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论苗语在广播影视语言中的规范使用问题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7-11-5 15:15:20]

 

“纪念川黔滇方言推行60周年座谈会”论文选登

 

 

论苗语在广播影视语言中的规范使用问题

--- 以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苗语广播影视为例

  

[摘要]在西部方言苗语中,文山苗语广播影视可谓走在前列,但在苗语的使用过程中还存在着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本文就通过苗语广播影视用语问题,对如何规范使用、创新词、借鉴国外苗语词汇进行分析探讨。

[主题词]苗语广播影视  用语  规范

    中国苗族语言属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和瑶语支。操苗语支在苗族内部的语言则被语言学家划分为东部方言(即湘西方言)、中部方言(即黔东方言)和西部方言(即川黔滇方言)。不难看出,东部方言主要分布于湖南湘西、湖北鄂西、贵州铜仁、重庆等地;中部方言主要分布贵州黔东南、黔南、黔西南和广西融水等地;西部方言主要分布四川南部、贵州西部、云南大部、广西西部以及国外;操瑶语支的苗族主要分布在海南省。目前,苗语在广播影视中的运用主要存在于中部方言和西部方言及国外。由于苗族语言文字教学、使用和普及的特殊性,至今未作认真规范,致使苗族语言文字的在运用过程中出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对此,笔者就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多年来苗族语言文字在广播影视领域的使用问题作粗略探讨,望得到苗族语言专家、学者及苗语广播影视工作者的斧正。

一、广播影视苗族语言使用概述

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成立于19584月。自治州成立后,历届州委、州人民政府都将苗族文化设施建设作为自治州政府文化工作的重点之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19786月,成立了文山人民广播电台,开播苗语播音,也是中国广播史上第一次用苗族语言进行播音的广播电台,辐射川黔滇桂四省、区以及东南亚的苗族聚居区,受到国内外苗族同胞的亲睐。历经三十余年的风风雨雨,苗语的无线电波还在不间断传送着文山地区发展变迁的声音走入千家万户。197910月,在文山州电影公司设立文山州民族语电影译制组,对汉语普通话电影拷贝进行苗族语言的翻译配音制作,对电影《山寨火种》、《神秘的旅伴》、《冰山上的来客》、《戴手铐的旅客》、《喜盈门》、《月亮湾的笑声》、《佩剑将军》、《路漫漫》、《喜鹊岭茶歌》、《武当》、《流浪汉与天鹅》等故事、科教、纪录影片进行苗语的翻译配音,在苗族村寨放映后,受到欢迎,被苗族群众亲切地称为“苗家电影”。苗语电影译制从原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文山州民族语电影译制组到文山州民族语电影译制中心,再到文山广播电视台民族语广播影视译制中心,历经了起步、低谷、撤销、恢复和发展的艰难历程,见证了从胶片电影时代到数字电影时代的苗语化过程。20084月,文山电视台开播苗语电视播音,尽管苗语电视播音与苗语广播播音和苗语电影译制相比,前二者已经步入中年成熟阶段,而苗语电视播音还处于婴幼儿时期,但是,苗语电视播音则是有着极为强大的潜力,发挥它真实、快速、直观的特点,利用现代高科技技术作为有效手段,将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法律法规直接传送到苗岭山寨,是前者与之无法比拟的。为贯彻落实和加快国务院文化体制改革精神步伐,整合广播影视资源,20108月,文山州人民政府将电影管理职能从文化部门划转到广播电视部门管理。次年,州政府又将文山人民广播电台民族语频率、文山电视台民族语电视新闻、文山民族语电影译制中心合并为文山广播电视台民族语广播影视译制中心,意味着苗语广播影视资源已整合,形成强大合力,为今后苗族语言在广播电影电视领域内和苗族社会文化中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苗族语言文字从创制、普及运用和发展至今,它有着自己的独特的规律和体系。西部方言苗语是以贵州省毕节市燕子口镇(原先进乡)大南山苗族语言为标准音,因此苗文在创制时所使用的声调调值近似于马关县夹寒箐镇田头村的苗族(Hmongb bes)语言,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文山的苗语文教学普及是严格按照标准音进行教学的。后来因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的干扰与破坏,苗语文的教学普及被迫终止,苗文教师受到不公正的批判,导致苗语文的普及运用中断了20余年。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通过拨乱反正,把工作的重点转到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上来,苗语文教学普及工作也得到新生。1982年,为了使苗文尽快在苗族群众中得到普及运用,州委州政府在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开办首期苗文研究班,由于苗文的教学普及中断了20余年,苗族语言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原来的教学方式已经不适应于文山州的苗文教学,本期苗文研究班首要任务就是制定适合于文山地区苗文教学、普及和使用的基本原则,即在苗语标准音的基础上,采用马关县夹寒箐地区苗族(Hmongb nzhuab)语音与西部方言苗语标准音相结合的方法进行教学、普及和使用,这一原则也得到云南省少数民族语文工作指导委员会的认可。至此,文山的苗语广播、苗语电影和苗文出版物以及后来的苗语电视均以此为标准和原则进行翻译、播音、配音和出版。

二、苗语文在翻译和使用中所暴露的问题

苗语广播影视发展到今天已有三十余年的历史,尽管苗族语言在文山的广播电影电视领域中得到很好的运用,取得优异的成绩,得到全国乃至世界苗族同胞的认可,但因苗族语言文字至今尚未召开全省性,甚至全国性的苗语语音、词汇、语法的规范学术会议,即使出版了一些相关的学术著作,也只仅仅是一家之言,导致了苗族语言文字在运用过程中还存在着的使用不规范,新词术语创新不到位,苗语生搬硬套汉语语法,翻译、书写各自为政等现象,有些地区的苗语文的使用混乱已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例如贵州大方县苗学会收录的一篇文章,用苗文这样记录《迁徙歌》:Gob max nyiax god jif ntrenl bok dangd bieb, gob veb zhaof zhil bok chief bieb, gob veb zhaof zhil bok chief bieb,nyef maol baol dlangb dleb buf zhib ngoul, zhaof zhiax maol baol ab njiul nhouf bieb dlanl.”汉语意思是:“我家那地方金银发光,我家勤劳生产来到厨房,你们看见了睡不着觉,虎狼看见了口水淌。” 这几句西部方言苗文,有谁能阅读?反正笔者无法阅读,要是没有汉语对照,根本无法理解其意,到底是用苗语土语记录,还是用标准音记录?一些苗语的声韵母是苗文方案中没有的。既然用苗文记录,就应该让人看得懂才真正体现出作品自身的价值。文山地区使用的苗语文多以苗语生搬硬套汉语语法现象较为突出,但还不至于书写无法理解和阅读的字、词。如此滥用苗语文,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了,苗语文专家应该好好地思考了,苗语文已经到了必须规范使用的时候了。又如:苗语电视新闻播音中出现的shaib zos ndox khuad hend das, shef huif cuat lob gaif dub rongt shab let sangt zax hab sangt cuat yangf dex lol bangb ceub ndox khuad deb qeut let qenx zhongf lol did taid ndox khuad.” 其实,“shef huif cuat lob gaif的意思是“社会各界”,这样的翻译,没有谁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苗不汉”的。而“ndox khuad deb qeut”的意思是“干旱地区”,这是语法错误,是按照汉语语法进行翻译的,听起来很别扭。按照苗语语法,此词汇应该是“deb qeut ndox khuad”,汉语直译就是“地区干旱”;又如苗语广播新闻播音中出现的新闻,温家宝在湖南视察一稿,说到改变落后面貌时,把“落后面貌”说成“bongb ghangb rangf ruas,应译为rangf ruas bongb ghangb;再如,苗语电影译制片《惊天动地》中的一句台词:你的结婚请假报告批下来啦!”被译成“gaox jix hnub qend juaf let ndeud pib nghel lol lak。这是苗语生搬硬套汉语语法的译法,是苗语语法常识性错误。按照苗语语法和习惯用语,应该译为gaox dlaif ndeud uat chongb taod shot nof zhud deb njoux lak. 汉语直译就是“你张书结婚申请休息领导答应了”,等等。最为常见的就是“Hmongb ndeud”(苗文)一词,这个词从首次出现课本上就已经成了错词。在苗语的许多词汇中,修饰成分在后,中心语在前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所以这个单词应该是“Ndeud Hmongb”(文苗), “Hmongb”(苗)是修饰“ndeud”(文)的。有时,我们的翻译者在翻译文稿时喜欢过多地加入结构助词“let”(的),导致阅读时感觉累赘。例如:“建盖一所学校。” 可是加入结构助词“let”(的)字后,译为“nbos ib lob geuf ndeud let zhed”(建盖一所读书的房子),其结构也发生了变化,如果这句短语译为“nbos ib lob zhed geuf ndeud”(建盖一所房子读书),就显得简洁。因此,正确使用苗族语言和语法直接影响到苗语广播影视引领苗语文规范化和苗族同胞对苗语文的正确使用,应该是苗语文工作者去认真思考如何规范统一苗族语言文字的教学、普及和运用问题。

三、积极探索和规范苗语词汇、语法,是广播影视译制用语的基本保障

文山的苗语广播影视是西部方言苗语的典范,它的辐射功能直接影响着四川南部、贵州西部、云南大部、广西西部和东南亚国家。规范使用文山广播影视的苗语用语,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它直接影响到苗族语言文字的生存与发展。

1. 规范苗语语音、词汇、语法,是苗语文生存的关键。俗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三十年来,苗语文的教学运用一直处在不成方圆的状态中徘徊,加之当今汉语言文字发展的突飞猛进,造成了苗语言文字的严重萎缩,80后、90后的苗族后生们对苗语词汇知之甚少,甚至苗语语法为何物,更是摸头不着脑。这样的状况,保护和传承苗族语言文化,也就成了一句不争的口号。

文山苗族在与汉族的交往中,自觉或不自觉地接受了汉语语法,而将自己的抛弃语法特点,这对苗语的发展是不利的,这些不规范、不符合苗语语法的词句,可以说对苗族后生的影响和危害是不容忽视的。值得一提的是苗语语法在很大程度上与汉语语法和语序有着很紧密的联系和相近之处,但是我们应该保持苗语语法应有的语法特点。如果将苗语语法特点放弃,而追求与汉语语法一致,那么苗语语法将是一种不伦不类的语法规律。

2. 积极创造新词,对旧词要赋予新意,才是苗语文发展的出路。其实,我们在使用苗族语言文字的过程中,就已创造了许多新词,比如ged hlout(铁路)dlangd hlout(飞机)、nengl hlout(自行车)等,“铁路”一词的创词背景,是1901年至1910年间,修筑滇越铁路时所创的苗语新词; “飞机”一词则是1945年为了抗战需要,在马关石丫口地区修筑飞机场时(后因日本投降,机场停建)苗族所创的新词,并在苗族民间一直沿用至今;而“自行车”一词的苗语新词则从越南传入。在当今的社会中,随着汉语新词的层出不穷,苗语为何不能创新词汇,笔者认为,所创新词,只要合理,多数人接受,就可以使用,逐步规范即可。例如:“地震”一词,就可以创为“angd nzhens”,“angd”原意为“土”,可此词还有“地”之意,“nzhens”为“震动”之意。有人说,“angd nzhens”的“nzhens”字,范围小,不足囊括汉语的“地震”一词含义的全部。如果认真思考汉语“地震”一词,从汉字字面上看,“震”原本也只是震动的意思,并没有“坍塌”、“山崩地裂”这样的含义,但是通过后来意思引伸后,它就具有“山崩地裂”的含义了,因此,“angd nzhens 是比较接近汉语“地震”的。有的人主张用“angd npout”,“npout”是“坍塌”的意思,但地震有大震小震(nzhens lox nzhens yout),小震不一定造成坍塌。又如:“guk ndeud”一词,原意为“教书匠”,在汉族民间语言中也有此词汇,苗语“guk ndeud”则源于此,社会发展到今天,“guk ndeud”已经不是“教书匠”了,而是引伸为“人民教师”了。再如“zax langs”(经济),原意为“情意”,而现在可以引伸为“经济”的意思等,属于旧词附新意。一些很久以前苗族就借用的汉语借词,如ntrad zhud yif”,汉语意思是“找主意”,“主意”是苗族早期汉语借词,包含着“主意”和“办法”两层意思,这一借词连国外苗族都还一直在使用,而我们有时则放弃,借用现代汉语的“想办法”,这样做是不利于苗族语言的发展的。随着现代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汉语新词汇 “酷”、“给力”等层出不穷,这些词汇是在年轻人最易接受的,而苗语词汇则原地踏步,并有萎缩的现象。因此,苗语新词应该迎头赶上,比如“rex raol chab”(新农村)、chif kot(建设),hlob hlangd(发展)等,要尽快使用普及。这些新名词,只要我们的媒体主动地使用它,慢慢地就被苗族人民群众所接受。

媒体用语的准确规范与否,是直接影响到大众用语的关键,何况目前苗语正处于萎缩的加剧之中呢?如果说中央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使用的语言也很随意,那么国家的普通话推广的后果将会是怎样的?虽然苗语在广播影视中没有汉语普通话那样严格,其地位和作用也没有普通话那样大,但作为苗语文本身的普及运用,也应该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当然,笔者并非否定生活中使用不同的方言土语,仅对苗语广播影视用语而已。

3. 适当借用国外苗语新词汇,充实西部方言苗语新创词的不足。语言是不分国界的,同时也没有政治标签的。历史上,苗族和汉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苗人和其他一些民族只是部分(哪怕是大部分)溶入汉族,苗语和另外一些语言现在仍是独立的民族语言。” 因此,历史上或现代迁出国外的苗族的语言中还保留着许多汉语借词,其读音保持着较早的苗语语音状态。同时也保留着在中国已经消失了的古苗语以及早期汉语借词。在他们的所在国,除了部分借用本国官方语言的政治、科技词汇外,还新创了许多苗语词汇,而不是一味地去借用所在国的语言词汇,并保留完整的苗语语法,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例如:chuab geut dluab(照相机、摄影机)、“chuab geut shuab(录音机)、chuax blend plot(化妆品)、“zhed khot maob(医院)、“zhed geuf ndeud”(学校)、“qeut jat nyax”(银行)等,这些新创名词,既符合苗族语言习惯,又符合语言逻辑和苗族科技发展水平准则。在国内苗族语言文字没有新创词,没有正式统一规范的前提下,对外来苗语新创词,应该正确认识,只要符合国内语言习惯的,都应该适当借用,充实和丰富国内的苗语词汇,不论老挝的、美国的,还是越南的。应该认识到,国外苗语在新创词过程中,是深思熟虑的,是符合苗族大众语言习惯的。在我们中间有一种声音,认为国外苗语新词很随意,没有科学性。何谓科学性,科学性就是大众认可。你的科学性,大众拒绝,谈何科学?当然,笔者并非主张完全借用,而是结合实际,适当借鉴,去粗取精,丰富自己。

四、结论

广播影视是党的喉舌,是宣传工具,是人民吸收信息的平台,而苗语广播影视更是苗族人民了解党和政府的路线、方针政策、法律法规、脱贫致富信息的重要途径之一。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指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就是要着力推动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更加深入人心,推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全面发展。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指出:大力推广和规范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科学保护各民族语言文字。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事业,开展少数民族特色文化保护工作,加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党报党刊、广播影视节目、出版物等译制播出出版。”这就要求我们抓住这一大好时机,努力抓好苗族语言文字在广播影视领域内的使用研究,做好苗语广播影视的译制、播出工作,将苗语广播影视节目的译制推向一个新的台阶。在苗族语言严重汉语化的今天,苗语广播影视的译制和传播显得尤为重要,它是引领苗族群众正确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平台,使年轻人自觉担负起保护和传承苗族语言文化的重任。要通过这一平台,唤起社会对传承和发展苗族优秀文化的关注。

不规范的文字,是没有生命力的,也是没有发展前途的。世界上任何语言文字都是通过各种不同方式进行规范使用的,除了汉语普通话、英语、法语等官方语言由政府行为进行规范外,我国的朝鲜语、藏语、彝语、维吾尔语等少数民族语种,都由本民族专家协调召开会议进行统一和规范后,进行推广使用。因此,规范苗语文的词汇、语法、教学、普及和使用,势在必行。只有通过统一规范苗语文,才能使苗语广播影视,真正取到引领广大苗族群众、知识分子正确使用苗语文,苗语文在语言的世界舞台上真正发挥出自己活力和作用。

                                 

参考文献:

罗有亮 著:《苗语语法》(川黔滇方言),云南民族出版社1999年2月出版。

熊玉有 著《苗族文化史》,云南民族出版社2003年11月出版。

注释:

    杨仲荣 著:《族源与迁徙》,原载《大方苗学通讯》(内刊)2009年总第二期第7页,大方县苗学会主办。

 熊玉有 译:苗语电视新闻片《胡锦涛: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VCD光碟),云南省少数民族语电影译制中心制作,云南民族文化音像出版社2008年出版。

 麻荣远、龙晓飞、周纯禄、龙文玉 著:《苗汉语的历史比较》 第53页,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4月出版。

 熊玉有 著:《国外苗语的汉语借词》,载《苗族的迁徙与文化》第231页,云南民族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

 
【 文章作者:侯健 文章来源:侯健 点击次数:101 文章录入:hmongheu    责任编辑:hmongheu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