,贵州民族大学中国南方少数民族语言文学院也陆续培养了部分毕节市部分苗汉双语人才。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在教育纵深改革的大背景之下,国家高度重视少数民族双语教学。在20016月召开的全国基础教育会议上,李岚清副总理提出:“少数民族地区要认真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提高教师使用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的能力,提高教师双语教学的水平,搞好双语教学特别是要加强汉语教学。在多民族聚居区,要提倡不同民族的学生在同一学校共同学习,促进民族团结。”国务院国发[2002]14号文件指出:“大力推进民族中小学‘双语’教学。正确处理使用少数民族语授课和汉语教学的关系,部署民族中小学‘双语’教学工作。在民族中小学逐步形成少数民族语和汉语教学的课程体系,有条件的地区应开设一门外语课。要把‘双语’教学教材建设列入当地教育发展规划,予以重点保障。根据上述文件精神,2003年,温家宝总理在《在全国农村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也明确指出“…采取有力措施解决特殊问题,如兴办寄宿制学校,资助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做好少数民族地区教师培养、教材编写和教学资源开发工作”。按照上述文件精神,贵州省教育厅从2004年起,开始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着手贵州省少数民族双语教师培训工作:

   20043月省教育厅省民宗委联合下达《关于召开双语文教学研讨会议的通知》(黔教民发〔200478号),会议于20044月在贵阳召开,会议内容涉及到下列有关双语教学问题:

  1.双语教学与民族教育问题;

  2.双语教学与民族地区基础教育问题;

  3.双语教材建设问题;

  4.双语教师队伍建设问题;

  5.其它。

2004 11月,省教育厅、省民宗委在4月会议的基础上,又下达《关于举办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在贵州民族学院民族文化学院进行了为期20多天的培训,参加培训的有来自全省民族地区实行双语文教学的中、小学校长或专职教师、代课教师等40名,其中毕节市5名。培训方式采取以专家、教授进行专题讲座为主,学员讨论和参观为辅,省教育厅、省民宗委等职能部门作相关报告等。内容涉及到双语教育原理、民族语文、双语教学法规、教育心理学、教材教法、民族文化课、教学参观实践等。培训结束后发放贵州民族学院签发的结业证书。随后几年中,类似的双语教师培训工作不间断开展。2005年,《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举办民族地区“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05285号),培训内容为:

1.民族语言理论;

2.小学语文教学方法研究;

3.黔东苗文基础等培训地点在贵州民族学院民族文化学院,时间两周。

2007年《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举办苗汉、侗汉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07280号),学习内容为:

1.民族语言理论;

2.小学语文教学方法研究;

3.苗文、侗文基础等。      

2008年,省教育厅办公室对双语教学连续下发几个通知,开展了相关工作:5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办公室关于举办苗(西部方言)汉、彝汉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08168号)。对象:为相关地区承担民汉双语教学任务的学前及小学低年级教师。名额分配:苗(西部方言)汉双语师资班100名,其中毕节地区30名。具体时间是:20087825日;学习内容为:

1.民族语言文化与民族教育;

2.小学语文教学方法研究;

3.苗(西部方言)文、彝文基础等。

6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召开双语教学工作座谈会的通知》黔教办民〔2008190号,邀请全省有关专家、一线教师,于2008624上午900在省教育厅办公大楼十一楼(贵阳市中山西路43号)召开双语教学工作座谈会,研讨双语教学及双语教材编写工作的必要性,如何开展双语教学等问题。

2010年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报送民汉双语教师基本情况的通知》(黔教办民〔2010169号),统计双语教师范围为民族地区需要使用民族语言进行辅助教学的学前及小学低年级(1-3年级)教师,长期从事双语教学的代课人员可纳入培训范围。该年7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举办苗(中部方言)汉、侗汉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10250号),于暑假期间分别举办苗(中部方言)汉、侗汉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

20116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召开全省双语教育调研工作会议的通知》(黔教办民〔2011186号),于2011年联合开展双语教育专题调研,调研内容有: 

一是围绕落实《省教育厅省民委关于开展双语教育专题调研工作的通知》,部署调研工作任务;

二是以会代训,对参与调研工作的工作人员填写相关表格和数据进行培训,确保本次调研工作质量。

此次调研单位,全省共54个,涉及到毕节八个县区。

20116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举办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11193号),于627717在贵州民族学院民族学与社会学院举行苗布双语师资培训班,培训内容:

1.民族语言文化与民族教育;

2.小学语文教学方法研究;

3.苗(湘西方言)、布依文基础等。

20126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举办省级双语教学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12325号),于暑假期间委托贵州民族大学举办省级双语教师培训班,培训苗(湘西方言)汉、苗(黔东方言)汉、苗(川滇黔方言)汉、布依汉、侗汉、彝汉双语教学师资,每班各50人,共300人。学习内容为:

1.民族语言文化与民族教育;

2.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

3.小学语文教学方法研究;

4.苗(湘西方言)、苗(黔东方言)、苗(川滇黔方言)、布依、侗、彝语文基础等。

对象为:相关地区承担民汉双语教学任务的学前及小学低年级,且未参加过省级培训的教师。

20136月,下发《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举办省级双语教学骨干师资培训班的通知》(黔教办民〔2013373号),于暑假期间委托贵州民族大学举办省级双语教师培训班,培训苗(湘西方言)汉、苗(黔东方言)汉、苗(川滇黔方言)汉、布依汉、侗汉、彝汉双语教学师资,每班各50人,共300人。毕节市苗汉双语教师20人。彝汉双语教师35人。学习内容为:

1.民族语言文化与民族教育;

2.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

3.小学语文教学方法研究;

4.苗(湘西方言)、苗(黔东方言)、苗(川滇黔方言)、布依、侗、彝语文基础等。

对象为:相关地区承担民汉双语教学任务的学前及小学低年级会说本地民族语言且原来已参加过省级培训的骨干教师。对于此次培训要求,文件强调“若选送不符合条件人员参训,或不能完成选送任务的,省教育厅将以适当形式对选送单位予以批评”。

近十年来,省教育厅开展的这一系列双语教师培训及相关的调研工作,为毕节试验区苗汉双语教育的深入发展营造了很好的外部环境氛围。

三、教材读物的编写

1.滇东北次方言

教材及读物编写。五十年中后期,贵州省有关部门组织相关人员编写了一本教材《苗文课本》,一本读物《苗族民间故事》,一本工具书《简明苗汉词典》。19808月,威宁曲语文字推行领导小组成立苗语文教材、读物编写小组,成员由杨忠德、朱晓光、朱明道等组成。1981年初编写了《看图识字课本》、《苗文课本》(第一册),为手工刻印,共印1100多本。198310月,杨忠德、王德光、朱晓光主编的《苗语看图发音》、《苗文课本》(第一册),由昭通地区印刷厂印刷发行。19917月,杨忠德主编的《苗文课本》(第二册),由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6万字,印数12000册。199311月,贵州省民委语文办编的《苗文课本》(第三册),由贵州民族山版社出版发行,13万字,印数4000册。

课外读物方面,19949月,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语文办公室编的《科普常识》,由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10万字,印数1000册。19961月贵卅省民委民族语文办公室、威宁县民族事务委员会编的《苗族民间文学选读》,苗汉文对泽本,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26万字,印数1000册。1997年,杨永光老师和王维阳组织毕节师范双语班苗族学生,收集编写了一本苗汉双语读物《苗族民间故事》,26万字,19981月由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印数1000册。

双语教师培养用书方面,从1993年起,王维阳在从事双语师资的培养过程中,经过近7年的教学探索实践,编写了一本内容包括苗语文字、语言、语汇、修辞等的苗语文理论基础教材《苗语理论基础》,于20055月由云南民族山版社出版发行,全书365万字,印数1000册。

    工具书编写方面由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民族和宗教事务局编写《苗汉词典》(王维阳执行主编,云南民族山版社出版,2013)发行的。印数1500册。

   2.川黔滇次方言

     1982年,由鲜松奎、陶发贵、王文武组成的编写小组,编写出《HMONGB NDEUD KOB BEND》(苗文课本),共印15000册。鲜松奎还单独编写了与之配套使用的《苗文课本·教学参考书》,贵州省出版局印刷服务公司印刷,共印3000册。1984年,由项兴荣、李大志、李兴斌编写,鲜松奎审定的苗文数学课本《SHUF XOX》(第一册),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1990年,由陶发贵、项兴荣、罗兴贵、杨亚东、罗文贵五人组成编写小组,根据全国统编教材《六年制小学苗语课本》编译,鲜松奎审定,编写出版了LOL HMONGB DIF IB CEX)《六年制小学苗语课本(第一册)》、LOL HMONGB DIF AOB CEX)《六年制小学苗语课本(第二册)》,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印数15000册。2008年,由贵州省民族文字教材编译委员会编(杨勤盛编译)NDEUD HMONGB NDEUD SHUAD《苗汉语文》(小学第一册),贵州民族出版社,印数10000册。2010年,课程教材研究所、小学语文课程教材研究中心、贵州省少数民族文字出版物编审委员会联合编译的NDEUD HMONGB NDEUD SHUAD《苗汉语文》(川黔滇方言,二年级上册),贵州民族出版社。2012年,课程教材研究所、小学语文课程教材研究中心、贵州省少数民族文字出版物编审委员会联合编译的NDEUD HMONGB NDEUD SHUAD《苗汉语文》(川黔滇方言,二年级下册),贵州民族出版社。从编写体例上来说,这两册《苗汉语文》教材是目前较规范的苗汉双语教材。

学前教育课本方面,有2012年贵州省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办公室、贵州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联合编写、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苗—汉学前课本》(上下)。

    课外读物及教学辅助用书方面,有1982年鲜松奎编写的《苗文课本(一册)·教学参考书》,贵州省出版局印刷服务公司印刷,共印3000册。1997年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语文办公室编(杨亚东  阿烺蒙编著)、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苗语常用词汇手册》,印数1000册。1994年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语文办公室编(阿烺蒙 杨亚东主编)、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的HMONGB NGOUX DOT SHAB SAID《苗族抒情诗选》,印数1000册。

    工具书方面,有代表的是2000年鲜松奎编著、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新苗汉词典》,362千字,印数600册。

四、管理与评价

从上述苗汉双语教学点办学的历史回顾、师资培训、教材及工具书等几个方面来看,管理上可以分为两个时段,2000年以前,主要工作由省民委及各市县民委负责,教材编写主要由省民委少数民族语文指导办公室负责。这一时段的双语教学不管是在教学点的设立、教材开发使用、教学管理等方面上,整体上属于一个探索时期。2000年以后的十多年间,贵州省教育厅高度关注贵州少数民族双语教育事业,与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一道,联合开展了一系列相关工作,在双语教师培训、教学研究、教材开发等方面取得了可喜成绩。为少数民族地区双语教学的开展营造了良好的环境。为了提高全省双语教学工作质量,针对目前地方教育管理机构缺乏专业管理人才的局面,2014年贵州省教育厅出台了《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报送民族教育工作专职联系人的通知》,通知指出:“民族教育工作渗透于各级各类教育之中,民族教育处的业务工作需要各地的大力支持和配合,而我省绝大部分市(州)教育局无民族教育科(室),难以有效保障工作开展。为此,民族教育处曾于2005年明确各地民族教育专职联系人及分管领导,但由于人员变动较大,需要重新明确”。“请各地教育局根据各科室的工作内容,及时明确一位负责民族教育相关工作的局领导及一位专职民族教育工作联系人”。

2011年,毕节市教育局在对“毕节试验区‘十一五’民族教育发展情况总结”中对毕节市双语教学进行了这样的小结:

“十一五”期间,我区有近 800 多名民族教育教师参加了不同类型的学习培训,教育教学水平得到迅速提升。2007 年组织了近600 名教师参与省级彝汉、苗汉双语教学师资培训,2009 年组织了 56 名少数民族骨干教师参加全省彝汉双语和布依汉双语教学师资培训,全部取得培训合格证。2009 4 月抽调5 名学校管理人员参加了全省民族教育管理干部培训班。2010 年,组织90 名中小学教师参加省安排的《民族团结教育》骨干教师培训, 并对民汉双语教师的基本情况进行了统计。

这份报告同时也指出双语教学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少数民族教育师资力量薄弱,特别是双语教师数量少、专业化水平低,不能满足双语教学的需要。

2014年,贵州高考五大变化中,其中 “省内高校少数民族双语预科班试行政策”便是其中一大变化之一,根据《贵州省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中有关少数民族预科班和民族班招生的规定,2014年贵州省省内高校试行少数民族双语预科班招生,参加民族语言考试合格的少数民族考生均可报考。全省招生150名,少数民族语言考试涉及到苗族、彝族、布依族、仡佬族、侗族等语种。少数民族语言口试试题设计成300分,其中常用词语50个,分值100分;常用句子20个,每个5分,分值100分;口语表达三小题,任选一小题,分值100分。口试成绩记入高考成绩,作为报考该专业(民族双语预科班)的重要依据之一。原估计仅有300左右的学生报考,实际报考人数多达1200人。苗族考生600多人,西部苗族考生210人。这一招生举措,成了今年贵州高考招生的一大亮点。

五、问题分析

进两年来,我们先后走访了七星关区燕子口镇大南山小学、威宁龙街大寨小学、金沙县岩孔镇上山民族学校、黔西新仁乡化屋小学、大方县菱角小学、大方县竹园庆角小学、赫章县葛布小学等多所双语教学点学校,与长期从事双语教学工作的一线教师周国平(七星关区燕子口镇大南山小学)、周国银(七星关区灵峰小学)、杨荣军(大方县菱角小学)、李卫平(赫章县可乐乡大坡小学)、张媛(威宁龙街大寨小学)、陶光军(织金县黑土小小)等,同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沈红教授、省民委语文办杨亚东副主任、毕节市教育局基教科、大方县民委、黔西县民委、赫章县民委、威宁县民委等负责双语教学研究、管理的领导、教材编写者等多位专职人员进行了调研(探讨)专访,我们把这些探讨的内容归纳梳理出来,我们认为,制约毕节试验区苗汉双语教学发展的关键问题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教育部门管理不到位。

双语教学过程与常规的教学过程一样的,即以培训目标为主线, 评价贯彻始终。对双语教学过程的管理主要运用监控教师是否按学科教学程序组织教学。双语教学是由教学目标、教学活动和教学评价三要素组成的。在双语教学管理中, 要以双语教学的管理为核心, 把双语教学与教学常规管理结合起来, 才能发挥双语教学在苗族基础教育里的活动。

我们先看一下常规的双语教学活动过程:

教学点的选择—→目标制定(两种目标选择其一:一是纯母语教学目标的制定;二是利用母语作为辅助用语教学目标的制定)—→教材教参选用—→备课(含备教材; 备学生; 备教法; 备学法等)—→课堂活动(两种形式,一是纯母语教学,即学习苗语的语音、词汇、句子、浅显的文章阅读,语言表达等。二是教学内容以统编教材为主,用母语(苗语)作为辅助用语,疏通疑难问题,有效地促进学员的汉语水平的提高和发展。这一环节还包括主管部门随时听课或走班听课,了解课堂实施的具体情况。—→考试(根据教学目标和完成教学情况,通过考试检查学生的学习情况,也从侧面检查教师的教学情况。双语教学考试要面向所有双语教学点,体现双语教学理念,要符合学生具体实际, 体现学生分层次教学的要求,, 试题难易度适中, 不同年级有一定梯度, 数量合理, 对学生评价应合理、恰当; 对学生评价应有针对性, 多给学生以成功感。—→反馈(教育主管部门围绕双语教学目标及时对平时检测的情况进行馈, 对存在问题的制定解决对策;主管部门将通过教学调研反馈, 检查每位教师的教学情况。注重教学反馈, 主要是调控教学行为,规范教学行为服务,完善各项教学措施,提高教学质量)。然而我们的调查显示,目前毕节市各县教育职能部门都没有专门双语教学指导机构或是双语教学方面的专业技术人才。各双语教学点教学的好与否无法评价。在单一的以汉文化为评价的教育机制下,双语教学的开展价值无法体现。没有管理,没有指导,没有评价,自然就没有目标和计划,双语教学工作开展和不开展,社会效益体现不出。双语教学办学点领导、教师对这项工作热情不高、支持不到位。毕节七星关区燕子口镇大南山小学周国平校长谈到双语教学的管理时曾无奈的说:“双语教学不开展不行,开起来又没人管”。这是目前双语教学最关键的核心问题。

基于此,我们建议毕节市教育部门应尽快落实2014年贵州省教育厅发的《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报送民族教育工作专职联系人的通知》的有关要求,在毕节市教育部门引进双语专业指导人才,建立有关管理机构,尽早制定符合毕节市苗汉双语教育实情的发展策略。

2.双语教学的层次定位不准。没有统一的教学大纲和评价机制,教材编写、教学方法上随意性很大

以教材编写为例,如滇东北次方言区编写的《苗文课本》(第一册,1983)、《苗文课本》(第二册,1991)《苗文课本》(第三册,1993) 第一册《苗文课本》内容一共三十课课,第一至十四课为苗文拼音知识教学,即声母、韵母、声调及相关的音节拼读;第十五至三十课为简短的苗汉文对照的内容,诸如Gud Guk Zhongd Guos Dwd Nwb(我是中国人)、Gud Guk Ad Hmaob(我是苗族)、Gud Dax Hmaob Lis Naf(我来自石门坎)、Gud Lwd Rit Niob Mub Dib Laos Jeus Ndeud(我姐姐在昭通读书)等。第二册《苗文课本》共二十三课,内容较杂,即有Guos Jix Ngaox(国际歌)、Lius Hus Lans(刘胡兰)、Bib Bob Vuf Yif(我们的祖国)、Khab Ndeut Dongd Guos Ndros Daib Fwt东葛先生和狼)、Niob Khod Aob Naf Ghaof Ndux(坐井观天)、Aob(水)等汉文译文内容。也有一些生活常识相关方面的内容,如Jos Ndaot Raot Qeut Jaob(种树好处多)、Mob Ad Tak(感冒)、Mob Ad Qiaob Ghad Nzhas(痢疾)、Sieb Ndyuf Dol Naf(期盼的希望)、Ib Dlal Maot (一封信)、Ndux Ndros Hnub Ghub(天和星星)等,第三册《苗文课本》共三十一课,内容增多,难度也加大,有的内容与第一二册重复,如Shangb Byul(声母)、Shangb Jid Ndros Shangb Rangf(韵母和声调),这些内容与第一册《苗文课本》一至十四课为苗文拼音知识教学,即声母、韵母、声调及相关的音节拼读内容重复。其他课文内容要么是相关的汉文译本内容,如Dix Qius At Dib (地球),Das Dut Hit Chait(死都不怕:有关王若飞的故事)、Lut Gaok Ab Zob(寓言二则:自相矛盾、掩耳盗铃)、Daib Fwt Guk Zeux Fwt Ad Nzangl (会摇尾巴的狼)、Nangl Naos Yaos Shaot Vel(百鸟学筑巢)、Yus Jis Duik Ngaox(游击队歌)、Hans Haox Naos(寒号鸟)等;要么是相关的科普常识,Jox Dix Mos Jos Zid Ghwb(用地膜种玉米)、Jos Yis KhangtJix Shus Yad Baob(种烟技术要知道)、Mob Zhangb Guk Hik Gik Yad Ghuk(传染病要预防)等;要么是与苗族生活相关的内容,YaosRangx Riet Baob Gangb Jid(学政策明事理)、Zib Lwb At Box Hmaob Maol Qyuk Jit(三个妇女去赶场)、At Laol Ngaox(苗族古歌)、Yaos Ngaox Rangx Riet(学习音乐知识)等等。这些教材,由于没有明确的编写目标,内容显得重复凌乱,课后没有相应的练习设计,整体趋向于成年人的扫盲课本,对于低年级阶段的苗汉双语教学,是不适用的。即使是近年教育部门参与组织编写的学前使用课本,如《苗汉双语课本》(威宁县民族和宗教事务局、威宁县教育局编〈试用本〉),仅上册内容就多达42课,仍然存在没有编写大纲作为前提的随意、凌乱、冗长等问题。

相对而言,川黔滇苗文双语课本的编写整体上要规范一些,但认真梳理也存在两个明显的问题,一是有的课本内容和上面提到的滇东北次方言的课本一样,属于“纯苗文课本”,很少体现“双语双文”衔接的知识体系结构,如1990年编写《六年制小学苗语课本》(第一二册),课本内容体例结构上每篇课文后均设有相应的练习,体现出了普通小学课本结构的基本要求,但知识体系属于纯“苗文体系”,在现行教育评价体系中使用不合实际。

二是课本内容大部分直接翻译全国统编的中小学教材,如2010年编写的《苗汉语文》(二年级上下册),内容以“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2年初审通过、经贵州省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定通过(试用)”为蓝本翻译的苗汉文对照的双语文课本,苗文内容是汉文内容的“复制”,有几个明显特点,一是目标明确,教学内容与同年级汉文课本同步,对师生用苗语苗文理解汉文内容、提高汉文教学质量无疑是有帮助的,同时还可以系统学习相应的苗语苗文知识。但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又出现另外一个新问题,教学内容既有汉文又有苗文,加上课后练习,课本的容量比原来的多了一倍,原课本的课时安排远远不够用。很明显教材编写者只考虑内容与普通教学大纲的一致性,忽略了时间安排上教学进度的一致性。实际教学操作中会出现苗汉双文课本教学时间远远超出同一内容的单文课本。毕节市大南山小学在使用中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因此,这些课本很难在实际教学中运用。

总体上来说,教材、教学辅助用书(如工具书)、课外读物等双语教学用书上的编写,暴露出来的问题很明显:首先,没有统一的编写大纲,出现课本内容各异,形式多样,整体呈现不规范性。其次编写人员往往都是不在教学一线的人员参与编写,没有对双语教育、教学的体验和感受,编写的教材与实际的教学需求有一定差距,甚至是脱节。我们在对一线的双语教师调查普遍反映:目前的双语教材内容脱离实际,实用性不强。很少有教师、学校完整用过这些教材。由于土语差异,川黔滇方言非标准音点的双语教师拿着有关部门发的双语教材往往是无从下手。因此目前的双语教材与现行的教学体制的实际要求不相符合,作用不大。

教学方式上,我们的调查显示,开展双语教学以来各双语教学点主要采用的是两种方式,一是翻译式的教学——传授全日制小学教材的知识,用民族语言辅助教学。二是“普遍开花式的教学”,在不同年级开设民族语文课程或用民语讲授课程。第一种教学方式是在少数民族学生无法理解汉语的情况下进行的。一般情况,凡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小学,低年级都以这种教学方式为主,这是一种随意性的教学,教学点的老师必须熟悉周边苗族学生的语言,教学中用苗族作为学习汉语及相关知识的辅助语言,对于这种教学方式,当年原毕节地区地委书记杨智光谈到小时在威宁石门坎学习数学几何中关于“对角线”这一概念时最有代表。他说,上课时数学老师用汉语解释说:“对角线是连接多边形任意两个不相邻顶点的线段,或者连接多面体任意两个不在同一面上的顶点的线段。”但是,不老师如何还是理解不了,回家带着这个问题去问父亲杨忠德,父亲抬起头顺手指着屋子的对角笔画说:“Traot daib gub vaix jangb zaix sod lol dlat daib gub nid, zaix sod nid guk 对角线”。父亲的解释让他一下子明白了“对角线”这个概念的含义。这个案例便是常说的双语教学中的母语辅助教学,也是目前大部分苗汉双语教师最常用的双语教学法。这种教学方法虽然有助于学生对汉语文知识的理解,但没有一个明确的教学目的,是一种较为随意的方法。第二种方式虽然用两套语言文字教学,但不符合现行的教学评价体制,对提高教学质量收效不火。整体上来说,由于没有统编的教材,没有统一的评价,毕节市苗汉双语教学及教法只能说是处于一个探索阶段,母语的辅助教学任然是多数教师采用的教学方式。

我们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基本思路是:首先要对毕节市苗汉双语教学在整个毕节试验区基础教育里作一个客观定位,即目前苗汉双语教学重点是学前教育(语言的入门教育);小学一二年级的拼音教学及字词教学;母语文字教学可以安排在小学高年级阶段进行。相关的教材编写要建立在有统一大纲的基础上,以“科学、可行、实用”为基本原则,编写人员要有一定的双语教学课堂实践经验,最好为长期从事双语教学工作的一线教师。编写出的教材要在课堂实践中反复推敲,系统总结,逐步完善。

双语教学的评价可采用校内的纵向评价和校与校之间的横向评价。重点是教师的教学方法手段、教学效果、班级及学校管理几个方面的评价。教育管理部门应逐渐将双语教育的管理与评价纳入常规基础教育管理评价体系中,逐渐规范,形成制度。

3.对双语教师的培养针对性不够,目的性不强,还有很多误区。

双语教育具有一定的复杂性与特殊性,这种“复杂性与特殊性”要求双语教师首先必须是双语双元文化者,这自然要求双语教师必须具备广泛的双语双元文化基础知识。因此苗汉双语教师在知识结构和教学方法手段上与普通师范教师是不同的。双语教师除要受普通师范教育课程的专业培训外,还要具备以下知识结构和相应的能力要求:

知识结构上“要具有宽厚的双语双元文化基础知识”和“扎实的双语专业知识”。双语基础知识一方面包括丰富的双语语言基础知识,即准确的发音、词法、句法与语法知识,两种语言听、说、读、写、译、顺畅交流的水平以及用双语进行学科教学的水平,还包括了解一定的语言学知识,了解语言发展的过程,能够分清两种语言之间的异同及其良种语言的社会文化背景。双元文化知识主要包括对双元文化内涵及其本质的理解、双元文化的社会背景知识等等。通俗一点,苗汉双语教师要掌握双语言的基本理论基础、简单的苗族历史文化(含苗族民间文学、苗族民间音乐等)知识、不同苗族支系的风俗礼仪、苗族儿童的认知心理等等。双语专业知识指的是教师不仅要是双语双元文化者,同时还必须是优秀的双语学科教师,拥有扎实的双语专业基础知识。双语专业基础知识一般指双语教师从事学科双语教育必不可少的专业知识、基本技能和技巧。具体来说如双语教学法(含母语口语辅助教学法、双语双文转化教学法)以及苗汉双语的翻译(含口语翻译和书面语翻译)等方面的知识技能。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除原毕节师范双语师资班的培训较为系统外,其他的双语教师培训很少涉及到上述知识技能。如近几年省教育厅组织的双语教师培养往往局限于民族理论政策、单一的苗文培训等内容,缺少上述提到的有针对性的双语教学方面的知识技能方面的培训,尤其是有关双语教材教法、双语教育的理论与实践、教材编写方面内容的培训。对于教师培训中普遍存在的各种问题,威宁县长期在教学一线的双语教师杨道才老师这样总结:   

苗文培训常常走进一个误区:要么太深,要么太浅。深是指:苗文培训常常顺着教师的设计渗透苗族历史、文化、苗语言文学的理论等等,虽具有强烈的民族感情色彩和较高的学科理论,但初学者不易接受。适用用性不强。浅是指:只教苗文声韵母和调的运用,很多学员学到一定程度后发现不太好用。再就是只培训不考试。这倒不如说苗语文培训分班编制不太合理。

毕节市七星关区灵峰寺小学周国银校长针对近几年的培训总结说:“近几年的双语教师培训重视政策理论,缺少教学实践;培训内容重复,适用性不大。我们学校每位(总共四位)双语老师都有过两次以上的培训经历,感觉到是在完成上级交给的培训任务,意义不大。”

我们的调查显示,双语教师培训主要是缺少教育理论和实践方面的核心内容,尤其是双语教学的不同年级阶段相关的教材及教学法问题。相反,参加培训的一线教师之间的交流讨论往往是培训者最大的收获。

我们认为,双语教师培训应重点放在双语教学内容和复杂的教学方法手段上,同时还要考虑不同层次的教材编写等问题。凡是有经验的教师都可以做一些专题讲座。组织培训部门应将这种不同的讲座内容归纳提炼出来,形成各种有用的双语教学实践个案材料,以此作为双语教师培训学习的主要内容之一。

4.对黔西北苗族多支系、多方言土语等复杂的文化背景认识不够,缺乏对双语教学中苗族传统文化和现代教育关系意义的深层理解。

黔西北苗族属苗语西部方言川黔滇次方言和滇东北次方言,滇东北次方言主要居住在威宁赫章等地,内部语言较为一致,开展双语教学便于使用“统编教材”。川黔滇次方言支系土语很多,除大南山标准音点外,还有“小花支系”土语、“白苗支系”土语、“歪梳支系”土语、“六寨支系”土语、“箐苗支系”土语、“素苗支系”土语等多个与大南山标准音点有差异的土语、次土语苗语,由于各土语、次土语苗语语音与大南山苗语差异明显,开展双语教学不便于使用“统编教材”,这是苗汉双语教材教学上最大的难点。而目前从川黔滇苗文课本的编写上往往缺乏这方面的考虑,实际开展教学导致的误区较大,即非标准音点的双语教学在使用用标准音点编写的教材上,由于地方土语语音差异大,教学中不光是学生难学、难懂,有的老师也不好掌握。

毕节市苗族支系众多,各支系都有内涵丰富的传统文化,如不同体裁的民间文学(含古歌文化)、民间歌谣、芦笙文化、丧葬礼仪、传统宗教、现代西方宗教、异彩纷呈的服饰文化等,这些文化底蕴深厚、形式多样,支系与支系之间的每一类文化许多内容上既有共性的要素,又有不少差异的地方,形成错综复杂的毕节苗族文化圈,这个文化圈可以看成是云贵川乃至国外整个西部苗族文化的代表,也是国内整个苗族文化圈中最引人瞩目的苗学研究圣地。这些深厚的苗族传统文化不会在短时间内融入现代主流文化——汉文化中去,这已是许多学者的共识。在当代社会中对黔西北或称毕节苗族的文化研究意义已引来越来越多的学者的我关注。但对于如何保护和传承这些文化以及如何现代教育中融入这些文化,使之成为当今苗族现代教育的一个主要内容,教育职能及相关部门还未引起足够重视。这也可以看成是当今毕节苗族教育上的一个较大误区。

苗汉双语教育涉及到苗族传统文化和现代汉文化两方面的教学内容,毕节苗族多支系、多方言土语等复杂的文化背景是教育要解决的一个难题,我们基本观点是:随着幼儿教育在农村的逐渐普及,苗族聚居乡镇幼儿教育将是今后一个时期内“苗汉双语教育”的一个重点内容,实施双语教学的学校,双语教师的选用非常关键,教师要能用母语与幼儿沟通交流是一个基本前提,要达到这一目的,不同支系的苗语教学点,要用不同支系的双语教师,即懂该支系语言的“双语教师”。川黔滇方言的七大支系,双语教学点的设立,原则上每一个支系的苗族儿童必须匹配懂该支系语言的“双语教师”。

问题小结:

  通过上述问题分析,我们认为制约毕节试验区苗汉双语教育的发展是多方面的原因,即有认识上的问题、教育职能部门的管理评价问题,也有教材的编写和使用问题,教师培养问题,还有毕节市苗族多方言、多土语的复杂性等问题,但我们认为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毕节市教育管理职能部门长期以来没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和专业管理人才,导致毕节市苗汉双语教育在整个毕节基础教育体系中一直处于可有可无的边缘状态。因此,解决毕节市双语教育问题,首先要在市教育局及各县教育部门匹配相关双语管理人才,根据毕节苗族多方言土语的复杂情况,科学规划双语教学点,制定出可行的双语教学大纲、科学的评价体系,组织长期从事双语教学工作的双语双文教师编写切实可用的双语教材、工具书、读物,重点是学前及小学低年级阶段的衔接式拼音教学教材、词汇和句子教学等方面的教材。小学中高年级阶段的双语教育还要考虑与民族文化进校园的内容相衔接等。

总之,毕节市苗汉双语教育是毕节市基础教育里一个特殊的构成部分,其重要性毋庸置疑,只有在毕节市教育局的统一规划和管理之下,各县区匹配相关的双语双文管理人才,在一线双语教师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断探索,逐步完善,才能构建起符合毕节试验区区情的少数民族双语教育体系。

 

 

主要参考文献

①李耀宗.汉语与少数民族语关系研究. 中央民族学院学报编辑部编辑出版.1990.

②李显元主编.苗语文集. 贵州民族出版社. 1992.

③余惠邦主编.双语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1995.

④毕节地区苗学研究会编.苗学论文集.贵州省赫章县印刷厂印刷.1996.

⑤毕节地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编. 毕节地区民族研究. 贵州民族出版社. 2000

⑥政协毕节地区工委编.毕节地区苗族百年实录.毕节地区求实彩印厂印刷.2007.

⑦石学东著.苗汉双语教学研究与实践.语文出版社.2011.

⑧罗剑.毕节地区民族教育现状及对策.贵州民族研究.1998.

⑨罗世勋:《对毕节地区双语文教学发展状况及前景的探讨》,载《毕节地区民族研究》第一集,贵州民族出版社。2000.3.

⑩杨永光:《毕节地区双语文教学的发展及当前应解决的问题》,载《毕节地区民族研究》第一集,贵州民族出版社。2000.3.

 

作者联系方式:

王维阳

电话:13035547642

 QQ号:1193713546

 邮编:551700

 地址:贵州省毕节市实验高级中学

 

 陶兴华:

电话:13908578360

 QQ号:719357817

 邮编:551700

 地址: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

 

 
【 文章作者:王维阳等 文章来源:王维阳 陶兴华 点击次数:1193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