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文山苗族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七彩苗山  >> 风光景物  >> 查看详情

七彩苗山

推荐视频

    暂无信息

越北高原的别样风情

来源: 文山苗族网  日期:2020-01-14 11:28:29  点击:732  属于:风光景物
彝春

赴越赏光,是我近几年来就向往的了,加上杨君时不时在耳边念叨,我决心去越南北部高原走走,领略异国风情,体验人文文化,增添奇妙乐趣。
通过麻栗坡国际旅行社联系办妥出境旅游手续,我如愿同杨君持护照从天保国际口岸出境,踏上领略越南北部高原风情的旅途,进行一次异国采风活动。
2019420早晨六点起床,我们三下五除二,快速吃过早点便急匆匆赶坐八点钟开往天保国际口岸的面包车。
春天的麻栗坡,蓝天白云,天高气爽,心情如这蓝天一般灿烂。一个小时的光景,我们跨出天保口岸国门,踏上越南的土地。
“大哥大姐,你们是过来旅游的吗?”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从公路右边等候接人的一排轿车旁迎上来,操着生硬的中国普通话问我们。
“是呀,你会讲中国话?是来接我们的吗?”杨君惊讶地望着那中年男人。
“对呀!我叫阿文,河江本地人,是导游请我来这里接你们的,我经常往返清水口岸接送中国人,所以会讲一点点中国普通话。”阿文边说边带我们走向一辆韩国产小型越野车
按事先约定,旅行社介绍给我们的向导是一位姓刘的中年女性华侨,她在越南清水口岸等候我们,这车辆就是她自行帮我们联系好的。我们放好背包钻进越野小轿车。
“阿文,我在这里——”循声望去,前面左边不远处有一位身着粉红色衣裤、头带宽边帽、脚穿一双高跟拖鞋的中年女性,抬手示意一路小跑朝车子奔来。阿文的车在她身边停下,我们将头探出车窗打量来人。
“大哥大姐好,我是你们这次旅行的向导,姓刘,名海萍,华侨。车辆是我帮你们请的,驾驶员叫阿文,河江本地人,也是我的熟人,他跑过不少的景区,熟悉越南各地的旅游景点,价钱嘛你们自己去讲啦。当然,如果你们自己感觉不合适也可以另请。”刘向导笑眯眯一咕噜介绍。
 我问阿文包车包吃包住一天要多少人民币,他说要500元,我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好吧,那就每天500元人民币。”我感到这价格能承受便爽快答应下来,心里盘算着:一天向导300元,驾驶员500元,加上吃住费用,计划旅游的天数,身上所带的现金够用。
谈好价格,刘向导坐上副驾位,阿文发动车子驶离越南清水口岸,沿着泸江向前奔驰。河岸公路虽然宽阔平坦,但阿文体谅我们异国观光的心情,放慢车速。我是第一次到越南旅游,对异国他乡的一草一木倍感陌生又好奇无比,尽情领略。眼帘里,公路两旁的村落充满异国情调,犹如一幅幅中国山水风情画从车窗外掠过,这些物像伴随山间传来布谷鸟的阵阵啼鸣,散发着春意盎然的气息,我的心境显得快意舒畅起来。
一个小时不到,小轿车驶进河江省市区,在一条道路口停了下来。
“师傅,现在是11点半了,我们今天能否到达同文县?”杨君拿出手机看看时间。
“哦,可以的,可能会晚一点了。”阿文的中国普通话确实不那么好听。
“那我们今天就先去同文吧,最后来游省会。”杨君说。
“越南的时间与中国的时间相差一个小时,这里11点半就是中国的10点半,晚一点到的话,我可以先通知住在同文县城的侄女,让她帮订好宾馆住宿。”刘向导很会计划。
商量好后,阿文跑回家拿了件衣服,然后又开车去加满汽油,不一会载着我们往东驶去。我们这次的行程是从越南方向领略中越边境自然风光,体验民族风情,感受人文景致,走完与中国麻栗坡县接壤或比邻的河江、官坝、安明、同文、苗王县市。重点目标是同文县喀斯特高原风情。
一路飞驰的小轿车穿行在平坦的河谷地带,一条清澈的河流在两岸高山峡谷中蜿蜒流淌,河水里不时有人在嬉戏,有人在撒网打鱼,其乐融融,河岸边劳作、放牧、垂钓的人们穿梭其间,传来阵阵欢乐的笑声,给人一种置身田园牧歌的感觉。驶离平坦的河谷,路开始弯弯曲曲向高山延伸,透过车窗,不时有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的摩托车急驰而过,上坡的下坡的,多数为欧美游客,男男女女,有年轻人也有老者,我用手机拍下车窗外掠过的这样或那样的风景。
“那些都是探险旅游的老外,他们都不喜欢坐车,在河江租摩托车骑,累了休息,哪里天黑哪里睡。”刘向导介绍说。
“老外都这样,喜欢冒险,去同文和苗王县游玩的很多。”阿文附和说。
“你去过中国吗?”杨君接过阿文的话语问。
“哦······中国太大了,我去过麻栗坡,人们有钱,喜欢喝酒哩。”阿文道出自己的感受。
山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坡越来越陡,路弯弯曲曲,风光绮丽,逶迤茫茫,蓝天白云下,或朦胧或清晰,气势磅礴。我以前听杨君讲,同文高原海拔1000至1600米,是越南最美的高原,80%的面积石灰石,有着大量化石。确实如此,一路走来,公路两边只见大大小小的石头,山坡上很少见到一棵大树,或许是气候的原因,坐在车里开着空调都感到闷热,我是最经不住热的了,半睡半醒的靠在后坐上,时不时被杨君嘲笑一番,说我来自云南石屏坝区,从没有经历过如此崇山峻岭的颠簸,身子像散了骨架似的躺坐在车里,惊魂未定,默默无语,不像来旅游的人。刘向导和阿文倒是一路滔滔不绝用越南语调侃,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驱散了旅途的沉闷。杨君不愧是搞文化的人,一路精神抖擞,摄像机、照相机变换着拍摄车窗外掠过的或这或那的景物,只有在遇到路边景点时,叫我下车“清醒清醒”,拍几张照片。
翻过一坡又一坡,越过一山又一山,不知走了多少里程,车子在大山之巅一道垭口处嘎然停歇来,阿文介绍说,这景点叫观景台,让我们下车观光拍摄。杨君把我从朦胧中叫醒,我跳下车,看见路旁有一间小屋,设置有桌椅,还经营各种副食品、饮料、水果。小屋里或站或坐着些西方游客,谈笑风生。我走进小屋最里边,去透透风凉快凉快,坐在木栏上,极目远眺,高山直入云宵,形成一道道屏障屹立于天地间,极其壮美,由于要赶路,我乘凉了一会走出小屋,拍上几张风景照,随大家爬上小轿车,离开大垭口风景台。
“这地方的观景台就属于官坝县,官坝县城就在那座山的背后,建在一坐山梁上,前面多是下坡路,车速会快一点,我们穿过官坝县城直抵江庚镇的儒桂河谷,但到同文县还有一半多的路程。”阿文边开车边当向导。
到了官坝,杨君滔滔不绝起来:“我从文献上认识,官坝这地方对中国共产党开展革命运动作出过贡献。1948年12月中共桂滇边工委在官坝县的曼秀村开办青年干部训练班,召收麻栗坡、马关、西畴、砚山县的各族青年或学生250余人学习共产党和解放军的性质,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社会发展史、毛泽东著作等,分武装、政工、群运、文化四个区队培训学习。1949年桂滇边工委为打开麻栗坡地区武装斗争局面,分别组织这些学员从河江、官坝、同文、苗王地区进入麻栗坡特别区开展轰轰烈烈的革命工作······”
“哦,这些地方还是解放前夕的红色地带,难怪你对这边特感兴趣,什么风景都知道啊!”我不由自主的精神好了起来,专心倾听杨君讲故事。
官坝因气候凉爽,越南北方解放后,越南政府在街头建造了一幢避暑山庄,专供党和国家领导人避暑使用······”杨君看我有了精神,故事就多了起来,当然,这些红色事件也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
官坝风光秀美,最著名的“双乳峰”坐落城中,远远看去,两座相连的山峰如同少女挺坚的丰乳,惟妙惟肖,令人遐思飘飞。
“我们就在官坝县城吃中午饭吧,休息休息。”刘向导听得懂我们的讲话,想在官坝给我们多逗留一会。
杨君拿出手机看看时间,转头看看我:“哦,一点多钟了,只顾观景讲故事,忘了肚子饿,嘿——”。
“可是我们得先换越币呀,不然人家怕不要人民币,么是去试试看,嗯?”我对杨君说,要他拿个主意。
“不怕,等吃了饭再说。”杨君悄悄回答我。
车子驶进官坝县城,一路下坡在路边的一个小吃店门口停了下来。我们走下车子跟着师傅进了这家小吃店,里面有一桌围坐着十多个越南中青年男人在喝酒猜拳,声音覆盖着整个食店,看那阵势好像是在吵架甚至想打架,我听不懂他们说的越南语,挑选避开一点的一张饭桌坐下,等着师傅和向导去张罗饭菜,杨君知道我的心思,说:“越南人就是这付德性,我们吃饱饭就走”。
半个小时的时间,一盘烧鸡,一碗三鲜汤,一盘越南油炸肉团,四碗米饭抬上桌面,到这个时候大家都感到肚子饿了,各自抬起一碗米饭吃了起来,我感觉这里的饭菜都特别香甜,不一会就填饱了肚子。
“大哥,你们有越币吗?共合二百五十万元越币,折合人民币七十多元。”刘向导去台前结账,然后又来跟杨君拿钱。
“没有越币,我们付人民币可以吗?”杨君边说边伸手进衣服袋里掏钱。
“我这里有啊,可以兑一千元人民币的越币给你们。”阿文马上拿出钱包,抽出一扎越币来,数了数:“诺,这是三千五百万元越币,你们先用着。”他说着把钱递给杨君。
杨君微笑着接过越币,对阿文师傅点点头,说:“谢谢,我们到时候连车费一起给你。”然后又将钱全部递给刘向导:“你拿着,就帮我们用啦!”。
“哦——你倒大方的啊,什么意思呀?没包包装钱噶,我没有见过越币,还要学用越币买东西呢,还是我装着啦。”我说着赶紧接过杨君手里的越币,对这么多万的越南钱特别感兴趣,又想自己的钱怎么会给陌生人装着用呢。
“你这个小气鬼,哈哈哈!”杨君笑了起来,用手指指我。
“那么多万啊,呵呵呵——”我笑着看看手里的越币,喜不自禁。逗得大家都笑起来。
我数出二百五十万元越币付给店主,店主对我微笑着点点头。
走出小吃店,我对杨君的这种做法感到不满,这样反倒会给向导有些尴尬。小轿车驶出小镇,放眼望去,儒桂河好似一条绿色的飘带向远方延伸,慢慢消失在眼帘,两岸风光如画,竹林、树木、田园、土地、儒桂河两岸的苗族村舍,构成越北高原独特地理特征。跨儒桂河公路桥,车开始爬坡,喀斯特地形地貌特征越来越鲜明,山还是那样的险峻,原始植被中这里一棵那里一棵的檑木树鹤立鸡群,深深植根在悬崖边峭壁上,呈现出越北高原别样的生态文化。眺望宛如羊肠的山间公路和斑驳的苗寨,这一刻,我开始意识到什么是高原景致了,那些斑斑驳驳的苗族村落镶嵌在山腰或山巅,凸显出人类顽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大哥,我们开始进入安明县了,过了安明县,就是同文县啦。”刘向导对杨君笑笑,似乎对我有点不满的意思。
安明县城地处坝区,平坦辽阔,群山环抱,四周全为亚热带丛林,生态植被丰富,辖区内高耸入云的山巅奇形怪状,如犬牙交错。我的眼睛开始不听使唤,瞌睡又来了,朦朦胧胧中听到杨君在讲:“麻栗坡县杨万地区的者阴山,与越南安明县的江利地区接壤。当年,中越两军曾在者阴山进行长达10余年的较量,从1979年中国边防部队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到1984年收复者阴山作战、守土防御作战,再到1991年中越两国关系实现正常化为止,这一区域一直处在双方激烈斗争的前沿,双方均付出巨大的牺牲,那段岁月悲痛、伤感······”
杨君提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一下驱散了我的瞌睡,我又打起了精神。
“是啊,越南有这么多资源,风景如画,让人向往,他们为何还不满足,还要去略夺中国的土地,真是可恶。”我愤愤不平地接过他的嘴大声说了出来。
杨君赶紧摇摇手,悄悄对我说:“小声点,在越南人面前,不能这样说,被他们听到不好。”然后继续讲他的故事:“如今,双方边境地区昔日的枪炮声早已远去,战争的硝烟散尽,和平的阳光照耀边境,彼此友好交往,令人欣慰。”
其实我心里明白,杨君讲故事是为了增加气氛,帮我提神,此时足踏安明县,无论城镇乡村,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感慨万千。
下午三点半,我们离开安明县进入同文县地界。喀斯特地形地貌特征十分明晰,山大石头多,植被稀少,灌木丛低矮,很多地带几乎没有植被,全是裸露的岩石,景色奇异,与众不同。这样一路赏景一路侃谈,不知不觉我们到了苗王庄园所在地——茶坪社,越语称沙坪。
茶坪的苗王府,是越北高原著名的旅游胜地,西方游客最青睐的景区。尤其是法国游客,他们足踏茶坪不仅来观光,还是来朝圣,追忆历史。
苗王庄园前不远处有一些摆摊的越南生意人,在出售各种食物、饮品和衣帽,我们先去摊点上视察一番,杨君看中了一件黑底花色的越南苗族上衣和黑色圆顶帽子,我看中了一顶花色的越南帽子,想买来作纪念,向导教我用越币付了款,然后去售票处,购买了三张门票,便一起朝苗王庄园走去
苗王庄园四周都是参天杉木,中间留有一条两米宽,用青石块铺设着的人行道,杉木树下和人行道两旁用花盆栽着一些开得正艳的“东南西北”花,我们站在人行道上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爬上9级石阶,穿过一道用石头砌起卷头的小门,再上11级石阶,抬头就见苗王府的大门,大门正前方竖立两棵石柱,上写有“家積善贤人出入,门风流贵客往来”的两幅字画门帘,石柱脚下是6级圆形石阶,两侧的墙壁上镶嵌着像钱币一样的龙凤图案,象征吉祥如意,平安幸福,屋顶是用青砖青瓦铺砌成菱角形向上“飞舞”,看去雄壮美观。
走进苗府大门,宅院深深,完完全全的中国明清时代建筑风格,走马转阁,豪华气派。我们朝左边顺序观察着进去,一眼就看见墙壁上挂着一些人物正面旧照片,最醒目的一幅边幅下标着:王正德(又名王正隆,苗名戎隆·王,生于1865年,殁于1947年)。往里几幅分别是20世纪初期王正德与京族妻子(左)合影、20世纪初期王正德(中)与苗族妻子儿女全家福、20世纪初期王正德全家福、19世纪末期的王正德与家眷合影,说明此屋主人正是当年的苗王王正德。资料记载:近百年,在河江省蒙族人聚居区以王正德为首的王氏宗族统辖辽阔高原,自称为王即“苗王”,修建府第以昭示地位和权威。
一直进去,府内与当今在中国国内所保留下来的传统建筑别无二样,功能齐全,它有前厅中厅后厅碉堡蓄水池马厩等,此建筑风格模仿中国清代建筑,饰以蒙族(苗族)花纹图案,就地开采的青石、沙木和阴阳瓦等材料和谐配合,尽显王府的威严气派;府屋有四屋六厢,都是二层楼房,分为64间房。墙为土垒,基为岩石,支柱用木材,地铺木板,顶盖槽瓦,廊檐盖筒瓦,瓦当刻有寿字;内屋分为多个房间,最大的供王正德和三个老婆及儿女居住,还有仆人和卫兵的房间。
值得一提的是石料或木料构件都精雕细刻龙、凤、蝙蝠等纹饰,大柱从下到上雕着双龙鳞龟壳形,小柱脚则雕着蝙蝠形,弯翘的屋顶仿佛龙飞凤舞,象征着达贵人家的长存兴旺。1993年被越南列为国家级艺术建筑遗迹,为研究工作者和游客服务。
观察完整个王府,感觉里面的每屋每厢,按照旧时的模样陈列着不同种类的老物件,这些古董级的生活用品,纺织工具,家具及武器等等处处散发出浓烈的历史气息,仿佛让我们穿越历史时空,回到百年前一个苗族地方上层官员的生活场景中去,感受到那种既森严又人来马去的笙歌景象。
王府大门石头围墙外是王氏家族的坟茔,这里安葬着王正德及其妻子和后人。其中的王志城墓特别显眼,墓碑刻有他的遗像。遗像左右镌刻两炳短剑,分别书刻“不受奴糠”“尽忠报国”,据说这两炳短剑的原物是胡志明生前授予王志诚的佩剑。几经风霜,苗王府一直存在至今,成为同文岩石高原的历史文化遗迹。
我坐在王府大门口的木雕凳上小憩,遇见一个特殊的旅行团,一个越南小伙手举小旗在用外语解说着什么,背后是十几个大概五十岁左右,人高马大,满头白发,穿戴奇特的外国人,个个面带笑容站在门口听小伙说话。我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多钟,心想这么晚了,还能看到从欧美国家过来旅游的“老者”,真是不简单啊。
“你们想吃点什么东西,我就想喝杯甘蔗汁,你也来一杯吧!”刘向导跟着我边说边走向摆摊的地方。
我去买了两杯甘蔗汁递给阿文师傅和向导,我和杨君什么也没吃,就上了小轿车,为赶在天黑前游览越南第一旗,我们没有停留片刻便往竜姑社赶去。竜姑地处越南国土的最北端,在竜姑山颠建有一座气势恢宏的瞭望塔,塔顶飘扬着一面巨大的越南国旗,越南国民称为第一旗,即“越南第一旗”,全国的中小学教科书封面均印着这面国旗图案。
“苗王府能有今天这样名扬四海,游客如织的火爆场面,应该感谢一个中国苗族文化人。”杨君的心思还在茶坪社,他依依不舍离开苗王府时的情形,我看得出来,因为他是苗族人。
坐在车上,杨君始终还是忍不住滔滔讲了起来:“那个中国苗族文化人便是我的父亲杨献才。1992年,父亲在麻栗坡县政协副主席王伦才支持下,与原越南共产党河江省委常委、同文县委书记熊那三取得联系,并在他的陪同下从中国马崩口岸出境,首次考察王志城故居——苗王府,受到王志城的妹妹王咪糯一家人的热情接待。王咪糯带领父亲一一参观府院,逐一介绍王家当年的生活情况。父亲回国后,熊那三、王咪糯将父亲考察王府的事情报告了河内的王志城之孙王全山。时任越南国家民族委员会主任的王全山指示当地政府保护好故居。此事引起越南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便组织人员实地考察,形成报告上报中央和河江省政府。1993苗王府越南政府列为国家艺术建筑遗迹进行保护和旅游开发。”
“哦!你父亲是中国的苗族文化人,有能耐,了不起啊,那你是中国苗族人啦。”阿文接过杨君的话语,赞叹起来。
“那你会说苗语,可以与越南苗族人交流了。”刘向导附和着说。
“是的,那次的考察,父亲写出题为《越南苗王王志城故居参观记》一文发表,第一次向中国读者介绍王志城故居历史。2006年父亲再次到茶坪参观苗王府,经打听王氏后人,他们说熊那三、王咪糯已经先后离开人世,父亲伤感不已,欣慰的是苗王府发展成一方旅游圣地,或许这是对曾经帮助父亲成功考察苗王府的中国王伦才、越南熊那三、王咪糯等苗族人士及其王氏族人最好的回馈吧。”杨君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杨老先生的这些故事,深深感动着越南人阿文和向导,也触动着我。杨老先生八十高龄还出版了专著《“边三角”拾遗》,直至今日,还在孜孜不倦地参与一部《董干镇志》的编纂,天天保持着年轻心态,一直对社会继续作贡献。像他书中所述:我不甘寂寞于城市生活,总想告老还乡,回到已经阔别60余年的家乡龙树脚自然村过‘世外桃源’生活。我七岁读书,在外劳累奔波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现在回到家乡,倍感亲切。除了种花,种菜,养小鸡小狗,余下时间就是看书,写作。我编著《“边三角”拾遗》这部书是想对家乡的回报。”在我的心里,杨老先生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文化人”,让人敬佩,值得称赞,也就是像越南人阿文说道“哦!中国的苗族文化人,有能耐,了不起啊”。
谈话间车子到了竜姑社山上的停车场,抬头仰望,“越南第一旗”在高耸的云端迎风飘扬,虽然临近傍晚,但游人依然熙熙攘攘。我们抓紧时间顺着人工建造好的石阶往上爬去,十多分钟就站在“越南第一旗”下的石台上,此时此刻,在飘扬的红旗下,心情激动不已,我顺着红旗下的石台边转了一圈,然后朝四周欣赏竜姑苗族风情和自然风光,两国边关的山川一览无余,尽收眼底,高兴未尽,天慢慢黑了下来,我抓住时机与杨君合影、与向导合影,然后又请一个越南小伙子帮我们三人一起合影,在“越南第一旗”面前留下最珍贵的纪念。
“大哥,还走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同文县城啦,看你们玩得满开心。”阿文站在小轿车旁,看见我们高兴的走下石阶,微笑着跟杨君说。
坐上小轿车,回想着留影的情景:帮我们拍照的那个越南小伙子,说的中国普通话太逗人了,我们看着他笑,他也跟着我们笑。
半个时辰过后,杨君又开始讲起故事来:“其实,竜姑在越南河江省的历史上,发挥可圈可点的作用,它是军事要塞,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无论朝代如何更迭,这里都驻扎军队戍边······历史上的中法战争结束以后,法国殖民政府驻军防御,与中国董干清军对守。中国滇南抗日战争时期,日军驻军竜姑,与国民革命军对持。越南独立后,越南人民军设立监测站驻守。”
“大哥,聪明呀,知道好些历史事件哩,连我们越南这边的历史,你也清楚啊!”阿文翘起大拇指夸赞起杨君来。
“当了一天的向导,学得好些知识了,以前从没遇见过像大哥一样的聪明人,好厉害呀。”刘向导也夸赞起来。
“大哥是中国的一个苗族作家,他脑海里的知识可多了,我也是跟他来学习的。”我在闭目养神,听到他们在夸奖杨君,心里高兴忍不住冒出几句。
 竜姑苗族风情浓郁,民风古朴,传统文化原生态,发源于中国的南利国际河流形成天然的国境线,分隔成两个国家,是人类学民族学田野考察和旅行者体验民族风情的好去处。
晚上8点半我们到了同文县城,夜幕下的同文,灯火辉煌,街道上人来人往,大多是欧美国家过来旅游的老外,当然也有越南其他地方来同文旅游的人。刘向导让她侄女提前帮预定了宾馆,阿文将车开到宾馆门前,我们各自带好自己的背包下了车,宾馆老板娘很热情的来招呼我们,她说她是华侨,会说中国话,所以跟我们格外亲热,还拥抱了我,感觉好意外。寒暄过后带我们去享用一餐同文县城的牛肉小火锅,地道的苗族牛汤锅,杨君因血糖高不敢喝酒,我陪阿文喝了一杯清酒,冲散一下坐车一天后的疲劳。
4月21日,正逢同文县城赶集,我早早起床洗漱,穿戴好自己从中国带来的一套民族服饰:上衣是手工制作土红色打底印花、裙子是红黄色杂花的彝族服装;杨君穿的是在茶坪观赏苗王府时购买的越南苗族服饰:上衣是黑底印花,帽子是黑色圆顶,看去俨然是地地道道的越南苗族汉子和一个炽热温和的彝族妇女,然后两人带上手机、相机、摄像机一起出宾馆大门,朝集市大街走去,准备融入同文县城的集市体验。
早晨的同文,天高气爽,一看就知道今天是个好天气。丢了向导的我们,兴高采烈地走在大街上,感到轻松自在,不一会就走到了集市市场,从四面八方汇聚集市市场赶集的越南人,男的多数着黑色上衣扭裆裤,女的多数着百褶花衣裙,看那穿着打扮,大多是苗族。杨君的摄像机时而对准街边正在摆摊的苗族花裙,时而对准来来往往来市场里赶集的男女老少,忙个不停。我嘴馋,看着街边刚刚削好的一大箩新鲜菠萝果肉,垂涎欲滴,杨君赶紧用苗语问价,每块五毛,太便宜了,还没等他付好钱就吃了一大块,然后又买些带上。我们各自穿着自己的民族服饰穿梭在花花绿绿、人声鼎沸的集市里,不时引来几个感兴趣的越南赏客,笑眯眯地跟着我跑这跑那,我窃喜着心中冒出一种自豪感,不知不觉间离开了杨君,自己随意哪里热闹往哪里去,握着的手机不停地跟着花裙、黑衣移动,摄入一个个精彩动人的画面,直到杨君在生猪、小狗、肥牛、老马、各种鸡、鸟集中交易的地方找到我,才停住脚步。
“阿春,不要跑远,这里人多复杂,不通语言,不像在自己的国家,我们买东西吃去。”杨君看看我手里提着一併芭蕉,笑笑。
“好啊,我早点都忘记吃了,肚子饿啦,你也没忙得吃吧?”我知道他游动得比我厉害,手机、相机、摄像机轮番上阵,肯定是忘了饥饿,现在看到我才想起来吃早点。
我们徜徉在人群里,边欣赏衣物边寻找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有米线、面条、米饭,吃的人还有点多,就怕口味不适合我,没有买吃。谁知有一个黑衣中年男子,跟在背后欣赏我的奇异服装很久了,突然发现他手里握着一併花糯米饭正在吃,我喜欢吃的就是这种东西,想必市场里一定有卖。杨君知道我的心思,就留意去一些摊点上找,不一会,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两个身穿黑衣、头戴篾帽的越南壮族妇女,面前摆放着好多花糯米饭,示意我过去:“这是正宗的壮族花糯饭”。我欢喜的跑去用越币买了两碗,一人吃一碗,感觉又糯又香,好像比自己中国做的好吃。
当然,同文集市最激动人心的风景,要数苗族风情,几乎清一色的苗族人,男人身着中国元素的清代风格衣裤,头戴19世纪末期法国式黑色圆帽出入牛马、猪狗、鸡鸭、鸟市场;女人身着色彩斑斓的衣裙像一只只飞舞的蝴蝶穿梭于服装、蔬菜、水果、饮食、杂货等摊点,吸引着游客的眼球,可以说同文的苗族风情集市,是“风情万种”的集市。
走出集市市场,我们要去参观同文古镇原址,在路上遇见了向导刘海芹,她自觉地说带我们去拍摄参观。古镇原址离集市市场不远,从集市出来一直往东大概100米的地方就是古镇原址。这里是法国人统治时期留下历史遗址。遗址并不大,短短街道左边,建有两层或土夯或石头构筑的土烧瓦屋顶中国传统房屋排列着,并隔开成几间卖早点小吃,或是几家建盖并排成一体,我们走进一家小吃店,用越币买了两碗现做的越南小卷粉品尝,越南特色小吃名不虚传,确实好吃。吃饱肚子心不慌,慢慢地边拍照边仔细观察,走进已有上百年历史的同文县城中心集市原址,最早由王氏苗族人开辟建盖的特色小楼房,至今依然矗立在街道的核心地段,小楼房背后是刀劈似的陡峭岩石山,巍峨险峻,山顶筑有坚固的营盘,当地苗族人称“董奔营盘”。这些物件前面是一个数百平方米的空旷广场,广场旁边坐落几间低矮的石墙瓦屋。瓦屋已经开设成现代酒吧,人们落座屋里屋外饮用啤酒,享受小吃,赏景闲聊。我们穿过石墙瓦屋走进空旷的广场,与向导留影纪念,广场左边出口处有一个小商场,专卖木质制作的越南苗族特色工艺品,有小芦笙、小红旗、手工制作的苗族特色挎包等。杨君看中一个小芦笙、一个花色挎包,非得要买作纪念,我觉得价钱有点贵不想买,就故意逗他说兑换的越币用完了,看他着急的样子,准备要与向导借钱,其实他是苗族,对这些苗族象征性的物件,最在乎了,我懂得他的心思,便掏出越币帮他买了下来,向导看着我们买东西的情景,笑了起来。
如今的古镇遗址是同文县当地政府新建集贸市场后迁出辟为的旅游景区。景区门口巨大的芦笙雕塑,是同文人文历史文化璀璨的象征。当然,更是同文古镇的文化符号。
游出广场,就是昨晚我们住宿宾馆的门前公路,阿文早就站在车门口等着我们了。
“大哥,那座大山山顶上竖立的广告牌,晚上很好看的。”阿文抬手指了指“董奔营盘”。
“哦,昨晚我们住宿的房间,窗户正对着这座大山,已经看到了,是很好看。”杨君微笑着回答。
“董奔营盘”是同文县著名的地理标识之一。山顶上竖立的“同文”越语广告牌,夜晚在霓虹灯闪烁下极为醒目,远远望去,犹如悬在天空,形成独特的奇观,令游人情不自禁的赞叹。
小轿车再次启程,目标——河江省苗王县。
这次体验同文县越南苗族风情,感到尽兴也无比欣慰,此种心情杨君更比我强烈。高兴之余,他再次讲起“董奔营盘”的历史:“营盘古老,建于何年何月,无史料记载,但民间口碑流传应为历史上爆发的‘广马战争’时期的产物。‘广马战争’即中国清朝时期发生的‘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后流落到中越边境一支起义队伍与越南当地苗族人发生的战争,苗语所称‘广马’即‘广人’,泛指广东广西人,也指太平军······”。
“是啦,我们就知道一点点的啦,那座大山是有一段经典故事呢,但我们不会讲。”阿文接过杨君的话说到。
玩累了的我,坐上车就想合眼,一直以来,常听杨君讲历史故事,以致把我从不爱学历史引导到现在喜欢并懂得好多历史,特别是他正在主编的《董干镇志》一书,满满一大本真实历史事件,由其父杨老先生当顾问,我参与文稿录入,好多董干的历史、中越边境一线的历史,都融入我的脑海,不懂得全方位历史事件的人,根本写不出这部厚重的历史书籍《董干镇志》。为此,我随时在心里感激杨家父子,他们让我退休后的生活充实快乐。
同文县到苗王县的公路坡度大弯道多,几乎是在悬崖峭壁中穿行,自驾摩托旅行的欧美游客,不时从眼前飞过,那驾驶摩托车的车速技术不亚于越南人,见杨君手持摄像机伸出车窗拍摄风物,竟然还笑眯眯地对着镜头打招呼,惊险刺激。我们不放过途中遇到的每个可观景点:那摆设烧烤摊的百褶花裙苗族妇女,乐呵呵的招呼着从面前路过的每个游客;走在放学回家路上的苗族小姑娘,身着花花绿绿的小裙子,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在期望游客合影,博得一点点小费。缘于彼此都是苗族人,杨君用苗语与小姑娘们对话,个个笑嘻嘻的围笼过来,让杨君将摄像机对着自己留下“美好形象”,当然过后的小费还是要给的,不论你给多少,她们不会跟你讲价。
有一个景点最为险奇,脚下的大峡谷深不可测,朦朦胧胧里透视出一湾河坝,像一面镜子,泛着光泽,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绿黄相间,实在奇幻。刘向导介绍,这河坝是中国老板投资建设起来的,她曾经在工地上担任过越语翻译,河坝的上游从中国流入。还有一座苗王县各族人民建设越南社会主义火热的劳动场面的纪念浮雕,气势恢宏,画面生动感人,我们都足驻留影纪念。
中午11点半,我们到达安明县城,就在一家饭馆里吃中午饭,还巧遇在茶坪苗王府门前看到的那些中老年“老外”,我看看他们感到很好笑,他们好像也发觉到我们,望着我们笑笑。
“真是奇了,昨天下午我们要离开苗王府时看到的那些老外,现在又转到这里了。”杨君望望我,笑了起来,刘向导还不知我们在笑什么。
吃饱饭,车继续前行,视野里的喀斯特群山千奇百怪,造型千变万化,仿佛置身一个天上人间的奇妙世界。
“苗王县城到了,你们自己进去游玩吧,我把车开到路边有树荫的地方等着啦。”阿文交接着在县城路边停下了车。
我们跳下车子,刘向导与我一起走到街头就被路边摆摊的一些新鲜菠萝迷上了,问价后我用越币买了两块,每人吃着一块走向街市,今天同样赶上街天,与同文不同的是这里不但有穿黑衣、百褶花裙的人,还有我不知道的一些身着各种花色服饰、用花围巾包着头的人在街边摆摊设点,人头簇动。杨君独自一人顺着大街拍摄,搜寻他自己需要记录的物像,一直转到一个农贸市场门口才碰见他从里面出来。      
“阿春,我转通整个农贸市场,宽敞明亮,各种日用百货、土特产品一应俱全,已经拍了照,你们就不用进去了。”杨君跟我说着,朝街中央十字路口走去。
街中央十字路口的一把大芦笙雕塑吸引着我们的眼球,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去拍照,再环顾芦笙雕塑四周,笔直的街道以此为圆心向东南西北扩展开去,原来这芦笙雕塑同样是苗王县城的地理标识,也是苗王县苗族传统文化的代表。
“这里的民族风情浓郁,大街小巷、农贸市场,随处可见苗、侬、瑶、彝、摆依、京等民族互市交流,十分友好。”看杨君很兴奋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疲惫。
“真有那么多民族呀,怪不得我看到路边有些摆摊做生意的人,穿着奇形怪状的服装,叫不来是什么民族,只觉得好看。”我感到自己好笑。
“嗯,苗王县有好几种民族,有些民族我也是叫不来是什么少数民族,但穿着打扮就是好看。”刘向导附和我们说起了话。
钻进阿文的车,我们结束在苗王县城的采风,看看时间也是一点半了,准备回河江省城。半天的“劳作和辛苦”,此时此刻,心里感到无比的高兴和满足,在车里坐在杨君的身边,知道他现在也不会再讲故事“扰乱”我,便安然的进入了梦乡。虽然是睡着了,但路途的颠簸,朦朦胧胧中还听得到刘向导和阿文在用越语嘻嘻哈哈的调侃,他们是不想让我们听懂说什么吧,但从他们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中可以判断,也许是说黄色小调开玩笑。
“大哥大姐,你们是去省城游玩呢,么还想去别处玩玩?”刘向导的话把我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还有好玩的地方吗?两天就游完了四个县。呵呵——由你作决定吧,我听你的。”我望着杨君笑笑。
“阿文,今天车子能否到达黄树皮县,我们想去黄树皮和箐门看看”杨君问师傅。
“哦,可以的,就是会晚了一点,到达县城天可能就黑了,假如去的话,我就回家换套衣服,再去加满汽油接着就走。”阿文抬手看看表后,答复杨君。
“嗯,晚一点不怕,那就去黄树皮吧,再从箐门转回河江,我们最后一天就在河江。”杨君计划周全,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到了河江市,阿文把车开到自家的门前停下,让我们去他家上厕所、喝水,然后刘向导又带领我们去与熟人兑换一千元人民币的越币,身上有钱心不慌。阿文去加汽油,大约休息了半个小时,小轿车重新离开河江直奔黄树皮县城而去。
车子行走了一个小时的河谷地段,开始爬坡,与去同文的路段相比,同样是山高坡陡,不同的是那边石林密布,这边是树林密布,越往里走山越大树越大越多,全是深山野林。迎着闷热干燥的空气,杨君还时不时打开车窗,再打开摄像机拍摄一番,挺有精神。我最受不了这种闷热的空气,特别是他打开车窗的一刹那,冲进车内的那股热浪扑面而来,让人无法躲开,只感到难受,使得坐在车里的我没精打采的只想合眼,要么闭目养神,要么半睡半醒的迷一会。耳边只听杨君在感叹:山太大啦,坡太陡啦,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山。有时也会跟刘向导、阿文师傅聊几句,说我像个瞌睡虫似的,就这样直到天黑好一会,晚上8点半钟我们才赶到黄树皮县城。
“大哥大姐,今天已经晚了,我们先找个宾馆住下来,再去吃饭,明早起早一点去游览。”刘向导边说边指着路边的一个宾馆,叫师傅把车开到宾馆旁边停下。
我们走进宾馆开好房间,把东西放好,才准备去找小食店吃晚饭。黄树皮县坐落在一个山岰岰里,有一条又宽又深的大河谷,用一座平面桥相连着,车子通过这座桥就是县城大街,大街两边的居民住房有平房,也有几间三至四层高的砖混住房,县城小,一眼看去四面都被大山包围,是河江省辖内隐藏在原始野林内的一个既偏僻又贫穷落后的县,因离省城较远,各类商品流通不便,从外面进来做生意的商人就少,流动人口少,大街小巷内开食店、商店、宾馆的都相对比较少。阿文带着我们转了差不多半个县城,寥寥几家小食店都已经收摊关门,我想该不会饿肚子吧。转了半个小时,最后还是找到一家小食店还卖着饭,吃饱饭我感叹着:住在城里都差点挨饿了。
4月22日早晨6点半我就起床,洗漱完7点不到我自己去大街上四处游览。县城大街右上边有一幢建筑风格奇异,装饰豪华漂亮的房子,写在房子墙面醒目地方的都是越南字母,我看不懂,也不知是县衙还是办什么公事的,就远远的站在街上拍了几张照,我一直往大街西边走,十多分钟就走完了大街,然后又转回来,看到街边有几个苗族老妇在忙着把背箩里的苦菜,拿出来摆地摊,我凑上去用普通话问她们怎么卖,多少钱一把,个个望着我瞠目结舌,然后笑笑。我感到尴尬,才忽然想起我现在是在越南,不是中国,自己也闷笑着走开了。
“阿春,你怎么独自一个人跑出来逛街了,我四处找你都找不到,这里是越南,不能四处乱跑乱拍照,怕被越南人把你当奸细抓起来怎么办,还是要小心为妙。”杨君着急的样子,把我逗得好笑。
“我不是好好的吗,看你着急成这样啊,不怕,我会小心的。”我不以为然的笑笑。
我们边说边返回走,到豪华漂亮的那幢房子前,我抬起手机还想拍照,被杨君一把按下来,不给拍照。在这个县城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观好欣赏,我们只好到宾馆里叫上阿文和向导,提出自己的东西放进车子里,一起去吃了早点,8点半钟离开了黄树皮县城,向箐门县方向而去。
“阿文,这里到箐门远不远啊?”杨君问。
“不多远,两个多小时可以到了,今天早早就能到河江市啦。”阿文回答得很干脆。
从黄树皮县城出来去箐门的公路崎岖不平,又窄又颠,杨君还是时不时打开车窗,那相机、摄像机不放过任何迤逦风光,当然有些景点我是要下车让杨君帮我定格留念。阿文开车也算是一流的了,整天在这种崎岖不平的公路上奔跑,都不感觉累,还满有精神。特别是车速快慢适中,奇怪的是平常会晕车的我,这次坐他的车一天到晚都没有晕车,除了打瞌睡以外,没有什么不适。我跟杨君商量,记下他的手机号,以后还有机会来,一定还请他的车。
“大哥大姐,前面就到箐门了,你们看到大山上面的村寨了吗,那些山上住着的小村小寨,都属于箐门县管辖,箐门县城就在我们路过的公路边,马上就到。”阿文比刘向导强多了,哪里有景点都会介绍给我们,现在他又提前向我们介绍情况和景点。
“哦,山高坡陡的嘛,我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这么高的山,大山里面的那些村村寨寨农民,在这顽劣的环境里生活,一定很艰辛吧,佩服人家过日子了。”我顺口说。
话音过后半个小时,看见前面公路两边的山坡上有几间砖混瓦房,阿文把车开在路边临时搭建的钢瓦下面,停下让我们休息吃中午饭。这儿就是越南河江省箐门县,没有几间楼房,没有几间商铺和食店,县城的集市就是在公路上。因为不是街天,山上的农民不会来赶街,所以县城的集市空空如也,只有一家两口子在路边卖菠萝,我们走进正在做饭的路边一家小食店,让阿文去点了几个菜,不一会,一碗回锅肉、一碗油炸的越南小卷粉、一碗小炒茄子,一碗野生的新鲜槐菜汤,简单的三菜一汤,热气腾腾地摆上桌面,特别那碗小槐菜最合我意。
“快来吃饭啦,在这些地方能吃到这种好菜,难得,难得!”杨君赞叹着,抬头叫还坐在门口吸水烟筒的阿文。
我和向导不管他们吃不吃,拿起筷子各自吃起来。
我在这里看见阿文吸的水烟筒,感到纳闷,云南流行的水烟筒竟然传到越南这边来了啊。
我们吃饱饭也是中午12点,休息十多分钟后,小轿车一溜烟离开了箐门县,准备返回河江省城。
酒足饭饱的我,坐在小车里摇摇晃晃的打起瞌睡来,不知不觉睡了很长时间,耳边传来刘向导的声音:“建设那个大河坝搞起了发电站,你们不知有多危险呀!前几年我老公从中国来这里帮老板打工,连命都丢在那里了。”我抬起头来朝车窗外看看,才发现公路左下边的大峡谷里有一条长长的大河,不清楚是什么河,河水一直往东走,清清的河水在蓝天白云照耀下,显得蓝盈盈的格外醒目。我叫阿文停车让大家休息一下,也好在这里把自己的身影定格在大河边。
欣赏完江河风光,顶不住扑面而来的热空气,赶紧钻进车内打开空调,继续前行。旅游近三天,我是对向导有点不满,到哪个县都没有好好跟我们作过任何讲解,我还时不时在杨君耳边说着这次的向导是白请了,光一个驾驶员就可以的。
这条大河下游有一个大河坝,河坝是中国老板投资建设起来的,我曾经在工地上担任过越语翻译,老公打工。”刘向导开始起到作用了。
走着走着,还真出现了一个大河坝,看去已经建设了好几年都还没有完工的样子。刘向导指着那个大河坝,打开话闸地讲起了小时候的故事、前些年她们夫妻打工、老公怎么丢命、老公的尸骨留在越南等等往事,一直讲到河江市区,听起来这个女人还真命苦,连嫁了两个男人都没有留住,以致我对她起了同情心,微微有点好感。阿文的小轿车马上驶进河江市区,她才另换话题:“大哥大姐,今晚你们是想回中国呢还是留宿在河江市玩玩,这里也好玩呀”。
“是啦,你们赶紧拿主意,从这里到中国的天保口岸还有20公里路,要一个多小时,假如回中国的话,必须下午6点以前赶到船头,不然就过不去的,可是现在已经是5点钟了,怕有点赶不上时间了。”阿文经常跑路始终比较熟悉。
“阿春,我们今晚就住河江了,明天再回去,多玩一天。”杨君在征求我的意见。
“好吧,再玩几天都可以,既来之则安之,特意出国一次,不能留下遗憾。”我爽快地答应下来,不怕人家说我老顽童。
越野小车进入河江省城,阿文与向导商量,让我们在市区的一家豪华宾馆门前下车。
“大哥大姐,这个宾馆是刘海芹向导的熟人开的,今晚就由她帮你们订好房间住在这儿。我回家住,晚饭我也不跟你们一起吃了,明早你们啥时回中国联系我,我会来送你们到口岸。诺,这是我的手机号码。”阿文说着递给杨君一张写有号码的纸条。
“好的,明天联系你,我们应付你的钱也是明天给你了,谢谢!”杨君接过阿文递过来的纸条,记好手机号码,然后去后车箱提出自己的背包和东西,阿文自己开车回家,刘向导带领我们去宾馆拿钥匙,并交代宾馆老板我俩是中国人,搞好服务。
我们走进宾馆,把背包和东西放好,洗洗澡看看天色还不晚,就邀约刘向导去吃晚饭,吃完饭不要刘向导相陪,我们自由的逛街散步。
河江省南邻宣光省,东邻高平省,西邻老街省和安沛省,北与中国云南省的麻栗坡、马关、富宁县接壤。境内有京族、岱族、苗族、瑶族、高栏族等民族。省会河江市商贸发达,是一座人口6万余人的山地河谷城市。
“我们今晚就去看泸江吧,泸江上的铁桥是最有欣赏价值的了。”杨君前些年就来过这里,大体情况他还是了解一些。
我跟着杨君慢慢朝泸江大桥方向走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泸江桥上的彩灯,把整座大桥照得通红明亮,五颜六色。我们信步走上泸江桥,这是横跨在江上的钢板铆合的铁桥,属法国人建造,很有特色,虽然有些古老,也还稳健。它把两岸的一座座干栏式木屋和一幢幢法式建筑群连接起来,依山傍水,让这座城市变得十分精致。桥是这座城市的地标,数百年来见证着越南人民被殖民的屈辱历史。
我们依靠在桥边钢板护栏上,仰视富有灵性的泸江,首尾看不到头,桥下水流湍急而过的江水,散发出丝丝凉意,让我感到有些快意。两岸的原始植被紧紧包裹着城市建筑群,呈现出别样的原生态美丽。据说此泸江发源于中国麻栗坡,我们相互拍照留影,不枉到河江一趟。
423日,早晨八点钟刘向导来宾馆相遇我们,一起出去吃早点,而后去参观市博物馆。我们从侧门进去,门口外围是铁栏杆围墙,围墙里面置放着几样战争遗留下的物件,其中有六门大炮,每门大炮前都有越南文字牌立着,走进博物馆内,一层展览着历年来的战争要事和各位英雄要员经历;二层展览着越南各种民族男女老少的各种姿势塑像和优美服饰;三层展览着越南科研成果和各种老物件。奇特的是大门门口处还摆设着有象征意义的一个大背箩,特别逼真好看,我与杨君争先恐后的走到背箩旁留影。参观欣赏结束后我们返回来路,杨君眼尖看见一空房内放着一张长方桌,桌面上摆放着一本书和一支笔,他翻开来看,原来是来自各国的文人和名人留下的墨迹,杨君也不吝啬的提起笔,留下珍贵的中国人墨迹。
出了博物馆,我们去开阔壮观的省会中心广场,在广场正中竖立着几面越南国旗,迎风飘扬的国旗显现出省会的庄严和美丽,我们相互跑到广场中心留影。出了广场就是市区保留的一座小庙“晋山祠”,其祠名或祠联,全用传统繁体汉字书写,让中国游客感到格外亲切。
最后去参观的是农贸市场,刘向导领着我们重新踏上泸江桥,慢慢走到桥中心,迎着清晨明媚的阳光,深深的吸上一口清新空气,感觉全身清爽,这样拍出来的照片,个个喜笑颜开。下了泸江桥一直往农贸市场方向走,遇到路边一个苗族姑娘在卖野黄姜,听杨君说中国没有,可以做药,也可以做菜,很好吃,我确实也没有见过,就用越币把它全部买了。继续往前是卖新鲜菠萝的、卖槟榔的、卖农副产品、日常用品的商店,应有尽有。到了农贸市场门口,出出进进的黑衣、百褶裙、黑底花衣在眼前晃动,热闹非凡,我们选了一家卖果汁饮料的摊点坐下,买了三个新鲜椰子果叫老板打开,每人抱一个喝起来。
“阿春,你两手抱椰子喝汁的模样好滑稽,一定要留影纪念。”杨君最爱开玩笑,边说边笑地抬起相机,咔嚓、咔嚓!把我和刘向导的身影定格在越南河江市农贸市场门口。
当然,我也帮他拍了好几张滑稽像,作为互补。
“阿文来电话,说他要去清水口岸接客,问我俩是否跟他一起回去,我想游览得差不多,还是回家了”。
“好吧,就听你的安排,以后还有机会么,再到越南旅游”。
“下次带你去著名的‘苗城’普棒是越南历史悠久的边陲重镇,如今仍然是同文、苗王、安明三县的商品集散地和商贸中心。普棒的苗族‘踩山节’是最富有诗意的,被越南文艺家描绘成‘少女与春天的庙会’”。
不愧是作家,对异国他乡的苗族研究深不可测,让我打心里佩服和崇敬。
我憧憬着明年的春天,越北高原天气回暖,那盛开着的白色李花、粉红色桃花、红色梅花,满山的树木发出绿色的嫩芽,高原变得清新起来,在这样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我们再去越南踏春,体验别样的自然与人文风情。















文山苗族网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站长:张元奇
手机:15308766544
电子邮箱:46440276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