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文山苗族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苗山新事  >> 苗疆见闻  >> 查看详情

苗山新事

推荐新闻

孩子,请别太任性

来源: 文山苗族网  日期:2020-05-07 11:25:18  点击:254  属于:苗疆见闻

项文辉

没有学校这样有诱惑力,各种民族不分男女老少都十分向往的地方。但我们也知道书难读,孩子们,再难读也要坚持下去,因为读书不仅仅是你个人的事。
                                    ——题记

430日晚,习惯没事就早睡早起的我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看一下时间才九点二十多,是来自广东惠州的一个陌生电话。
喂,二哥吗?
是,你是哪个?
我是你四妹夫,老提哥的第四个妹子的男人啊!
这是我堂妹夫的电话,我的手机里已经存有他的4个号码,看来今年出去打工又换地方又换号码啦!
这个时候才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哎,我的第二个姑娘丢失了,一个多星期都找不着要咋个整?
在哪里丢失?
老家!
怎么一回事你慢慢说。
是这样的,春节后我和你妹子就领着小儿子出来打工了,两个姑娘留守在家,叫她爷爷奶奶平时帮照管,大的今年读初三,小的读初二,但小的那个上个星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一直都找不着。
是不是不想读书了?
是,她就是不想读书。
她的电话是否还打得通?
她没电话,但QQ一直都登的,叫其他人帮联系,她说在城里找事做说。
那按照她提供的地址去找嘛!
家里的人都去找了,一下说在一处,去了又找不到,没办法,我明天要回来一趟,找着了才放心。
那要两三天才到家啊,怕等不得了?
我坐动车回来,明天下午就到,你要等我,到时带我去找。
好的,你注意安全!
第二天因为放劳动节假,在外务工的老兄弟要找点本地蜂蜜做药,天一亮就到乡下一亲戚家拿蜂蜜了,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回到县城。拨通四妹夫的电话,他说饭就不来我家吃了,在马鞍山他的一个哥哥家调查清楚了,他的二姑娘跟随的都是一群留守孩子,二道沟和小坝子有4个小男孩,大布红和石场院有2个小女孩,这几个小娃娃这几天就聚在一起,她姑娘说在县城一家烧烤店打工,但具体位置和店名就是不告诉。叫我晚上跟他们一起去找。
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对县城几家大一点的烧烤店和烧烤一条街逐一走访,但都没有找到,打电话不接,没办法,叫四妹夫领来的一位正在读初二的侄儿子加她的QQ,她说今天老板放他们过节,所以,在广场上玩。大家又到广场上找,一直找到十点多还是没有找到。
没办法,最后通过另外一种渠道找到石场院那个小姑娘的电话,她告诉说在二道沟寨子,并把那个小男孩的小名告诉我们。经过电话问二道沟的亲戚,证明有这么一个小孩,父母均外出务工,只有他和一个弟弟留守在家。因为有点晚,四妹夫说他自己去找了,叫跟他一起来的3个侄子回家,也叫我回家休息。凌晨一点多,四妹夫来电说找着了。很累,到村里一家亲戚家住一晚上,天亮再带姑娘回家。
我叫他好好引导,不能乱打乱骂,孩子还不懂事,也正值青春叛逆期,五一假之后学校就开学了,到时要亲自把孩子送到学校,安排好后再去打工。
53日晚八点多,我接到四妹夫的电话,他急得语无伦次,说二姑娘又跑掉了,跟谁跑掉也不知道。我说你慢慢把情况说清楚,不要慌。
吃完晚饭后,大姑娘在做作业,二姑娘拿他的手机玩,但不知为什么,二胡娘突然把手机丢在家门口像疯似的就往外跑,她爷爷看见后就追,一直追到寨头,但没追上,看见有几个小男孩用摩托拉走了。四妹夫接到二姑娘又跑掉的消息后就骑摩托车去追,但已不知去向。想想真气人,要是他们听话,我这次回来的各种费用都够他们两姊妹一个学期的开支了。从四妹夫的语气中听出他非常的气愤。
姑娘啊,怎么这么不争气,难道养育你十三年的爹妈就真的不如你在网上认识的那些人吗?
54日,天刚亮就接到四妹夫的电话,他说人没找到,但有点线索,昨晚来拉的有4辆摩托,村里和邻村2位正在读初三的女孩也是一并被拉走的,他要去派出所报案,征求我的意见行不行。我说:你是否知道你们村一起走的那位姑娘的电话,知道发给我,我问一下情况,另外也把昨天你姑娘跟聊天的那位小男孩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打通了他们村子那位小姑娘的电话。
喂,你是杨XX吗?
是。
今天你们初三的收假了,你不去读书啊?
要去的。
那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嘛!
你没说真话,你不是昨晚就跑出去啦?
是的,但下午我就直接到学校读书了。
那你知道杨X在哪里吗?
她没有跟我们在一起,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哦,你们还小,爹妈怕你们吃不好穿不好,所以,在外面辛辛苦苦打工挣钱,你们要认真读书才对得起他们。
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我认为杨XX没有说假话,所以,拨通了四妹夫的电话,告诉他就去报案,但也要让班主任知道此事,因为非毕业班的也要开学了,到时也让班主任跟学校领导反映。九点多,四妹夫来电说打听到二姑娘的下落了,昨晚跑到旧寨了。我跟她说:既然有线索就不要去报案啦,直接去把她领回来,想办法明天把她送去学校。四妹夫说:像这种交给学校也不放心,又不是牛马用一根绳子把他拴起来就行,是个人哪?
中午十一点多,四妹夫来电说已经把二姑娘接到家,无论如何还是打算把她送去学校,我说这样就对了,孩子毕竟还小,不懂事,不能随她的性子跑,该纠正得纠正,该批评得批评,该教育得教育。同时也建议,钱是苦不够的,为了孩子的教育,要么去到哪里把孩子带到哪里,供他们读书;要么回来盘点土地,照管他们,等孩子长大了再出去也不迟,因为孩子读书的黄金期像流水一样,过了就再也不会回来。
最后,四妹夫把电话递给二姑娘,我说:“姑娘,要安心去学校读书,不要到处乱跑,如果不改掉这种坏毛病,等你长大了会后悔的,因为读书是为了你自己好,如果不听话,谁也不会为你的任性买单。”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只有“嗯,嗯”两个字,对我的话,二姑娘不一定全听懂,但我还是想说,因为这不仅仅为二姑娘一个人,也不仅仅说给她一个人听。
 

文山苗族网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站长:张元奇
手机:15308766544
电子邮箱:46440276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