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优秀人物 >> 正文
 
' ;&+淝"鴙HE'>
 

点燃薪火的人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5-1-6 9:53:59]



——苗文教师熊朝荣访谈录

 

作者题记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同胞,献给为宣传和推广苗族言语文字作出贡献的人们!并深切怀念熊朝荣老师!

 

杨桂林/文图

 

一天,父亲的书房里来了一位老人,他看上去诚实、憨厚,一脸的慈祥……父亲向我介绍了老者,还递给我一本用牛皮纸装订好的文稿。我翻开文稿浏览起来,这是老人写的关于云南文山地区苗族文字学习推广风雨历程的回忆资料。老人告诉我,这本文稿记录了他一生的心血和希望,成稿前因应1994年编辑《云南苗族历史资料》一书,由文山州民委主任马发春,云南省民委《民族工作》杂志社主编李光亮等人的建议,撰写而成。

文稿里的文字叙述详细,资料齐全,是难得的珍贵史料。我从那些文字里读出了老人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苗文的推广、教学,并为这项事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艰辛,无怨无悔。我感动,这位叫熊朝荣的老人为苗族人的进步,为苗族人生存发展的命运改变,为苗族人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奔走着、呼唤着、努力着……

我征求熊朝荣的同意,把他写的文稿带回家,仔细研读。读着这些朴素、甚至还不是特别通顺,又有些杂乱但却是极有史料价值的文字,我对老人的坎坷人生有了更深的认识,敬佩之情激荡心间,一个采访熊朝荣,为他写点文字的想法油然而生。终于,几次电话给熊朝荣,老人接受了采访。

那是一个阳光和煦日子,熊朝荣在他小小的客厅里,向我讲述他大半生推广苗族文字的坎坷故事——

 

苗文的出现

 

熊朝荣说,一个民族要发展要进步,必要有自己的文字。苗族人民要感谢毛泽东,感谢中国共产党,是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推翻长期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建立起新中国。新的国家制度,改善了民族关系。1951年前,政务院就决定帮助没有文字的民族创立文字,并从时间、人力方面积极筹备。根据有关资料的介绍,最早看到的苗文是国家曾经用俄罗斯字母7个,希腊字母2个,苗族新创字母7个组成。结果,这套文字方案不可行,最后确定用拉丁文字母创造了当今推广使用的苗文。1954年秋至195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二工作队进入云南,其中副队长王辅世等一行4人先后深入蒙自专区的开远、个旧、屏边、金平、蒙自和文山专区的砚山、丘北、马关、麻栗坡、文山等县市,对苗族语言进行了详细调查。工作队所到之处,受到苗族群众的热情接待,积极提供资料,为国家在贵州省召开的贵阳会议提供科学的文字依据。

中国苗文是1956年创造成功的,字母是以拉丁字母为字母。为了统一认识,正确划分方言区,国家民委于19561031日至117日,在贵阳召开“苗族语言文字问题科学讨论会”,到会专家、学者和代表共285人。他们来自国家民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调查第一、二、四工作队的专家,湖南、四川、贵州、云南和广西等省区的代表,苏联专家谢尔久琴柯教授等也出席会议。当时,在贵州民族学院学习苗文的文山地区苗族学员汪发亮、罗朝明、杨廷林、熊树成、杨树清参加了会议。云南的代表有21人,其中文山代表是冯德、吴成元、项朝宗、罗大、黄寿元。

由于历史形成的原因,苗族居住在不同的区域,相对分散,造成地区之间语言词汇差别大。贵阳会议上,与会全体代表充分讨论,将苗文划分为湘西、黔东、川黔滇和滇东北四个方言文字,其中川黔滇母语全球通。

 

早期苗文的学习

 

谈到苗文的宣传学习,熊朝荣深有感触。他说,19579月,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和云南省教育厅联合发出通知,将各大专院校苗族学生集中于云南民族学院和云南民族师范学校学习苗文,并对宣传和学习苗文的情况进行收集和反馈。20世纪50年代,在昆明大专院校读书的苗族学生人数少并且文化程度普遍偏低,对国家创造的苗文学习和宣传提不出任何有建设性的建议、意见。虽然这样,但苗族学生们对苗族人民有了自己的文字,感到非常高兴、激动。他们把自己学习苗文的喜讯通过语言、书信等方式传播到家乡,告诉亲人、朋友。

20世纪50年代,文山地区由教育行政部门组织,先后选派汪发亮、罗朝明、杨廷林、吴成元、陶汝霖、李春明、杨树林、陶福安、周绍才、项保昌、陶万友、陶继禹、王州辅、王朝荣、陶德祥、古正荣、王学义、王树帮等到贵州民族学院学习苗文。

195710月至19581月,文山州文教科在文山西山脚原党校校址开办第一期苗文培训班,学员30名。学员来自文山州8县,他们当中绝大部分是回乡的农村知识青年,部分是教师。培训班教研组长由罗朝明担任,任课教员为罗朝明、杨廷林、熊树成、杨树清。19585月至1124日,举办第二期苗文培训班,学员30名,罗朝明、熊树成、杨树清、陈忠祥(汉)任教员(杨廷林当时在广南堂上农场劳动)。两次的苗文培训,在苗族社会里引起反响,苗族群众深切感受到本民族文字给生产生活带来的实惠,大大振奋了民族精神。

“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帮助苗族创造了苗文。从此,我们不再当睁眼瞎了!”这是苗族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熊朝荣谈到当年的情景,至今仍然津津乐道,兴奋不已。

阳光总是有乌云相随,正当苗岭山乡沉浸在学习使用本民族文字喜悦的氛围时,当州人民政府正在选择校址(今天的文山州财贸学校校址),拨款建盖苗文学校进入紧张工作阶段,全国的“反右派”政治运动席卷而来,苗文被上纲上线,列为地方民族主义勒令停办,苗文学校建设夭折。苗文教师挥泪告别讲台,有的到农场劳动,有的改行做别的工作,有的回农村当农民。文山新华书店里有几本《苗汉简明词典》被迫收走,严禁出售。“反右派”斗争扩大化,不仅给苗文的学习推广工作中断,还给那些掌握苗文并教授苗文的人造成严重的人身摧残,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反右派”斗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曾经到贵州省贵阳民族学院学习苗文的两批学员,目睹老师斗老师,学生斗老师的残酷情景,不寒而栗,深感人的生命高一切,本着“皮之不在,毛将焉附”的思想,学员学成回单位,学校不敢安排教学,人人自畏,人心笼罩在恐怖的氛围里,装聋作哑,不谈苗文,甚至对自己的子女都不愿谈苗文,更不用说教他们学习苗文了。

1959年的一天,某学校一位姓王的老师在学生再三央求下,朗读了苗文版《农民识字课本》第39课《东方红》给学生听。课文里第58页第8行有关苗文的句子,在这个句子里,苗文“向前进”三个字意义很好,可是学校领导却断章取义,一口认定其中的“GHAOT”是男性生殖器,用意很坏,有意侮辱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将王老师送去劳动改造8年,不许人家说话。可怜的王老师抬头喊天天不应,低头求地地不灵,跺脚怒誓:“子孙三代从此不学苗文!”

 

苗文学校诞生前的事情

 

熊朝荣说到他创办苗文学校,是一肚子辛酸,他说,1956年,中国苗文在地平线上出现后,就立志宣传苗文,用本民族文字唤醒广大苗族民众起来学文化,学科学技术知识,这样说也这样做,宣传过的地名、村名、机关、学校、会议有:开远市文蒙联合招待所、云南民族师范学校、云南民族学院、文山州三级干部会议;西畴县政府、西畴县莲花塘村;麻栗坡县政府、麻栗坡县马尾冲村、查排村、大树脚村、扣林村、野猪塘村、下阳坡村、猛硐街、八布街、八布粮食管理所、八布中学、董干旅社、董干中学、大洞村;富宁县政府、富宁旅社、富宁县科技培训中心、旧腮村;砚山县政府、砚山县阿猛旅社、水淹冲村、鲁都克村、黑箐村、海子边村、塘林村、岔路口村、路独村、新田村、罗坡夷村、烟灯坡村、歪头山村、狮子山村、大漆树村、锅底塘村、新村、三龙村、白土觅村、石马脚村、小岩脚村、红塘子村;丘北县政府、丘北县新沟村、矣戈得村、白土洞村、矣德村、树皮村、旧寨村、小塘子村、猪场村、姑租村;文山县政府、文山县花桥村、金竹凹塘村、小冲村、红石洞村、小文塘村、牛棚村、大龙潭村、团田村、落水洞村、长箐村、大箐村、混水塘村、姑娘寨村、古那冲村、夹马石村、干塘子村、旧城村、清水塘村、老乌村、石榴红村、克地村;马关县政府、马关县山车村、都龙村、波龙村、金厂村、老寨村、漫瓦村、牛马榔村、达布斯村、干沟村、水头村、夹寒箐村、蒿枝坪村、堡堡寨村、仁和村、白果村、银水坡村、东瓜林村、糖厂村、磨槽湾村、熊吃水村、牛场村、老街子小学、河口村、桥头村;广南县政府、广南县的百乐村、凉水井村、张家湾村、杨柳树村、杜家塘村、宋家湾村、八宝村、团山堡村、甘蔗园村、马街村、黑支果村、牛穿鼻村、鼠街村、木榔村、马稍村、平寨村、桃子坪村、鸡街村、小阿章村、纂角村、布标村、龙王洞村、小坝庄村、西牛冲村、空心山村、茶叶箐村、普初村、小纽口村、小凹塘村、马路村、嘎机村、奎窝村、猫街村、干坝子村、红洞村、矿山村、科白村、杉木枯村、开重村、路马槽村、威西村、干坝子村、红糖子村、旧寨村、下坡路村、石板房村、波诺村、波诺箐村。另外,还利用到越南探亲的机会,在越南花龙、盐井寨、岩头、猛康、老街、戈锅、沙坝等地进行宣传。

“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左的政策波及。苗族花山节被禁止举办,出现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民族关系面临崩溃的局面。面对这一局面,1978年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革命委员会在文山县的花桥村举办了首届花山节,通知全州八县派代表到文山踩花山,八县代表共200余人参加花山节活动,代表队统一在文山宾馆食宿,经费由政府开支。这次的花山节活动历时四天,共有40000余人参加。熊朝荣充分利用花山节活动,通过广播宣传民族政策、宣传苗文,他在文山宾馆与八县代表见面,向代表们宣传苗文,他还现场用苗文朗读了《感谢共产党》《东方红》《四季歌》等课文,代表们兴高采烈,对苗文的兴趣倍增,热情高涨,再三要求朗诵。来自砚山县64岁的花山主持人熊春发说:“这次政府主办的花山节办得很好,政策又变过来啦,又准许苗族踩花山啦!”

1979年,文山州革命委员会统战部抽调全州各民族青年和对越南自卫还击作战有功人员500余人在丘北板桥化肥厂集中培训。熊朝荣受有关部门的委托招考苗族语电影配音员,前往丘北板桥,对参加培训的70余名苗族青年作试声嗓的测试,还发给人手一册的苗文课本,并现场朗读其中的课文给大家听。这一年,文山州革命委员会组织民族参观团赴昆明参观考察,熊朝荣利用有限的机会给民族参观团的苗族成员宣传苗文。1980年文山州革命委员会组织麻栗坡、马关、富宁县民族参观团到广南县参观,参观团的代表住进广南县的大旅社。熊朝荣闻讯后,到旅社看望参观团的苗族代表,向大家宣传苗文,朗读苗文课文,代表们十分激动,连连鼓掌跳跃、欢呼。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文山州革命委员会召开的有关干部会议,熊朝荣都积极争取向参加会议的苗族干部宣传苗文。1983年春节,大年初四那天,熊朝荣在文山军供站招待所与前来文山参加花山节活动的红河州金平县42人的参观团代表就苗文的教学方法进行座谈交流,三个小时的交流,代表们拉近了和熊朝荣的感情,受到深刻启发。大家称呼熊朝荣作老师,熊朝荣很感动,但他十分谦虚,对大家说,我不是老师,大家就叫我熊朝荣好了。代表们说:“不要客气啦,熊老师,你不仅是老师,而且还是老师的老师。”

1983116日,熊朝荣到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看望第二期苗文班学生并作苗文学习交流,交流活动结束,熊朝荣返回文山城,有6名学生陪送。途中,熊朝荣对这些学生说:“苗文不能干巴巴的教,苗文教学应该增加音乐、舞蹈、体育、武术、英语课。”他想法得到学生们的赞同。事后,熊朝荣起草了一份关于苗文教学应该增加相关课程的建议,用汉文、苗文两种文字一式五份,分别寄送中共文山州委组织部、文山州民族事务委员会、文山州文化教育局、文山州人事局和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这五家联合办学单位,呼吁改进苗文教学体制。

1986616日,熊朝荣参加全国文化科技成果展览和技术交流会,在北京期间,他利用会余时间到中央民族学院参观。参观过程中,他遇到了贵州省威宁县石门坎的王光德。王光德是中央民族学院第一届苗文班毕业的学生,毕业后留校任教。熊朝文在和王光德的交谈里,了解到中央民族学院苗文办学的一些不如意情况,王光德感叹:“我是第一个进民院的人,也许会是最后第一个离开民院的人,因为我的长女农业人口转为非农业人口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言语中透露出王光德返回家乡工作的想法。熊朝荣在中央民族学院还见到了云南籍的苗族学生熊玉有,熊玉有邀请他到学生宿舍、教室参观。熊朝荣通过熊玉有了解到,中央民族学院的教室、宿舍拥挤,学院领导租借驻北京香山部队的营房做教室和宿舍,文山州广南县的学生李有会、黄贵芳、罗举标就在香山就读。熊玉有告诉熊朝荣,中央民族学院的苗族教职员工、学生很少,来自新疆的学生较多,整个中央民族学院,那些能歌善舞的新疆学生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看到这一切,熊朝荣感慨万千,同样是少数民族的苗族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差距拉大了,感觉到肩膀上的担子很沉重,那种为振兴苗文教育的责任意识增强起来。熊玉有在民族语言三系读书,他自学苗文,因为没有课本,为找到学习资料,熊朝荣亲自到王府井图书馆和新华书店帮助熊玉有找苗文书籍,结果一无所获。

熊朝荣为呼唤文山州广大苗族群众学习苗文,他摸索出一套宣传苗文的有效方法,一是现场朗读苗文课文《感谢共产党》《读书好处多》《四季歌》等文章;二是利用教室的黑板书写声母、韵母、声调,教学生发音;三是用广告粉涂在幻灯片的玻璃上,然后用蜡笔刻写声母、韵母、声调,在玻璃的背面放上红色玻璃纸打底,通过放映幻灯,银幕上出现彩色字幕,农村老百姓称为“土电影”;四是主动找领导干部反映,把宣传的重点放在本民族的知识分子、干部、学生身上。这些人里,学生受到的震动很大,积极响应,接受学习苗文效果好。

熊朝荣在苗文宣传的几十年里,有几件事情让他终身难忘,例如1973年,熊朝荣在文山民族师范学校给苗族学生朗读苗文课本时,学生们欢笑着向熊朝荣索要苗文课本,不给就抢。1977年在牛马榔卫生院里,牛马榔初中学生下自习后,不约而同蜂涌到熊朝荣住处要求教他们学习苗文。1986年,中央民族学院的学生熊玉有,在一无书二无师的困难面前,坚持自学苗文。

用熊朝荣自己的话说,金钟要打才鸣,事情要办才成。几十年如一日,熊朝荣不辞辛苦,无私无畏,光明正大,满腔热情,走到哪里,就把苗文宣传到哪里,从温暖的火塘边,一直宣传到了北京,他成了传播苗文的媒介,是苗文的播种机。他宣传苗文做到了在地面上,面对面的交流,有问有答,在空中,他则是依靠文山人民广播电台宣传。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苗族文化落后,苗文是扫除文盲,普及教育的工具之一。因此,苗文的停办,人民的意见很大,自从文山苗文学校停办的那天起,苗族人民就以宪法为依据,以渴求文化、科学技术知识为理由,有礼有节地通过走访、信访,利用人民代表大会,直接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向国务院、向云南省政府反映,要求恢复文山苗文学校。”熊朝荣情绪激动,他接着说:“从1959年到1964年,六年的时间过去了,所反映的问题没有消息。196466日,1975116日,1977428日,苗族人民又联名三次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报告,请求恢复苗文教学。”

熊朝荣从一个很旧的木箱里翻出了几份手抄的信件,信件上的内容要求恢复文山苗文学校,在文山开办苗语广播电台。信件签上了一些人的名字,这些人是:熊朝荣、杨光明、马云祥、杨绍友、杨朝文、王明祥、侯金才、李有会、王正忠、李有国、王开树、陶正明、王应华、杨忠明、杨正刚、陈有仙、吴志英、陶根发。信件用汉文、苗文两种文字书写,分别抄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国务院、中共中央宣传部、云南省人大常务委员会、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文山州人大常务委员会,州人民政府、中共文山州委宣传部。

文化大革命后期,文山地区广大苗族青年、红河州部分苗族青年纷纷写信给熊朝荣,向熊朝荣表达他们的心声,有的谈学习苗文体会,有的索要课本,有的要求上门学习苗文。那个时期,“左”的思潮仍然禁固着人们的思想,苗文自然是不能进课堂的,更谈不上出版苗文课本了。因此,学习苗文只能私下进行。为了推广苗文,熊朝荣利用自己多年来脚疼的老毛病,以外出找药作为掩护,与单位请假,下乡找药,在找药的过程中,给当地苗族老乡宣传苗文。时间一长,认识他的人多起来,听他讲过学习苗文有好处的人多起来,渐渐的许多人就通过不同方式和他联系学习苗文,一些人干脆上门向他求教。在那样的艰苦岁月里,还有那么多人理解、支持他推广苗文,让他感到十分激动、安慰。

19734月,熊朝荣为了满足广大苗族青年学习苗文的愿望,用腊笔刻写了苗文《农民识字课本》,课本上的内容有字母表、声母表、韵母表,课文有《朱德的扁担》《苗家有文字了》《感谢共产党》《读书好处多》《今天的苗家》《四季歌》《苗族救星毛主席》《想起从前哭一场》《积肥》《选种》《五首歌》等11篇课文。课本刻写出来了,熊朝荣买来纸张,进行油印,他印了数十册,分发给学习苗文的学生和部分群众。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远远满足不了苗族群众学习苗文的需要,索要课本、要求学习苗文的信件源源不断向熊朝荣飞来,不到两年的时间,熊朝荣就收到两百多封信,对于每一封来信,他都作了一一回复。至今,熊朝荣完整地保存着这些信件。

19752月,马关县第一中学英语教师陶武陵出差到广州购买乐器。除夕,路过广南,他找到了熊朝荣,并与熊朝荣一家共度春节。他和熊朝荣谈字论书至深夜,熊朝荣向陶老师讲述他利用法律和政策,直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上书,恳求苗文教学,创办苗语广播电台的事情,陶老师深受感动,对熊朝荣心明眼亮,胆大心细,热心为文山州广大苗族人民学习苗文、宣传苗文的行动钦佩不已。当晚,陶武陵就向熊朝荣请教学习苗文,他从左至右横扫了苗文的字母、声母、韵母、声调一眼。陶老师开门见山,问:“为什么苗文声称是以26个拉丁字母为字母,怎么通篇却看不到W的影子?为什么在声母中有一个不伦不类的声母‘NGG’呢?苗文‘疯人’的‘疯’(VUF)字怎么写?”对这一问题,熊朝荣给陶老师作了解释。

19757月,熊朝荣在苗文《农民识字课本》11篇课文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东方空》《我要读书》《醒》《祖国好地方》《苗文好文字》等课文。他和参加广南县人民武装部民兵工作会议的罗天贵(广南县茶叶箐人)、王文学(广南县竹子箐人)一道,通宵达旦油印课本,一印就是千余册,交给广南县一中的苗族学生装订。这次的印刷,用去了三令白纸。装订成册的课本,全部寄给文山州八县学习苗文的青年和其他群众,红河州的开远、蒙自、河口以及河口的桥头等地少数群众也得到了课本。今天,在熊朝荣的家里,人们仍然看到印刷苗文课本的括板、照明、腊板、腊笔。熊朝荣说,这些东西是他的最爱,留着永久的纪念。

19788月,麻栗坡县猛硐地区有人写信给熊朝荣,在信里提到一句话“清清泉水荡漾而过”,苗文怎么写才确切?苗文‘疯人’的‘疯’(VUF)字怎么写?你们在电影《祖国啊母亲》里,把人叫做NENB,我们不理解。我们麻栗坡县的苗族人叫‘NENB’是巫师施行巫术活动才称‘NENB’。熊朝荣给予一一解释。对于熊朝荣答复的问题,在文山州五十多年来的苗文教学、使用过程里,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没有谁提出过异议。这一点,很是让熊朝荣感到自豪和欣慰。

无论当时的政治环境如何恶劣,文山州的苗族人民始终没有间断过苗文的学习,这种自发学习的方式是: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苗文教师们采用辐射的形式,以一教十,十教百和能者为师的办法教授苗文,即使就是在“反右派”的严酷岁月还是暗无天日的“文化大革命”的日子里,苗文的教学、使用仍然在进行着。文山州苗族人民用这样的方式年复一年的耐心等待党和政府的答复,盼望早一天恢复苗文的推广使用历史面目。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全国拨乱反正,苗文的学习、推广、使用工作又再次走上阳光大道。广大苗族群众又能理直气壮的学习、使用本民族的文字。

 

苗语广播和苗语电影

 

197855日和81日,熊朝荣写两个报告给文山州革命委员会文化教育科、州电影公司,要求开展苗语电影翻译制片工作,获得同意。于是,由熊朝荣、钟铭仙、杜伟文、苟怀猛负责翻译制作苗语电影的筹备工作。一段时间里,熊朝荣做的第一部苗语电影《祖国啊母亲》。熊朝荣先是用苗文把电影《祖国啊母亲》的台词翻译成苗语,然后,他和陶开英将《祖国啊母亲》配成苗语。然后,熊朝荣、项保昌、陶开英带着翻译制作好的影片拿到文山县的团田、大龙潭苗族村寨放映,群众观看影片后,反映好,纷纷说:“听懂了。”接着,他们又在文山州电影公司试片室放映,邀请前来参加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州庆的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的领导、州级的苗族干部职工观看苗语电影,国家民委领导观看影片后,给予好评,要求继续努力,把苗语电影译制工作做得更好,推广到广大苗族地区。他们受领导的指示,带着《祖国啊母亲》深入到麻栗坡县的猛洞地区放映,受到广泛欢迎。不久,熊朝荣带着州政府的文件到全州各县考察,招到了四男二女分配到州电影公司从事苗语电影翻译制作工作。

熊朝荣说,文山州苗语电影的翻译制作和苗语广播电台同时筹备建设,从有了苗语电影、苗语广播电台后,对于用民族语言文字在边疆民族地区宣传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发挥了历史性的作用。

文山州成立苗语广播电台之前,还是广南县电影队职工的熊朝荣先后三次写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反映,要求在文山开办苗文学校、开办苗语广播电台。197876日,中共文山州委宣传部宣传科李宏诚到广南了解情况,中共广南县委宣传部通知熊朝荣、杨光明、李有会到宣传部办公室交流情况,李宏诚向熊朝荣、杨光明、李有会介绍了州上筹备电台的情况,李宏诚说,电台的机器设备、功率等都很理想,一旦开播,清晰明朗的声音将会压倒越南、老挝的苗语广播。熊朝荣、杨光明、李有会听后,兴奋不已。

文山人广播电台成立前,组织曾经征求过熊朝荣的意见,调他到电台工作,被熊朝荣拒绝了,他的理由有三方面,一是老婆儿女工作难调动,二是害怕政治运动,三是进入电台工作,就没有时间去教群众学习苗文了。说到害怕政治运动,熊朝荣列举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红卫兵抄家的时候,把他所有的苗文书籍、资料抄走,成了熊朝荣一生的痛。

1979620日,文山人民广播电台成立,苗族女播音员陶开英第一次用苗语播音,她清脆洪亮的声音响彻边疆大地,飞出国门回荡在东南亚的广大苗族聚居区,受到广泛赞誉。从此,文山苗族人民有了本民族自己的语言电台,有了本民族语言文艺节目,海内外苗族人民通过本民族的语言了解到中国政府的方针、政策,欣赏到本民族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

1980620日,文山人民广播电台在开办苗语广播的基础上,又增开了壮族语言、瑶族语言广播。

 

走上正轨的苗文教学

 

关于恢复苗文教学,熊朝荣谈到:1982年,文山州有关部门根据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1981118号文件、文山州人民政府办公室(198216号文件的批复、中共文山州委常务委员会1982323日讨论意见,决定在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开办一期苗文研究班。同年825日,中共文山州委组织部以(82)文组字第38号、文山州人事局(82)文人字第21号、文山州民族事务委员会(82)州民委第14号、文山州教育局(82)文教字第5号、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82)民发字第3号五个单位盖上五个公章,联合通知各县民族事务委员会选派苗族学员到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学习苗文,这期的苗文学习,为文山州苗文教学走上正轨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19821020日开学,这期的学员预计招收20人,实际报到16人,男15人,女1人,中途退学1人。任课教师是项保昌、张元奇,教材是用英文打字机打印的,使用起来麻烦,十分不方便。为改变苗文课本的印刷质量问题,1983711日,张元奇、熊朝荣前往广南县印刷厂联系印刷课本,厂家听了情况说明,感到印刷困难,原因是印刷厂大小字母不统一,尤其缺少大字母,没有办法印刷。熊朝荣根据厂家的建议,又经过多方打听,及时与昆明、广西的百色、南宁等地联系,最终广西的百色地区《右江日报》社印刷厂回复,可以印刷,但厂家提出要顾客自己负责校对、排版。712日,张元奇带着书稿马不停蹄前往百色交付印刷。在百色一个多月的日子里,张元奇亲自校对、排版、监印,苗文课本(上册)总算完成,并于812日带着新出版的课本(上册)返回文山,供学员急用。不久,苗文课本(下册)也相继出版,由厂家寄到文山。这套铅印苗文教材的出版,是文山州有历史以来的第一套铅印苗文,也是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编写的第一套苗文教材,受到前所未有的欢迎,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文山州第一期苗文培训班结束后,又相继招收第二、三、四期苗文培训班。培训地均设在文山州民族干部学校,每期学员使用的教材,采用新出版的铅印苗文,教材的印刷改由《文山报》社印刷厂承印。这四期学员结业后,回到家乡,不同程度的开班教授苗文。

1983年夏,文山州州长熊世祯(苗族)、副州长马宗亮(回族)参加了云南省委组织的以孙雨亭为团长的考察团,前往华北、东北考察。那次的考察活动,历时50天,所到之处给考察团所有人员留下深刻印象,并且感触最深的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教育事业的发展情况。一个民族自治州就有5所大学,27所中等专业学校,让人赞叹、震惊。百闻不如一见,熊世祯、马宗亮看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采用汉文、朝鲜文并举的双语言发展文化教育事业,使教育事业的发展成为全国之首。铁的事实,让熊世祯、马宗亮两位领导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改变,他们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双语文教学硕果累累的启发下,感到文山与延边相比较,文山的教育事业的发展远远落后了。两位领导结束考察活动返回文山,决心以延边的教育事业为榜样,借鉴延边的办学经验,在文山大干一番,取信于民。然而,很遗憾,不久,熊世祯病入膏盲,他美好的愿望未能如期实现。

1984年春夏,文山州人大常委会再次组织有各县人大主任或副主任参加的,以赵万象为团长一行13人,直赴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考察。考察团在听取情况介绍时,主人说:“我们延边的教育起步较早,19458月,日本投降后,我们就狠抓教育了。那时候,缺乏教师,我们就大胆到监狱里要战犯出来当教员。有人说我们偏右了,我们回答说,我们要的只是战犯的文化知识,而不要战犯的思想,没有什么可以防碍的。因为有了长期发展教育的思想,破除了旧观念,延边的教育事业才发展起来,教育的发展带动了科学技术知识的普及和文化的发展,科学技术和文化的发展,促进经济的腾飞、社会的进步……”听完主人的介绍,考察团成员无不激动,人人深受启发。结束考察,返回文山,他们将考察的收获形成文字,向州人民政府汇报、向各县人民政府提建议。

以上州委、州人大组织的外出考察学习,扩大了考察人员的视野,学到了好的思想好的经验,得到了好的启发,为推动文山州教育事业的发展,尤其是苗文教学有效的开展打牢了基础。

 

民办公助的苗文教学

 

1984年以后,文山州的苗文教学坚持做到从实际出发,在开设的课程里,增加了喜闻乐见的音乐舞蹈、体育武术,受到学生和群众的欢迎。苗文教学出现活跃、新鲜的氛围,学生的学习积极性高涨。这期间,文山州政协、文山州民族事务委员会以月薪50元聘请苗文老师任教,各县人大、政协、民委、教育部门相互支持配合,深入基层宣传发动组织苗族民众起来办学,学习苗文。熊朝荣和吴成元在办学、教学中结下深刻友谊,他们相互配合,诸如熊朝荣在县里与教育部门或是生产队商量好教室,吴成元就在州上筹款请老师进村寨教学等等。1984年至1988年间,文山州先后在文山县的黄草坪、红鱼善、德厚;砚山县的狮子山、烟灯坡、水淹冲;丘北县的茶花寨、西里古、大转弯;广南县的桃子坪、干坝子、沙木枯;富宁县的科技培训中心、里达、田蓬;马关县的金厂、小坝子、夹寒箐;麻栗坡县的民族中学、董干、猛硐等地举办苗文培训班。与此同时,各县的部分乡镇也不同程度办起了苗文夜校和学前班。

为提高苗文的教学质量,文山州民委还选送少量人员到贵州进修苗文大学,难能可贵的是部分学员自费进修,精神感人。

苗文扫盲成了苗文教学的一道别样风景,19873月至19881月,文山州民委抽调马关、文山、丘北三县的苗文教师31人,分赴砚山县平远区的33个苗族村寨,进行无盲区试点教学,由此拉开了全州苗文扫盲教育的序幕。

苗文扫盲教学出现许多感人的情景,由于扫盲教育经费没有纳入国民教育预算,整个教学过程在一无资金,二无校舍,三无教具的情况下开展工作。教员的工资由州政府、州民委解决。学习条件差,一部分教室是当地学校腾给,一部分是向私人暂借的空房,另一部分是原生产队的社房,课桌凳简陋,住宿拥挤……师生生活简朴,学生自带伙食、行李参加学习。虽然困难重重,但是苗族人民渴求知识,迫切学习文化的热情高涨,学习的信心十足,他们在各级政府的关怀下,在教育部门的帮助、支持下,发出坚强誓言:“困难吓不倒我们,千难万难难不倒我们要文化,我们要科学的决心,坚决克服一切困难,攻下文化关!”学生思想稳定,学习情绪高,老师耐心细致教学,学生认真学习。白天,操场上尘土飞扬,师生时而高喊着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时而龙腾虎跃,挥舞拳脚,操练武艺,吸引着无数观众流连忘返,上山劳作;夜晚,师生演出自编自排健康向上的文艺节目,让观众欢声阵阵,快乐无比……狮子山、干坝子、茶花寨等地教学点,师生的文艺演出,让寨里的父老乡亲、男女老幼笑口常开,热泪盈眶……一个个舞蹈舞出了苗族人民的力量,一首首歌曲唱出了苗族人民的心声……

州县人大、政协对苗文教学很重视,亲自过问,组织视察。19856月,广南县政协视察了干坝子苗文班,肯定了这一民办公助的办学方向的正确性,引导的方法恰当,教材教学内容健康。《云南日报》《文山报》、文山人民广播电台等新闻媒体对苗文的教学给予及时的采访报道,影响广泛,震动大,效果好。文山苗文扫盲教育成效显著的消息传遍省内外,曲靖、思茅、玉溪、红河等省内地州,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先后派人到文山学习苗文。苗族百姓纷纷说:“党和政府把学办到了我们群众的心窝里,鼓舞了我们学习文化的信心。”

文山州苗文教学的健康发展,获得各级政府和教育部门的肯定,一些从事苗文教学的优秀苗族青年,工作表现突出,得到了社会的认可。1986年,红河州个旧市民委聘请文山州的古兴红、侯光仙任苗文教师,他们工作满一年后转为公办教师。

苗文扫盲教学工作由于教育行政部门没有苗文教师指导教学,没有专项经费维持教学运转,其脆弱性就暴露出来,不久便跌入了底谷。广大苗族干部、群众担忧起来,问题的出现同时引起了国家民委的关注。19944月,国家民委派文化宣传司任乌晶、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黄行到云南,由云南省民语委熊玉有陪同到文山州,详细了解文山苗文教学和双语教学情况。421日,文山州政府在文山州民委举行座谈会,参加座谈的有州人大副主任项朝祯、州政协副主席吴成元、州教育局彭泽、文山师范学校副校长王万荣、文山州民族师范学校副校长杨某某、州民委少数民族语言研究室张元奇和杨绍龙、参加州人代会的熊朝荣等。座谈会由州民委副主任侬美发主持,到会人员积极发表意见、建议,大家一致认为国家民委派任乌晶、黄行千里迢迢到文山了解苗文教学和双语文教学情况,体现了党和国家对边疆少数民族文化教育的关心重视。根据文山文化落后的实际,开展双语教学是必要的,大家要上下沟通情况,发展民族文化教育,振兴文山经济。州教育局彭泽老师说:“搞好双语教学的关键,首先要将教学经费纳入国民教育预算,其次是苗文老师的培训和配备,再次是苗文教材的编译。”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任乌君强调:“在民族区域自治地方搞双语文教学是必要的,是能够办到办好的。苗文教学是国民教育的一部分。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关心重视。”422日,由州民委副主任侬美发陪同调查组视察文山县德厚镇以耐黑苗文教学点。423日,调查组又视察砚山县水淹冲油毛毡苗文班、美国苗族人棒宗、章侯资助新盖的砚山县响水龙苗文学校。当天,砚山县人大、县政协、县政府办公室、县民委、县教育局和砚山县盘龙中心校领导都参加了座谈会,与会人员亲眼看到了为求知识,村小组干部带领群众架墙板舂土墙,搭上油毛毡,老师正在油毛毡教室里上苗文课的情景,看到了工人们正在新盖的学校房梁上搭建木料的忙碌身影,看到了水淹冲群众为苗文学校献工献料,正赶着自己的黄牛运木料、拉石头、拉沙、拉瓦、拉石灰繁忙的景象……响水龙苗文学校是按照完全小学的规格建设,建起来后,将承担起文山州苗文教学的任务。

调查组视察结束后,由州民委将座谈会和视察的情况向文山州政府汇报。

1988年开始,文山苗文扫盲教学由高潮转入低潮,其原因,一方面没有专项资经的投入,难以维持教学的运转,就连苗文教师那50元钱的伙食补助也没有了,另一方面,失去了应该得到的拯救。从1988年至1995年的8月,广大苗族干部、群众在问,这么多年了,政府为什么不再办苗文教育了?为重新把苗文教育开办起来,在文山州第九届(1991——1995年)人民代表大会上,根据大会安排:“在会议期间,代表可以到各大局反映情况”的规定,除解放军代表团外,文山、西畴、麻栗坡、马关、文山、丘北、砚山、广南、富宁八个代表团的30余名代表,前往文山州教育局反映苗文教学问题,要求在文山州教育局设立苗文教研室,指导全州八县的苗文教学。代表们受到州教育局领导宋超群、办公室干部文官红的热情接待,交谈中,具体提到教研人员名额问题,教研人员的人选可以从在职教师中挑选6名精通业务的老师担任,报经人事部门批准,调进苗文教研室,分赴各县指导教学。这样做,只移动在职人员的工作岗位,而职工名额和工资总额不变。宋超群表示,要尊重人民代表的意见、要求,积极创造条件,争取完成任务,并指示办公室人员一一记录下代表的通讯地址,强调要好好保持沟通,加强联系,力争解决好教研室人员或专职干部的配备。

议题确定之后,在第一次至第五次(1991——1995年)的会议上,人民代表坚持提议在文山州教育局设立苗文教研室的议案。第一次至四次会议后,州教育局都用文件答复代表,表示要想办法解决设立苗文教研室或专职干部的事情。然而,第五次会议后,州教育局(1995)第7号文件答复:“在州教育局设苗文教研室,涉及机构和编制问题,州教育局自身不能解决。另外,州民委已配有专门从事苗文工作的同志,州教育局再设苗文教研室,机构重叠。”其实,众所周知,少数民族语言研究室和教研室是不同性质的两件事情,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是研究语言的,而苗文教研室是直接从事指导苗文教学工作的,不存在“机构重叠”之说。

谈到没有实现在文山州教育行政部门设立苗文教研室这件事情,熊朝荣感慨万千,遗憾不已。

 

熊朝荣和他的苗文师资培训学校

 

“等、靠、要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熊朝荣情绪激动,对笔者说,“通过文山州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要求在州教育行政部门设立苗文教研室的事情,虽然告吹了,但是并没有影响到我们办学的信心……”1996816日,熊朝荣向文山州教育局递交了申请,要求在文山县的开化镇办一所苗文学校。州教育局根据申请内容,结合文山州苗族人民文化落后的实际,经过调查分析,确认苗语相通,文字科学,生源有保障,具备办学条件,同意办学。199696日,文山州教育局批准成立了“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同年99日,熊朝荣在文山州教育局领取了办学证件。至此,半个世纪以来,熊朝荣等苗族人士上下奔波,左右呼吁,得到党和政府的理解、支持,实现了苗语广播、苗语电影、创办苗文学校三件重大事情的实现。

人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奇巧,熊朝荣1937年左脚趾关节严重扭伤灌浓,当时无医,落下后遗症。多少年来,熊朝荣寻遍西医草药,又到过云南昆华医院、上海闸北医院、北京王府井医院求过医,都没有效果。自从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成立后,68年来留下的老病不医而愈,众人都说奇怪。

熊朝荣在家人、朋友、熟人的帮助下,通过紧张的筹备、招生,工作进展顺利。1996112日,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正式挂牌成立。

成立仪式上,身为校长的熊朝荣代表学校讲话,他说:“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朋友们,你们好!今天,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成立了。首先我代表学校全体师生向带着友谊、带着支持、带着祝贺、带着希望,前来庆贺文山苗文学校成立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和在座的全体朋友,表示热烈的欢迎!文山苗文学校虽然白手起家,困难重重,障碍层层,但是,我们会排除干扰,克服困难,认真办好学,教好书,为普及文化教育和科技知识而努力奋斗!”

文山州教育局的杨美福代表州教育局讲话,其他出席成立大会的领导也纷纷发言,热烈祝贺文山苗文学校成立,大家一致认为文山苗文学校的成立是必要的,希望把学校办好,办成功。老干部项朝祯看到苗文学校终于成立了,心情非常激动,不禁落下热泪。学生们天真活泼,满怀激情,载歌载舞,庆祝苗文学校的成立。

学校有了,苗族人民高兴,熊朝荣办学教书的干劲更大了。他最关心的是想办法把学生食堂办好,由于学生贫穷,食堂不敢让学生吃好,只能让学生吃饱。学校每星期只吃一次肉,蔬菜中豆类占三分之一,常磨豆腐作菜,食堂不分饭菜,通常是一个炒菜,一个汤菜或一锅白生生的豆腐,一个辣子蘸水,师生就吃了。每学期都会有一两名学生的伙食由学校提供。另外规定每名学生交150元的学费,但有的交不起,只好免交了,并且还要耐心做好思想工作,使学生安心读到毕业,杜绝中途逃学。

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办起来后,最理解最支持他的人,就是老伴吴志英了。吴志英参加工作时,是广南县五朱公社幼儿园的老师,后调到公社做妇女工作。1979年,组织调她到县妇联,一直工作到1993年退休。她谈到熊朝荣宣传苗文推广苗文的事情,感慨万千,她说:“我和老熊40多年的婚姻生活,我太了解他。他对本民族的感情很深,一生只有一样东西他丢不下,就是热爱苗族,把推广苗文当作他毕生的事业。苗文学校办起来后,所有的后勤管理都丢给我一个人去处理,有些学生来学习,家庭很困难,来回的车费都由我们倒贴。有些交了学费,没有了伙食费的学生,只有免费供吃。老熊对学生的要求很严格,学习不过关的,他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教,直到学生听懂学懂。因为这样,所以,他的很多学生学成后,有所作为,像唱苗族歌曲出了名的王丽等等。老熊对自己的学生又严又爱,对于上门求教的学生,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子女看待,红河州金平县一个学生,在建水读书,利用学校放一个星期的假这点时间,跑到文山来找老熊学苗文,在我们家吃在我们家住,学会了苗文。这位姓张的小伙子,临走时,从身上掏出了50元钱来给我们,作为给老熊的报酬,感动了我们一家人。我们怎么也不忍心收下他的50元钱,退回给他作为回学校的路费……”

1997521日,文山州教育局张元春和李家顺视察了文山苗文学校,具体了解办学、教学和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鼓励师生一定要办好学校,特别对学生提出了要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和组织纪律,认真读书。对苗文学校在教学方面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希望及时向州教育局反映。

海外苗文杂志《鹰燕栖息》发表过《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一文,泰国、法国、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苗族人都知道中国文山有一所苗文学校,凡到中国文山探亲、访友、寻亲的海外苗族人士,都会亲自到苗文学校看望师生,他们也会捐上一两百元人民币给学生买学习用具,以表示同胞情谊。

199825日,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苗族人竹姓李写信给熊朝荣,他在信里说,准备带妻子和两岁的儿子到开化(即文山)读苗文。他提了五个问题:有没有房舍租给他住?若有房租,价钱怎么计算,年租金是多少?吃伙食怎么样计算开支?有没有苗文大学?来往交通是否方便?熊朝荣回信给竹姓李,对他提出的5个问题给予一一的答复。然而,竹姓李因故没有前来中国文山学习苗文。

19981110日,成都军区昆明驻军部队到学校商量工作,需要15名学生协助昆明43医院专家搞社会抽样调查。部队首长和专家们于1111日上午8时在九龙宾馆集训学生,并分发表格作简单填写训练后,讲解了填写表格的要求。部队首长强调,此次主要任务是作社会抽样调查,对象是苗族。表上印有汉字和苗文对照,用阿拉伯数字代替名称,必须懂苗文才能完成任务。熊朝荣意识到,这是一次让苗文走出学校,服务于社会的重要活动,对自己的学生也提出了严格要求,务必认真完成调查任务。调查组一行先后调查了文山县的攀枝花、马塘、喜古、东山、古木和柳井6个乡镇的18个村子;马关县的夹寒箐、都龙、金厂、仁和、木厂和山车六个乡镇的13个村子,调查活动历时10天。在文山调查期间,学生返校食宿,每天上午7时,部队的专车到到学校接学生,下午7时送学生回校。在马关调查时,学生安排在驻军营房食宿,参加调查工作的有两名外国专家,一名加拿大人,一名澳大利亚人,他们由部队首长带着工作。苗文学校的学生参与调查活动,让学生们过了一次严格的军人生活,说走就走,不得拖拖拉拉,工作既紧张又艰苦……在文山东山乡调查活动结束返程时,有两名女老师走不动,群众用马车送她俩上车,而学生则是从始至终保持充沛精力,认真填写表格,成绩显著,他们不论在车上或走在山路上,总是喜笑颜开,歌声不断。首长和专家敬佩学生的吃苦耐劳精神,赞扬说:“从没有见过如此欢乐的学生”。

通过调查,从文化、教育、卫生、科学、经济、社会、生产、生活、婚姻、生育等显示,苗族人民的经济和文化是很落后的,给学生们上了一堂生动形象的教育课,身感苗族要进步,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身上的担子很沉很重……

1121日,调查组在马关驻军营房举行了一个联欢会,学生们表演了舞蹈《背篓谣》,演唱了《假如你是一朵花》《我们的名字叫苗族》等歌曲。那两位外国专家被热烈友好的氛围感染着,情不自禁用英语演唱了三首外国歌曲。

离别军营时,大家依依不舍,相互握手道别,友情浓浓。

“再见!难忘的朋友!拜拜!”

“同学们,一路走好。”

1999823日,第六期苗文师资班毕业,同学们拿到毕业证后,心情非常激动,在黑板上给熊朝荣留言:

再见了,亲爱的母校,我们一定要走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再见了,尊敬的老师,我们不会忘记几个月来,您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请让学生再喊一声——熊老师!您是我们苗族的一位好老师!您是我们苗族的骄傲!

2000325日,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陈家才和语文办公室主任安清萍,在云南省民语委办公室主任和丽锋的陪同下,视察了文山苗文学校,文山州民委副主任李明荣和州民委少数民族语言研究室主任张元奇陪同考察。

熊朝荣将苗文学校的办学、教学、学生的学习生活情况向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副司长陈家才等领导作了汇报后,陈家才司长向学生提问:“你们为什么要学习苗文?学苗文有用吗?具体应用在哪些方面?你们学习苗文有困难吗?”学生对领导的提问,作了认真的回答。

当各位领导了解到文山苗文学校没有校舍,没有经费,仍然克服困难,坚持办学时,陈副司长说:“苗文学校无校舍,无经费,克服困难,坚持办学的精神难能可贵。”他鼓励老师要办好学,教好书,学生要认真读好书,有什么困难,多向政府和教育部门反映,相信困难会得到解决。

学生们表演舞蹈《背篓谣》,演唱《我们的名字叫苗族》等歌曲表示衷心对国家、省、州民委领导的关心。

20013月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从文山县职业高级中学迁往新建的苗文学校。

同年316日,熊朝荣给文山县职业高级中学写了一封感谢信:

尊敬的各位领导和亲爱的全体老师,你们好!

正当苗文学校处于最困难的时候,是县职高吴校长伸出援助之手,欢迎苗文学校进驻县职高,并无偿地为苗文学校提供教室、宿舍和食堂,让学生能够在舒适的环境里读书,增长文化知识。文山县职业高级中学对文山苗文学校的扶持,是民族团结的典范。五年来,在县职高领导和全体老师的关心和帮助下,苗文学校已经顺利地举办了七期师资培训班,受到了来自文山、红河、曲靖、玉溪、思茅和广西西林学生的好评。我们要继续努力办好学,为普及教育而努力奋斗,在辞别县职高之际,请让我代表苗文学校全体师生向真心实意帮助苗文学校办学的各位领导和全体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2002, 从北京来文山考察的苗族学者石茂明应邀到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讲了几节课,给学生们送去了许多国内外关于苗族发展情况的新信息,开阔了学生的视野。

2003年,文山州苗文师资培训学校结束了它的办学历史。.当笔者问熊朝荣,因为什么原因使得学校停办时,熊朝荣热泪盈眶,他意味深长说:“原因有很多,没有专项经费,这是最主要的。当然,还有我的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

老伴吴志英接过话,说道:“老熊办苗文学校,没有求过任何人。办一所苗文学校,是老熊一生愿望,为了这愿望,他顷其一生,家庭没有搞好,有些时候,子女也会抱怨,说些风凉话,抱怨老熊搞了一辈子的苗文,到头来凉水都没有得喝人家的一碗,值得吗?为了教苗文,把家庭都搞贫困了……如今76岁的人啦,家里没有几件象样的家具。用的家具都是跟了我们几十年的破烂货。文化大革命的时候,红卫兵来抄家的原因,就是因为老熊宣传苗文,教苗文。红卫兵来抄家,抄走老熊苗文书籍不算,害得连我的苗族衣裙也不放过,结婚证都被抄走,荒唐啊!”

 

薪火传承

 

熊朝荣讲到苗文的使用时,他说:“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文字是记录语言的符号。语言相通,文字就能正确的、通顺的表达词语,交流感情,为传承民族文化,提高民族的文化素质,促进民族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作贡献。越南、老挝、泰国、缅甸、加拿大、美国、阿根廷、澳大利亚、日本、法国及法属圭亚那等海外苗族人所讲的苗语,均与国内苗族的川黔滇方言母语相通。这些海外苗族人到中国文山探亲访友、寻根,都使用川黔滇方言和亲友交流,亲切流畅,畅所欲言。可见,中国苗族川黔滇方言母语充分体现出其成为全球通的作用。”

19988月,两名来自美国在中国天津南开大学留学的学生到云南文山新平坝苗文学校采访,他俩用流利的川黔滇次方言苗语和学生交谈,气氛热烈。20018月,熊朝荣陪同两名来自英国的学者先后到广南县八宝镇团山堡调查蒙沙(红苗又称汉苗)语言,文山县古木镇小浑塘调查蒙巴(花苗)语言,两名学者就用川黔滇次方言与群众交谈,拉近了彼此的感情距离,增进了友谊。

马来西亚留学生陈仕伶(苗名:PAJ20019月至20057月在贵州民族学院读民族文化专业,她学习过中国苗族的黔东方言,到贵州毕节、燕子口、大南山等地调查苗族语言、风俗、服饰时,感觉到与海外苗族人讲的苗语有距离。2007616日,她经朋友介绍,来到云南文山苗文学校找到熊朝荣,拜熊朝荣为师,学习川黔滇方言苗文。陈仕伶的到来,给苗文学校的学生产生震动,一个外国姑娘千里迢迢寻师学习苗文的精神深深感动他们。于是,陈仕伶在苗文学校受到师生的热烈欢迎。

陈仕伶虽然是大学生,但对于被誉为“全球通”的苗文、苗语来说,还是一门新课程,于是,熊朝荣根据她的情况,给她布置两个任务,一个任务是认真读好苗文,另一个任务是虚心学懂苗语。她在苗文学校学习期间,和学生们打成一片,拜同学们为师,向他们学习苗语。很快,她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有了进步,只因为她的苗话不够熟练,有时候出现语言障碍,引来大家一阵阵欢笑。

熊朝荣说:“海外苗族人所使用的苗文,是以26个拉丁字母为字母,中国、老挝、越南三个方案的苗文声母是57个,韵母是13个,声调是8个,数量相等,发音相同。用ABC分别代表中老越的声母、韵母和声调。文山苗文学校教授三个方案的苗文,受四方学生的欢迎。”

谈到苗文的发展前景,熊朝荣信心百倍,说道:“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一诗句话来比喻苗文的宣传、推广、使用的历程,再恰当不过了。苗文从它诞生的那天起,经过50多年来风风雨雨的宣传、推广,早已在苗族人民心里生根发芽了。苗文走过50多年的坎坷路,实践证明,苗文是科学的文字,它能够正确记录苗语,准确表达苗族语言的词汇,符合语言的发展规律,得到苗族人民欢迎和接受。文山人民广播电台苗语广播、文山州苗语电影、电视、音乐、文学、历史、古籍等等无不是用苗文记录的。随着国际国内对世界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抢救、开发和利用,苗文作为记录、传承本民族文化,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工具,将会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随着国家教育体制的改革和发展,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正在改进双语文教学形式。200310月,云南省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在《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中,设置了“汉文、川黔滇苗文对照”课程,为双语语文教学铺平了道路,指明了方向。凡有苗文教师和苗族学生的学校、包括小学、初级中学、高级中学、大学都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学校教务部门统一安排课程,进行双语教学……”

熊朝荣是一个海外归侨,他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几十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呕心沥血,勤勤恳恳工作,直至1992年从广南县电影公司退休。退休前,他曾经担任广南县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他一身正气,为发展民族文化,增进民族团结奔走呼吁,为推广使用中国政府创造的苗族语言文字工作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2007年,熊朝荣在云南省归国华侨联合会开展的“聚侨心,促和谐”活动年的活动中,被评为“模范和谐家庭”。

薪火传承,点燃光明。

 

2009518日初稿于麻栗坡

201515日二稿于麻栗坡

 

资料来源:熊朝荣口述历史;熊朝荣(焚楚)著《苗文在文山州教学50年坎坷历程》

 



   

   

   

   

 
【 文章作者:杨桂林 文章来源:杨桂林 点击次数:3795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