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苗文推行中的几点建议
作者:王毅 文章来源:王 毅 点击数:518 更新时间:2018-1-6 22:26:02

 

 

 

摘要:苗文推行六十年,广大苗文工作者付出了艰辛的劳作,取得了一定的的成绩,有目共睹,为保护苗族人的精神家园作出了贡献。然而,面对未来,苗文推行工作还有许多艰辛的路要走。如何破解苗文在推行中所遇到的问题?本文拟谈谈自己不成熟的想法,仅供参考。

关键词:苗文推行;建议。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于是,苗族语言文字便乘着国家根本大法的东风,在苗山峻岭间艰难地推行。通过专业队伍和非专业队伍及苗族民间社团,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怀下进行不懈的努力,苗文在不同地区,不同方言区,不同经济发展地区得到了相应的谱及和运用。为广大苗族民众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在当地的脱贫致富工作中,在苗族地区的政治文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经济文明建设,构建和谐社会建设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其发展的不平衡性,推行使用的局限性,依然是我们当前在苗文推行使用中面临的一大难题。

作者简介:王毅(1955—)男,苗族,贵州省织金县人,织金县农牧局公务员、织金县畜牧       

          开发总公司总经理(退休),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中国香港音乐家协会会员,

          世界华人音乐家协会理事、织金县苗学会原副会长兼秘书长、业余从事歌词创

          作和苗学研究。

今天,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通过非官方形式,把苗文的推行使用再次提到一定的层面,在民间寻求共识,这是对民族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历史负责的一种态度,是十分及时的,十分必要的,十分有益的,我们为之高兴,为之喝彩,为之点赞。

千百年来,苗族人有没有文字,成了社会之秘,成了世界之秘,成了科学之秘。为什么?当今从许多破碎的资料和现实生活中不难发现,苗族人自远古以来应该是有文字的,只不过是当时的苗族文字,还是在创制过程中,还没有形成象今天汉字这样成熟和完善,再加上千百年来的战乱和迁徙,使得这一文字的发展完善受到了条件的限制,历史的局限。但是正因为由于条件和历史的限制,我们的先人们在十分艰难的生存环境中,为了保护这些民族文字符号免受丢失,他们采取了最聪明的办法——将这些文字符号转换成衣着图案,刺绣或腊染在衣着上。这种史无前例的创举,才使得苗族最初的文字符号通过母系方式传承至今,其方法之巧妙,其功劳之伟大,实在是令人赞叹……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走过工业化时代,迎来信息化时代,苗族的许多传统优秀文化,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的古老命题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不得不寻求新的传承方式和方法,来迎接面临的各种挑战。这样,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才不会被淹没在历史的汪洋大海之中,才能守住苗族人的精神家园,苗族人的族谱基因和文明密码才会世代相传,我们才有资本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并将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一代一代永远传承下去,使之不致于在我们这代人手中丢失,从而愧对先祖,愧对晚辈。为此,对苗文的推行使用工作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巩固和保护好苗族的传统服饰,是苗文“活化石”形态传承、推行和使用的有效方法之一。如苗族的服饰,被中、外学者喻为穿在身上的书。苗族妇女在苗族传统文化传承上功不可没。她们不仅承担繁重的体力劳动,而且还要承担着抚养、教育孩子的重任,例如女孩从小在母亲的教育下就开始学习种麻、采麻、纺麻、织布、漂染、刺绣、腊染、裁缝等各个环节的服饰制作技能,双重甚至多重的劳动负担,使她们喘不过气来。但是由于苗族人天生的抗压精神,不论生活多么艰难,不论环境多么恶劣,她们始终无怨无悔地履行着自己的神圣职责,为自己,为家人,用勤劳的双手创造优秀、灿烂的民族文化,使苗族人的生活在颠沛流离中依然多姿多彩。因此,保护和传承好苗族传统服饰,就是保护和传承好我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

二是充分运用现代信息化工具作为苗文的传播手段,是我们推行和使用苗文与时俱进的必由之路。我们的社会,由工业化转入信息化时代,许多先进的现代工具,可供我们在传承和使用苗文中作为工具使用。比如,苗文软件的开发,有利于将苗文通过互联网络传递到四面八方,有利于科教活动,科普活动,娱乐活动等等,使之通过另一种传播方式,焕发出新的青春与活力。

三是搞好年轻一代人的苗文教育,是苗文传承后继有人的重要保证。年轻一代的苗族人,大部份在城市化进程中,从苗乡走出来,投入到城市的觅食大军中。由于生计所迫,整天疲于奔命,根本没有时间来考虑苗文的传承事宜。再加上受汉文化教育、运用的客观性制约,所以他们从苗文推行传播的生力军,逐步转变成苗文推行使用的被动阻力。这个问题不解决好,苗文的推行和使用就会在这里出现一个死结、一个梗阻、一个断层,势必将影响下一代对苗文的认知与运用。

四是挖掘整理苗文古文资料,是对苗文正本清源的当务之急。近年来,在东部方言区或中部方言区或西部方言区,专业或非专业人士都不同程度地发现一些酷似苗文的石碑,摩崖、石刻,这些尘封千年的实物佐证,十分珍贵。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和苗族文化学者,结合起来挖掘整理这些苗文古文资料,用现代科学技术和科学家的智慧,来破译这些神密的古苗文符号。摒弃那种历朝历代正史没有记载,无法无据考证的僵化思想,走出思维的怪圈,寻找论证的捷径,走出一条经得起科学考证,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古苗文论证的合理路径,为民族寻找千百年来留下的智慧的光芒,使之在当今世界闪耀出无与伦比的光辉。

五是注重苗文的推行模式,是争取国家层面对苗文认可的有效方法。国家对苗文至今仍然处在待认可阶段,原因是各方面的,有客观的,也有主观的。但是不论怎么说,人口数量千万的苗族人,虽然各地方言略有差异,解放前、后创制的苗文略有差别,但总的来说苗文的推行和使用势头还是好的。在西部方言区的一些苗族村寨,那些一个汉字不识的老人,拿起苗文版本的书籍可以朗读,可以歌唱,沉浸在自我的快乐之中,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好事。因为这些人,这种方式,潜移默化地将苗文推行开来,传承下去。我们为这种方式点赞,同时希望这种方式得以延续,发扬光大。

植根于人民群众中的推行模式,就是最好的模式,最有效的模式。所以,有必要总结提高,加以推行,把教材口语化,歌曲化,故事化,使人们在推行、传播当中得到快乐,又从快乐当中得到推行传播。通过广泛推行传播,促使国家层面对苗文的认可态度加速转变,争取在实现 “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之时,也是苗文被国家层面认可之日。

结语:苗文的推行和使用,任重道远。它需要专业人士,非专业人士,苗族文化学者,语言学家,科学家和各级党委政府及广大苗族同胞的共同努力。在实现中国梦的大氛围中,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努力克服困难,寻找工作捷径,采取有效措施,注重老、中、青、幼教育相结合,把苗文的推行和使用变为广大苗族同胞的需要,到那时,我们的民族文化将会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辉。

 

参考文献:

 

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年版)第4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