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丘北县推广普及苗文的调查与思考
作者:项文辉 文章来源:项文辉 点击数:407 更新时间:2018-1-6 22:26:54

 

摘要: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的基本特征之一,在一定意义上说,一个民族就是一个语言共同体。从民族形成、存在和发展的过程来看,共同的语言文字对于一个民族的共同经济生活、共同心理素质的形成以及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使用和发展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有利于维护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有利于一个民族的形成、存在和发展,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每个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权利,并且这种平等权利还应受到尊重和保障,这是体现我国民族平等政策的重要标志。为此,笔者通过对丘北县推广普及苗文调查后,作了一些思考。

关键词:苗族语言文字  推广普及  思考

 

苗族是中华民族中的一员,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他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光辉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但关于历史上苗族是否有文字,笔者认为这还是一个尚未定论的课题。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从发展民族文化促进社会稳定出发,组织了有关专家对没有文字的部分少数民族创造了文字,苗族就是受惠的民族之一。苗文从创制成功到推广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道路是艰难的,今后还要如何发展,这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新课题。在此,笔者就苗文在丘北县推广做些调查和思考。

一、丘北苗族的基本概况

丘北县地处云南省东南部,总面积5038平方公里,最高海拔2501.8米,最低海拔782米,根据地势情况,分作坝区、半山区、山区、槽区四类,辖93镇,下设101个村(居)民委员会,1296个自然村,1781个村小组。居住着汉、壮、苗、彝、瑶、白、回等七种民族。2016年末,全县共有人口49.14万人,其中苗族77553人,占总人口的15.8%。全县各乡镇都有苗族居住,但相对集中的是天星、树皮、新店、舍得、腻脚、双龙营、八道哨、曰者等乡镇。

据民国《邱北县志》卷二载:苗族民初由黔徒入。另据民国《邱北县志》第九册载的清朝滇贵黔三省总督鄂尔泰在《过维摩旧州》一诗中写到的苗女瑶童观夹道。从中可以看出苗族在丘北这块地盘上居住已经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但是居住在丘北的苗族基本说不清自己的祖先是什么时候迁居到丘北的,现在能数得清的最多不过十一二代人,也就是三百多年的历史。这应该是苗族在丘北彼此往复迁徙和没有文字记载的结果。丘北苗族自称Hmongb),有蒙逗HmongbDleub)、蒙叟Hmongb Soud)、蒙棱Hmongb Lens,亦称蒙诗,Hmongb Shib)等三个支系。虽有少部分村寨是蒙逗蒙叟蒙棱杂居,但这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慢慢形成的,以前各支系居住的界限基本上是分明的,并互不通婚,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居住格局和现象,这还要各位苗学学者继续探究。丘北苗族的语言都是汉藏语系苗瑶语族苗语支,属川黔滇次方言,也就是常说的西部方言,三个支系的苗族语言都能互通交流。

二、关于苗族文字的传说和记载

(一)丘北苗族关于古代苗族文字的传说。在丘北苗族中流传着这样关于苗族文字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蒙孜尤曾经创造了苗族的文字,但由于蒙孜尤部落长期与其他部落发生战争,他创造的文字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应用,有一回,蒙孜尤部落战败后,他背着自己创造的苗族文字过河,不小心掉进河里,蒙孜尤全身湿透,他所带的书也湿了。靠岸后蒙孜尤就把书铺在岸边晾晒,自己却到背人处躲着晾晒衣服。等蒙孜尤回来时,书不见了,只见一条老黄牛在岸边悠然地吃草。这急坏了蒙孜尤,他怀疑书被牛吃了。找人把这条牛杀掉,取出了覆盖在牛肚上的那层薄油,说这就是被老牛吃掉的苗族的兜祝兜老(苗语音,老书老文字的意思)。从此之后,苗族的文字就失传了。所以,现在苗族老人死后都要杀牛,取出被牛吃掉的苗书覆盖在牛皮鼓上。这也就是苗族老人死后为什么要杀牛的由来。

另外,丘北苗族对读书一词的读音是购逗Geuf Deud),写字抓逗Zuad Deub),这说明了历史上苗族是有自己的文字和书,丘北苗族对汉文字的学习最早可追溯到清朝末年,如果说历史上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和书,对读书写字等词就会像现在的飞机、水果糖、录音机、收音机、电视机、电筒、电灯、开会等词语一样,变成汉语借词。还有,苗族妇女服饰被有些专家学者称作是文字史书,是一种原始符号和象征,是一种规则和历史的存根,是一种文字的历书,是一种无声语言和标志。有些图案是形意的完美结合。苗族自身对此也有自己的传说,苗族部落战败后,统治者把一切苗书焚毁,并对苗族赶尽杀绝。苗族只得南迁,为了不忘美好的家园,苗族就把居住地方的地图绘制在妇女的服饰上。螺丝形图案代表苗族的家在水边,服饰上弯弯曲曲的线条组成的图案是一丘丘田,表示苗族无论迁徙到哪里都不能忘记自己的家乡。

(二)关于有关史料对苗族有文字的记载。据一些史料记载,苗族在历史上曾有自己的文字。清人陆次云著的《峒溪纤志·志余》、谢彬著的《云南游记》、于曙峦著的《贵州苗族杂谈》、华学疏著的《国文探讨一般》、胡耐安著的《中国民族志》和清代的《宝庆府志》、清雍正年间修的《东川府志》《续修蒙自县志》等书都有苗族有文字的记载。特别是《云南游记》还记载了:苗文为太古文字之一,半立于象形,无形可象者立于会意或谐音,亦有不得以形、意、声立者,则近之各种记号,有一字数音,数字一音者。《宝庆府志》也记述了,苗族曾使用一种类似汉字篆文的苗文。《麻栗坡县民族志》载:历史上,苗族曾有过自己的文字,称’”

另据黄昌礼著的《开广钩沉》一书记述:苗族在古代的势力是很广的。古代的山东、河南、江苏、安徽、江西等地的风夷,基本上都是他们的嫡系。我在思考,居住范围这样广而曾经作为楚国主体民族的苗族,这是不可能仅仅靠丰富的口碑传来维系其文化和团结的。

三、苗文在丘北推广的历程

(一)丘北苗族对创制现代苗文的参与情况。19541955年间,中科院语言研究所民族语言调查工作队分别到全国各苗族地区开展民族语言调研工作。调查组第二工作队王铺世教授一行4人到云南,深入到了丘北县冬瓜寨等苗族村寨进行苗语调查工作。19561031日至117日,中国科学院在贵阳召开苗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讨论会,文山专区派出了7位代表参加会议,丘北籍苗族代表有黄寿云、吴成元、罗大等3人,占派出代表的42.86%。会议创制了湘西方言、黔东方言和川黔滇方言三个方言的文字。其中川黔滇方言以贵州毕节县先进乡苗语作为标准音。

(二)苗文在丘北推广的情况

1.五十年代苗文在丘北推广情况。19561959年,文山选送了21名学员到贵州民族学院民族语文系苗语班参加了3期苗文班学习,第一、三期没有丘北籍苗族参加,第二期(19579月至19588月)丘北籍苗族吴成元参加,学成之后,于1962年调入省民委从事少数民族文字研究推广工作。195710月至1958年元月和19588月至11月,文山专署民委在文山地委党校分别举办了第一期、第二期苗文培训班,第一期没有丘北籍苗族参加,第二期有陶正明、李佳宾等小学教师参加。他们学成归来之后,在小范围内作了宣传教育,使苗族知道了国家给本民族创造了一套拼音文字。陶正明既是老师又是一名民间药师,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英年早逝,家人在清理其医药用书记录时,他全部用苗文记录。

2.新时期苗文在丘北推广情况

1)恢复阶段。苗文从创制到1958年这段时间,普及推广力度是大的,文山州人民委员会还拨出专款在文山地委党校建了一所两排共10余间教室作为苗文班教室,并配备了新的课桌椅。后来由于反右斗争扩大化,苗文推广普及被迫停止。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党进行了拨乱反正,对苗文的推广才又慢慢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19821985年,文山州人民政府在文山民族干部学校举办了多期苗文培训班,第一期称苗文研究班(根据毕业照片也称苗文班),参加研究班的丘北籍苗族学员仅有树皮乡则则租村民委新寨小学苗族代课教师杨德智。1983年,举办了第二期培训班,称为苗文师资培训班,参加培训的丘北籍苗族有陶正方、项忠林、熊正昌、罗明忠、杨树英(女)、陶品林、陶正红、陶文光、马文龙、杨成相、李建国、杨文信等12位。1984年举办第三期,称苗文师资培训班,丘北籍苗族学员有王绍明、陶云开等。州民委杨绍龙等组织开办的苗文中级班,丘北籍学员有杨建文、杨建美等。

2)发展阶段。在文山参加苗语言文字学习的学员毕业回到各村寨之后,是全日制教师的他们利用课余时间把苗文传授给学生,不是全日制的,通过开办夜校班把苗文传授给苗族群众,他们就像星星之火,把苗文火种播撒到苗家山寨。19839月,杨德智被派到天星乡茶花寨开展全日制苗文学前教育试点班,第一批40人,第二批62人。教了两班之后,杨德智根据学校安排跟班走。因为成绩突出,杨德智参加了省语委第二次全体扩大会议。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杨建文在八道哨乡大布红村民委依布底村开办了三年的苗文学前班,为苗族小孩子进入小学读书奠定了坚实基础。1984年,根据《云南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民族语言文字推广>的通知》精神,“19859月,丘北派人到州上研究苗语言文字的推广。在各级政府的积极支持下,当年在天星乡茶花寨开办了苗文师资培训班,州民委派马开祥、熊开珍、王绍明等任教。来自全县各村寨的苗族青年55人参加了培训。1986年,又在丘北县教师进修学校办了一期苗文师资培训班,全县各地苗族青年50余人参加培训。1987年,云南省举办苗文师资培训班,丘北派干部、教师到昆明学习。1989年、1990年,丘北县两批共派出吴元安、李云峰、李茂红等3位苗族青年到贵州民族学院民语系对苗文进行系统学习,学制三年,获大专文凭。这些学员回本地区之后积极开办夜校学习苗文,19861988年间,只要走进苗家山寨,随处可听到流行的苗族歌曲,就连三四岁的小孩子都会唱一两句。像腻脚乡西里古、舍得乡喜鹊落、树皮乡阿奈租上寨等村寨苗文推广曾盛极一时,阿奈租上寨的苗文推广一直结合汉文扫盲延续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改为科技夜校班之后,那里的科技夜校班还作为全县参观交流的试点,全县曾经在那里开现场会,夜校教师项登文还在全州科技夜校交流会上作了专题交流发言。除此之外,在苗文应用上有了较大突破,杨建文和侯光明各购买了一台手工操作的打字机和印刷机,专门收集整理打印材料。杨建文收集整理了《LOL ZAX》(《苗族民歌选》)12集,马正明收集整理了《BANGX LOL》(《苗族谚语选》),杨建文参与了《YENX NANGX NONGX CENB 8 ZHANGD HLOD GED YOS NBUAT》(《云南农村八改养猪技术》)一书的苗文翻译,杨德智翻译了《苗族英雄张秀眉》,八道哨乡依布底村小学教师侯光明收集整理了大量的苗族民歌和婚嫁丧葬等方面的文化,但遗憾的是侯光明老师退休之后到县城定居,他所收集整理打印的材料放在老家已经全部遗失。

3)消退阶段。苗文的推广从恢复到发展到消退,前前后后不足十年,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来自政府的重视程度,也有来自苗族自身的认识问题,根据原来天星乡茶花寨小学苗族教师杨德智回忆,他在茶花寨教苗文的工资由省民委直拨,比当时的代课教师略高一点。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省民委停拨了这笔经费,他转来教汉文。还有,丘北县通过了扫除青壮年文盲验收之后,扫盲夜校逐步停办,从苗文师资培训班回去的苗文老师没有了用武之地。

3.其它时期。除了专题参加培训学习之外,丘北部分苗族人士还积极自学苗文,如八道哨乡大布红村民委依布底小学教师侯光明,自学苗文之后,用苗文收集整理了苗族民歌和芦笙曲调等,现在树皮中学的侯德生老师利用假期拜访苗文教师杨建文,向他学习了西部方言的苗文和美国苗文,1997年,在富宁县工作期间,还受聘为富宁县田蓬苗文科技培训班苗文教师。1999101921日,云南省民委召开云南省苗族语言文字工作会议,就今后一段时期云南省苗文推广运用进行研讨,提出了把苗文推广引向健康发展的道路。这段时期杨建文活跃在苗家山寨,他收集并用苗文记录了大量的苗族民歌。20088月,苗族教师高金慧、王绍光分别被选派参加了云南省、文山州双语教学培训班学习。2011年以来,丘北县苗学研究会举办了两期苗文培训班,来自各条战线的苗族同胞共100余人参加学习。近年来,云南民族大学招收少数民族语言苗语方向专业,丘北籍苗族有了专门学习自己语言文字的大学生。

四、苗文在丘北推广的效果

(一)苗文在农村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效果。1984年,《扫除文盲工作条列》颁布,规定:在少数民族地区可以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教学,也可以使用当地各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丘北县实行夜校、日校一起抓、一长管两校,一师教两班、一室顶两用的办学方式和党政、教育双线承包责任制,除此之外,为加大扫盲力度,还聘用专职夜校教师,从苗文师培训班毕业出来的苗族学员在苗族村寨发挥了积极作用,这期间主要用的教材是《苗文识字课本》,先后开办了72个苗文夜校班,学员1616人,经考试有823人脱盲。县人民政府规定,学民族语言文字的夜校班,像汉文夜校班一样,月享受国家810元的补助费;学习民族语言文字的学员,由县出题进行脱盲考试,成绩合格的同学习汉文一样发给脱盲证书。通过这样的激励,全县兴起了学习本民族语言文字热潮,为全县扫除青壮年文盲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二)苗文的宣传效果。1979年,一批懂苗文的苗族知识分子到文山人民广播电台工作,从此,丘北苗族从广播里听到了用苗语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的声音,每天广播三次,每到广播时间,有的小村庄全村人就围着一台收音机转,现在,文山电视台也开播了苗语频道,他们从那里听到了党的声音,学到了新知识,转变了思想观念。特别是开办了苗文夜校班,动听的苗族歌曲和优美的苗族舞蹈深受苗族人民喜欢,他们在娱乐中受到教育,歌曲《Zox Geuf Ndeud》(《读书歌》)、故事《Nghaix Laos Jangf》(《肉砧板》)等教育了一大批人。党的十六大召开之后,云南省民委的熊玉友老师翻译了《ZHONGB GOX GONGF CHANGD DANGD DIF GOUF DROUT RAS QENX GOX DAIF BIAOD NAF HEUF NDEUD RONGX SAID》(《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和配音做的带子,当时笔者在树皮乡政府工作,拿到书和带子之后,在街天和深入苗族村寨宣传党的十六大精神时,苗族群众看见胡锦涛总书记用苗语作报告,大家都兴奋不已。树皮乡则则租村民委红果坝村小组85岁的杨王氏老人看后激动地说,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花带(苗语:黄帝)都会说苗族话了,共产党跟苗族亲如一家。

(三)苗族群众对苗文的认同效果。苗文有利于保护民族传统文化,有利于增强民族自尊心,从而促进民族地区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促进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经过几十年的推广,苗文在苗族群众心中立了根,大家对这一套文字渐渐从好奇到接受到欢迎。就犹如在两首苗族歌所唱:“Gongf Changd Dangd ndros beb uat dout Hmongb ndeub duax,Dangd muab hmongb ndeud fuaf zos beb del lak,beb Hmongb luas ghak ncak.”(即:共产党帮助苗族创造了文字,把书发到苗家人的手里,苗族人民笑哈哈。)和“Nil nat hnob nyongs rongt,beb Hmongb duad deud uat ghongb longt.Rongt nenx uat zhik tangl,hax yuad dout geuf rongt Hmongb ndeud.”(即:共产党领导下的好日好子,苗族勤劳致富,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还忘不了读好我们的苗文)。这些歌词充满感情和爱,从中可以看出,苗族人民对共产党为苗族创造文字的感激和对苗文字的喜爱之情真是洋溢着春天般的温暖。大家对这套苗族文字是欢迎的,不但易学易懂易掌握,更重要的是从政府和社会的层面上来说,结束了苗族没有文字的历史,可喜可贺。

五、苗文在丘北推广存在的困难

(一)思想认识问题

1.来自于苗族自身的认识。苗文诞生是苗族人民政治生活和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苗族人民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对学习苗文有着很高的积极性。但是,从苗文的诞生到发展到消退几个阶段分析,我们也注意到,苗族人民对待苗文的态度也不是完全一致的。一些人持苗文无用论,认为学习苗文进不了大学,解决不了工作,所以不愿意学。尽管苗文创造了几十年来、推广了十多年,但当看到前几年在农村致力于苗文推广的那群热血年轻人,至今东奔西走,有的带妻携子到外面打工,有的生活贫困,看到这种情况,更加重了苗族失去对苗文学习的积极性。

2.来自于社会的认识。苗文推广的价值如何,这需要社会的认同感要一致,由于苗族目前已经形成了跨境而居的世界性民族,对推广苗文的学习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得不到社会的普遍好感,有些地方过多的把推广苗文提高到政治层面上来考虑,认为西部苗语可以跟外国苗语相同,特别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国内外各种苗族民间组织在文化交流方面来往密切,中国的苗族服装蜂拥寄向国外,每年的花山节大批外国苗族来中国寻根问祖,这引起了社会上一些好事者的猜疑,不断有些谣言传出。大家没有从提高地方知名度,增进民族感情,促进经济发展,构建和谐社会这方面思考,这是不利于苗文健康推广的。

3.来自于政府层面的认识。纵观苗文在丘北推广的过程,笔者认为这仅仅停留在表象之上,需要政府把这项工作作为主要抓手,在普及和运用上下功夫,这才会全面促进苗文的健康发展。在普及方面,需要大批的苗文教师,这涉及到政府的经费投入、师资培训等,在运用方面,允许使用民族文字通邮通信是民族文字最自由发展的一种形式,这方面笔者认为应该值得探讨。目前,有些民族地区在公检法司等部门配备了一定数量的掌握本民族语言或文字的工作人员,还有,近年来有些地区招收民族干部首要条件就是要会本民族语言,掌握一定的民族文字,这是很好的,这是促使大家去学习本民族语言和文字的好方法。

(二)体制机制问题。法制不健全,有法不依、人治代替法治的现象依然存在,这种现象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民族政策的贯彻落实,妨碍了民族文字的试行推广工作。民族语言文字工作应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自治条例》《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加以落实。可是从丘北县推广苗文的情况来看,民族的语言文字工作仍靠领导重视,领导重视的时候就做得好,反之则不然。另外,苗文在丘北推广的鼎盛时期是大力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时期,过了这一时期工作力度就直线下降,这说明了党的民族政策的落实还需进一步加强。这是民族语言文字的推广使用体制不健全,没有形成长效机制,师资力量薄弱,经费保障不了,各级各部门重视不够的结果。

六、对今后推广普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思考

(一)加强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的组织领导。《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国务院同意国家民委《关于进一步做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的报告》规定:坚持马克思主义语言文字平等原则,保障少数民族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自由。继而,国家民委又下发了《关于做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管理工作的意见》,2011年,云南省新增德宏傣文、景颇文、载瓦文、哈尼文、拉祜文、川滇黔苗文、佤文7种民族文字为正式文字,2013328日,《云南省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经云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自201351日起施行,规定:各民族公民都有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司法行政和其他国家机关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为不通晓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公民提供翻译服务。省人民政府还设立了世居少数民族传统文化抢救保护经费,单列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抢救保护经费,主要用于抢救、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和以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为载体传承的民族传统文化等。《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自治条例》也规定:自治州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根据需要,同时或分别使用通用的汉文、壮文和苗文。所以,使用和发展民族的语言文字环境良好,形势喜人,现在,关键就是抓落实,如何抓好落实,笔者认为首先就是要加强组织领导,从省到州市到县市到乡镇,都应该成立相应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机构,负责对民族语言文字的推广、普及、研究等工作。形成政府统筹协调、业务部门主管、有关部门密切配合、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格局。

(二)积极推广双语教学。通过茶花寨小学和依布底小学对苗族文字推广的情况看,证明在乡村少数民族聚居区推行双语教学是普及双语基础的有效途径。双语学习,使得苗族学生和自我得到了充分的发展,他们可以通过对母语的学习确认自己的族群身份,不断增强民族自信;通过对汉语的学习加强对外在世界的理解和认识,有利于培养民族之间感情,不断拓展各民族的交流与合作渠道。《云南省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对在民族地区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双语教学、双语人才培养等进行了规范。这在双语教学的试行、推广和发展中具有极其重要和深远的意义。为切实把双语教学推广开来,笔者认为,一是各级政府必须高度重视,把双语教学的推广纳入考核范畴,教育部门要积极开展试点,让双语教学在学校这块阵地上开花结果。二是必须对双语双文课程进行改革。在认真调研的基础上,对双语双文课程的定位、学制、教材,努力提高双语双文教学水平,使双语双文教学更好地为当地的政治、发展服务。三是在民族小学教师中推广双语双文,每一位少数民族教师既要掌握好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又要提升汉语汉文水平,加强师生间的语言交流,提高学生学习兴趣,努力克服双语教学和双语使用当中产生的暂时性语言转换不适症,着力提升少数民族学生母语的普及率和巩固率。

(三)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纳入到国民教育之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班级)和其他教育机构,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根据情况从小学低年级或者高年级起开设汉语文课程,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规定: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可以使用本民族或者当地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进行教学。《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可以用少数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细则》规定:用少数民族通用的语言文字教学的学校,应当在小学高年级或者中学开设汉语文课程,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提前开设。《幼儿园管理条例》规定:招收少数民族为主的幼儿园,可以使用本民族通用的语言。根据这些法律法规规定,把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纳入国民教育是有法律依据的。再者,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如果不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纳入到国民教育之中,不让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得到很好的传播,要实现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就是纸上谈兵。要在翻译、出版、教育、新闻、广播、影视、古籍整理、信息处理、民族研究等领域都获得较好发展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把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纳入国民教育是实现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基础,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不单单要在小学中学设置,还要走进高校,民族学院和自治地方的院校要担当此重任,要为各民族培养出高学历高素质的民族语言大学生。从2012年起,云南民族大学招收了苗族语言文字专业学生,有的已经毕业读研究生,这些专业大学生将是今后从事苗族语言文字推广普及和研究的骨干力量,也是做好民族工作,促进中华民族大团结大发展大繁荣的骨干力量。

(四)切实发挥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功能作用。学习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关键就是要发挥其社会效能作用,拓宽少数民族的就业渠道,更好地促进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条例》第二章第十七条规定:自治州的自治机关在执行公务时,根据需要,同时或者分别使用汉文、壮文和苗文。第三章第二十条规定: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使用汉语言文字审理案件,保障各民族公民都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诉讼的权利。第六章第四十四条规定:自治州内招收少数民族为主的学校,可以实行双语教学,同时推广普通话。第四十九条规定:自治州的自治机关建立健全研究机构,加强对民族历史、语言文字等的研究,收集、整理、翻译和出版民族书籍。依据这些规定,少数民族学习自己的语言文字就不会成为一种爱好,各级党委政府要加大落实力度,在自治机关内该配备懂得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干部的必须配备,少数民族群众在法律的许可范围内该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要大胆使用,这样才能激励广大少数民族群众自觉去学习本民族的语言文字。

(五)民族学者要为推广少数民族语言文字鼓与呼。使用和发展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有利于维护语言和文化的多样性,有利于一个民族的形成、存在和发展,有利于促进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语言文字是一个民族的基本特征之一,在一定意义上说,一个民族就是一个语言共同体。从民族形成、存在和发展的过程来看,共同的语言文字对于一个民族的共同经济生活、共同心理素质的形成以及一个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每个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权利,并且这种平等权利还应受到尊重和保障,这是体现我国民族平等政策的重要标志。因此,是否尊重一个民族的语言文字,就成了是否尊重这个民族的平等地位和合法权利的问题。是否能保障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也就成了能否保障各民族的平等地位和当家做主权利的问题,同时也是能否促进各民族团结与社会和谐的重要问题。因此也可以说,尊重少数民族的语言文字,保障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不只是各少数民族人民的要求,也是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据《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刊登的《我国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字》一文载:目前,我国已正式使用和经国家批准推行的少数民族文字有蒙古文、藏文、维吾尔文、朝鲜文、壮文、哈萨克文、锡伯文、傣文、乌孜别克文、柯尔克孜文、塔塔尔文、俄罗斯文、彝文、纳西文、苗文、景颇文、傈傈文、拉祜文和佤文等19种。这些文字有的是古代就创造的,有的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创造的,但不论如何,民族文字的存在是一个民族的自豪,可以增强自信心和凝聚力,政府主导最重要,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分析,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民族学者和专家还得积极为推广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鼓与呼,以引起各级党委政府重视。

七、结语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很多少数民族结束了几千年的漂泊历史,没有文字的,党和政府为他们创造了文字,目的在于不断凝聚党心民心,为传承和发展民族文化、实现中华民族的大发展大繁荣打牢基础。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丘北这块地盘也感知感知到了苗族语言文字推广普及的春天,苗文得到了较好普及和推广,推进了国际苗族间的交流,促进了丘北苗族服饰市场的发展。成绩是喜人的,但纵观苗文创造近六十年来的历史,在语言文字的推广普及运用上力度还不够,有好些工作还需要各级党委政府和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教育工作者的努力,现在,少数民语言文字得不到应该的普及和推广,特别是全民普及,专家学者们辛辛苦苦用民族语言文字翻译和出版了一些书籍,但有些仅仅是个政治任务和少数几个专家学者能欣赏而已,很难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达到预期的目的。所以,推广普及苗文永远在路上,除了苗族自身努力,各级党委政府要认真贯彻落实法律法规赋予的责任和义务,按照《国家民委十三五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规划》,有条不紊地推进苗族语言文字的普及推广,让苗族语言文字在苗族群众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参考文献:

1.民国《丘北县志》,丘北县图书馆藏书

2.《丘北县志》,丘北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中华书局

3.《文山苗族》,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苗学发展研究会编著,云南民族出版社

4.《丘北教育志》,丘北县教育志办公室编

5.《开广沟沉》,黄昌礼著,云南民族出版

6.《文山苗学研究》(12集),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苗学发展研究会编著,云南民族出版社

 

作者:项文辉,地址:云南省丘北县政协,邮编:663200,联系电话:15987682243

QQ:2362423939,邮箱:spajzh@163.com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