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关于川黔滇方言苗语文规范用语用词问题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7-11-6 0:15:43]

 

“纪念川黔滇方言推行60周年座谈会”论文选登

 

 

关于川黔滇方言苗语文规范用语用词问题

 

   

 

  【摘要】本文主要叙述对川黔滇方言苗语文在社会生活中运用存在的种种问题进行剖析,以及今后如何规范使用苗语文词汇的问题提出建议。

   【主题词】川黔滇苗文 规范 用词用语

    川黔滇方言苗文,顾名思义,就是党和政府根据四川、贵州、云南地区苗族语音语言特点创制的一种通行于这个语言圈内及周边的民族文字,她为苗族的社会生活、经济、文化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自1957年以来,经过苗语文工作者60年的艰苦努力,苗文已深入苗族人心,被苗族人所接受和认可,并运用于其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可是,60年来,苗文在推广、运用和普及也不同程度出现许多急需解决的问题,解决好苗文存在的问题,以便今后苗文能在未来的发展中显现出自己独特的魅力和作用。因此,笔者就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希望得到各位专家学者的共鸣。

一、川黔滇方言苗语文在云南省的推广运用概况

1956年,由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工作队第二工作队启动并完成苗语大调查,重点在贵州,云南也调查了一些点。在调查的同时,开始创制苗文,云南派代表参加了苗文问题科学讨论会,提出了相关修改意见。19577月,国家民委行文同意苗文试行。 

苗文创制后,在贵阳和云南开始举办培训班,培养师资。培养师资后,又开展识字活动,举办苗文学习班,让部分群众掌握苗文。苗文的推广使用正在逐步展开,但后来因为爆发文化大革命,相关工作被迫停止,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得以恢复。从1979年到1995年,云南苗文工作恢复情况良好,包括苗文在内的全省民族语文工作有序推进,省、州、市、县都陆续举办培训班,培养了新一批苗文师资力量,此外,苗语文工作小组积极配合教育部门,大力开展苗文扫盲工作,主要利用苗文进行社会扫盲,取得明显成效。云南民族出版社也设立了苗文编辑室,负责编写出版苗文读物。文山、红河等地创办了一些苗文报刊。苗语的广播和电影译制工作展开,文山、红河开办了苗语广播,译制了不少苗语电影,丰富了群众文化生活,拓宽了苗文的应用领域。1996年到2016年,云南苗文进入了一个调整提高的阶段。在党和政府大力支持下,苗语和汉语的双语教材得以编译审定出版,几年间,已编译出版了一到六年级语文教材和相关教辅,苗语教学得以规范化。教材之外,云南苗文工作者还先后译制了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和十八大报告苗语光碟以及其他重要文献、法律法规和科普读物,做好党和国家的政策法律和科普宣传。此外,针对境外的影响,苗文工作者还深入苗语地区,举办了一系列苗文培训班,对境外不良文化进行反渗透,成效斐然。

2012年起,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政府和云南民族大学签约办学,开办苗语专业,每年招收苗语专业学生,已连续招收5年。20084月,文山广播电视台在开设苗语电视新闻节目,后来,一些苗族社团组织开办的苗族网站中设立了苗语文栏目,采用QQ群和微信公众号进行苗文教学等,令人瞩目。苗文推行60年来,云南的苗族语文工作走过了不平凡的道路,它结束了苗族无文字的历史,推动了苗族走向文明的进程。

二、苗语文推广运用中存在的问题

60年来,川黔滇方言区的苗文研究普及,虽然取得一些成绩,但是,各地所运用的苗文不规范的问题日益突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词汇缺乏规范,运用极为混乱。在苗文的运用中,一些地方召开的苗族方面的会议不断使用苗汉会议横标,这是好事,但是缺乏校对,导致苗文错字过多,无法阅读。如:贵州省黔西县2010年召开的贵州省苗学会2017年学术年会暨西部方言区苗族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研讨会,其苗文是“Guis zhoub shengb  gongb hout Hmongb xiongx 2010 xuox shux niangx huil tab shib tanx Hmongb dib qiut wenx huas yix chanb baob fus ndraos lis yongs ” 贵州省苗学会2010年黔西年会的文艺晚会苗文标题:“Guis zhoub shengb  gongb hout Hmongb xiongx 2010 xuox shux niangx huil Rongt shab dreut bangx nzas langs hmaot ndox zox jit ”。笔者不知道,这是黔西本地土语,还是写了错字不进行校对。

笔者认为,正确书写和运用,第一句应该是: Guif Zheub send Hmongb xox huif xongt 2010 xox shux ninx huif tab lob drongx shik tangf baod fuf Hmongb zox jit ghob. 第二句应该是:Guif Zheub send Hmongb xox huif xongt 2010 ndenl laof ref shend rangx shend jed。 

2. 只注重与汉文对应,造成苗语新汉化。有的地方在翻译汉文的标语或办公场所名称中,只顾苗字与汉字的相对应,不多不少,但其效果则令人啼笑皆非。如贵州省仁怀市后山乡夯彩苗寨的寨门和体验馆的翻译就如此。欢迎您再来夯彩苗寨”9个字,苗文则是“zhaik daol mix zhaif duax hand chaik hmongb yaos”, 也是9个字;夯彩苗寨体验馆则译成“Hangd chaik hmongb raos tid lianf zhed” 

    笔者认为:正确的书写和运用,第一句应该是:Zaik daol gaox draod duax jis raol Hmongb Hangd caik. 第二句应该是:Raol Hmongb Hangd caik zhed ntuad zox jit.

  使用苗汉文对照的寨名或者单位名称,本身是好事,在苗族地区是应该这样做才符合苗族自身特点,然而,这些苗文翻译则问题不断,不光只考虑与汉语对称和纯粹使用汉语语法,而不考虑出现错字和苗语语法的对与否。让观光者或来访者看后感觉到仅仅是苗字,而非苗文。既然是苗文,就应该是原原本本的苗语语法,不应该是语汇生硬或让人感到苗语套用汉语语法的形式,这根本就不是苗语。

3. “let”字结构助词用得过多过滥,苗语套用汉语语法。目前,在苗语中,大多数苗族人都喜欢用结构助词“let”字,导致他们的语言只能苗语套用汉语语法,这类情况多出现在苗语的广播电视语言播音中,如文山广播电视台的2013411日的电视苗语播音:“ muax 2400 ndout lenx duab nens let lob raol natcongx ib lob zuif bongb ghangb let raol zat plis dout ib lob zuif rongt ngoux let raol

又如:2015122日电视新闻:“Huangx zhuf hongx haik dak: beb gongb sib let shaod shuf minx cux ndout hend congx shenb changd let gongb renx zos muas changd pind let duab nenscongx yenx jeuf kaib fax let duab nens zos gongb sib let jenb likib huaf dub yaos shaod suf minx cux.”

这两段话,让人听后,觉得很累,很累赘。

可见,译播员是生长在汉语高度发达的今天,他们对苗语语法严重缺乏了解,已经习惯了当今苗语的表述方法而不情愿去更多地获取或探索苗语语法方面的知识来丰富自己,因为那样他或她不习惯,为此,他们会找出更充分的理由来说服众人。如果苗语语法就按这样下去,那么今后苗语将无语法可言,苗语的汉化将从语法开始。

4. 用本地土语拼写,让人无法理解。有的地区出版的苗文文献资料,大量运用本地苗语土语,导致读者读不懂,如果没有汉文翻译,直接是读天书。例如贵州大方县苗学会收录的一篇文章,用苗文这样记录《迁徙歌》:“Gob max nyiax god jif ntrenl bok dangd bieb, gob veb zhaof zhil bok chief bieb, gob veb zhaof zhil bok chief bieb,nyef maol baol dlangb dleb buf zhib ngoul, zhaof zhiax maol baol ab njiul nhouf bieb dlanl.”汉语意思是:我家那地方金银发光,我家勤劳生产来到厨房,你们看见了睡不着觉,虎狼看见了口水淌。

5. 苗族语言,使用汉语的偏正方式。苗文从一开始创制推行,就犯了一个大错误。首先违背苗语的传统语法和偏正关系,主要表现在“Hmongb ndeud”(苗文)二字,一直到了八十年代末,部分苗文工作者才发现这个词与苗族传统语法不相符,加之这个时候国外苗文也通过民间渠道传到中国来,我们才真正的看到“Hmongb ndeud”二字的确错了,为什么出现这样的错误?我们暂且不追究。但是苗族的习惯称法应该称为“ndeud Hmongb”(文苗)。在苗语日益严重汉化的今天,在苗族和一些苗族媒体使用苗族语言套用汉语语法情况越演越烈。除了“Hmongb ndeud”一词以外,例如:Hmongb lol(苗语)、Hmongb hluak(苗族伙子)、Hmongb ncaik(苗族姑娘)Hmongb raol(苗寨)、chab raol(新寨)、Guif zheub Hmongb(贵州苗族)、Bangx Deus Hmongb(文山苗族)、Dlex lab Hmongb(红河苗族)等等; 一些句子无法表述不清楚者,就在其间加结构助词“let”字,导致了整个句子成了苗语套用汉语语法的怪圈。例如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的《苗族迁徙史歌》,其苗文书名则译成“Hmongb Zangd Qeut Ngoux”, 就连西部方言标准音区所在地的贵州西部苗族,都这样错误地使用苗语苗文,何况其他地区呢?到底是他们都喜欢这样说话,还是他们平时生活中的语言就已经发生了变异,或者说他们说话,还是书面语言都喜欢像汉语一样,将修饰词放在后面,表示他们所使用的苗语更进步,还是倒退了呢?这样的做法如果被认为是苗语文的进步,或者说这样就是标准音区发出的标准苗语文,那么离苗语文的消亡和同化将不再遥远。然而,类似的词汇,在传统苗语中,修饰词则往往在前,将其颠倒过来。

6. 汉语借词过多,苗语被严重弱化。一些地区出版的书籍或者地方性法规,虽然不是苗文版本,但其书名则运用汉、苗文进行排版,其苗语却大量是汉语借词,如云南省屏边县人大常委出版的地方性法规《云南省屏边苗族自治县城市管理条例》的苗文书名本应这样书写:“Yenx Nangx send Pinx binb Hmongb zif zhif xenf lob tiaox lif guangd lil gab longs”,但译者却基本整体借用汉语:“ Yenx nangx shengd Pinx binb Hmongb zif zhif xenf chax shif guank lik tiaox lif”。整个书名只有“Hmongb”才是苗语,其余均为汉语借词,并且借词还是错的。这不能说是苗语,只能说它是“用苗文记录书写汉族语言”。这样的苗文宁可不用,使用了对于苗文爱好者或苗语文学生直接就是一种误导,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让人感到苗族真的就没有自己的语言和词汇而这样简单的词汇也要用汉语借词,真是误人子弟啊。 

目前,文山州城乡的苗族家庭,大多教小孩学苗语,都用汉语苗音,尤其农村,多认为以苗语中夹杂汉语越多越光荣,越有水平。如妈妈不称“naf”,而称“mat”爸爸不称“zid”“zaid”,而称“bat”奶奶不称“bos”,而称“naib”

又如我亲戚家的一小孩说的一句苗语:“naib, laok shib buf zhif keuk god let zuox yex god zuof wangx lak”(奶奶,老师布置给我的作业我做完了)。

7. 注重国外苗文的学习,弱化国内苗文的发展。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老挝苗文随着东南亚苗族难民迁移欧美国家和地区,苗族难民之间由于不懂其居住国的语言文字,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就只有靠苗文作为唯一的交流工具。而他们到中国云南来寻亲的信件,也只有用苗文书写,这样,也就逼着中国内一些苗族同胞不得不学习老挝苗文,才能与国外的苗族进行交流。久而久之,学习老挝苗文的人就越来越多,而国内川黔滇方言苗文则无人问津,就连广西隆林县也主动放弃国内的川黔滇方言苗语文的教学,而普及和教学老挝苗文。据了解,目前学习掌握老挝苗文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学习川黔滇方言苗文的人数,这是不正常的。如果在这样下去,川黔滇方言苗文将被边缘化或被遗弃。 

8. 苗文书写随意混乱,鱼目混珠。从收集信息、QQ聊天、QQ群,微信群的现代媒体平台上看,用苗文进行信息交流的不计其数,这是好的发展气势。但是,他们在书写的过程中,却具有很大的随意性,导致了苗文文字的运用上的混乱。主要表现在汉语借词方面的较为突出,例如:苗语韵母ang写成anang 写成iangong写成iongeu写成ouiu uang写成uan in写成ing en写成eng 等,这样的写法是不规范的。又如angiang,什么时候用ang,什么时候iang却不知道。可见,苗语韵母多为后鼻韵母,一些韵母是不用介音的,而是直接拼读。

9. 标准音区不发出声音,导致各地苗语文运用混乱。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对于川黔滇方言苗语标准音的贵州省毕节市大南山,不论广播、电影、电视等传统媒体,还是当今的网络媒体,都没有出现过大南山苗语标准音,即使偶尔出现,也是苗语套用汉语语法的形式,这就导致了各地对苗语文的研究、教学和普及随意性大,想怎么教就怎么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就加大了苗语文用语、用词和语法的规范难度。按理说,贵州毕节的苗语文推广普及条件比起云南文山来说要好得多,规范和使用标准音苗语文、发出标准音苗语文的声音不应该很难,但现实并非如此照此下去,大南山的苗语将失去标准音区的实际意义。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川黔滇方言苗文的教学、运用和发展前景,令人堪忧。

三、如何解决苗语文在运用中的规范问题

60年来,川黔滇方言苗文的运用得到长足发展,不论城市,还是农村,中年人还是年轻人,对苗语文的运用都兴起学习热潮,尤其在年轻人中间,学习积极性很高。特别是苗语严重汉化的今天,学习苗语文尤为重要。但是,长期以来,川黔滇方言苗文一直没有针对苗语声韵母、词汇、语法等问题进行过规范,使其在运用中出现很大的随意性。因此,很有必要对苗语文的声韵母、词汇和语法等进行规范,笔者认为,川黔滇方言苗语文的规范可以通过以下途径进行:

    (一)组织研究人员对苗语标准音区苗语标准音进行再调查研究,制定出一套能够兼顾和适用于四川南部、贵州西部、云南、广西西部的规范苗语文声韵母、词汇、语法方案,而且作为苗语标准音区贵州省毕节市大南山应该对苗语标准音的普及起带头作用,发出苗语标准音的声音。

(二)由贵州、云南、四川省南部县市和广西自治区西部县市联合组织,川黔滇方言区各州市苗学会参加的川黔滇方言苗语文声韵母、词汇和语法方面的规范联席会议,并苗族网站、微信公众号等现代媒体发布公告;有条件的自治州、自治县,可以通过政府部门发布公告。

(三)开设有川黔滇方言苗语广播、电视节目栏目的自治州、市、自治县广播电视台和设有苗语电影译制的自治州、市电影译制部门要大胆创新、更新观念,主动担当起规范苗语文的工作重任,带头使用规范的苗语。电影制作组织或部门所拍摄的影片或微电影节目使用川黔滇方言苗语的,要鼓励使用规范苗语。

(四)组织编撰人源编写出版苗语文规范声韵母、词汇和语法图书,免费发放到川黔滇方言区各州市,让规范苗语文深入人心,增强苗族同胞对苗语苗文的保护意识和增强川黔滇方言区苗族对苗语文的自信心。

(五)在相关省、州苗学会设立苗语文规范领导小组,组织相关苗语文专家学者有针对性地对国外苗语(如老挝、越南、美国等)新创词汇进行借鉴和规范运用,以充实丰富川黔滇方言苗语词汇,同时,根据汉语的词义创新川黔滇方言苗语词汇,不定期在广播电视、网络等苗族公众媒体进行公布,并加以普及,使苗族干部群众逐步接受运用。

四、结束语

一个民族的特征除了服饰、习俗以外,另外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语言。如果语言消失,就意味着这个民族的语言类习俗文化也随之消失,加上习俗文化和服饰文化的逐步消失,那么,这个民族也就真正意义上的名存实亡了。目前的苗族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历史考验,能否度过这一难关,就要看苗族自身的努力。如果苗族在对待自己的语言文字问题上还在随大流、赶时髦,以为在自己的语言中夹杂汉语越多越感到自豪或者沾沾自喜的话,那么“名存实亡”这一桂冠,戴到苗族人的头上的期限将为期不远。在现代汉语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对苗语文的研究、普及和教学,进行“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只要坚持不懈,不断努力,求同存异,扬长避短,集思广益,海纳百川,川黔滇方言苗语文的发展前程将迎来一个美好的未来。

参考文献:

熊玉有著:《云南苗语文工作历程》,原栽《云南日报》2017年5月13日

文山广播电视台:2011年至2016年《文山苗语新闻》电视栏目

     杨仲荣著:《族源与迁徙》,原载《大方苗学通讯》(内刊)2009年总第二期第7页,大方县苗学会主办。

     杨光明主编:《隆林苗族》,2002年5月内部资料

杨光明主编:《隆林苗族》,广西民族出版社2013年3月第一版

   

 
【 文章作者:侯健 文章来源:侯健 点击次数:123 文章录入:hmongheu    责任编辑:hmongheu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