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谈文山苗族民间文学发展现状与抢救性保护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7-10-31 22:37:23]

 杨桂林

 

  

摘要:1958年,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组织全州文化工作者和文学艺术爱好者对各民族民间文学开展调查和搜集整理工作。文山地区的苗族民间文学结束千百年来沉寂在民间状态的历史,由此进入官方视野,为各民族大众所认识和接受,并且它作为一门重要的少数民族语言艺术形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文化工作的职能来行使,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历史性跨越。本文就文山苗族民间文学的发展现状及其面临的困境作粗略梳理,提出相应的工作改进思路,供苗学爱好者参考。

关键词:苗族   文化    文学

 

一、民间文学的概念

 

汉文献的民间文学概念是:民间文学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出现和流行的学术名词,是指民众在生活文化和生活世界里传承、传播、共享的口头传统和语辞艺术。口头性、传承性、集体性、变异性是民间文学的特点,文类包括神话、史诗、传说、故事、歌谣、叙事诗、小戏、说唱、谚语、谜语、曲艺、仪式诵辞等艺术形式。当然,民间文学也包括书面文献、经卷、宝卷、唱本、戏文和图案造型艺术、音乐舞蹈艺术、岁时节日、电子媒介与互联网等媒介载体。毫无疑问,苗族民间文学自然涵盖以上相关载体。本文就文山苗族民间文学的发展现状及其面临的困境作粗略梳理,提出相应的工作改进思路,供苗学爱好者参考。

 

二、文山苗族民间文学发展现状

 

    追溯历史,文山苗族人民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创造和丰富大量具有本民族特色的民间文学,这些文化遗产可谓丰富、瑰丽。然而,在历朝历代统治者的统治下,苗族人民所创造的传统文化被无情的摧残,民间文学毫无例外,外界很少有人认识和了解这些优秀的作品,一些人甚至还歪曲它们。1958年,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组织全州文化工作者和文学艺术爱好者对各民族民间文学开展调查和搜集整理工作。文山地区的苗族民间文学结束千百年来沉寂民间状态的历史,由此进入官方视野,为各民族大众所认识和接受,并且它作为一门重要的少数民族语言艺术形成党和政府文化工作的职能来行使,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历史性跨越。

    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到1958年,文山苗族民间文学有了初步发展,搜集整理了一些民歌、故事,编写出《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苗族民间文学概略初稿》,这一时期所搜集整理的苗族民间文学作品,或多或少带有那个年代的生活色彩,体现出自己的时代特点,以歌颂社会主义新中国,歌颂中国共产党为主旋律。如解放军驻云南部队一百多个工作队和工作组热情帮助兄弟民族发展生产兴办学校,受到驻地人民的欢迎。驻麻栗坡县中越边境普弄山区的解放军某部民族工作组组长宋占训,自1952年随部队驻扎边疆后,一直带领当地各族人民进行土地改革,创建合作社,兴修水利,改进耕作技术,到1959年改变普弄山区的各族人民由土地改革前要政府救济十万斤粮食,成为年年有余粮卖给国家的崭新面貌。董干普弄当地的苗族群众传唱一首山歌颂扬宋占训:

   

把一生吃过的东西全忘了

忘不了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恩情

    把所有亲戚的名字都忘了

    忘不了咪古(苗语:兄弟)宋占训

   

这首山歌从主题思想到艺术表现形式,正是那个时代文山苗族民间文学发展的缩影。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全国一片红,“左”的思潮泛滥成灾,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尤其全国人民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热浪一个高过一个。文山苗族人民顺应时代潮流,投身到运动中去。这一时期,苗族民间文学遭遇“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虽然停滞不前,但也涌现一些“革命化”的作品。如1970年丘北县矣得公社旧寨生产队九十六岁的苗族贫农社员罗老学习《老三篇》,他用民歌演唱的形式表达“学习心得体会”:

   

芦笙响,让我苗家把山歌唱

    我唱唉,北京有个金太阳

    照得苗寨亮堂堂

    我唱唉,心中升起金太阳

    万朵红花齐开放

    我唱唉,感谢恩人毛主席

    感谢救星共产党

 

    山歌赋予了新的思想内涵,摆脱过去“苦鸟无树桩,苗家无地方”“桃子开花,苗族搬家”悲苦流离失所的情绪,升华到安居乐业,健康积极向上的感恩思想。

    1978年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革命委员会文化教育局编辑出版《文学作品集》(19581978)收录苗族山歌《鸟啼催得人心慌》《今年春天来得早》《藤子花开了》《鸟儿歌和花儿妹》《大青松的根扎得深》《逃荒歌》《小伙子要参军》7首歌谣。

    1979年文山州编辑出版《文山州民族民间音乐选》(第一集)收录麻栗坡县的苗族山歌《翻身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去见华主席》《彩虹围绕红太阳》《要吃果子莫懒惰》;马关县的苗族山歌《人人都欢笑》《太阳出来藤花开》《苗岭换新装》《小伙子要参军》《逃荒歌》《鸟啼催得人心慌》《今年春天来得早》《雾多霜不多》《鸟儿歌和花儿妹》《初会歌》和丘北县的《学大寨赶大寨》16首。与此同时,搜集整理的苗族歌谣还有《共产党是擎天柱》《葵花离不开太阳》《永跟共产党》《党的恩情永记牢》《高山变铁墙》《绣花裙》《高山石岩隔断你和我》《心儿连在一起》《我愿变成一只小雀》《花儿开在丫口上》《难道忘了情和爱》《心中有话口难说》《百岁到老不分心》《还未张口先有情》《不是蜂蜜花》《飞到天外去成双》《开花不见果》《木叶青青》《今年地上花盛开》《斑鸠找树落》《花儿盼蜂来》《高山头上一蓬藤》《阿妹怎么睡得着》《笼中鸟儿飞进林》《只爱陶家小老幺》《人人爱凤凰》《太阳出来暖我心》《哭郎调》《社会歌》《梦中见》《相思长短句》31首。

文山苗族民间叙事长诗有创世史诗、叙事长诗、礼仪歌等若干演唱形式,或歌唱或吟诵。1981年文山苗族创世史诗《苗族古歌》出版;1987年文山苗族长诗《造反者之歌》收录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苗族起义史诗》;1988年出版的《文山州民间长诗选》第123集,收录长诗《金笛》《丹甘罗匝》《造反者之歌》《踩山调》《哭郎调》等,创世史诗《苗族古歌》、礼仪歌《婚礼歌》。其中《金笛》1988年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

1982年—1987年,文山州文化局、州民族事务委员会、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编辑出版《文山州民间故事集》第123集,收录苗族民间神话故事85篇;1988年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苗族民间故事》收录《造人烟的传说》《公鸡叫太阳》《格木睹罗》《沙地古咪找粮种》《项从周的传说》《长眼睛的网兜石》《荨麻婆》《画眉》《斗魔记》《马伞和飞龙马》《宝葫芦》《乌苟》《凤凰女》《钟情的天仙》《苦命贡娜》《诺施休妻》《龙女配召赞》《蒙斯彩贡宙》《连嘉与娥冉妮帕》《农格莫英》《小咪朵》《咱萨赶考》《人长和人短》《梭云的故事》《赖格宝和老虎》《聪明的叫天子》《山鸠和山鵊》《喜鹊的故事》《嘀嘀鸟的歌》《牛和鱼的故事》《懒猫、猴子和蚂蚱》等62篇。

1982年—1988年,西畴县编印《西畴民间故事集成》第1卷,收录《芦笙的传说》等苗族民间故事11篇;富宁县苗族民间故事有《神仙造人烟》《芦笙的来历》《桃园洞的传说》《开天辟地》《吃死人肉的故事》《九十九个太阳》《兄妹繁人种》《洪水漫天》《百衣鸟》《青蛙当皇帝》《咪多和画眉咪彩》《人死兴放枪的来历》《有孝心的戈朵》《倮多和倮彩》《佑巴与婆巴》《蟒光昌》《苗王王开洪》《踩花山的来历》等,民歌有《响篾歌》《竹笛歌》《情歌》等;1986年丘北县编印《丘北县民间文学集成》收录苗族民间传说5篇、故事3篇,《丘北县民间歌谣集》收录苗族歌谣4首;1988年麻栗坡县编印《麻栗坡民间故事集》第1集,收录苗族民间文学《造天造地》《芦笙和牛皮鼓的故事》《芦笙》《牛皮鼓的传说》《宝葫芦》《嫁儿子的故事》《项从周的故事》《供虎吃的风俗是怎样改变的》《杨姓男人为何不吃动物心》《马伞和飞马龙》《乔尼》《董扎董和蝴蝶妹》《腰与龙女》《鸡为何不会游泳》《黄龙报仇》《聪明的皇后》《四兄弟斩妖》《换扇子》《宗才做梦》《聪明的媳妇》《找妈妈》《虎兄弟》22篇,《麻栗坡民间故事集》第2集,收录苗族民间文学《熊巴和熊谜》《早与采然》《奇怪的烟筒》《孤儿和幺仙女》《兄妹造人烟》5篇,《麻栗坡民间故事集》第3集,收录苗族民间文学《兄妹造人烟》《小咪多》《弟兄俩》《梭云的故事》《一盘小石磨》《智除妖怪》《狗与花豆为何成冤家》《马断角牛掉牙的故事》《老虎为何不敢下山》9篇;1989年—1990年麻栗坡县《大王岩》(原名《丹岩》)文学杂志发表了《苗族情歌》《姑娘芦笙伙子鼓》《杨俄和莎俄的故事》《苗族妇女穿裙子的由来》《咪色与小白龙的故事》5篇;马关县苗族民间故事有《三步跳》《造天地》《阳雀造日月》《造人烟》《李姓不吃脾脏的传说》《踩花山的来历》《大年节的来历》《孤儿的故事》《苦命的贡娜》《诺施杀妻》等,叙事诗《开天辟地歌》《创造万物歌》《造天造地歌》《造日月歌》《洪水潮天》《兄妹造人烟》《踩花山来历》《指路经》《叫魂歌》《芦笙词》《守灵歌》《孝歌》《开亲歌》《迎亲歌》《说亲歌》《送亲歌》《出嫁歌》《兄妹歌》《哭嫁歌》《谢酒歌》《饮酒歌》《送客歌》《踩山歌》《孤儿歌》等。

    20世纪80年代,全州文艺工作者搜集、整理或发表的众多苗族民间神话传说故事中,有63篇发表于《山茶》《南风》《山梅》等杂志,这些作品有《造人烟的传说》《踩花山的来历》《牛皮鼓的传说》《阳雀造日月》《民族英雄项从周的传说》《札里易俗》《早与采然》《白苗“佐早”的来历》《玉麦的传说》《辣子的来历》《王姓祭祖的来历》《长尾巴雀的故事》《老虎的故事》《蜜蜂为何恨马蜂和白脚蜂》《借牛》《上马下马》《吃鸡肉》《看不见蚂蚁》《公鸡蛋》《称山》《抓下巴壳》《换宝》《哪一头是根》《巧斗财主》等。

 这一时期的文山苗族民间文学作品,跳出“左”的思想,回归人性本真,围绕人类繁衍发展,与大自然作斗争,反抗强暴,机智勇敢,维护正义和歌颂美好爱情等来表达思想主题。如1989年麻栗坡县文学协会创办的《丹岩》文学杂志创刊号发表的《苗族情歌》:

 

细细的毛雨

淋湿了翠绿的竹叶

你那悠扬的歌声

打动了我的心

做着繁重的农活

也丢不开对你的思念

 

细细的毛雨

打湿了碧绿的小草

你那动人的歌声

我永远忘不了

假如今生得不到你

庄稼再好我也无心去收获

 

再如富宁县红苗支系的丧葬歌《路程序》古老、完整,有很高的艺术水准,思想深邃,回肠荡气,感人肺腑。

 1991年麻栗坡县编印《云南省麻栗坡县民间文学集成》,收录苗族民间文学《杨俄和莎俄的故事》《咪色与小白龙的故事》《芦笙与牛皮鼓》《盘古开天地的传说》《苗族妇女穿裙子的由来》5篇;1990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苗族抗法英雄项从周》单行本;1999年麻栗坡县政协编印的《麻栗坡文历资料》(少数民族专辑)收录《苗族丧事指路歌》《苗族丧事芦笙调》《苗皇帝山的传说》3篇。

20世纪90年代,文山苗族民间文学发展停滞不前,这一时期除文山人民广播电台苗语文艺节目坚持搜集整理、播出一批民歌、民间故事或曲艺类节目外,全州文艺工作者没有组织过相关的搜集整理。虽然这样,文山人民广播电台结合自身的人才、设备等优势,根据苗族优秀民间文学作品改编、创作、拍摄、演出了一批影视歌舞作品。如歌曲《我们的名字叫苗族》《假如你是一朵花》《故乡一条河》《春花恋》等,电影《蛤蟆公子》《哭婚》等,这些作品风靡海内外苗族社区,家喻户晓。另外,文山海外苗族民间交流协会等也推出了《多彩的花山》《花山花更艳》《民族情韵》《飘荡在彩云间的音符》《苗山歌声扬》等民俗活动记录片、民间音乐片,同样在海内外苗族群众中产生广泛影响。

21世纪初,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政策的出台及项目的组织实施,全州文化部门申报了一批国家、省、州、县级“非遗”苗族民间文化传承人,并实施“非遗”项目的抢救、保护工作,文山苗族民间文学有了一定发展。2004年《老山》发表《项从周轶事》5万字;2006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文山苗族民间文学集》(故事卷)56万字。2014年麻栗坡县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印制《麻栗坡县民间文学集》,收录苗族民间故事《施也蒙难》等48篇。2016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文山苗学文库”《文山苗族民间长诗选》38万字、《文山苗族经典民歌选》28万字、《文山苗族民间故事选》50万字、《苗族指路经》

《苗族婚礼歌》《苗族芦笙辞》(上、下)。

苗族民间文学除歌谣、诗歌、故事、传说外,还搜集整理出版了部分曲艺类语言艺术,如芦笙词里的《指路歌》《断气调》《施以曲》《安葬调》《花山节来历之歌》《开天辟地》《九个太阳八个月亮》《天地溯源》《说天道地》《苼与鼓》《醉鬼》《贡妆》《扎董派冉与蒙诗彩奏》《画眉》《媾瑙姑娘》《农岳四与玛妆榜》《老倌做屎生意》《盗马贼》《小马贼》《虎爹爹》《诺幺》《农扎董和蝴蝶妹》等;笑话《父子乘船》《肉砧板》等;寓言《巧女斗鬼》《山鸠和山鵊》《滴滴鸟的歌》等。

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期,文山苗族民间文学除使用汉语文搜集整理外,还采用苗语文搜集整理发表或出版苗族民间文学作品。如1984年编印的苗文刊物《新生活》、苗文小报《民文学习通讯》刊载部分民间歌谣、故事、传说。同时还出版苗汉双语文对照的苗族民间文学作品集,如《尤首的故事》《苗族谚语选》《苗岭歌声》《苗族民歌选》(上下集)等;2014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侯兴邹、熊正英编译的《文山苗族民间谜语集》18万字;2015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文山卷《苗族指路经》86万字;2016年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文山苗族迁徙史诗》60万字。

文山苗族民间文学的发展,还表现在苗族作家文学和专家学者的学术专著中,这是新世纪苗族民间文学探索发展的重要途径。如文山籍苗族作家朱开勇的长篇小说《彩虹泪》、文山籍汉族作家范正光的长篇小说《苗颂》、文山学院苗族女学者雷丽的专著《猛硐苗族传统婚俗“魂”“根”与变迁》、文山苗学专家杨朝山的专著《苗族山村社会——马关县田头村田野调查》以及王正委的《榄树脚下的那群HMONGB——小弄苗族文化考察报告》等。这些专著,引用了大量的苗族民间歌谣、唱词、传说、故事,既丰富著作的思想内容,又突出浓厚的苗族文化元素,新颖别致。

 

三、文山苗族民间文学面临的困境

 

20世纪90年代以后,文山民族民间文学虽然作为各级政府文化部门一项长期性的工作来开展,但由于这样哪样的主客观因素,没有很好的组织搜集整理或出版,成效不明显,出成果自然是无从谈起。以麻栗坡县为例,1991年至2000年,近10年时间里只编印出《云南省麻栗坡县民间文学集成》一集,收录46篇,其中苗族民间文学5篇,数量之少,实为罕见,且均为苗族作者搜集整理而成。然而,人们可以想象,这10年间,一些掌握大量苗族传统文化的民间艺人、历史文化传承者、能人智者却随着年岁高龄或其他不可预见的因素,相继离开人世,“人亡艺绝”他们就这样带走了无法估量的历史文化进入坟墓,这就是人为的文化流失,悲哀惨痛。

时间进入21世纪,广大农村实现劳动力转移,离开世代耕作的土地,进城务工或经商,苗族群体也不例外,尤其是6070后的苗族群体,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思想观念发生重大转变,许多人抛弃旧有的观念,接受信息化时代带来的社会变革,无论从生活方式到经济发展的理念,再到精神追求或文化的消费行为,都产生质的飞跃。一些人通过打工、经商或是进入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有了一定经济实力,都在城市或集镇购房、建房定居,实现身份的彻底转变,成为城镇市民,苗族传统文化因环境改变而变得模糊不清,渐行渐远,甚至断裂。苗族民间文学的存活,永远只能停留在他们儿时的记忆里,不再是他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由此,人们可以想象,这些城镇化了60后、70后的苗族群体还会有多少人去继承千百年来本民族祖先创造的优秀传统文化呢?他们子女的子女更无从知晓,甚至摒弃,这又是另外一种认为的文化流失。

当然,还有一种人为的文化流失,那就是市场经济冲击下的自然流失。苗族群体中的艺人、历史文化传承者、能人智者受市场经济利益带来物质生活变化,传统的技能失去了市场,变得十分弱势,不在被大多数人接受或关注,故有的文化技能没有了鲜活的光彩,孤寂、落寞,优势不在,自信缺乏。因此,这些人不得不放弃曾经风光无限的“饭碗”,改行入“大流”,“弃艺从俗”。这是最可怕的人为文化流失,有人称为“传统文化的断子绝孙”,苗族民间文学作为苗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范畴,自然难逃厄运,正如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一个个苗寨,一幢幢别墅式的现代化楼房取代传统的土墙瓦屋一样拔地而起,土墙瓦屋一间间消失在眼前。人们可以想象,一个民族的文化已经走到“断子绝孙”的边缘,那么这个民族的文化血脉不再流畅,距离“消亡”仅在一瞬间。

同样,政府主导下的民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与保护工作缺乏足够的力度,也是导致人为文化流失不应忽视的因素。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为例,首先宣传工作不到位,导致社会各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缺乏足够的认识,人们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政策、范围和深度把握不准确,对“非遗”工作的支持配合不够,就麻栗坡县而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费尚未列入财政预算,经费紧张,人员缺乏,设备简陋,给全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资料搜集、整理或形成成果带来一定的难度。目前,人们看到的文山苗族民间文学发展状况,大多是20世纪80年代形成的成果,属于“吃老本”,成了文化“啃老”。

 

四、新世纪文山苗族民间文学的抢救性保护

 

2017年云南省文化厅行文《关于对州市党政领导班子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情况进行考核评价的通知》,突出强调各级党政领导在保护文化遗产工作方面的核心作用。文山苗族民间文学作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内容,自然是列入抢救性保护、传承与弘扬的文化工程之一。面对新世纪文山苗族民间文学所出现的尴尬困境,要怎么突破呢?本文提出几点工作改进思路:

首先,强化政府主导工作,重点要加大包括各民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宣传力度,宣传形式多样化,做到家喻户晓,形成以自觉保护传统文化遗产为荣,破坏传统文化遗产为耻的良好氛围。同时,各级意识形态部门密切工作关系,相互配合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知识培训,加强业务指导,提高全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思想意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广泛发动群众参与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和抢救。

其次,发挥各地苗学会的专业作用,组织动员一切热爱苗族传统文化的海内外各方人士,尤其是其他民族的专家、学者,苗族在职或退休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在职或退休工作人员,大中专院校师生投入到包括苗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保护抢救工作,尽快形成一批新成果。

再次,各地苗学会增强与国内相关高等院校的合作,利用高校的科研、人才、设备、经费、环境等方面的优势,开展不同形式的学术交流活动,转化包括苗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保护成果。

四是各地苗学会积极争取上级党委政府的领导,密切与当地各乡镇、村、社区以及文化、体育、广播、民族宗教、史志、文学艺术等部门的工作关系,争取人力、资金支持,推出一批包括苗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保护成果。

五是完善建立传承机制,充分利用传统节日、传统祭祀、婚礼仪式、宗教庆典等若干活动时机,通过表演、展演、展示、竞技等不同途径,让包括苗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活起来动起来,形成文化自觉。

六是利用苗族互联网容量大,多功能又方便、快捷的有效平台,展示包括苗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弘扬传承苗族传统文化,增强民族文化自信的正能量。

 

 

结束语

 

围绕国家实施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脚踏实地开展包括苗族民间文学在内的文化遗产抢救性保护工作,是一项长期的任务。因此,将热爱、珍惜、保存、维护和抢救传统文化遗产形成全社会的共识,努力做好新世纪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作是每一位中国公民的义务和责任。

 

1、《让兄弟民族文艺更加繁荣——云南兄弟民族文艺简介》·袁勃·《人民日报》19591229

2、《越学“老山篇”越年轻》 ·《人民日报》·1970121

3、《庆祝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成立二十周年文学作品选集》·1978

4、《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文化艺术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5

5、《麻栗坡民间故事》·1988

6、《云南麻栗坡县民间文学集成》·1991

7《麻栗坡县民间文学集》·2014

8、《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5

9、《麻栗坡文历资料》·1999

10、《马关苗族》·云南民族出版社·2009

11、《富宁民族志》·云南民族出版社·1998

12、《麻栗坡县民族志》·云南民族出版社·2001

13、《文山苗族》·云南民族出版社·2008

14、《项从周轶事》·杨桂林·《老山》·2004

 

 

作者简介

 

杨桂林,男、苗族,云南麻栗坡县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麻栗坡年鉴》主编,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苗学会副秘书长。研究方向:地方历史文化。

 

通联:云南省麻栗坡县地方志办公室       杨桂林

手机:13887667730

QQ :751799752

 

 2017812日于麻栗坡书宅

 

原载《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2017年学术年会论文集》·201710月·四川·兴文

 

 
【 文章作者:杨桂林 文章来源:杨桂林 点击次数:155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