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蚩尤研究的历史背景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7-8-16 18:20:41]

王万荣

 

有学者研究认为,今天中国各地的“蚩尤热”,是以19959月在河北省涿鹿县召开的“全国首届涿鹿炎黄蚩三祖文化学术研讨会”为起点,随之而逐渐在全国展开的。同时,也有学者认为“蚩尤热”是与“炎黄热”这一大背景密切相关的。其实,二者表述虽不尽相同,但其所指的背景是一致的。人们都知道,任何一个时代的文化的掀起都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自从蚩尤进入中国主流社会历史文献记录的一天起,人们就把他与炎帝、黄帝紧密地联系起来,作种种不同层面的评说了。尽管历史上的诸多评说大多褒扬炎黄而贬斥蚩尤,但也不乏有人给蚩尤的历史功绩说公道话的。正是如此,当我们打开中国通史和中华上下五千年这些史书时,都少不了“黄帝战蚩尤”的内容,这说明大凡研究中国上古史的学者,都回避不了炎、黄、蚩三者之间的关系。也正因如此,在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历史的今天,才产生了如此规模的“炎黄热”和“蚩尤热”。我们对蚩尤的研究,正是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展开的。因此,对“炎黄热”与“蚩尤热”的历史渊源进行梳理是很必要的。

    一、“炎黄热”

据有关研究认为,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五次推崇黄帝的高潮,且每次都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第一次是战国时期,华夏族与中华大地各族群加速融合,开始孕育中华民族;第二次是西汉初期,汉民族形成并作为多元一体的核心与主体,对中华民族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第三次是清朝末年,由于列强入侵,中国加速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空前危机;第四次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华民族团结一致,英勇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疯狂侵略;第五次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华民族意气风发地迈向伟大复兴。1这样的研究结论,当然是有历史依据的,它说明炎黄崇拜文化源远流长。不过,这种以黄帝为旗帜的意愿,某种程度上讲,多少是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就拿清朝末年这次来说吧,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在抵抗无力的情况下,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出卖主权。在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革命者为推翻清王朝的封建专制统治,利用书刊极力宣传黄帝,认为反清必须排满,排满就要高举黄帝旗帜。刘师培在《黄帝纪年论》一文中就表明了举黄帝之旗,“可以发汉族民族之感觉”的政治动员令。正是在这样的排满声浪中,辛亥革命中的革命派不仅遭到清政府的疯狂镇压,而且受到来自改良派的反对与攻击。围绕有关黄帝的认识与主张,革命派与改良派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改良派主张实行君主立宪制,认为在清政府统治下,满汉是平等的,没有必要推翻清政府,只要召开会议,完成立宪,就可推动社会进步了。革命派则认为,清政府实行的是君主专制,在满族贵族的统治下,对汉族实行的是民族压迫,唯有通过民族民主革命,推翻清政府的专制,才能振兴中华。其实,改良派和革命派争论的焦点在于:黄帝是中华各民族的始祖或是仅为汉族的始祖?换句话说,“黄帝子孙”是包括中国境内各民族呢?还是仅指汉族?

改良派认为黄帝是包括满族在内的中国各民族的共同始祖。改良派的领袖康有为说:“满洲云者,古为肃慎,亦出于黄帝后。”“满洲、蒙古,皆吾同种,何从别而异之?”

革命派则认为,黄帝仅是汉族的始祖,不包括其他各族。陈天华在《警世钟》中明确指出:“中国内部18省的4万万人,皆是黄帝公公的子孙,号称汉种。”邹容认为:非汉种之各族“与我黄帝神明之子不同种族者也。”章太炎也主张:蒙、满之各族“非吾中夏神明之胄”。

孙中山所倡导的同盟会,于19058月在日本东京成立,其政治主张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孙中山在为《民报》撰写的发刊词中,第一次明确提出了“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也就是民主革命的三大纲领。《民报》宣传的民族主义,有明显的排满思想,只是它将清政府反动统治者与满族人民相区别,与陈天华、邹容、章太炎等革命派的观点更有进步意义。正是在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影响和推动下,辛亥革命最终取得了胜利,并于191211日,在南京成立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孙中山在《临时大总统宣言书》中说:“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方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这就是所谓的“五族共和”,虽然还不能完全反映中国人民的意愿,但与排满思想相比,已经具有各民族统一的思想,这一进步为中国革命发展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标志着近代以来“炎黄子孙”之争已完成了阶段性使命。

当下的“炎黄热”又是怎样产生的呢?鲁谆、高强在《炎黄文化读本》一书中认为:“改革开放为当代‘炎黄文化热’的出现,创造了条件。”其重要标志就是197911日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文中指出:“统一祖国这样一个关系全民族前途的重要任务,现在摆在我们大家的面前,谁也不能回避,谁也不应该回避。如果我们还不尽快结束目前这种分裂局面,早日实现祖国的统一,我们何以告慰于列祖列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凡属黄帝子孙,谁愿成为民族的千古罪人?”从文中可看出,所举之旗照旧是黄帝旗帜。1984101日,邓小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庆祝典礼上指出:“我们主张对我国神圣领土台湾实行和平统一,有关的政策,也是众所周知和不会改变的,并且正在深入全体炎黄子孙的心坎。”(《人民日报》,1984102日。)198692日,邓小平在回答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华莱士提出:“台湾有什么必要同大陆统一?”时说:“这首先是一个民族问题,民族的感情问题。凡是炎黄子孙——我们的老祖宗是炎帝、黄帝——都希望中国能统一,那种分裂状况是违背民族意志的。”(《人民日报》,198698日。)1990611日,邓小平会见“香港船王”包玉刚时说:“现在中国遇到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不要丧失这个机遇,许多人不懂得这是中华民族的机遇,是炎黄子孙几百年难得遇到的机遇。”(《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第1316页。)1991820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为随州炎帝神农故里题词:“炎黄子孙,情满华夏。”199445日,时任全国政协主席、黄帝陵基金会名誉会长李瑞环参加公祭黄帝陵活动,并在视察修整黄帝陵工程时强调指出:“黄帝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有代表意义的旗帜”(《陕西日报》,199447日。),“修整黄帝陵是全世界炎黄子孙的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对于弘扬中华文化,激励爱国热情,增强民族凝聚力,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大业,都将产生不可估量的作用和影响。”(《陕西日报》,199645日。)

正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一系列讲话和题词,频频使用“炎黄子孙”一词,且在重要媒体出现,引起了学术界对“炎黄子孙”一词使用当否的争论。先是葛剑雄先生写的一篇题为《“炎黄子孙”不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的同义词》的文章,198975日,刊发于《光明日报》《史学》版。文章有针对性地指出:“近年来,‘炎黄子孙’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已经由文人学者扩大到社会各界,由诗歌小说扩大到报刊上各类文章,甚至已进入党政领导的正式言论和官方文件,似乎成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同义词,而且大有取代这两个词的势头。与此同时,修整炎帝、黄帝的陵墓,举行隆重的祭典,颂扬炎黄二帝的文字,表达中国人尤其是海外华人如何崇仰炎黄二帝的报道也大量涌现。……人们以为提炎黄子孙就能促进国家的统一和人民的团结,至少能增进共同的感情”。“但是,良好的愿望不能改变历史事实和国内外的现状,滥用炎黄子孙的提法更会造成不良后果,恰恰不利于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作者提出了三点立论依据:一是“这种提法不符合华夏(汉)民族形成和发展的历史”。理由是:汉民族的形成是多元的,是在炎黄两大部落基础上,融合了北方的匈奴、乌桓、鲜卑、突厥、契丹、党项、蒙古和南方的蛮、越、濮、僚以及西方的羌、氐和东方的夷等诸多部落而最终形成的。二是“这种提法不符合今天中华民族的实际”。理由是:今天中国拥有56个民族,除汉族之外还有55个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都有各自的历史来源,难道他们也是炎黄子孙吗?”三是“这种提法并不利于统一大业和国际友好”。理由是:“在国内,片面提炎黄子孙实际上是宣扬大汉族主义,只会助长狭隘的民族主义,给一小撮民族分裂主义者可趁之机”。“在台湾,固然绝大多数人是大陆移民或移民后裔,或许可以称得上炎黄子孙,但同样存在着非汉族的兄弟民族”。在国外,“今天散居在世界各国的华裔,大多已经加入了所在国的国籍,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也无论感情上如何理解,从事实上和法律上说,他们与中国人民的关系只能是朋友或亲戚,而不再是一家人;他们对中国的感情只能是友好和对祖先和故乡的情意,而绝不是爱国。要说爱国,他们应该爱他们所加入的国,也只有在遵守所在国法律的基础上,他们才能真正促进这些国家与中国的友好,为中国起到朋友的作用。我们当然并不反对他们自称炎黄子孙,但这里的‘炎黄子孙’只有血统上和感情上的意义,与前面所提及的特殊含义完全是两回事。……在国际交往中滥用炎黄子孙或爱国一类名词,只能引起朋友的为难和反感,在华裔众多或本来就存在民族纠纷的国家只会产生不良后果。”

葛文实际写于1988年,曾载于上海《解放日报》内刊,198975日方刊发于《光明日报》。198996日,员力先生在《光明日报》发表《也谈“炎黄子孙”》一文,对葛文提出商榷,为此,葛又写了《再谈“炎黄子孙”并答员力先生》作回应。但《光明日报》于19901月发表了陈连开先生《中华民族与炎黄子孙异同辨》一文后结束了这场讨论。2

作为学术之争当然就这样结束了,但“炎黄热”并非因此而告终,它作为一种寻根文化仍继续升温,且大有与旅游业相结合而加大开发的趋势。

中华民族是祖先崇拜极为虔诚的民族,因而据有关研究表明,关于炎黄祭祀活动,从先秦时期开始,直致当代,历代都有祭祀炎黄的活动,至明清时期,即已形成春秋两祭的制度,每年春秋两季,都要在京师设历代帝王庙,开展对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的祭祀活动,届时皇帝要亲临致祭。民国以后,重点是对黄帝陵的祭祀,最有意思并被传为佳话的是,1937年清明节国共两党都派代表参加黄帝陵的祭祀活动。

193745日清明节,陕西省在黄帝陵举行祭祀活动。参加祭祀的国民党代表是中国国民党中共执行委员张继、顾祝同(因临时去祭祀陕西周陵、茂陵等未到场,由刘振东代表),国民政府的代表是陕西省政府主席孙蔚如。共产党的代表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林祖涵(伯渠),他是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抗日红军总司令朱德的代表名义参加。国共两党的代表都在祭典上恭读了祭文。中国国民党的祭文刊发于国民党陕西省党部主办的《西京日报》;中国共产党的祭文刊发于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办的《新中华报》。两党祭文都认同黄帝的民族始祖地位,大力颂扬黄帝功德及祭祀黄帝的现实意义。

1939年至1947年,每逢清明节,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均派代表致祭黄帝陵。194845日,国民政府在西安陕西省政府大楼北端,举行遥祭黄帝陵典礼。由陕西省国民政府主席祝绍周主祭。1949年以后,国民党中央迁至台湾,继续举行遥祭黄帝陵活动。

1948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黄陵县,45日清明节,举行了解放后首次祭祀黄帝陵仪式。陕甘宁边区政府代表、副主席刘景范,西北人民解放军代表、副司令赵寿山,政治部主任甘泗淇主祭。194945日清明节,举行了解放后第二次祭典黄帝陵仪式。参加祭陵的有,陕甘宁边区政府代表、教育厅厅长贺连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代表高锦纯,中共黄龙地委书记强自修,黄龙分区专员黑志德等。各界一千五百余人参加仪式。1955年至1963年,每逢清明节,都在黄陵县举行祭扫轩辕黄帝陵墓活动仪式,具体由陕西省领导主祭。1964年至1979年,清明节公祭黄帝陵活动仪式中断。

1980年,清明节公祭黄帝陵活动得以恢复,具体由陕西省人大常委会领导主祭。1994年起,由陕西省人民政府省长主祭,并有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全国政协领导人参加。

随着两岸交往日益频繁,前来陕西黄帝陵参加祭扫活动的台湾同胞日益增多。国共两党恢复交往后,国民党中央2005年、2009年都派代表参加黄帝陵祭祀活动。201145日清明节公祭轩辕黄帝的典礼,由陕西省省长赵正永主祭并恭读祭文。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严隽琪,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参加公祭典礼。目前,祭祀黄帝的活动已不仅限于陕西黄陵县,而已扩展到河南新郑、河北迁安、河北涿鹿、北京平谷、浙江缙云等县市。祭祀炎帝的活动,随着文化发展不断深入推进,也从陕西宝鸡,逐步发展到湖北随州、湖南炎陵、湖南合同、山西高平。伴随着这些祭祀活动的展开,炎黄文化团体也纷纷相继成立,炎黄文化学术会议在各地频频举行。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作为全国性的炎黄文化学术团体于1991年成立之后,许多省、市、县相继成立了炎黄研究会、黄帝研究会或炎黄文化研究会等,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类似研究会50多个。这些研究团体,在有关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支持参与下,还举行了一系列学术研讨会,为社会呈现了大量的研究成果。近30年来,各地出版社以炎黄文化为研究主题的论文集30多部、涉及炎黄文化的著作百余部。这种“炎黄热”活动不仅国内不断升温,而且已经影响到国外。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炎黄文化热的兴起,新加坡炎黄文化研究会于2003年成立,并创办《炎黄文化》半年刊。2010年、2012年先后在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墨尔本,成功举办二十一世纪中华文化世界论坛第六、第七届国际学术研讨会,大力推进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为世界文明多元共生作出中华民族新的贡献。

由上可知,新时期的“炎黄热”有其重要的历史文化根源,如今的发展态势可谓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由此推知,这股热潮还将随着新时代的改革发展需要,不断扩充其应有的能量,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新的贡献。

    二、“蚩尤热”

“蚩尤热”是伴随着“炎黄热”这一大背景而产生的。同时,也有苗族寻根文化诉求,催生了“蚩尤热”的不断升温。虽然它来的有点晚,但从今天的发展势头来看,已经给人们看到了希望。

蚩尤,自从在《尚书》中被孔子定性为“乱”者开始,在儒家及受儒家思想影响的文献里,蚩尤的形象和身份就完全被歪曲了。特别是随着儒家地位的上升,大一统观念逐步得到强化,黄帝与黄帝族系被封为华夏正统之后,蚩尤便成了“不用帝命”的“乱”臣,就大家公认的司马迁这样具有进步思想的史学家,在《史记•五帝本纪》中都认为“蚩尤作乱,不用帝命”,就更不要说那些只“代圣人立言”的儒家卫道士了。3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被胜者看作是“不用帝命”的败者——蚩尤,为何能够“复活”,并成为当下学术界热议的人物的呢?

“蚩尤热”是有其深厚的文化根基的。涿鹿之战后,黄帝虽然成了中原酋邦联盟的邦主,但黄帝联盟政权的巩固,很大程度上是借助蚩尤权威来支撑的。《龙鱼河图》这样说:“蚩尤没后,天下复扰乱,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这说明,黄帝虽夺得天下,但其权威还没有完全树立起来,人们还不听他的指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黄帝只有打着蚩尤的旗帜,并告诉人们,蚩尤还没有死。大家得到这般安慰后,才渐渐地服从黄帝的管教。活着的黄帝政权,竟然还要靠死去的蚩尤来为其巩固,可以想见,蚩尤在人们心中的英雄记忆远远超出黄帝。至少在当时是这样的。

直到今天,研究者还没有对“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作科学合理的解释,大凡研究者对这句话都只是引来说明蚩尤的影响力而已,至于其背后的文化意义,根本不去做更多的设想和思考。试想,仅那么一张蚩尤画像,就足以“威天下”吗?问题不可能那么简单。中国自古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观念,这说明中国古代是神权与政权相统一的,政权的巩固往往要靠神权的力量来推动,再说,蚩尤集团当时的文化略胜于黄帝集团。可见,蚩尤早已在集团内部树立了自己的权威,加之蚩尤战胜炎帝之后,部分炎民归顺蚩尤,不仅增强了蚩尤集团的力量,也大大提高了蚩尤的威信。正是这样一支强大的力量才有可能在黄帝擒杀蚩尤之后继续“扰乱”(实际是继续与黄帝对抗)。黄帝没有办法,只好遵从蚩尤集团的文化习俗,祭祀蚩尤,以此赢得蚩尤遗民的信任与支持。这就是黄帝“画蚩尤形象”的真实之举,它反映了落后者征服先进者反被先进者之文化所征服的历史。蚩尤氏族的许多优秀文化,就是这样渐渐被黄帝氏族吸收的,比如,冶金技术、天文历法等。那么,为什么黄帝祭祀蚩尤的活动一直没有在文献中出现呢?因黄帝是胜利者,胜利者的后人是不可能给自己的先祖留下这一不光彩的记录的,自周以后所形成的“史官文化”思想便决定了这一点。但从秦始皇一直到明代都有帝王祭祀蚩尤的历史记载来看,黄帝祭祀蚩尤应是一个先例,不然不可能有后世的祭祀之举。

如果说黄帝祭祀蚩尤难以找到文献记载的话,考察相关文献发现,历代帝王祭祀蚩尤从《周礼》《诗经》《史记》《汉书》《随书》《南史》《宋史》《明史》等均可找到直接或间接的记载。直接记录帝王祭蚩尤的,如《史记•封禅书》就有秦始皇于公元前219年东巡时,到齐地祭蚩尤的记载,“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八神将自古而有之……,一曰天主,祀天齐……,二曰地主,祀泰山梁父……,三曰兵主,祀蚩尤。”另据《史记•高祖本纪》记载,刘邦举兵反秦时,就在沛县“祠黄帝、祭蚩尤于沛庭”。《汉书•郊祀志》也有类似记载,且说刘邦取得政权后,又“令祝官立蚩尤之祠于长安”,对蚩尤进行祭祀。间接记载祭祀蚩尤的就是人们常说的“祃祭”。中国的“祃祭”,祭的就是战神蚩尤,《诗经•大雅》有《皇矣》一诗,该诗是周人追叙先祖开国历史功绩的,其中“是类是祃”一句,指的就是通过祭祀天神与战神,做到安邦固国。《周礼•春官•肆师》“表”条表明周代即已有蚩尤祭祀活动,郑玄注曰:“貉,师祭也。其神盖蚩蚘。”《宋史•礼志•军礼》对“祃祭”条作这样的解释:“祃,师祭也,宜居军礼之首。……太宗征河东,出京前一日,用少牢祭蚩尤祃牙。”《明史•礼志•军礼》指出:皇帝“亲征”前,也要“祃祭。”

由上可知,历代人们对战神蚩尤的祭祀,按中国祖先崇拜的文化传统,应该说从蚩尤战死就已经开始了。仅从文献记载就可知道,从周代起,中经秦、汉、唐、宋至明就已规定,凡皇帝亲征,遣将出征,均举行“祃祭”之礼。这说明蚩尤的战神形象在人们心目中是永不磨灭的。

历史上蚩尤除受到帝王的祭祀外,民间也以各种不同形式祭祀蚩尤。《皇览•冢墓记》云:“蚩尤冢在东平郡寿张县阚乡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述异记》说:“太原村落间,祭蚩尤神不用牛头”。《山西通志》卷167引《黄帝经序》曰:“有蚩尤冢七所,每当祭蚩尤,其日白气贯天,则蚩尤之主盐池,盖数千年犹存耳。”据任昌华、赵育大、毕晓娟调查,位于涿鹿县矾山镇黄帝城南约15公里处的塔寺村的蚩尤坟是蚩尤后裔世代守护的蚩尤真身坟,守坟的周氏家族,是蚩尤战死被安葬在这里之后,就一直看守蚩尤坟至今。塔寺村还有蚩尤祠、蚩尤碑,百里之内的人们,每年清明节和农历七月十五都要前来祭祀蚩尤。4苗族“踩花山”的祭祀也有祭蚩尤的内容,其祭词说:“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我们在这里(花杆脚)/祭天神地神/祭东南西北之神/祭苗族祖先孜尤(蚩尤)/祭苗族列祖列宗/祭一切为苗族献身的人们/让他们护佑/我们岁岁平安/年年丰收/人丁兴旺/事业发达。”

综观上述可知,关于蚩尤的祭祀,无论官方或是民间,古来有之。这就是《史记•封禅书》祭战神蚩尤“自古而有之”的历史原由,“自古”究竟“古”到什么时候,没有明确的时间上限,但从黄帝“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的意指来判断,人们祭祀蚩尤是在他死后就已经开始了。官方的祭祀虽然清代以后停了,但民间的祭祀是一直沿袭至今的,特别是苗族中的祭祀一直没有中断过。

随着“蚩尤热”的不断升温,祭祀蚩尤的活动,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从河北涿鹿,扩展到山东阳谷、汶上、臣野,山西运城,湖南安化、花垣,重庆彭水,四川兴文,贵州黄平,云南文山等。这些祭祀活动虽然没有炎黄祭祀活动的规格高,影响大,但它说明蚩尤在人们的心目中没有完全“死”去,且将随着文化产业品位的提升,成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一大文化亮点。

“炎黄热”背后的冷漠态度与颂炎黄贬蚩尤的陈腐观激起“蚩尤热”。前已述及,“炎黄热”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领导和媒体频频使用“炎黄子孙”的声浪中兴起来的。但是,“炎黄热”对炎黄歌颂的背后,是对蚩尤的冷漠。考察新一轮的“炎黄热”,是从1980年恢复每年清明节祭扫黄帝陵活动开始的,之后陕西省对黄帝陵进行了大规模整修,且这种祭祀活动逐渐扩展到河南新郑、浙江缙云等地,随之而来的是炎帝陵的修复与祭祀活动相继在陕西宝鸡、湖北随州、湖南炎陵等地开展。伴随这些祭祀活动相继成立的各级学术团体,举办了多次全国性乃至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出版了不少炎黄研究成果。在这各种不同形式的活动中,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几乎10年时间没人提及炎黄的“敌人”蚩尤。考察当时学术界研讨的文章,对蚩尤作专门研究的不超过10篇,与此同时,炎黄的研究却如火如荼,成果累累。就是在几乎没人提及蚩尤的情况下,“炎黄热”为彰显其历史功高,从一般学术研究发展为以影视艺术歌颂,而这种歌颂手法又仍沿袭陈腐的丑化蚩尤的艺术来展现,正是这样的背景下产生了“炎黄热”与“蚩尤热”的博弈。这种博弈是以1994年,苗族老红军陈靖将军给河北省涿鹿县委、县政府写信,反映蚩尤应纳入该县“炎黄”项目规划建设为起点。之后陈靖将军又给中央相关领导反映:“孤立地夸大炎黄形象只能助长离心力”。6这不是苗族人民对“炎黄热”的不满,而是对祖国何处去的担忧。这种担忧不仅仅是苗族,汉族内部也有人担忧,除前面提及的葛剑雄之外,时任北京首都社会经济发展研究所副所长的李庚认为,早在1993年他到涿鹿县考察有关炎帝、黄帝、蚩尤文化遗址时,就意识到传统史学只谈炎黄、不提蚩尤的一元论是有局限性的。因此,19944月,他就给涿鹿县政府提出建“中华始祖文化村”的设想,将蚩尤同炎黄一并列入中华始祖来思考。这一设想得到国家旅游局领导及相关专家的肯定,最终促成河北省涿鹿县“三祖文化”研究会,于19959月在涿鹿县政府的主持下顺利召开。7但“炎黄热”中的强硬派始终坚持“炎黄”主导中华文化的观点,因而,才有1997年初春由中央电视台一频道播出的电视剧《炎黄二帝》和1999年夏初时节由湖南卫视播出的《釜山大结盟》。这两部电视剧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即歌颂炎黄、贬斥蚩尤。因此引起广大苗族人民的不满,纷纷上书中央有关领导及相关部门,倾诉苗族的合理诉求。中央极为重视,并作出停播的批示,8但根本阻止不了“炎黄热”持续升温的势头,这背后当然是有高层支持的。当年广电部长孙家正就曾这样指出:“炎黄是我们老祖先。……编织这样一个故事,满足人们的期望……,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而且也符合全世界华人的感情和心理。”9正是有这样的强势背景,几乎同一时期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创作的电视剧《涿鹿大战》不得不被迫流产,因这部电视剧的创作有贵州省苗学会的参与,创作理念打破了传统的一元论,将蚩尤视为与炎黄一样有伟大贡献的人物,导致了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持“正统观”领导的反对。可见,蚩尤人要为其先祖说一句公道话是相当艰难的。不过,经这样反复博弈,“炎黄热”与“蚩尤热”似乎已成为了一种常态化发展,两者虽层次不尽相同,但都具有官方认可的性质。如今的“蚩尤热”已成为集祭祀、旅游为一体的文化资源,得以开发利用。因此,有关蚩尤文化开发,除上述谈到的“三祖文化”外,山东省阳谷县、汶上县、臣野县,山西省运城市,湖南省安化县、花垣县,重庆市彭水县,贵州省黄平县,四川省兴文县都相继建设了与蚩尤命名的相关设施,以此推动蚩尤文化产业的发展。有的还成立了蚩尤文化研究会,开展各种不同形式的学术研讨活动,编辑出版了论文集。如冷水江市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编的《梅山蚩尤文化研究》(一),杜梦华编著的《告诉您一个真实的蚩尤》,中国民俗学会、花垣县人民政府编的《魂牵蚩尤:全国蚩尤文化研讨会(湖南•花垣)论文资料汇编》,贵州省民族研究院、贵州省民族研究会编的《蚩尤文化与旅游产业发展论文集》,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暨蚩尤文化研讨会组委会编的《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暨蚩尤文化研讨会论文集》,此外,还有钱定平《蚩尤猜想——中华文明创世纪》、王海波《蚩尤考证》两本专著。据相关人士统计,仅2000年至2014年的15年时间,学术界关于蚩尤文化研究的论文就多达5481篇,且有逐年增长的趋势。10特别是近年来,几乎每年都有全国性的蚩尤文化研讨学术活动,在有关省市举行。这一发展势头,将象“炎黄热”一样,有力助推蚩尤文化研究及其产业开发健康有序发展。

 

 

注释:

    1】 参见鲁谆、高强著《炎黄文化读本》第220-221页,人民出版社,20144月第1版。“炎黄热”所引“改良派”与“革命派”之争相关内容均引自该书,特此注明。

    2】 参见葛剑雄:《我们应有的反思:葛剑雄编年自选集》第163-171页,中信出版社20156月第1版。

    3】 参见刘范弟:《善卷、蚩尤与武陵——上古时期一段佚史的破解》第43页,湖南大学出版社20034月第1版。

    4】 参见河北省涿鹿县旅游局、涿鹿中华炎黄蚩三祖文化研究会编《千古文明开涿鹿》(内部资料)

    5】 见王万荣主编《文山苗族》第241页,云南民族出版社20083月第1版。

    6】 见中共瓮安县委党史研究室编:《苗族红军作家陈靖作品选》第376页,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5月第1版。

    【7】 参见杨志强:《蚩尤崇拜与民族认同——论当今中国苗族树立“精神共祖”的过程及背景》,载《青海民族研究》2010年第2期。

    【8】参见中共瓮安县委党史研究室编:《苗族红军作假陈靖作品选》第415418页,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5月第1版;杨志强:《“蚩尤平反”与“炎黄子孙”——兼论近代以来中国国民整合的两条路线》,载《苗学研究》2006年第2期。

    9】 见《文艺报》1997220日《艺术评论》版。

    10】 见苏雪芹、张利涛:《蚩尤文化及其现代价值研究》,载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暨蚩尤文化研讨会组委会编:《中国南方少数民族暨蚩尤文化研讨会论文集》20155月内部版。

 

 
【 文章作者:王万荣 文章来源:王万荣 点击次数:399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