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学术论文 >> 正文
 
 

苗族传统文化尝试性抢救与保护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6-10-25 18:53:26]

 

——以云南省麻栗坡县董干地区为例

 

杨桂林

 

 

 

 

摘要: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加强和市场经济的发展,改变边境地区苗族的传统生产生活方式,青年人外出打工者逐年增多,苗族文化生态发生巨大变化,传承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频临消失,抢救保护苗族的传统文化更加迫切。时间进入21世纪,云南麻栗坡县董干地区苗族的传承人面临断代,如果不抢救保护苗族传统文化,不久的将来,该地区苗族的传统文化必然会消失。因此,苗族传统文化重新构建与弘扬的任务十分紧迫繁重。

    关键词  文化    苗族    抢救    保护

 

                                   

背景   

 

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和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提出,促进边疆民族地区经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努力实现2020年中国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中国梦”奋斗目标,加强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有利于继承和弘扬各少数民族优秀文化传统,推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有利于促进各民族思想文化交流,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有利于“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2016年麻栗坡县民族宗教部门在这一背景下,组织开展抢救保护、传承苗族传统文化,实施该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尝试性抢救保护项目。笔者参加这一工作的实施。以下是笔者的几点感悟:

 

一、问题

 

    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加强和市场经济的发展,改变了边境地区苗族的传统生产生活方式,青年人外出打工者逐年增多,苗族文化生态发生巨大变化,传承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频临消失,抢救保护苗族的传统文化更加迫切。时间进入21世纪,云南麻栗坡县董干地区苗族的传承人面临断代,如果不抢救保护苗族传统文化,不久的将来,该地区苗族的传统文化必然会消失。

 消失的直接原因是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互联网、微信等新兴媒体的深度传播,这种无筛选的大量外部信息的涌入,对当地苗族传统文化是极其致命的冲击,冲击导致一些独具特色且具有凝聚本民族活力的民族传统文化不断丧失,表现较为突出的是80后、90后出生的新一代苗族子女对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传承缺乏热情,认同度大为降低。因此,苗族传统文化重新构建与弘扬的任务十分紧迫繁重。

(一)苗族传统的说唱、祭祀、芦笙舞蹈文化面临失传

诸如祭祀礼仪、节日、婚礼庆典程序、芦笙舞蹈表演、器乐演奏、手工制作技艺等内容。历史形成口传心授的传承人凤毛麟角,且年龄老化,身体力行困难重重,给传承工作带来不同程度的困难。就苗族传统服饰而言,董干地区苗族妇女服饰的制作需要火麻种植作原料,由于受到政府视为“毒品”禁种的政策影响,其栽种、采割、晾晒、绩麻、纺线、织布、蜡染、绣花、制作衣裙等十几道工序技能濒临危机,放眼整个苗族村寨,已经听不到有着数千年纺织机的悠悠声响,这样的情形已经存在了二十余年。这里的苗族群体,若出现有人病故,按苗族传统丧葬习俗,男女性死者须穿戴麻布衣裙入殓方能回到祖先故地的宗教思想,需要手工纺织的麻布作“寿衣寿裙”,却要从越南苗族人哪里购买,价格昂贵。

(二)本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在社会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伴随西方等外来文化强势流入的冲击以及汉语言文字在苗族地区的全面普及,人们的交流除口头交流外,还扩展到使用互联网、微信等现代信息工具方式交流,使用本民族语言交流的范围逐渐缩小,仅以本民族外出打工者为例,许多80后、90后出生的苗族子女,融入国内经济发达地区,不仅能讲汉语普通话,还居然能讲融入地区的汉语方言土语,当他们节假日回到故乡麻栗坡县的苗寨探亲时,用苗语言交流时竟然出现障碍,让人啼笑皆非。同样的情形,生活在城镇的苗族群体更为严重,无论由苗族人与其他民族组成的家庭,还是苗族人自己组成的家庭,他们出生的子女即所谓的城二代、城三代极大多数不会讲苗语,以至于在报考高校苗语言文字专业或是定向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双语言岗位培养时,因为苗语言测试无法通过而淘汰。除此外,这些苗族城二代、城三代在报考双语言公务员、双语言教学、双语言新闻媒体记者、编辑、翻译、播音等岗位时,因为苗语言文字测试不过关,遭淘汰。出现这样的局面,令人十分尴尬。

(三)苗族传统的淳朴民风民俗遭冷遇

一方面,思想观念的转变导致价值判断标准的变动。改革开放以来,许多苗族人在对本民族文化的认识和价值判断上,过多注重经济价值而忽视其文化价值,对本民族传统文化的学习、认识总是与其是否能带来经济利益联系在一起,急功近利的思想对一些不能带来经济收入的传统民间文化艺术不重视,认为学而无用,是被时代所淘汰的文化,是封建落后的代名词,没有传承和发展的必要。更有甚者,认为本民族民间艺术缺乏水准,档次不高、土气。他们认为民间文艺创作者不是艺术家,不可能创作出有价值的文化思想来,难以彰显出独特魅力,对民族传统文化发展前景存在冷漠、悲观情绪;少数地方党政官员对民族文化传承、弘扬的意义认识不到位,对民族民间文化建设重视不够。另一方面,科学技术的进步改变民族文化的生存土壤。上述苗族妇女服饰制作程序繁杂,制作成本过高,采用现代生产工艺生产的布料制作服饰的成本大为降低,减轻苗族妇女的劳动量,市场化机织的替代品苗族妇女服饰完全被接受,导致手工麻布制作工艺走向失传的同时,信息化时代的传媒变革所带来的万花筒般时尚文化进入苗族人的生活视野,不停的改变和影响苗族群体的价值观念,新时期苗族人在精神生活的需求上有了更广泛的选择或接受。诸如老挝、泰国或移民欧美国家的苗族群体,他们使用现代科技手段创作或制作的苗族现代文化艺术传入云南苗族地区十分普遍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此带来本民族传统文化艺术被推向边缘,打入冷宫,从中越边境地区苗族群体一年一度的花山节所表演的节目内容可窥见全貌,传统的娱乐项目被冲刺着现代意识的歌舞淡化,这些“苗不苗汉不汉”“中不中西不西”的东西在年轻人的生活里很有市场。第三方面,对本民族文化保护意识淡泊。边境地区苗族群众接受教育的文化程度相对较低,对本民族传统文化价值的认识严重缺乏,保护意识不强,一些具有独特文化气息,散发深厚文化思想内涵的民族文化饰品、庆典或祭祀的专用器具等不经意间被一些外国人或国内文化商贩通过各种渠道大肆采集、收购和倒卖,本民族文化资源严重流失。第四方面,边境地区苗族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导致传承方式困难,尤其是传承对象困乏。市场经济体制的变革,加速农村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尤其是现代生产工具的广泛使用,改变苗族地区的生产生活条件、方式、观念,大量苗族富余劳动力快速融入到进城务工的洪流中,由于常年在外务工,城市文化的渗透和影响越来越大,本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意识逐渐行渐远,不仅民间文化传承人屈指可数,青黄不接,甚至传承的方式困难,而且传承对象更困难,一些苗族村寨甚至到了后继无人的境况。第五方面,政策倾向、出台或执行措施不力。麻栗坡县地处极边,有史以来,边境战事不断,发展后劲不足,戴上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财困民穷,县乡两级政府用于传承发展和保护民族文化的经费严重不足、研究制定、出台的政策倾向性少,执行措施力度不大,对一些频临失传的民族文化保护因经费不足难以得到有效落实。

 

二、问题带来的尴尬后果

 

(一)淡化了的民族意识

随着苗族母语交流领域的逐渐缩小,传统的芦笙舞蹈、节日祭祀、丧葬祭祀、婚俗礼仪、民歌、故事、谚语、歇后语、词调、笑话等民族文化精髓的逐步丧失,苗族一系列传统民俗活动的核心影响力下降、减弱,必然导致民族认同、情感认同、文化认同、道德认同感的降低,造成民族意识淡化及民族向心力、凝聚力下降。

(二)走向消失的文化多样性

地处中越边境的董干镇苗族聚居区传统文化同其他民族特色文化一样,是在长期生产生活中创造形成的结果。因此既有民族特性、又有其互补性,这样的民族特性和互补性自然产生文化的多样性。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地域特色浓厚,边关特色、跨境特色尤为突出。仅传统男女服饰就呈现出别样的民族风情,男服饰保持传统的清代遗风,以经典的黑色为美,多为传统的普通式样着装,与越南北部边境苗族群体服饰没有什么区别。女性服饰呈现典雅、素洁特色,与越南苗族妇女别无二样,可谓“中越优势互补,相得益彰”。然而,随着不同民族文化精髓在代际传递中的递减,这些民族文化的特点和特色正在走向消失,文化多样性自然不复存在。就董干地区苗族村寨而言,传统的土木结构杆栏式建筑,已经被现代钢筋水泥建筑代替,一些建筑甚至融入了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元素。这样一来,具有鲜明特色的本民族色彩的元素显得黯然失色。造成这样局面,直接原因是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新型建筑材料的不断推陈出新、外出务工返乡人员的思想观念转变等不断改变,其中许多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建房时,多吸收外地经验,建筑较为流行的住房,抛弃具有传统特点的建筑类型。当然,另外的一个原因是由于传统木质建筑工匠的技能传承流失,现存的工匠技术水平已大不如前,建房群众不得不选择新型材料建筑新式房屋。同时,县乡政府在实施扶贫攻坚,推进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因木材使用指标、资金的使用、上级的相关要求等难以全面按照具有民族特色的规划实施,造成边境苗族村寨传统特色的消失。

(三)母语的使用、交流传承出现危机

董干镇苗族聚居区地处高寒山区、喀斯特地区,生产生活环境偏僻、恶劣,大部分苗族村民在社会交往中能用母语交流,而居住在城镇周围的苗族村寨或是苗汉杂居的村寨、生活在城镇的苗族群体,受汉文化影响,汉化较为严重,他们在社会交往中,使用母语交流的氛围逐渐失去市场。同是苗族人,彼此间交流也大多使用汉语,极少数苗族人甚至羞于使用苗语,你用苗语与其交流,对方用汉语回答,真是哭笑不得,其中的缘由自然是自卑作祟,感觉身为苗族是一种可耻。所以就不能理直气壮的讲苗话,学苗文,唱苗族歌曲、讲苗族故事、吹苗族芦笙。同样,这些没有苗族情感归属的人,自然就谈不上文化自觉与自信。羞于讲母语的苗族人,羞于穿苗族服饰的苗族人,谁能指望他们会传承本民族传统文化呢?最终的结果是,沦落为被彻底边缘化的一族,“汉不像汉,苗不像苗”,说他们是汉族人吧,汉文化既没有学到位,汉文化精神领域又没有融入其中,更别说有一席之地;说他们是苗族人吧,对苗文化的严重缺失,使他们变成另类的一族。

 

三、制定方案

 

为实施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保护项目,顺利推进项目的实施,组织县内外相关苗学专家开展田野调查,重点搜集、整理、制作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尽快形成抢救成果,转化民间传承。由笔者起草,麻栗坡县民族宗教局审定的关于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田野调查方案》出台。方案体现调查工作的权威性,明确成立领导小组,由县民族宗教局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任组长、副组长,其他工作人员为成员,确保工作有序开展。同时,成立由云南文山学院民族文化传承与创新中心相关学者、麻栗坡县苗学研究工作者组成的专家组具体参与项目实施。

重点调查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涉及的宗教习俗、节日庆典祭祀语言、服饰、银饰、生产生活用具、器乐等若干表现方式和保护、传承情况等内容。诸如节日类有春节、元宵节、祭龙、清明节、端午节、七月半、尝新节;丧葬类有丧事祭祀、烧灵祭祀、牛鬼祭祀;婚姻类有说亲、开亲、娶亲、月米酒;日常生活祭祀类有上财门、叫魂、魔公驱鬼、砍火星、火笼猪、厩门猪;日常生活习俗类有拜干爹、打老庚、祝寿和禁忌习俗等等。

调查方式:一是文献搜集、储藏。内容涵盖不同历史时期的书籍、刊物、报纸、影视、图片等反映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的文献资料;二是录音、摄像、摄影。运用现代化的录音、摄像、摄影手段搜录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口碑、可视资料;三是电子录入。及时将搜集、调查到的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资料应用电脑进行整理录入;四是编辑出版。在搜集、整理的基础上,将调查资料精选编写,形成书籍、图片集、光碟,并制作出版、发行。

 

                        四、工作开展

 

 ()从现有资料入手,寻找调查切入点

2016528日,笔者观看董干镇龙树脚杨氏苗族家族近年拍摄的宗教祭祀及习俗资料视频,从中寻找调查切入点。这些视频有《龙树脚杨氏族人扫墓实况》《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龙树脚杨氏驱鬼仪式》《龙树脚杨氏祭祖实况》《龙树脚杨氏烧灵祭祀》《龙树脚杨氏祭土地神实况》《龙树脚杨献明丧事实况》《龙树脚杨献成丧事实况》《龙树脚杨桂权丧事视频》《龙树脚杨桂权烧灵实况》《龙树脚杨桂能丧事实况》《龙树脚杨桂学烧灵实况》。

这些家族宗教祭祀及习俗活动视频,或多或少涵盖了董干地区苗族白苗支系丧葬祭祀及习俗所表现的形式与内容。与此同时,视频的拍摄符合田野调查方式,诸如直面真实现场,忠实记录现场环节等,就内容而言,涵盖民俗学、宗教学、人类学、民族学、语言学等学术领域,对实施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田野调查工作提供直观的参考及调查素材。笔者从上述视频资料中选取《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提交专家组审阅、整理。《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表现龙树脚族人为杨献明之母杨熊氏做牛鬼祭祀活动的热烈场面,祭祀程序环环相扣,主题突出,文山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献和担任主祭。

201661日,笔者组织专家组成员观看《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录像,现场讨论田野调查工作入手方式,重点、难点以及解决办法。期间,专家组成员王正委向笔者提供其书稿《榄树脚下的那群HMONGB——小弄苗族文化考察报告》。该书稿是作者历经18年的采访调查后编写成稿。作者向笔者介绍,从19998月开始,先后在董干地区的小弄自然村及附近村寨开展田野调查240余次,访问600余人次,修改200余次。在采访调查中,作者已故母亲熊金秀提供了极为宝贵的王氏家族风俗礼仪来源、神话传说以及两本长达10余万字的爱情日记素材,丰富了书稿的文化内涵。书稿共1911640万字160幅配图,涵盖小弄花苗支系王氏家族迁徙历史、自然环境、生活现状、衣食住行、婚丧嫁娶、日常礼仪、节日庆典、风俗习惯以及文化教育、音乐舞蹈、原始信仰等若干内容,尤其详细记录王氏家族原始生态文化观念,挑花刺绣蜡染制作工序,以及“开亲歌”“哭嫁歌”“喊魂歌”“指路歌”等口碑古籍,每一项礼仪习俗都有着精彩而美丽的神秘传说。该书稿同时还是一部资料具体翔实的苗族家族文化志,对于研究苗族不同支系及其他民族文化具有重要的参考借鉴价值。

201662日,同为专家组的成员吴德华又给笔者提供其整理的《麻栗坡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苗族芦笙》项目报告。该材料显示:董干镇马崩地区的苗族芦笙历史悠久,以其古老、完整、丰富而闻名。据不完全统计,有叙事类芦笙词1005首、芦笙舞谱460首、芦笙舞蹈套路460套、祭祀类芦笙词30首、芦笙曲36首。其中所保留下来的1000余首叙事类芦笙词,较为完整记述苗族的社会发展历史,这样的记述或表现形式十分罕见。叙事类芦笙词有“开天辟地”1470首、“‘朝朱’起义”630首、“洪水滔天”1575首、“人生旅途”36180首、“亲情友情”40200首、“丧葬起源”72360首、“婚俗起源”1050首、“寻觅归途”840首;祭祀类芦笙词有“断气调”“上马调”“交祭品调”“巡逻调”“祭饭调”“送纸钱调”“出场调”“送牛调”“祭牛调”“送葬调”“下葬调”“引魂调”“上堂调”“送魂调”“牛鬼调”等;芦笙曲有“咪索”6首、“咪挪度”6首、“咪把”6首、“捻索”6首、“捻挪度”6首、“捻把”6首;芦笙舞谱有“的啦”80首、“抓莫”60首、“抓啦”80首、“咪假”60首、“捻假”60首、“咪登”60首、“捻登”60首;芦笙舞蹈套路与“的啦”“抓莫”“抓啦”“咪假”“捻假”“咪登”“捻登”相对应。

笔者父亲杨献才谈到中越边境苗族芦笙历史时,他说:“民国时期,越南卯丹地区汤摸人瓣猜、瓣化两弟兄在中越两国边境地区采用汉族人开办私塾形式招收学习芦笙的学徒,传承芦笙文化。他们兄弟俩每到一地,就开门招收徒弟,愿意学习芦笙的人,只需要提供师傅俩人一定数额的粮食或是银元作为学费,即可上门学习芦笙吹奏。今天广泛流传于中国麻栗坡、广南、富宁三县结合部地区及越南苗王、同文、安明县的芦笙词曲,正是瓣猜、瓣化俩弟兄传受的结果。”杨献才还谈到,20世纪90年代末期,他到越南探亲访友时,遇上了越南同文县八大山地区普高村著名的芦笙师吴氏父子讲述他们师从中国董干地区马崩村杨万成(苗名:万成·杨)的往事,吴氏父子说杨万成的芦笙就是从瓣猜、瓣化俩弟兄那里学到的,如今他们能吹奏白苗、花苗芦笙词调3000首,如果吹完这3000首芦笙,需要一个月时间。

2016630日,笔者收到本县麻栗镇苗族教师王金辉撰写的《百善“孝”为先——简述苗族“献饭”活动》的文稿,这份文稿记述董干地区苗族节日祭祀活动的形式。苗族人的“献饭”活动作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从其敬献仪式、方式来看,民族风俗特色及寓意独到深刻,体现出孝敬长辈、敬重祖宗亡灵的传统美德。

笔者通过对以上这些现有资料的审阅,进一步拓宽调查视野,工作思路更加明晰,调查的方向更为明确,调查工作方式、措施的切入点周到、具体。这一切犹如春风拂面,清新惬意,给开展的麻栗坡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搜集工作注入活力,增强信心。

(二)身临其境,获取原始资料

2016622日笔者家乡董干镇龙树脚村打来电话,告知本家族人杨桂国90余岁高龄的母亲王建辉病逝。笔者认为老人的丧事无疑是苗族传统文化项目抢救的现场活素材,及时带着专家组成员吴德华前往龙树脚开展工作。623日至25日,分别从不同角度拍摄丧祭内容,共录像200余分钟原始素材,录音150余分钟、拍摄图片资料100余幅。其间,单独从芦笙师罗顺荣(苗名:戎生·罗)那里较为完整的录入苗族丧事活动中吟唱的“断气调”(上马调)“早饭调”“午饭调”“晚饭调”“交畜调”“巡逻调”“烧纸调”“送葬调”,这当中还加入“立大钱调”“放大钱调”。

627日,笔者全程拍摄完龙树脚杨氏族人为王建辉老人举行的葬礼视频、图片资料拍摄。

201684日,笔者又与吴德华、云南民族大学民族文化学院的苗族语言文学专业的实习生杨廷友、陶连红乘车100余公里路前往董干镇马林村民委员会小马林村采访拍摄吴氏丧事祭祀活动,重点对丧事程序等内容进行现场录音、录像、拍照。共录像80分钟、图片资料拍摄30余幅。86日凌晨零时左右,死者按时“出场”。“出场”仪式庄严隆重。是日630分左右,死者灵柩准时送上山。整个丧事活动,共录音、录像160分钟,拍摄图片资料100余幅。87日,赶往该镇龙树脚自然村采访拍摄杨桂兴为其子杨荣伟取老名习俗仪式活动。

中越边境地区苗族人家新婚夫妇有了第一个子女后,男方家要举办取老名仪式,表示新郎已经成家立业,从此担当家庭的重任,对下尽好父亲的责任,对上孝敬长辈。取老名时,由女方母亲负责给女婿取名(事先征求女婿意见,选择喜欢的名字确定下来,取名时候由女方母亲当众宣布即可)。若男方娶的是外民族女子,娶老名仪式时,则男方父母或本族中的某长者负责宣布。当然,宣布名字前,则要与新郎本人商量确定名字后,方可宣布。苗族取老名仪式活动,女方母亲是活动的核心,享受至高无尚的地位,整个仪式活动以女方母亲为中心来进行。仪式的过程里,以男女双方女性成员为主角。取名时,男方要在司仪的主持下,向岳母行跪拜礼后,方可结束。待女方父母返程时,男方要给岳父母及其亲属赠送猪肉礼物。共录像80余分钟,拍摄图片资料30余幅。

通过身临其境,现场观感,不仅收获大量的原始资料,还对苗族传统文化有了更深理解,那种抢救保护这些传承数千年的优秀民族文化责任重大的自觉意识更为强烈。

(三)现场交流,直面民间文化智者

 2016 74日,董干镇马崩村委会吴家寨村小组、文山州级芦笙文化传承人陶永贵受邀前来麻栗坡县城录音。笔者与专家组成员吴德华、王正委对陶永贵开展搜集采访录音、录像工作。重点对苗族丧葬祭祀程序、芦笙词及吹奏的表演进行录像、录音和照片拍摄搜集。75日文山学院的恩荣泽、雷丽参与工作。是日,共录像200余分钟,录音300余分钟,拍摄图片资料100余幅,基本完成对陶永贵苗族丧葬祭祀程序、芦笙词及吹奏的表演、分解的搜集。76日采访陶永贵关于苗族丧事“烧灵”祭祀程序、芦笙词及吹奏的表演、分解。共录像100余分钟,录音100余分钟,拍摄图片资料50余幅。是日,拍摄《陶永贵芦笙表演》外景,共录像30余分钟,拍摄图片50余幅。文山学院民族文化传承与创新中心主任张建林参加拍摄,内容涉及芦笙独舞、站立、坐姿演奏。同日,专家组迎来董干镇马林村委会坪子村小组云南省级“非遗”传承人吴正忠,对吴正忠开展访谈,重点对苗族春节祭祀系列活动等内容现场录音、摄像、拍照记录。访谈中,应恩荣泽的要求,吴正忠选择不同风格不同表现形式演唱“山歌”“叫魂”“祭祀”“婚姻”等曲调,共录像60余分钟,录音60余分钟,拍摄照片20余幅。78日继续对吴正忠就苗族祝寿、给新生儿取名、拜干爹、叫魂、上财门、上坟、驱鬼等生活习俗程序、吟诵进行录音、录像,共录音120分钟,录像40分钟。79日对吴正忠就魔公文化解读及苗族传统婚俗程序进行录音、摄像,共录音120余分钟,录像100余分钟。710日对吴正忠的“砍火星”(苗语:剔索)“丧葬祭祀程序以及词调演唱”“芦笙吹奏”进行录音、录像,共录音200分钟,录像150分钟。711日对吴正忠的丧事祭祀程序及词调演唱录音、摄像。712日继续开展对吴正忠丧事祭祀程序及词调演唱录音、摄像,并拍摄《吴正忠祭祀词演唱》外景,共录像30余分钟,拍摄图片30余幅。713日对吴正忠丧葬祭祀程序、祭祀词演唱录音、录像,共录像100余分钟。714日开展对吴正忠烧灵祭祀程序、祭祀词录音、录像。 715日拍摄吴正忠苗族传统体育项目“麻线球”的表演外景,共录像20分钟,拍摄照片资料30余幅。

是日下午,对文山州级“非遗”传承人杨献和关于“做牛鬼”祭祀程序及内容分解等录像、录音、照片拍摄,共录像130分钟,录音80余分钟,拍照30余幅。716日继续对杨献和关于“火笼猪”“槛门猪”“杨氏九将鼓”祭祀程序、祭词以及“婚礼礼仪”讲解进行录音、录像、图片拍照,共录音150余分钟,录像200余分钟,拍摄图片40余幅。717日继续对杨献和讲述“婚姻习俗”之“回门”程序等内容录音、录像及照片资料拍摄,共录音120余分钟,录像150余分钟,拍摄图片80余幅。719日对杨献和的关于部分苗族姓氏生活禁忌、神话传说、芦笙曲调等内容进行采访录音、录像及照片资料拍摄,共录音100余分钟,录像120分钟,拍摄图片资料30余幅。720日对董干镇马波村民委员会龙树脚自然村民间文化人李龙德的苗族传统婚姻礼仪程序、唱词进行录音、录像和图片资料拍摄,共录音120余分钟、录像100分钟,拍摄图片资料30余幅。721日继续对李龙德“婚姻礼仪唱词”进行录音、录像和图片资料的拍摄。这期间,拍摄李龙德宣传片外景及“指路经”的演唱视频,并现场录音。全天共录音180余分钟,摄像200分钟,拍摄图片资料60余幅。722日对李龙德演唱丧事中出丧“牛场祭祀调”“治人烟”“婚礼”“踩花山”“情歌”等民歌的录音、录像和图片资料的拍摄。是日,按照工作计划,全部完成搜集陶永贵、吴正忠、杨献和、李龙德四位苗族民间文化传承人芦笙词、丧事祭祀词、节日祭祀程序分解、婚姻礼仪词等苗族传统文化内容的录音、录像、图片资料拍摄搜集任务。

 

五、感受

 

(一)建立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库

苗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保护,是一项艰苦细致的工作,既有现实的紧迫性又有长期的坚守性。因此,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组织,都应确立这样一种思想,民族民间传统文化已经到了濒临消失甚至崩溃的危机境地。鉴于这样一种危机现实,必须建立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库,储存大批有专家、学者参与编制的可行性项目建议书或规划文本,适时上报各级文化、民族宗教、社会科学、文学艺术、地方志、文史、档案等相关部门、行业组织实施。

(三)脚踏实地,循序渐进推进苗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保护工作

苗族传统文化的抢救保护工作,除储存一大批可行性项目外,还要争分夺秒,脚踏实地,循序渐进的抓好项目的落实,这当中务必制定出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笔者参加麻栗坡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的实施,先后起草《麻栗坡县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实施方案》《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田野调查内容》等工作方案。这些方案的制定,做到使调查工作目标明确,调查内容突出重点,调查措施有条不紊,调查方法具体。

(三)撰写调查手记,及时整理调查资料,尽快形成成果

调查手记是记录实施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工作的重要手段之一,坚持撰写调查手记,起到既原始的反映工作痕迹又如实的体现工作感悟。同时,有效积累大量信息资料,可谓“一劳永逸”“事半功倍”。笔者参加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的实施工作以来,坚持撰写调查手记。所撰《中越边境,一次文化苦旅——麻栗坡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调查手记》8万余字,内容有《羊肉馆里的话题》《火锅店的座谈会《起草工作方案》《几个视频的启示》《梳理调查内容》《进入工作状态》《收到第一份文献资料》《项正文带来的信息》《确定工作方案》《意外收获《一位耄耋老人的仙逝》《与一位魔公的对话》《一份文档的苗族节日祭祀文化内涵》《接到“非遗”传承人打来的电话》《收到两份贵重的礼物》《阶段性总结座谈会》《过时的录音磁带及其他》《接受大理大学沈朝华博士的访谈》《边境,又遇一场丧祭》《第一份整理资料出炉》《<苗族传统习俗考>提纲形成》等。其中《第一份整理资料出炉》记录笔者负责指导云南民族大学民族文化学院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苗语言方向在校学生陶连红、杨廷友实习的《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整理过程。陶连红、杨廷友于2016713日始至83日止,历时20天时间,经过反复观看视频资料,又现场采访主祭者杨献和,用心用脑辛勤工作,完成《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苗汉文对照的整理。《龙树脚杨氏牛鬼祭祀》由笔者负责统稿,设“引言”“蛋酒”“鸡酒”“猪酒”“牛鬼”“结语”六个部分24486字,并通过主祭者杨献和校正、认定。此稿为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系列成果之一,最先出炉。这一成果的形成,对于接下来整理《苗族传统习俗考》起到示范作用。

 

结语

 

云南麻栗坡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实施工作尚未结束,上述所做的工作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摸着石头过河”是目前的工作状态,困难重重,但我们始终信心满满,持之以恒坚持下去,因为我们面临苗族传统文化大量消失、危在旦夕的严酷现实,只有自觉的肩负重担,劈荆斩刺,探索而行。笔者参与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实施,仅是一项尝试性的工作,无经验可借鉴,只能凭感觉相向而行,最终达到将董干地区苗族传统文化古老的基因采集保存下来,为服务今人,启迪后人提供最具原始和权威的参考依据。

 

 

参考资料:

 

 1、《中越边境,一次文化苦旅——麻栗坡县董干镇苗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项目调查手记》(手稿)·杨桂林·2016

2、《关于推进少数民族地区村寨文化重构的建议》(手稿)·邓丽男·2016

3、麻栗坡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苗族芦笙》(手稿)·吴德华·2016

4、《百善“孝”为先——简述苗族“献饭”活动》(手稿)·王金辉·2016

5、《榄树脚下的那群HMONGB——小弄苗族文化考察报告》(手稿)·王正委·2016

 

 

201696日于麻栗坡书宅

 

 

 

    原载《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2016年学术年会论文集》·201610

 

 

 
【 文章作者:杨桂林 文章来源:杨桂林 点击次数:947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