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教育是精准扶贫的长效机制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8-1-27 15:28:28]

 

            —兼回忆大南山王文武老师和李大明主任

 

    杨明学 康跃 杨阳

   (摘要:精准扶贫是指针对不同贫困区域环境,不同贫困农户状况运用科学有效程序对扶贫对象实施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确管理的治贫方式。一般来说,精准扶贫注要是贫困居民而言,谁贫困就扶贫谁,精准扶贫讲究精准施策,因户而异,因贫而异,必须点对点的服务,一对一的救助,对多一的帮扶等措施)。

    民办教师,是中国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中小学教师队伍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农村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一支重要力量,据《教育大辞典》载,民办教师是指“中国中小学中不列入国家教员编制的教学人员。为农村普及小学教育补充师资不足的主要形式。除极少数在农村初中任教外,绝大部分集中在农村小学,许多地方政府积极采取措施,解决民办教师问题。但民办教师在工作和生活方面仍有许多困难亟待解决。”

 关键词:精准扶贫  大跃进  文化大革命  中国社科院  毕节试验区  民办教师

    一、大南山小学的简介

    毕节县(现七星关区)是一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是川、黔、滇三省的咽喉要地,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康熙二年(1663年)起,准土司族属人及少数民族子弟一律入义学,但能读书者极少,到了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苗族能够读书的知名度很高的有毕节县燕子口区韩家山的王梦昭才考取秀才,由此,王懋昭四处传授汉文化知识,毕节下半县出现了一批批苗族知识分子,如:李国安,周达山等。

    民国三十七年七月 (19477月),毕节苗族自然领袖杨炳南(现三板桥办事处灵峰村人氏)和李国安(燕子口区大南山人氏),在毕节城郊灵峰寺创办民族小学(即中华边胞小学),后又改称中华小学,校长张承尧(赫章县人氏,苗族),19487月,由于形式的需要,该校迁到毕节县燕子口区大南山,利用民房进行办学,张承尧继续任校长,李国安继续任主任,他们俩继续奔走于苗族村寨之间,招收苗族的子弟入学教育。1954年,中国社会主义科学院第四语言工作组在全国的少数民族地区进行语言识别。1956年十月,在贵阳花溪召开全国苗族语言文字科学讨论会,在苏联专家谢尔久情科夫等的帮助下,把苗语分为东,中,西部三大方言,针对收集整理的原始资料,操西部方言第一土语的苗族人口总数的一半以上,应选择一个地方的苗语作为方言的标准音点,毕节的地理因素特殊,整个川南地区,云南的昭通地区,贵州的毕节地区的苗族,都操第一土语的居多,抗战时期修筑的321(成都到广州),326(成都到云南河口)国道线穿境而过,大南山离在321国道的旁边,离毕节市区只有三十五公里,作为科学讨论会的毕节县第一任苗族女副县长项必英和大南山的李国安先生的成员,他们俩人也是科学讨论组的成员之一,由于大南山的特殊地理位置,有一定的文化基础,又是三省苗族的聚居区,这样,苗语西部方言的标准音点就确定在大南山,其中,项必英副县长出身贫困,积极参加清匪反霸,抗美援朝,土地改革等运动,特别重视大南山的民族教育,1953年,拨款参与修建大南山的苗族学习,修建了300多平方的校舍,解决了苗族子女的入学问题,这些苗族子弟都成为以后各条战线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大南山小学的教育得到了初步的完善。1958以后,“大跃进”的到来,全国各地的教育停办,大南山的教育又走到了低潮时期,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1981年,党的民族政策又重新兴起,又迎来了民族教育的黄金时期,大南山的民族文化又得到了蓬勃的发展。1981年,重新进行苗文试点,当年和次年,分别招收两个初中补习班,一面补习,一面推行苗文试点,小年三年级起,每天下午一节苗文课,1983年,毕节地区正式决定在该校进行苗文试点,进行双语教学,经过三十多年的双语教学,校舍规模不断扩建,教师的文化素质不断提高,送走一批批的苗族子女,为毕节试验区“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作出相应的贡献。

    二、风雨四十年执教的王文武老师

苍莽磅礴的黔西北大地,大南山学校的兴衰成败,民族文化的传承过程中,有许多人的默默耕耘,在大南山文化的教育过程中,有一个值得提起的教师-王文武老师,王文武老师(19332005),王老先生从小就是先天性的残疾人,双手和手臂都不齐全,从小就读私塾,1951年开始从事教育工作,于1954年秋到毕节民族校学习,次年参加毕节地区苗族培训班学习,1957年回大南山继续教育,他是大南山推行苗文的先行者,即使“大跃进”之后,各地的学校停止了办学,王老先生都私自利用民房继续办学,在双手不便的情况,他都把教育放在学生的身上,如何处理母语和第二语言(汉语)的关系上,他边教书,边总结经验,在实践中探索出一些行之有效的方法,以汉文课程为主,每周三节苗文课,让学生从汉语中体会苗文,在苗文中领悟汉语,对刚上一年级的学生,先进行母语教学,在进行汉语文的教学,尽快提高苗语到汉语文化基础的转变,适应汉语的教学,王老师长期在没有教师的情况下进行复式教育法,一二三年级都是他一个人进行教育,一天的工作量特别的辛苦,身残志坚的教育环境下,造就了一身的好书法,得到大南山人民的赞许,为大南山的文化和苗文的传承,从1958年一直坚持到1981年,为大南山和毗邻的村寨培养了一批批人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名族政策的推行,大南山学校又看到了发展的生机,王老先生的学生和他又回到了学校,开始新的教育征程,随着形势的需要,教育的向前发展,1982年暑假,贵州省民委民语处,把王老先生作为元老级请去编写《川黔滇苗文识字课文本》,(由于“大跃进”、和极左思朝,“文化大革命”以后,1956年许多学习苗文的人已经不在,整个苗族地区苗文文字的推行出现了中断状况),1983年夏(暑假),应云南省昭通地区民委的邀请,王老先生到昭通民委举办一期西部方言苗文培训班任教一个月,学员来自昭通各县的苗族干部和教育工作者,这些苗族骨干和教育工作者又把苗文传承到昭通各县的山山水水,1984年,贵州省植物园搞名族医药,应邀编写有汉、苗两种文字的药物书,作药物翻译工作三个月,1986年秋到黔东南民族行政管理学校教授苗文一年,于1988年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直到1992年离休,退休之后,他都参与大南山学校发展的规划,直到2005年去逝。

    纵观王老先生教育事业的一生,总是默默奉献的一生,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王老先生的一生,生活清贫、身残志坚,他所教过的学生走进不同的战线上,为祖国的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上个世纪有一位伟人说过:“中国的代课教师、民办教师是支撑中国农村教育的半边天,美国的教育家和学者走访考察中国的民办教师后,让他们惊讶地赞叹中国的民办教师的精神和贵国的万里长城一样永远不倒,王老先生支撑着大南山民族教育40余载,在贫寒的日子里,艰苦的环境下,含辛茹苦,耐心坚守,始终没有停止过,培养了一批批大南山人才,赢得了大南山人民的尊重,特别传承苗文文字,给后来学习苗文和传承做了很大的贡献,他所教授的学生直到今天,他们却没有一家是精准扶贫户,而是迈向小康的领路人和赶超者。

其次,民族教育推行的过程中,大南山有一位知名的人氏,李大明主任,他是推进民族教育和民族文化的忠实者和践行人,用孔子的一句名言来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形容李大明主任是不为过的。

    李大明(1930-2011年)从小在灵峰小学读书,中学毕业之后,在1951年到毕节地区第一期干部学校,1952年参加土地改革,党和国家为了少数民族的发展。中科院抽派专家赴贵州开展少数民族语言调查工作2年,把苗语分为三大方言,李大明1955初被选调到省参加苗族语言普查工作,在贵州民族学院语文系进行苗语、民族学、语言学、俄语和英语五门学科,之后留省民委民语处工作,参加编写《苗族民间文学》和鲜松奎合编《苗汉对照词典》,又和张济民合编《苗语语法纲要》。文化大革命后,为响应国家的三线建设,李大明调水城钢铁集团工作10年,三中全会后,党的民族政策迎来了新的黄金时期,1981年李大明

从水钢调原毕节县民族事务委员会,任副主任(主持工作10年),他主要抓好民族政策的宣传和民族地区投资项目,带领全局干部把重点工作转移到民族教育的发展上,他跑遍了毕节县的大小村寨,在少数民族村寨达20户以上的各修建民校一所,十年间在全县范围内修建了一百一十多所,面积达25000平方米,在人口500以上的民族村寨,修建民族小学,聘任教师上课,把民族教育搞得热火朝天,今天,走到民族聚居的地方,老百姓都说,这是当年李大明主任在的时候,给我们修建的,为我们解决了读书难的问题,也为我们今天许多识汉字的人都十分感谢他,我听到这句话,认为这是给李大明主任对民族教育工作的认可,李主任做好民族地区的普教和开班重点班相结合,重点班是在县教师进修学校开设一个民族高中班,连续八届,毕业五百多人,其中,100多人考取各类大专院校和中等专业学校,许多学生走向不同的岗位,乡镇干部、书记、乡镇长等,现任职的一位地县级干部意味深长地说:“当年,我在民族班的时候,爱打架闹事,学校要开除,李老主任给学校校长说:‘学生重在教育,这个学生家庭贫困,开除了他,就等于害了他,’学校才没有开除我,我才得以保留学籍,才加高考,才有今天,”谈到此事,现在在职的许多干部都生有感触,李大明主任是真正的关心我们民族学生的,另外,没有考取的学生,在地区卫校、地区农校开办医士班、农学班、兽医班,先后毕业五百多人,毕业后返乡创业,为解决边缘民族地区缺医少药、为发展农业生产、为发展畜牧业生产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今天,这些人也是民族地区的骨干,是致富奔小康的带头人,而他们的孩子大多数是各级各类行业的佼佼者。李主任对民族教育工作的执着,得到上级领导的认可,得到民族地区人民的拥护,他本人出席贵州省民族表彰大会,退休后,李老的一句话概括了他的一生:“学术战线十年,工业战线十年,党政战线十年,其中,党政战线的十年是民族教育战线的十年,”他为家乡的民族事业倾注了十年的心血,即使退休后,他都十分关心大南山的教育事业的发展,何去何从,经常给老师们说明教育的重要性,百年的基业,教育为先,人无知而贫,人无志而无所事事,教育是致富的根本原因,是走向康庄大道的领头羊

    三、教育是精准扶贫的长效机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国农村改革取得了辉煌的成就,1984年全国粮食生产登上新台阶,在一派大好形势下,1985年春夏之交,时任新华记者的刘子富同志深入毕节地区赫章县恒底区四方乡苗族彝族聚居的海雀村三个村民组,看见十一户农家,家家断炊,农民没有一个人埋怨国家,刘子富的一篇报道“赫章县有一万二千多户农民断粮,少数民族十分困难却无一人埋怨国家”的真实报道,时任新华通讯社社长穆青同志看到这篇报道后,潸然泪下,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看到这篇内部报道后,当即作了如下批示:有这样好的各族人民,过着这样贫困的生活,不仅不埋怨党和国家,反倒责怪自己不争气,这是对我们这些官僚主义者严重的警告,请省委对这类地区规定个时限,有个可行措施,有计划有步骤地扎扎实实地多做工作,改变这种面貌。”从此,毕节的扶贫攻坚掀开了新的篇章,这时期,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调任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深入调查农村,在他的倡导和推动下,198869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建立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简称毕节试验区。旨在挑战“人口膨胀、生态恶化、经济贫困”三大难题,经过二十多年的试验,试验区各项事业突飞猛进的推进,在中央统战部、各民主党派、各级政府的关心支持下,毕节的少数民族村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的茅草房、土墙房被明亮的砖瓦房和混泥土的高楼所代替。但是,领引时代和征程的是上个世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们,而今天的精准扶贫户是上个世纪多数没有上过学的人们,而大南山的民族教育也是如此,精准扶贫也是这样,如果得到国家暂时的扶贫,没有长效机制的跟踪,那么,这些精准扶贫户是暂时的脱贫,在新的道路上,他们将是未来的扶贫户,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以大南山几代人的教育方式,承前启后的发展道路,教育的扶贫才是真正的扶贫,也是精准扶贫的长效机制,是解决民族村寨乃至整个民族地区扶贫的关键,向王文武老是和李大明主任这样的老一辈人们,就是用他们辛勤的汗水,给他们的学生和学生的孩子、孩子的孩子们改变贫穷落后作了很大的贡献,回忆他们,希望我们新时代的人们要把教育放在首位,才是解决名族地区脱贫致富的根本法宝。真的,就如习总书记所说,要不忘初心。才能肩并肩的向前走,这样,教育才是我们民族地区精准扶贫的长效机制。

 

 

参考文献:《毕节县教育志》《毕节县志》刘子富的《攻坚》

作者: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民宗局副局长杨明学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长春堡镇教育管理中心干堰小学教师  康跃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民宗局   杨阳

 

 

 

 
【 文章作者:杨明学等 文章来源:杨明学 康跃 杨阳 点击次数:410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