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学研究 >> 综合杂项 >> 正文
 
 

走进中国三大“高考工厂”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5-1-7 10:04:38]

 

——毛坦厂中学、衡水中学、黄冈中学

 

2014-6-9  来源:新华网 作者:廖 君  责任编辑:子非

 

安徽六安的毛坦厂中学是家长学生眼中的超级“高考牛校”,32辆大巴车载着近4000名应届高三毕业生赴考,几千名学生家长和当地居民夹道相送……

像毛坦厂中学这样声名显赫的“高考牛校”,还包括河北衡水中学、湖北黄冈中学。高考前夕,记者走进“高考牛校”,探析以流水线生产“高考人才”背后的激情、无奈与迷茫。

时间被精确分配到每分钟,生活是一场又一场的考试。每个学生都在高考“指挥棒”下被题海战术“拧紧发条”,像陀螺般高速旋转。这是记者在一些“高考牛校”看到的情景。

大别山深处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偏僻得在地图上都难以找到,却因为高考而远近闻名,去年和今年这所中学参加高考人数达1.1万名,其中近7000名复读及外地考生返回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

从早上起床到晚上放学,每天除开吃饭和短暂的午休,有16个小时以上在学习看书……这是毛坦厂中学学生的作息时间,不少学生晚上下自习后还会继续熬夜读书。学生不能迟到,不能早退,不能用手机,不能上网,否则就要检讨,严重者将被开除。副校长李振华说,为了让学生安心学习,镇上几乎没有娱乐场所。

在河北衡水中学,学生同样过着每天朝五晚十的生活,就算是站在操场上,每个学生手中也都拿着书本在朗诵,争分夺秒。

“今生只为高考狂,冲进重点孝爹娘”“不苦不累,高三无味;不拼不搏,高三白过”……很多学校用近似传销式的心理暗示,以呼喊口号等方式不断给学生强化、灌输“高分”意志。学校成为“高考梦工厂”,学生酷似“考试机器”。

“成功”引来争先恐后的学习模仿者。近年有300多个考察团的4600余名教育工作者到衡水中学参观学习,很多地方在学习“衡中模式”。一些西部地区的中学,学习衡水中学的“激情教育”,要求老师带领学生每天早上在操场上“激情晨读”,对不准时参加的老师还要“罚款”。

“我们不怕改革,高考从考7门到考5门,再到3+X,事实证明,每改一次,学校就进步一次。只要考,我们就不怕,依然会成功!”衡水中学的自信并非虚言。衡水中学已经连续14年在河北高考中夺魁,独占去年高考清华、北大在河北招生人数的80%600分以上考生占全省的1/5

“高考牛校”普遍应试成绩突出。毛坦厂中学复读学生高考平均提分100分以上,最高达300分,去年高考本科上线率达94.85%;湖北黄冈中学则长盛不衰,打着“黄冈中学”旗号的各种秘卷、教辅成为老师、家长和学生竞相争抢的“神器”。

老师精心研究高考题型和知识点,学生进行长期、高强度的“题海”重复训练是“高考牛校”应试“绝招”。老师告诉记者,除了备课,老师的主要精力就是琢磨高考试题,不仅自己出题,还要做题,以便了解各种习题深度。

学生在高二基本结束高中课程,高三整整一年都在重复性做题。一位2011年毕业于衡水中学的学生保存了从高一到高三所做过的卷子,摞起来有2.41米高。

“搞题海战术也是被高考逼的。”一些牛校的教师说,因为评价标准单一,为了增加选拔区分度,高考试题难度越来越大,不经过强化训练,连老师都做不出来。

一些教育工作者认为,“高考牛校”是现行高考制度的产物,中国的教育改革搞了好几轮,素质教育喊了多少年,高考的应试指挥棒仍然根深蒂固,让人深思。

教育界人士认为,三所牛校只是中国许多高中的缩影。从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高考为千千万万贫寒学子、社会底层打开了上升通道,成为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公平机会。

“都说要全面发展,综合评价学校,但现在行政部门对学校的评价,老百姓对学校的认可程度,还是看升学率,看你的学生考了多少清华北大。”一些教师说,没有了升学率,学校无法生存,要福利没有福利,要荣誉没有荣誉。所以,改革高考的同时,希望政府和社会对学校的考评体系也应多元化,要降低学校的功利性。

黄冈中学、毛坦厂中学的一些老师认为,新一轮高考改革提出的“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大方向很正确,甚至将综合素质评价纳入录取参考,将倒逼学校和学生扭转“应试”倾向。


    【鹤某读后感言】

这些“高考工厂”已经把学生的学习时间逼到了每天16个小时,试问天下还有可以突破的学校吗?这些“高考牛校”已经把学生三年答卷的厚度逼到了2.41米高,试问天下还有可以突破的学校吗?学生每天学习16个小时,老师的工作时间想必也不会低于这个数字;学生三年答卷2.41米高,老师所解答的卷子想必也不会低于这个数字。

学生一踏进这样的学校,就真正成了网上调侃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高考书”“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X事”的“考试机器”。教师在这样的学校工作,由于压力超大,基本上就放弃了自己的思想和生活,父母、子女、配偶、兄弟姐妹乃至自己的健康诸事大多也关心不够,亲戚、朋友、邻里、社区的事更是无暇顾及,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不仁”“不孝”“冷血”的“工作机器”。最为可悲的是,他们用全副心身和健康换来的一些所谓“补贴”“奖金”,会在四五十岁以后,逐渐交给了医院和医生;留给自己晚年的,将是漫长的病痛和清贫。如果说学生的三年高中是“有期徒刑”,那么教师们的一生则是“无期徒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国家高校每年在各省录取的指标是既定的,并不因为各校如此折腾就增加,也不因为各校不如此折腾就减少,这个就摆在那里,他们也很清楚。但是他们为什么还置师生的健康和死活于不顾,严重超时、超量加大学生的训练量和教师的工作量?为自己的学生出位而奋力拼搏,不能说是不高尚。但是,只要我们细想一下,就会产生这问的问题:其中有没有巨额经济利益的驱动?有没有学校领导、主管部门领导、地方党政领导的“里子”和“面子”因素?不言而喻。

这种高中教育,就像排队购物中强行插队、道路行车中随意抢道、径赛中偷跑领跑那样,是违反游戏规则的。为了抢夺本省有限的高校名校指标,不顾国家三令五申,牺牲教师健康,扭曲学生人格。这样做,无论怎样粉饰,都与高尚、神圣无关。

当下中国的高中教育现状如果不改变,那将没有最残忍,只有更残忍;没有最糟糕,只有更糟糕! 

 
【 文章作者:网络 文章来源:网络 点击次数:3231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