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对滇南边地苗族巫文化的新认识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6-11-17 20:29:13]

                  

——云南麻栗坡县民间文化传承人访谈录

 

杨桂林

 

概述    苗族巫文化的界定也如汉语言对汉族巫文化的解释一样,是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多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丰富而灿烂的苗族传统文化百花园里的一道独特风景。因此,有必要对这一文化奇葩作出新的认识。

关键词  文化;苗族;认识

 

一、关于巫文化的定义

   

笔者查阅资料,汉语言对巫文化的解释为:“巫是人类社会专事巫术,以祈祷、降神、感应等神秘行为为人驱灾、求吉、治病、表达心愿,并且为自己谋求生存的人。巫文化是上古时期人类在繁衍生息,推进社会发展中,创造的一种适应自然,改造自然的原始文化,它也是人们对万物有灵崇拜时期的文化的通称,是人类远古的文化。巫文化融汇了天文地理,人文数理、医卜星相、五行八卦,祭礼娱乐的总和,它诠释了中国传统的道、哲、理、文、联姻,并渗透影响了阴阳学说、庄老思想、屈原诗歌、孔丘仁义。它构成了华夏民族多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极大的丰富了华夏民族文学艺术宝库、宗教哲学、科学技术,推动了中华文化的成长。”由此可见,苗族巫文化的界定也如汉语言对汉族巫文化的解释一样,是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多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丰富而灿烂的苗族传统文化百花园里的一道独特风景。因此,有必要对这一文化奇葩作出新的认识。本文仅以滇东南中越边境地区苗族巫术活动为例,作简要记述。

 

二、滇南边地苗族巫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

 

(一)施魔公术除恶治病

苗族魔公术,当地苗语称“瓦能”,是由魔公师从始至终具体完成的一种神药两解,达到驱邪除恶治病救人的巫术活动。对这样一种活动,魔公师自己是怎么认识的?

2016626日,笔者在云南麻栗坡县董干镇龙树脚自然村巧遇上一位族人叔辈,名叫杨献学,家住本县马街乡普元村民委员会瑶人塆自然村。杨献学是前来参加龙树脚族人为90岁高龄的王建辉老人举行的丧葬祭祀活动。笔者知道杨献学是一位魔公师,从事魔公职业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并且他的磨公术在当地很有名气,不仅苗族人请他施魔公术,汉族人、壮族人也请他施魔公术。如今72岁的年纪了,还在不停的有这样那样的人请他前去施魔公术,与鬼神对话,驱邪除恶,消灾除病。

 笔者对杨献学进行访谈,访谈中,他对于魔公师施魔公术与现代医药治病的问题作了一些比较,他说在民间有一些病,通过吃药打针没有效果,但用魔公术就有医药无法做到的奇特效果,至于为什么会产生出这样的奇怪现象,杨献学解释说,是“神”的法术起了重要作用。说到这一现象,他向笔者列举一个典型的实际例子。他说,他家附近有一对年轻夫妻生下一个孩子不会吃奶,孩子没有奶吃,眼看就要夭折,去了几次当地卫生院,用了药也没有解决问题,又讨了一些民间药方也还是没能让孩子会吃奶。这对夫妻听说杨献学“瓦能”(苗语,意为施魔公术)灵验,许多人都找他“瓦能”治病,收到神奇效果,解除病痛。他们将杨献学请去家里“瓦能”,一堂魔公术下来,孩子当即就吃上母亲的奶,生命才有救。魔公术灵验与否的问题,杨献学举例子说,他有一个十分要好的朋友,有一次在一块吃饭,宴席上,那朋友对他说,让他用魔公术帮其看八字,能活到多少岁。杨献学当即就说,如果我说了你不要怪我,那朋友说,我的八字好不好都不会怪你,只要你说就可以了。杨献学推辞半天推辞不去,就答应朋友的要求,到朋友家去“瓦能”,帮朋友查查八字,他在阴间查到“生命簿”,上面记录这位朋友活不到当年过春节的死亡日子。杨献学一堂魔公术下来,把他到阴间查到的情况如实告诉这位朋友,朋友听后当即痛哭流涕,对杨献学说,等我死的时候,你无论如何都要来送送我。杨献学安慰朋友一番,答应说如果真到了那天,他一定到场。事后,没有到过年,他这位要好的朋友果然病故。杨献学前往参与朋友的葬礼。笔者就这例子,咨询杨献学这当中的奥秘在哪里,杨献学解释说,人的命是天神掌管着的,从出生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人一生的命运与结局。

笔者问及当地汉族人、壮族人请杨献学去为他们“瓦能”的情形,杨献学说,去到汉族人家施魔公术时,要根据所处的环境确定,比如汉族人家正堂屋设立神龛,请神看神时就要在神龛那里进行,设神堂施魔公术自然也要在神龛前。当然,在“瓦能”的过程里,要按苗族的魔公术方式进行,所不同的是,地点在汉族人家里。壮族人家的神位设立在楼上,施魔公术时要在楼上,情形与在汉族人家别无二样。杨献学还说,他在汉族人、壮族人那里“瓦能”时,在阴地(阴间)行进过程里讲了很多汉话或壮话,等退下神堂后,这些汉话、壮话说了些什么,他全都想不起来,十分有趣。类似的情况,笔者曾经听人说过边境一线的苗族有人请越南的苗族魔公到家里施魔公术,他们一句汉语都不会说,竟然在施魔公术的过程里说了许多汉话,待下神堂后,旁人问他们怎么会说汉话时,他们一句汉话也说不出来,更想不起来自己说过汉话。文山学院民族文化传承与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恩荣泽也对笔者谈到过,他有一次亲眼见证过一位壮族(土支系)女巫师在“走阴”(当地方言,即做巫术活动)时,这位一句汉话都讲不标准的女巫师居然在“走阴”时,能说一口标准的山东普通话,并且由最初的女声突然转变为男声等等情形,让恩荣泽感到十分惊奇又百思不解。杨献学谈到魔公的能量有多大,巫术水平的高低如何,看他能否会看神或请神,能否查得出某人家的根底能力来确定这魔公是否真假。笔者还咨询杨献学,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做魔公活动,他说要有人家请去看神,看了神后,才知道这家人的问题出在哪里,根源是什么,原因是些哪样?这样才可以做魔公活动。因为,任何一个魔公师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施魔公术,即使是表演性质的也是不可以的。

谈到磨公施巫术时的情景,笔者请教杨献学进行描述。杨献学说,磨公师进入阴地(阴间)后,感觉不到阳间(人间)的任何人事活动,处在一个迷幻的世界,每到一个地方都是朦胧的,在与形形色色的鬼神打交道时,它们的模样模糊不清,这些鬼神始终低着头与你说话,让你看不到它们的真实面目,但是它们说的每一句话,却十分清楚明白。关于魔公师的话题,杨献学还能讲出一些这方面的传说,笔者现场录下他讲述《使也救妻》的故事。

(二)驱鬼除魔

20167月,笔者对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献和访谈时,他在解释麻栗坡县董干镇马波村民委员会龙树脚自然村杨氏供奉“爪呆”(苗语:祭祀牛鬼使用的小鼓)来历时,他说杨氏历史上随军作战,使用一面牛皮小鼓作为“战鼓”来鼓舞士气,屡战屡胜。后来,这面小鼓成了“神鼓”,一直被杨氏苗族人敬奉为神灵,每年大年三十都要像祭祀祖先一样祭祀这面小鼓。小鼓之所以神灵,是因为它具有强大的驱邪力量,尤其是在防止族人出现生育畸形,确保族人世代健康发展方面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杨献和还说道,他的大儿子出生后不久就夭折,二儿子出生后就患上小儿麻痹症,这两件事情让他痛苦不堪。有一年,家里来了一位朋友,听了他诉说的情况后,深表同情,就对他说,家里出现这样的情形,是“呆”(苗语,意为一种凶鬼恶魔)冲犯的结果,让他无论如何都要请魔公师到家里做“波呆”驱邪除恶。否则,整个家的族人还要出现更多“呆灾”。笔者问及为什么要做“波呆”,杨献和说,因为杨氏族人内有人生育孩子出现畸形,是恶鬼作祟,所以要请魔公师到家里做“波呆”祭祀,驱走恶鬼凶魔,族人从今以后生育儿女才能健康成长。1964年杨氏族人请来云南省广南县黑支果公社三棵树生产队著名苗族魔公师王生采做了一场“波呆”(苗语:一种巫术活动),“波”是苗语即“猪”“呆”即苗语,意为一种凶鬼恶魔。

做“波呆”,是某个姓氏族人请魔公到家里来施魔公术,即进行“驱鬼”的巫术活动时,查看族人遭什么恶鬼冲犯。如果是“呆”冲犯,这个家族就需要准备一头老母猪(养三窝猪崽以上的母猪)作祭祀。祭祀前,族人要与魔公师约定时间,由魔公师自己带上五个人前来家中做“波呆”。做“波呆”前,族人需要做好一面牛皮小鼓和用金竹制作一个哨子,挂在小鼓上。准备好这些东西后,族人就按约定的时间,请魔公师到家里来做“波呆”。做“波呆”时,主人只需要准备好魔公师一行使用的厨具,如刀、砧板、锅碗、筷子、瓢盆之类即可。魔公师等自行杀猪自行打理之后,将猪肉煮熟,装上一大盆放置在房屋的正堂,然后将大门关上,其中一个人找来一套破烂的麻布裙子穿在身上,一些人找来黑头怕将脸蒙上扮成女性模样。这五个人里,负责吹哨子的那个还要把一只手捆在另外一只脚上扮成“瘸子”,其他几位用锅底漆黑的火烟灰涂在脸上,扮成叫花子一般,在一个手持小鼓者(魔公师)的带领下,边敲鼓边跳起来,那个“瘸子”就吹着竹哨子,其他人随“瘸子”的哨子声,踩着鼓点拍子跳起“花脚乌龟”一样的舞蹈。这些人跳的舞蹈怪模怪样,滑稽可笑,最让人发笑,魔公师说谁要是笑了,谁就会歪嘴歪脖子,所以族人里的所有女性、男女小孩均不能在现场观看,仅允许男性族人在现场观看。舞蹈祭祀过程里,魔公师念念有词,其他人每舞蹈一次就吃一片猪肉,直到驱邪祭祀活动结束。然后,魔公师等人收拾东西走人,主人才能打理魔公师留下的猪肉食用。

时至今日,龙树脚杨氏苗族禁忌在家里吹哨子的来历便缘于这一习俗。根据杨献和介绍,魔公师进行“波呆”驱邪除恶祭祀已经有三、四十年没有见到过,原因一是没有人家愿意做这样的活动;二是能做“波呆”这样驱邪除恶祭祀技能的磨公师已经没有了。

    (三)消灾灭祸

滇南中越边境苗族聚居区利用魔公师进行“消灾灭祸”巫术活动,苗语称为“剔索”“佐稻”两种形式,这些“消灾灭祸”的巫术,汉语统称“砍火星”。麻栗坡县边境一线苗族各姓氏族人在进行这样的活动时,是根据本家族的传统宗教教规行事。如龙树脚自然村杨氏族人“剔索”活动,所用的祭祀动物品一只活羊,而安恩寨、棉花地自然村陶氏族人“佐稻”所用的祭祀动物是一只红公鸡。杨氏“剔索”要在野外宰杀羊后食吃,陶氏“佐稻”则不宰杀红公鸡。

 20168月笔者对本县八布乡安恩寨自然村陶金山访谈,谈到陶氏族人“砍火星”祭祀时,他说安恩寨、棉花地两自然村陶氏的“佐稻”,是陶氏族人一年中最为重要的家族宗教活动,是祈祷族人万事平安,风调雨顺,粮食丰收,六畜兴旺,生意兴隆,财源滚滚而聚集一起交流议事的重要方式,与其他姓氏苗族最大的区别在于陶氏族人一年一度要举行一次“砍火星”祭祀。且规定,只要是单独立户的族人,都必须传承这一传统习俗,每家每户轮流进行。陶氏族人为什么要一年举行一次“砍火星”祭祀?陶金山讲道:历史上传说,陶氏族人中如果哪家的儿女结婚有了孩子,都会带来“血灾”,为了族人的平安,也为了新出生的孩子健康,必须要驱除“血灾”。这一驱邪除恶,保佑族人平安,孩子健康的祭祀活动,陶氏族人称“佐稻”。

陶氏“佐稻”时,须在每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七日举行,所有族人要求全部到齐,按各家各户人口数每人自带一块二指宽的布条,一根红线,一根白线,一根黑线,三根芭茅到现场参加活动。族人到齐,主祭者(魔公师)将各家各户带来的布、芭茅集中起来,将线接成长条,围住族人,然后再将芭茅、布条扭成绳索悬挂在人们常说的“扶淹树”(一种植物)上祭祀。祭祀时,主祭者围绕人群左三圈右三圈,循环往复念诵祭词,一人负责主祭,一人负责射箭。祭祀所需用具有桌子,桌子上面放上一个筛子,一把锄头、一把刀或一支枪,筛子里装有高粱、黄豆、荞籽、包谷、稻谷等“五谷杂粮”。桌子脚下拴着一只大红公鸡做祭祀使用。祭祀进行时,主祭者念念有词,大意是“砍去水灾火害,砍去石鬼岩妖,砍去病魔····”。主祭者念完所有祭词,用力砍断芭茅草做成的“血灾”道具。负责射箭者同时射出手上的竹箭,所射出的箭须落在西方(太阳落下的方向)。就这样,“血灾”被驱赶出去。

陶金山还讲道,过去陶氏族人举行“佐稻”祭祀,因为生活困难,油荤少,没有肉食,族人中谁家做“佐稻”祭祀时,都要煮一餐豆浆“连渣涝”(一种黄豆磨出的豆浆拌青菜或是白菜煮熟的美味佳肴)包谷面饭供大家食用。如今,族人生活好了,轮到谁家做祭祀,就会摆出“八大碗”,猪、鸡、鸭、鱼等肉食自然少不了,唯一不能缺的是那碗豆浆“连渣涝”,这已经演变成陶氏的祭祀传统习俗。

 

 三、对滇南边地苗族巫文化的新认识   

                                 

笔者在与上述几位民间文化人的访谈里,感觉到苗族巫文化是一项科学与神学都无法破解的技能知识,它介于科学与神学之间,属于精神领域与一定科学技能相结合的产物。因此,从事这种活动的人比较特殊,依据苗族从事巫术职业的人解释,他必须受神的旨意,也就是“鬼使神差”赋予这方面的天赋或灵性,才有可能从事这样的巫术技能活动。如果不具备这方面的天赋或灵性,是做不了巫术活动的,说直接些,就是巫师(魔公师)在现实生活里,他是很普通的平常人,如果他在做巫术活动的时候,他就是半人半神,作为生命群体的人,他在这个时候要去到阴间与鬼神打交道,和形形色色的鬼神沟通、交流甚至斗争。与此同时,他进入阴间后,又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了,肉体在人间,而精神意识在阴间。所以说,这种巫术技能,不像其他被冠予民族传统文化那样可以培养传承。笔者曾经试探性的咨询几位“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们一致认为,不能用人为的思想去像其他民间传统文化那样可以培养或有效的传承巫术。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依据上述魔公师杨献学的说法,这些被有目的培养从事巫术的人就会变成疯子或神经不正常的人了。

古往今来作为苗族社会里至高无上的“巫文化”“神文化”的综合代表——魔公术、驱鬼术、消灾灭祸祭祀习俗,要研究或突破它的思想精髓,破解它经典“神药两解”的神奇奥秘,远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容易。然而,它存在于广大的苗族社会里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且生命力顽强,仍然在苗族民间牢牢控制着人们的精神世界,这不能用简单的“封建迷信”“不合适宜”“落后愚昧”这样的几句话可以否定。

那么,如何让苗族巫文化这一文化奇葩怎么样被重视、挖掘、研究呢?除了重新对它的文化价值作出新的认识外,从国家层面来说,要抢救、整理、弘扬民族民间文化,魔公术、驱鬼术、消灾灭祸祭祀习俗等一系列巫术文化活动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能出现短板的。目前,怎么去抢救,怎么去整理,怎么去研究,是摆在专家、学者、官员面前的难题。人们对于这方面的认识、理解仍然欠缺,研究工作任重道远。

在此,笔者呼吁,苗族巫文化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广大苗学专家、学者、官员请关注苗族巫文化的发现、认识、搜集、整理、弘扬。

 

 

参考资料:

 

 1、《中越边境,一次文化苦旅——麻栗坡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调查手记》(手稿)·杨桂林·2016

2、《棉花地陶氏苗族家谱》(初稿)·陶金昌、杨桂林·2016

 

2016912日于麻栗坡书宅

 

 

原载《贵州省苗学会2016年学术年会论文集》·2016

 

 

 

 

 

 

 

 

 

 

 
【 文章作者:杨桂林 文章来源:杨桂林 点击次数:676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