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风俗习惯 >> 婚丧嫁娶 >> 正文
 
 

神灵的庇佑:中越边境地区苗族祭祀形态调查及简析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4-10-20 21:09:30]

 

 ——以云南省麻栗坡县董干镇龙树脚自然村杨氏家族祭祀活动为例

 

作者 杨桂林

 

摘要:中越边境地区的苗族宗教文化核心的根本体现是对祖先的崇拜,这一区域里的苗族人普遍认为神灵是至高无尚的,神灵支配着人们的生活。因此,苗族的家族宗教祭祀,无不以神灵为核心来开展,这个“神灵”就是“祖先”。他们对祖先、神灵的崇拜,是极为虔诚的,认为族人对祖先不忠,触犯了神灵,就应该受到惩罚,只有对祖先、神灵的崇敬,才能得到保护,消灾灭祸,化凶为吉。云南省麻栗坡县董干镇龙树脚自然村杨氏家族的日常生活、丧葬、节庆祭祀形态充分说明这一问题,由此折射出苗族原始宗教形态的文化内涵。

关键词:苗族 祭祀 调查 简析

 

中越边境地区的苗族宗教文化核心的根本体现是对祖先的崇拜,这一区域里的苗族人普遍认为神灵是至高无尚的,神灵支配着人们的生活。因此,苗族的家族宗教祭祀,无不以神灵为核心来开展,这个“神灵”就是“祖先”。以下是笔者对云南省麻栗坡县董干镇龙树脚自然村杨氏家族祭祀形态的调查笔录。

一、杨氏家族祭祀活动传承人小考

1937年,杨氏家族中杨友兴(苗名:爪够·杨)的母亲杨王氏病逝,因没有本家族人作为死者的主祭人主持丧事,影响丧事活动的开展。杨友兴万般无奈,便派人前往今云南省广南县鼠街地区的五家寨村请族内人杨生盖(苗名:生盖·杨)和本县马街地区瑶人湾村族内人杨钱云(钱云·杨)为死者丧祭,由于路途遥远,那两位族内人赶到龙树脚村时,杨王氏己停尸四五天了,加上尸体己经腐烂,丧事办得很艰难。这件事深深刺痛了杨友兴的心,他深刻认识到无亲无戚的帮助,是多么的孤立无援。于是,杨友兴痛下决心学习家族的一切祭祀知识。由此,他成为龙树脚杨氏家族宗教祭祀的传承人。

19656月,杨友兴病魔缠身,考虑到死后家族内没有人从事宗教祭祀,必定会遭到外族人耻笑,为把家族的宗教祭祀传承下去,杨友兴临死前,叫来几个儿子,把家族的宗教祭祀知识传授给儿子们。杨氏家族的宗教祭祀活动就这样完整地保留至今。

二、杨氏家族祭祀的表现形态

(一)丧葬祭祀

丧葬。杨氏家族中,凡人死,无论男女,都要丧祭。人死时,要拿着火药枪朝天放三枪,绕房吹三声牛角号,表示某家某老人已经去世,通报族人及寨中人前来奔丧。放完枪,吹完牛角号,全家老小抱着死者的遗体痛哭。哭毕,把遗体抬下床,若是男老人,停尸于火塘边;若是女老人,停尸于灶房边。听到枪声和牛角号声,亲戚朋友及寨中人都要前来探视,询问死者的死因,安慰家属一番。凡前来奔丧的人,家属子女都要向来者递上一支烟,跪下磕一个响头,让座。人员到齐后,丧家主人主动安排男人切烟,找麻皮打草鞋;安排女人帮助缝制衣裙、垫盖等。如果死者为男姓,要通知死者的姐姐或妹妹奔丧,征求她们对办丧事宜的意见;若死者是女老人,就要通知死者的哥哥或者弟弟前来奔丧,征求他们对办丧事宜的意见,礼节跟以上一样。如果属非正常死亡,还得等他们前来开棺验尸,解决好相关问题,形成共识,若出现官司,则先打官司,待问题妥善解决后,才能料理丧事。被通知者,需要拉牛去上祭,就要作充分准备,把丧事办得隆重一些,礼俗也多一些。如果没有牛去上祭,也要拉一头猪或者一只狗或者羊去上祭,礼俗简单一些。一般亲属只带个口信。一切安排就绪,家人就要找人帮助碾米磨面,作办丧的物资准备。有能力办丧事的,死者要入棺,无能力办丧事的,就用“马架”。马架就是砍来树木和竹子编成担架,将尸体放入“马架”上。无论上“马架”或入棺,尸体都得停放在房屋的正堂中央,顺着房屋停放,头朝右,脚朝左,表明死者已经走出这个家,永远不能再回来。传说,苗族是骑着马从黄河、长江流域迁徙而来的,死后也要骑着马才能回到老祖宗原来居住过的地方找到祖宗神灵,“马架”(即担架)表示为死者的座骑。即使入棺,也要做一个小小的“马架”放在棺底。一切准备就绪,办丧活动开始,指路师唱着指路歌为死者“开路”。开路时,需要一只开路鸡,苗语叫“该帕呆”,将鸡杀死煮熟,剖腹扑放在一个木盆里,这个木盆称为祭祀盆,所有给死者的祭品都要盛放在祭盆里。指路师唱完《指路歌》后,鼓师敲响牛皮大鼓,芦笙师起舞,吹《过桥歌》《断气曲》《上马调》。芦笙师的《上马调》吹奏结束,主祭师(苗语称“仔姜单”)开始祭祀,主祭师手持一付竹卦,一壶酒走到死者面前,揭开死者面布,倒上一杯酒,对死者念祭词:“某某老人,死只是你一人死,喝只能由你一人喝,我要倒三杯酒给你喝,你喝完三杯酒,我们才能抬你到堂屋中去陪客。”接着倒第二杯酒,继续念道:“你喝不完的酒,我帮你倒在土罐里;你吃不完的饭菜,我帮你倒在木盆里,你要带着喝不完的酒和吃不完的饭菜到阴地间去给你的老祖公某某和老祖婆某某。您要拉着他们的衣角到阴地间去过你的生活。”接着倒第三杯酒,继续念道:“你已经喝完三杯酒,我现在请芦笙师带你到堂屋中去陪客”。这时,众人动手把死者抬到堂屋中装入棺材,头朝灶房,脚朝火塘地停棺于堂屋正中央进行悼念。停好棺材,家属痛哭一场,丧事正式开始。悼念开始宰杀一头牲口,以后白天宰杀一头牲畜,夜晚宰杀一头牲畜,这叫守灵畜,祭牛要等到出丧那天才能宰杀。属于姐姐、妹妹或哥哥、弟弟,及表兄、表弟、亲家等,一般都要前来悼念、上祭。历史上,凡是行军苗族,丧事活动期间都要进行巡逻(不进行巡逻,不属于行军苗族)。根据老辈人讲,龙树脚杨氏苗族在历史上从军,杨姓祖先在征战中,男人曾经有人被战死,丧事活动期间必须进行巡逻,龙树脚杨姓苗族属于行军苗族。因此,若是男死必须为死者巡逻,苗语叫“走查”,意在巡逻。所谓“巡逻”是苗族人在历史长河中,长年征战,有被战死的,为了保护丧事活动的正常进行,不受外界影响,丧事活动期间,必须组织族人进行巡逻。巡逻时,由族人中一名成年男子带队,组织六七人扛着旗子,拿着大刀、弓、弩、箭、火枪等旧式武器,吹着牛角绕房巡逻,白天三次,夜晚三次。第一次绕房五圈,左起三圈,回转两圈;第二次绕房七圈,左起四圈,回转三圈;第三次绕房九圈,左起五圈,回转四圈。每巡逻完一次,都要在大门口学夜莺叫,要在大门口向死者报告一声“平安无事”,直至丧事结束。杨氏家族若是女死,办丧期间不举行巡逻仪式,原因是杨姓女人在战争中没有阵亡人员,丧事活动期间不必进行巡逻,这与《杨家将演义》历史很相似,是什么原因,这不得而知。死者停放在家中时,棺材脚不点灯。

出殇时,要打火把,芦笙师还要吟唱和吹奏《送葬歌》。出殇,就是在安葬的当天早晨,必须把灵柩抬出大门外,如果有牛祭奠给死者,灵柩抬出家门后,要选择一处平坦地带,将灵柩停下,举行“踩山晒尸”祭祀,俗称出殇。出殇时,用五根树枝搭成架,毛草搭盖,竖起一个停尸棚,灵柩停放在停尸棚里。如果没有牛祭奠给死者,就无须出殇。举行完“踩山晒尸”祭祀活动后,就可按选定的时晨抬灵柩上山入土安葬。出殡时,不用“望山钱纸”,不用“长钱”,只丢买路钱。

安葬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横葬,不用石头支砌;一种是直葬,要用石头支砌。

根据老辈人讲,在很早以前,苗族的头人死,都要用石头支砌,作个记号。后来官兵发现用石头支砌的苗坟是苗族的头人,为了发泄私愤,官兵把用石头支砌的苗坟统统给挖掉,暴尸荒野。为了保护苗族头人的坟墓,不管是平民百姓或者头人,一律不用石头支砌,有一个石头在坟头上都要把它捡丢。这样,才保护了苗族头人的坟墓,故所当今许多苗坟还继续沿用老的一套传统安葬方式。

实行直葬,有三个原因:一是在历史长河中,部分汉族被官府追杀,为了逃命,他们躲在苗族群体中变成了苗族。但在安葬时,他们仍然沿用汉族的直葬方式,用石头支砌,甚至立碑;另一个原因,有部分苗族富裕起来,或者当头,死了以后,儿孙为了给他有个纪念,仿效汉族人实行直葬,用石头支砌,甚至刻石立碑;第三个原因,有部分姓氏人口不发展,经过祷告,后来人口发展了,效仿汉族人实行直葬,用石头支砌,甚至刻石立碑。

灵柩抬到坟坑,下葬时要清棺。清棺就是将死者的被盖重新清理,怕有人将针头之类的铁器插在被盖上,对生者不利。传说,历史上,苗族在漫长的战乱迁徙过程中,在一个叫“钟万钟戕”的地方落脚下来,并设立自己的天坛。他们在这里生活数百年后,朝廷的官兵追来征讨,包围了“钟万钟戕”,双方进行数十年的战争,彼此都打得个精疲力尽。因后方供应不上,一部分官兵已经变成叫花子,在半路上实行抢劫。苗族人为了生活,不得不派人下山找吃的、穿的,但走到半路上,东西均被那些叫花子抢劫了,苗族人实在无法生活,不得不离开“钟万钟戕”。临走时,首领告诉所有族人说“我们此时离开钟万钟戕,今后可能永远不再回来了,请大家回头看看钟万钟戕,看看我们的天坛再走”。为了不忘记这段历史,如今的中越边境地区的苗族人死,无论男女老少,在清棺时都要给死者穿戴的新衣服、裙裤、鞋袜,一一用剪子剪破,边剪边念:“如果汉族人抢你的衣服,你说你的衣服破;如果汉族抢你的鞋袜,你说你的鞋袜烂……”,然后再念“你此去永不复返,请看‘钟万钟戕’;看天明,看天命,永不回头,再闭着眼睛去!”念完,填土。

填完土,再用三根“马儿杆”(一种植物)清扫一下坟墓,由族人中一人跪在坟坑前,双手楼着衣兜,另一人从坟头上抓三把土丢入衣兜内,背回丢在回家的半路上,并告诉死者的阴魂:“你明早就在这里等早饭”。当天晚上,由家人送一把火到距坟墓较近的地方给死者做伴,俗称“送火”。“送火”时,还要用三根桃树枝和三根狗屎腾拴成一把,从家里的四只墙角打扫出去,送到死者出丧时烧毁死者衣物的火堆前面,把桃树枝分开,路坎上插一根,路坎脚插两根;第二天晚上,送到距离坟墓较远的地方,把桃树枝分开,在路坎上插两根,路坎脚插一根;第三天晚上送到家人的房脚,并告诉死者“要吃要喝请在这里等待”。与此同时,第一天早上给死者送饭,送到头晚丢泥巴的地方,第二天送早饭,送到半路;第三天送完早饭,就把死者阴魂请到灶头上,以后每顿饭都要给死者打一碗饭,拿一双筷子放在桌上,请死者和家人同桌吃饭。

安埋后的第三天早上要复山,山是人死后第三天早晨,家人及亲友每人带上一壶酒、一个煮熟的鸡蛋和一包米饭到死者坟墓前,由家人或者族长给死者一一地进行祭祀,介绍来人的情况。祭祀完毕,若是横葬,就直接用锄头铲泥巴把坟墓垒好,即返回。若是直葬,就要发动大家找石头进行支砌,甚至立碑。把碑立好,把坟墓垒好,即返回。家人得招待客人一餐丰盛的饭菜。

安葬后满十三天,要为死者进行“烧十三”祭祀活动(汉族人叫烧七,即七七四十九天,招回死者的灵魂,给死者烧包,让死者自由去投生,而苗族人烧十三,也有同样的意思,只是祭祀的方式不同)。苗族人的“烧十三”,就是人死后第十三天早晨,集中族人祭祀死者,苗语又叫做“释”,即释放死者的灵魂。这天,族人要带上一壶酒,一块刀头肉及一包米饭到死者坟前祭奠,让死者自由去投生。如果还要单独烧灵,就不再“释”。“释”,一般只限于小孩或者年轻人及经济困难者。

“释”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如果死者是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不办丧事,不吹芦笙不敲鼓,简单料理安葬即可,也不接回死者的阴魂到家里同桌吃饭,“释”后,丧事才算结束。凡属于年老人或经济条件好的人家都要烧灵,不再“释”。

丧葬期间的祭祀一般要由族长担任(苗语叫“仔姜单”,即带鬼之人,又称“鬼主”)主祭。同时,还要设寨老(苗语叫“生祖老”)和棺材制作师(苗语叫“仔钱”),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纠纷,要由寨老出面协调解决。棺材制作师负责棺木制作,确保棺木技术过关,不出问题,安全下葬。

“烧灵”。所谓烧灵,就是人死后一年或者若干年,把死者的阴魂请回家中再举行一次办丧祭祀活动。“烧灵”的规模宏大,活动过程与去世时一模一样,有牛仍然可以拷给死者。但芦笙的吹奏为《烧灵调》,与丧葬时吹的内容有区别。“烧灵”一般要在死后十三天以后进行,“烧灵”的意思就是给死者解开生前的一切精神加锁,让死者自由去投生。烧灵时,要砍来竹子编成一个形似人的“竹人”,苗语叫“告湾”。找来死者生前穿过的衣报披在“竹人”身上进行祭祀。假人停放在堂屋中,用一个糯米耙、一个煮熟的鸡蛋,在芦笙师的指引下,到半路上招回其灵魂进家悼念,正客一天或者一个晚上,仍然有许多杀牲,亲戚朋友照常前来上祭、掉念。如果不经过烧灵,死者就不能再投生,所以必须进行烧灵。

总之,无论烧灵祭祀还是丧葬祭祀、做牛鬼祭祀,芦笙吹奏的祭祀调内容都是有区别的,例如办丧期间,第一步为起式吹奏,即死者断气后,第一调芦笙是吹奏《断气调》,第二调是吹奏《上马调》,吹奏完《上马调》,才能将死者入棺。第二步为宰杀动物祭祀吹奏。芦笙起式好后,要宰杀动物祭献死者,就要吹奏祭祀调,调子分上、下和结尾三部分,芦笙师在鼓边转圈(死者是男的要转九圈,是女的转七圈),然后到正堂打半跪(半跪要打满九个),孝子要陪同跪拜祭祀。半跪打完后,吹上部分曲调,上部分曲调吹完后,要找另一个会唱《丧调》的芦笙师来配合唱调,唱一段调子吹一调芦笙,直至把调子唱完。调子唱完后,芦笙师就接着吹下一调,把下调吹完后芦笙师菜示意孝子起来,接着吹《结尾调》,吹完《结尾调》,这一程序的祭祀菜算结束。第三步为巡逻吹奏。每次巡逻都要吹奏《巡逻调》,孝子陪同芦笙师一起跪拜。第四步为献饭吹奏。一天要献饭三次,早饭、中午饭、晚饭各一次,每次献饭要吹《献饭调》,吹奏的调子内容基本都是一样,只是名称有所区别。这时,孝子也要陪同一起跪拜祭祀。第五步为烧纸吹奏。在正客的晚上,亲戚朋友全部到齐后,到半夜,要把所有的纸香全部烧掉。这时,要吹奏《烧纸调》,所有孝子和亲戚朋友都要来陪同祭祀。第六步为杀牛吹奏。在出殇地杀牛时,要由一芦笙师吹奏《杀牛调》围绕杀牛周围转圈圈,直至牛杀死后圈转完。第七步为送死者出山吹奏。没有牛杀的,在家里吹奏;有牛杀的,在出殇地吹奏。首先吹奏《离开调》,一笙芦师吹《离开调》,另一笙芦笙师吟诵《离开歌》,直至把调子吟诵结束。接下来是由一芦笙师吹《送出调》,芦笙师在前面引路,孝子及亲戚朋友在后面抬着灵柩者跟上,芦笙手到第一个叉路口返回从棺材下面钻过来,所有芦笙的祭祀活动就此结束。再如吹《杀牲调》时,《杀牲调》有杀小牲口曲调和大牲口曲调的区别,白天有白天调,夜晚有夜晚调。芦笙吹奏的对象中,又区分老年芦笙、青年芦笙、妇女芦笙、小孩芦笙,死者是哪一类人就吹哪一类人的芦笙。云南省中越边境地区普遍流行的芦笙吹奏内容为丧葬芦笙、烧灵芦笙、拷牛鬼芦笙等。在什么情况下,该吹什么芦笙,都有所规定。另外,伴随芦笙吹奏的鼓师敲打牛皮鼓时,鼓点同时随芦笙的曲调而变换节奏。

做牛鬼。杨氏家族族长均养有一面小牛皮鼓,苗语叫“抓呆”。杨氏把这面小鼓视为“神鼓”,只有“做牛鬼" 祭祀时才能使用。关于养小鼓,有各种各样的传说,这里无法一一列举。但养有小鼓的人家,禁止族内人不得在房屋内随意吹竹箫,谁吹了竹箫,谁就犯忌,得罪神灵,就要受到神的惩罚,据说犯忌者无论男女老少眼睛都会变瞎。传说,历史上杨姓苗族与外族作战,战败撤退,迁徙时,杨氏族中的九个儿子砍来一棵大董棕树,将树心挖空做成九个小鼓,每人收藏一面作为今后兄弟相认的凭据。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谈到内族人养有小鼓,吹芦笙送葬,就认为是亲弟兄,视为一个祖先的子孙,以自家人相待。“神鼓”作为杨姓苗族祖先的象征,神圣不可侵犯。

“做牛鬼”,是老年人死后若干年需要向儿孙讨要一头牛,儿孙得给老人再拷一头牛进行祭祀,这头牛就叫“牛鬼” 。

做牛鬼分四个程序,一是用一个煮熟的鸡蛋在正堂屋中间进行祭祀,苗语叫“花那”;二是做完“花那”,再做“鸡酒”;三是做完“鸡酒”,再做“猪酒”祭祀;四是做完“猪酒”,就要做“牛鬼”祭祀。

“鸡酒”即用一块木板放在堂屋中,祭师将死者的阴魂请到做牛鬼祭祀活动主办者屋内的灶边等侯,并用一只鸡祭祀。祭词是“某某老人,你向我讨要一头牛,我先给你做鸡酒,再给你一头牛,请你在灶边耐心等待”。祭祀完毕,将鸡杀死煮吃。

“猪酒”,即在做完鸡酒后时隔半年左右再做“猪酒”祭祀。做“猪酒”时,祭祀活动主办者要杀一头猪祭祀。届时,主办者通知族人集中到家里,祭师把死者的阴魂请到一棵中柱旁,祭词是“某某老人,我已经给你做完鸡酒,现在还要给你做猪酒,做完猪酒,才能给你一头牛,请你在这棵中柱边耐心等待,等我们哪年从汉族人家讨得牛来,再给你做‘牛鬼’,你要保护保佑我们全家身心健康”。做完猪酒祭祀,接下来就要做牛鬼祭祀了。

“做牛鬼”,即做完猪酒后,就要做牛鬼祭祀。做牛鬼时,规模宏大,场面热烈,全族人参加祭祀,因为祭祀相当烦琐、复杂,要从知道名字的老祖宗开始一代一代地清理出来,一个一个地进行祭祀。如果是去世的男老人讨要“牛鬼”,他要带着一个媳妇做伴前来讨要牛鬼。届时,就要用男老人生前穿过的旧衣服做成一个假人,代表前来讨要牛鬼的男老人;用女人穿过的上衣做一个假人,代表前来做伴的媳妇。如果是已去世的女老人讨要“牛鬼”,她就要带着一个侄儿子做伴,届时,就要用女人穿过的旧上衣做一个假人,代表前来讨要牛鬼的女老人;用男人穿过的上衣做成一个假人,代表前来做伴的侄儿子。讨要牛鬼的人得一头牛,牛要杀死,用牛肉进行祭祀;前来做伴的媳妇或者侄儿子,要给一头猪,但猪不用杀死,只用火柴头烧一下猪毛即放走,因为在做猪酒时已杀过猪;其余跟随前来讨要“牛鬼”的其他死者,每人给一只鸡。祭祀过程中,要从知道名字的始祖开始,一个个地请来参加祭祀活动,讨要牛鬼的去世老人给一头牛,跟来做伴的媳妇或者侄儿子要给一头猪,前来探视的给一只鸡,直至所有去世的人都要一个个地请到。故所复杂繁琐。若漏掉一人还得从头来做起。祭词是 “父亲大人(或是母亲大人),你九天催要牛鬼,十天催要牛鬼,我已经从汉族人那里找来一头牛,现在把它拉来拷给你。你讨得牛鬼后,要保护保佑我们全族人身心健康,保护保佑我们上坡不跌坎,下坡不跌岩,空手出门,抱财归家,我们有吃有穿,才能年年给你祭祀”。传说,先祖“做牛鬼”时摆放祭品三十三碗零三捧,后来因在长期迁徙生活,受条件所限,不小心,所摆放的祭品被狗吃掉二十碗,只剩下十三碗零三捧。所以,如今的龙树脚杨姓家族做牛鬼祭祀时,摆放十三碗零三捧。做牛鬼祭祀时,芦笙师要吹奏《祭祀调》引路,鼓师要伴随着芦笙声敲打那面“神鼓”,芦笙师随鼓点,按照祭祀程序吹奏,直至整个祭祀活动结束。

中越边境地区的苗族人常挂在嘴边的话:“父母欠儿女一顿饭在堂屋中,儿女欠父母一顿饭在房脚。”意思是说,作为父母,要完成对儿女的婚姻大事,才算为父母对儿女已经尽完一切责任。给儿女结婚时,首先要摆一桌饭菜在堂屋中对老祖宗进行祭祀,所以叫做“父母欠儿女一顿饭在堂屋中”。“儿女欠父母一顿饭在房脚”,意思是说,父母向儿女讨要的牛鬼,牛鬼的祭祀活动是摆设在房脚,面向西方,祭祀在野外,所以叫做“儿女欠父母一顿饭在房脚”。做完“牛鬼”,作为儿女对老人才算为尽完一切责任,老人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回来找儿孙的麻烦。

(二)日常生活祭祀

“火笼猪” 。传说,苗族人过去养猪不肯吃也不肯长大,过年了还没有一头猪宰杀过年。后来苗族人就去偷汉族的猪来杀过年。自此以后,苗族人养猪就肯吃肯长了。故所苗族人过年都要宰杀一头火笼猪。因猪是从汉族人那里偷来的,吃火笼猪时不准说汉话。“火笼猪”的祭祀在大年初二举行,祭祀目的在于让神灵保佑族人在新的一年中六畜兴旺,家人平安。相传,杨氏远祖娶三个老婆,大老婆生九个儿子,二老婆生七个儿子,三老婆生五个儿子。原先宰杀火笼猪时,全家团圆,在一起会餐。后来因迁徙分散,大老婆宰杀火笼猪,只给自已的九个儿子摆放九碗,让大家食吃,不通知二老婆的七个儿子和三老婆的五个儿子参加会餐。二老婆、三老婆为此而睹气,各自也养了一头猪,来年宰杀,也只给自已的七个儿子、五个儿子摆放七碗、五碗,不通知大老婆的九个儿子参加会餐。由此,杨氏弟兄分歧,自己有几个儿子,宰杀火笼猪,就摆放几碗。出嫁的女子,不得参加食吃祭品。

“槛门猪”。传说,杨氏苗族过去代代都有一位头人。为了让杨氏族人代代都有头人,他们饲养的老母猪,如果出现有白毛的猪儿,就认为是有王子要出现,这头白毛猪就得养作“槛门猪”。届时,祭祀活动主办者要通知族人到家中,把猪杀死,用猪头、猪脚、猪尾巴供奉在主人的床上,还砍来一块生木板做槛门放在床上,由主人抬着一个簸箕,簸箕里放着一把杀猪刀和一根绳,再盛上事先炒好的仙米,在床前打个半跪,口中念念有词:“九个猪儿、十个猪儿,我不用来做槛门猪,这个我要用来做槛门猪;九对儿女、十对奴仆都要进驻我杨某家。”念完,模仿吆喝猪儿的叫声,绕房一周。每绕房一周都要到床前打个半跪,重复前面的词意。绕房时去四转、返五转;如果属二老婆三老婆所生的二房三房绕房时去二转、回三转。祭祀完毕,每人端一碗甜白酒,手里拿着一块大肥肉吃起祭品来。已嫁出的姑娘和女婿不得参加吃祭品,主人另用祭品外的猪肉招待他们。

生男生女。杨氏家族中生男孩,必将男孩的衣包即胎盘埋在房屋内的中柱脚,表明男孩将来是一家之主,是家庭的顶梁柱,成大器办大事。如果生女孩,必把女孩的衣包即胎盘深埋在屋内床脚下,表明女孩子将来是男人的依附,要依靠男人生活,她只能终生尽妇道,生育儿女,做好家务。将来百年归世,其灵魂要回归他们的出生地,即衣包之地,来世再投生。孩子出生后的第三天早晨,无论是男是女,都要请族中一位德高望重的男老人或者女老人给孩子取乳名。这位老人就要选择一个好听的名字或者吉利的名字赐给孩子。这时,家中父母就要拉一对鸡(一公一母)和找一个鸡蛋请这位长者给小孩“叫魂”。“叫魂”的意思是,小孩刚生下地,第一次来到人间,他(她)还没有名字,要请德高望重的人给他取名,要用杀牲来保护他(她)的生命。“叫魂”时,要请老祖宗,天神、地神、山神、龙神来给以保护,让小孩健康成长,将来成为族中一位成大器和办大事之人。

鸡鬼和刀鬼。杨氏姑娘出嫁,必须收取新郎家的一把镰刀和一公一母的一对鸡,叫做鸡鬼和刀鬼。一公一母的鸡象征这对新婚男女的幸福结合。这把镰刀,象征婚后夫妻男耕女织,共创美好生活。镰刀和鸡是杨氏家族崇敬的神灵。姑娘出嫁时,要用一只熟鸡在灶边祭奠祖先,方可出门。出发前,新郎还要给杨氏祖先拜堂。

(三)节庆祭祀

春节。一年一度的大年三十到来,杨氏家族要在农历腊月二十八或二十九两天,用三根金竹扎成竹把,打扫房屋。边扫边念祭词,大体意思是:“过年了,我要清除家里的妖魔鬼怪,让金银财宝滚进来”。打扫完屋内,再把房前屋后卫生打扫干净。大年三十天,族人要举行躲鸡棚,苗语叫“告达该”。除夕清早,族人要安排专人砍来千樟树(当地对一种树木的俗称),拔来茅草,用千樟树和茅草做成一个大圈圈,用茅草扭成茅草绳,一头栓着树尖,一头拴在树脚做成鸡棚架。根据族人多少,再用茅草做成许多茅草圈戴在族人的手上,由族内一年长者主持进行祭祀。鸡棚架上拴着的那根草绳歪斜着,形成一个半圆。族内人不论男女老幼,由一年长者手拿一只大红公鸡,念念有词,带着依秩钻圈,去时五圈,回转四圈。钻圈结束,祭祀者把鸡杀死,用鸡血滴血一圈,然后用鸡血点在每人前额上,表示点名到人,表示点红吉利,被点名者将受到祖宗神灵的保护,视为族内人一年内吉利。因为在一年中,族人有新生的、有死亡的、有外出不归的等,都需要清点人数,人口是增是减,做到心中有数,族人称此为躲鸡圈。意思是,天黑了,鸡要进圈;年终了,族人要收归回营。躲鸡棚祭祀结束,收回族人戴在手上的草圈,安排两位族内男性把鸡棚架和那只公鸡送往西方一个岩脚,把鸡棚架立好,从鸡翅膀上拔下九根鸡毛插在茅草绳上,用火烧一下鸡毛,表示己祭祀,然后把鸡带回家煮吃。

躲鸡棚祭祀结束,各自回家,按家里人口多少每人一个鸡蛋,插放在一碗米上,点燃数柱香开始叫魂。叫完魂,做年饭,祭献祖先神灵,苗语叫“莱巴佑”。祭祀时,先祭祀族内祖先和死去的亲人,祭词大意为“某某,我过大年三十了,我煮好饭煮好肉,请您来跟我过节吧!吃完饭喝好酒,您要保佑我一家老老小小不遭受疾病灾害、妖魔鬼怪的侵害,避免闲言碎语、是非口角,矛盾纠纷、阴谋诡计、天灾地难、水淹火烤、伤灾病害的发生,将昆虫、飞禽走兽都赶走,我栽种庄稼、开荒垦地、出门做生意,扛枪守猎,有吃有穿有钱用,过上幸福生活了,才要先祭祀您们。”祭祀完祖先和死去的亲人后,再祭祀诸神,祭词大意为“彝族祖先、仡佬族祖先、苗族祖先、壮族汉族祖先、山神土地、坡神地神、岩神树神、财门事官老爷、龙神土地、床神铺神、灶神娘娘、石匠木匠师傅,我过大年三十了,我煮好饭煮好肉,请您们一起来跟我过节吧!吃完饭喝好酒,您们要保佑我一家老老小小不遭受疾病灾害、妖魔鬼怪的的侵害,避免闲言碎语、是非口角、矛盾纠纷、阴谋诡计、天灾地难、水淹火烤、伤灾病害的发生,将昆虫、飞禽走兽都赶走,我栽种庄稼、开荒垦地、出门做生意,扛枪守猎,有吃有穿有钱用,过上幸福生活了,才要先祭祀您们。”祭祀完诸神,接下来祭祀孤魂野鬼,祭词大意为“我点名不齐,喊到喊不到,无论死在路坎脚路坎上,还是死在悬崖洞口,死在水里沟边的,大家都来齐,都到来,和我过节吧!吃完饭喝好酒,您们要保佑我一家老老小小不遭受疾病灾害、妖魔鬼怪的的侵害,避免闲言碎语、是非口角、矛盾纠纷、阴谋诡计、天灾地难、水淹火烤、伤灾病害的发生,将昆虫、飞禽走兽都赶走,我栽种庄稼、开荒垦地、出门做生意,扛枪守猎,有吃有穿有钱用,过上幸福生活了,才要先祭祀您们。” 祭祀完毕,全家人吃年饭。吃完年饭,把家里所有的生产工具收归在一起,用钱纸封上,同时还要给大门、小门、门头、畜圈和栅门粘贴钱纸,表示辛苦一年了,所有生产工具和人屋畜圈都需要休息,祈求它们保佑全家平安,六畜兴旺,丰衣足食。除夕夜,堂屋里神龛上的香火不息,男人还要守夜到鸡叫,才能入睡。

大年初一,鸡叫头遍,用小碗盛一点饭和肉,带上五张钱纸,五根香和鞭炮到水井抢挑新水,表示己喝到第二年的水,预示第二年财源滚滚进家门。这天早上,家家要重新煮饭、煮肉祭献祖宗,祭祀才算完毕。

初二“开山”,用一个刀头肉和一块豆腐,两半碗饭,两个杯子,一瓶酒,放进筛子里,带上一把镰刀,一把锄头,一把斧子,十根香,十张钱纸,端到栅门外面的地里或者田里摆着,把香点燃,左边插五根,右边插五根,开始喊:“彝族祖先、仡佬族祖先、苗族祖先、汉族和壮族祖先开荒步草的老祖宗们,请大家都来用酒用饭,确保来年丰收”。意思是,这个地区是彝族、讫佬族、苗族等的先民们首先开发,过完年了,新一年的劳动开始,开山日,不能请他们进家用餐,只好在外面请他们用餐了。念完,把酒饭和肉倒在地上,再用镰刀割草,用锄头挖地三锄,放下后,用一瓶酒和一点饭、肉,拿一把斧子到自己栽种的果树脚,先叫一人爬到树上,祭祀者就在树脚用斧子砍三道口子,砍第一斧,祭祀者问:“结不结?”树上的人答:“结”。祭祀者砍第二斧,问:“大不大?”树上的人答“大”。祭祀者砍第三斧,问:“甜不甜?”树上的人答“甜”。祭祀完毕,把筛子和劳动工具收拾回家,家人就可以动用劳动生产工具,出门开工做活,走亲会友,赶街做生意。

除春节外,杨氏的祭祀活动还有祭龙、祭土地、清明扫墓、农历七月十四以及建房盖屋、婚姻嫁娶等节庆祭祖,所念的祭词与春节祭祀大同小异,此类祭祀对象仅限祭祀人三代以内死去并烧了灵的本家族族人。

祭祀者大多由家族内辈份最长的男姓老人担任,祭祀时分三个步骤进行,首先祭奠所有的老祖宗,包含祭祀者三代以前的老祖宗,祭祀时不需一一点名,一句话代替即可。其次祭奠三代以内死去的族人,凡是本家族三代以内死去并已烧灵的族人,都要一一点到名字祭祀。祭祀时,从嫡系亲人到堂系亲人,从长辈到晚辈,从大到小,从男到女的顺序进行,即第一轮先祭爷爷奶奶,再依次从大到小,从男到女的顺序祭奠与爷爷奶奶平辈的族人;第二轮先祭父母,再依次从大到小,从男到女的顺序祭奠与父母平辈的族人;第三轮先祭最亲的人,诸如亡妻、兄弟等,再依次从大到小,从男到女的顺序祭奠同辈的族人;第四轮祭亡故的儿孙辈,对儿孙辈的祭奠,不需一一点名,同样只需一句话代过即可。

三、杨氏家族祭祀形态文化内涵简析

首先,从对杨氏家族的祭祀形态调查来看,中越边境地区的苗族人信奉原始宗教,相信万物有灵,崇拜祖先、神灵,认为祖先、神灵主宰着天地万物,人也不例外。在杨氏家族的祭祀形态文化内涵里,祖先与神灵是一个统一体,即祖先就是神灵,神灵即是祖先,祖先、神灵是无形的,所有的族内祭祀活动,都是围绕着祖先、神灵来开展。他们对祖先、神灵的崇拜,是极为虔诚的。认为族人对祖先不忠,触犯了神灵,就应该受到惩罚,只有对祖先、神灵的崇敬,才能得到保护,消灾灭祸,化凶为吉。杨氏家族的“神鼓之说”“火笼猪、槛门猪祭祀之说”“丧葬祭祀”“春节祭祀”充分说明这一问题。

其次,苗族是一个山地民族,农业生产是苗族生活的全部内容,在苗族的意识形态领域里占据着主导的地位,这一点也反映在杨氏家族祭祀形态文化内涵里。历史上,中越边境地区的苗族社会除以打猎为生外,主要是靠刀耕火种维持生活,喜欢烧山,大火过后,撒下小米或旱稻,简单的除除草,就可以有收获。如今的老挝、泰国、法属圭亚那等国家和地区的苗族百姓仍然从事着这样的生产方式。因此,他们把小米或旱稻当作生活中的唯一源泉和生存的希望寄托,直到当今的社会,这一地区的苗族群众,凡死了人,仍然沿袭着远古的习俗,都要给死者缝制一个小小的三角包,包里装上数颗小米或稻谷,用线缝在死者的左衣角上,让死者带到阴间继续求生。穿衣方面,苗族能自种、自纺、自织麻布做衣裙,不需外援。他们把麻布当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凡有人死,都必须穿上自种、自纺、自织的白麻布,就连给死者穿的草鞋也必须是自种的麻皮织成。杨氏家族的“镰刀和公鸡母鸡之说”“大年初二开山祭祀”以及“春节祭祀”“祭龙”“祭土地”等祭祀活动表现了各种自然力对农作物的特定作用,确定了这些自然力在宗教意识里的地位,认为农业生产的好坏完全受神的支配,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因此,对自然神的祭祀,是人对自然物的虔诚,希望通过对自然物的祭祀求得农作物长势良好,粮食丰收,人畜兴旺。

三是在杨氏祭祀形态文化内涵里,灵魂不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观念。苗族人相信每个人都有灵魂,死亡是灵魂与肉体永久分离,人死后就变成神,神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因此,苗族人认为,祖先“虽死犹生”,他们的灵魂仍具有强大的力量,能给生活在阳间的人带来幸福或危害。苗族对自己的祖先顶礼膜拜,寄托无限的希望。祭祖是苗族人敬老敬孝的具体表现,即使那个人的人品如何低劣,作风如何败坏,但在自己祖先面前,仍然要磕头,在父母面前,仍然要下跪。在苗族社会里,如果哪家出现不幸,遭到不测,都要向祖先祈祷和进行祭祀,可得到祖先的帮助和关照,寄托着对祖先之灵的极其美好愿望,保佑家人平安、六畜兴旺、五谷丰登和繁荣昌盛。祭祀词中出现的病魔、天灾、水灾、火灾、瘟疫等内容,反映出苗族先民在远古时代,由于生产力落后,对这些灾难的发生,缺乏相应的科技手法战胜困难,当这些灾难来临时,束手无策,只有祈求祖先、鬼神保佑。“避免闲言闲语,矛盾纠纷”等祭词体现出苗族人民数千年来对平安的追求,对和平的向往。“栽种庄稼,开荒垦地,刀耕火种,扛枪守猎”等祭词内容充分表明苗族传统文化的悠久历史。“山神土地,坡神地神,岩神树神,财门百生,事官老爷,龙神土地,床神铺神,灶神娘娘,石匠木匠师父”等内容揭示出苗族宗教的原始古老,表达苗族人民对祖先和大自然无限的崇拜、敬仰,给苗族人民带来团结奋进的精神力量。由此可见,杨氏家族的日常生活习俗,丧葬祭祀、节日祭祀深刻反映苗族人民千百年来的这一宗教思想内函。

四是在苗族的宗教观念里,认为神有善恶之分,对于善神,苗族人就崇敬、祭祀;对于恶神,苗族就请巫师(苗语称“支魔”)施以巫术除恶辟邪,巫师在苗族社会里享有很高的威望,他们被称为神的使者,能占卜吉凶,驱灾灭恶,治病除疾,成了苗族社会的精神领袖。杨氏家族中从事家族宗教祭祀的主祭、祭师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他们对保存和传承苗族的传统文化,起到了重要的积极作用,是才智卓绝的民间知识分子,是民族传统文化得以延续的功臣。由此可见,苗族社会的宗教祭祀是以家族为核心,它的继承方式是内传。

总之,我们要弘扬民族传统文化,保护这些民间智者,尊重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是历史赋予的使命。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研究苗族传统文化,要敢于冲破禁区,深入开展田野调查,对苗族的生产生活状况,保留下来的婚姻习俗、丧葬习俗、芦笙文化、民间传说、古歌等等一切有形或无形的文化遗产,都要作一番认真的研究。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的苗族民间所保留下来的这些东西,基本上是苗族人民在原始社会时期就形成的,客观反映苗族远古时期的生产生活状况,在没有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的原始社会里,苗族人民才有条件自由自在地产生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便渐渐地变为人们共有的传统文化形态沿袭下来。我们今天做些记录工作,提供后人了解当今苗族社会经济的发展历史脉络,其意义重大。

二是增强对苗族传统文化抢救和保护意识的紧迫感。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变化,新一代苗族人的思想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在过去的历史时期,老一辈苗族人虽然不重视科学文化,但他们重视传统的苗族文化的继承,大多懂得苗族祖先流传下来的生产生活习俗,诸如婚姻丧葬习俗等等。随着现代化科技的发展,传统文化受到强烈的冲击,苗族人也不例外,尤其新生代的苗族人早已冲破一切禁区,抛弃传统的东西,不讲族别,不讲习俗,走到哪方,学哪方的东西,本民族传统的习俗在这些人的脑子里早已荡然无存。苗族概念,在年轻一代的苗族人身上,所看到的只是一个空壳。因此,增强对苗族传统文化抢救和保护意识的紧迫感势在必行。

三是建立一支有一定规模的专兼职苗学研究队伍。目前,就中越边境地区的苗学研究情况来看,力量十分薄弱,并且大多数为兼职者或余业爱好者,真正从事苗学研究工作的专业人员屈指可数,加上经费的来源无保障,工作严重滞后。从事苗学研究的这些兼职或余业爱好者,多数为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或工作人员,有部分是教师或其他行业从业者,都没有受过相关专业培训,缺乏专业知识,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建立一支以专业队伍为骨干,兼职或余业爱好者为辅的苗学研究队伍非常必要。

  

部分参考资料:杨献才、杨桂林·《龙树脚杨姓苗族家谱》(初稿);杨桂林·《试论苗族的宗教文化》(打印稿);杨献才·《关于麻栗坡县龙树脚杨姓苗族祖源及其历史变迁》(打印稿);吴德华·《苗族节庆祭祖词解释》(打印稿)。

  

作者简介:杨桂林,文学笔名:红烛,男,苗族,生于19639月,研究生学历,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作家协会理事、苗学会理事,出版《边缘叙述》《大山之子》《麻栗坡县民族志》《永远生活在作品中——云南麻栗坡地区百年文学艺术文献汇编》等文学、地方志专著,就职于云南省麻栗坡县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麻栗坡县年鉴》《麻栗坡方志》主编。

 

通联:云南省麻栗坡县地方志办公室 杨桂林

电话:08766622776(办公室);13887667730(手机)

邮编:663600

                          20144月于麻栗坡

 
【 文章作者:杨桂林 文章来源:杨桂林 点击次数:4102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