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文山苗族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苗学研究  >> 调查研究  >> 查看详情

苗学研究

推荐文章

我们是世界上的一个民族

来源: 文山苗族网  日期:2019-01-13 01:38:22  点击:2358  属于:调查研究

龚奇(上海)
 
一个人有他的自尊,一个民族更有他的尊严,读了苗族著名诗人张元奇先生的诗歌《我们的名字叫苗族》,内心很受震撼是的,苗族同样是世界上一个自强不息的民族。
本文的写作源自一个个人的民族尊严,感慨颇多。我前几天完成了我在麻栗坡支教一年最重要的《我的民族情结》一文的写作后,从网上传给了苗族著名作家、县文联副主席杨桂林先生。杨兄对我这个来自大上海的(屏蔽)一向很苛刻,相识第一面,就劈头盖脑地轰炸了我一个问题:你读懂西部了吗?对我的其他拙文更是常泠眼相看,让我很意外的是他对我此文出奇的厚爱,说道:“老弟,文章观察细致,描写到位,理解深刻,情感真挚,是一篇佳作”。同时,他两次请示我把文章发在《文山苗族》网站上,我受宠若惊,那有不愿之理。可是过了几天,我打开网站,找了半天,却怎么也没看到此文,看到的是我写得很一般的二篇短文。我问他何故,他谈淡回答文中描写苗族的内容太少,忍痛割爱,只为了一个民族的尊严。
听他这么一说,我一下子激动起来,写苗族。为杨兄的那句话,回上海前,一定写一篇关于苗族的文章,是我的一大心愿。怎么写,写什么,对我这个对苗族一无所知的上海人来说,谈何容易!几天来,茶饭不思,睡觉不香,总是产生不了任何写作冲动。无奈,我只好求助于他。
“读我送你的《边缘叙述》、《文山苗族》两本书。读读张元奇先生的诗《我们的名字叫苗族》,读读李孝培先生的《梦,源于苗岭》和杨宏应先生的《砚山县苗族教育现状》的文章,你会有所感觉的”。他仍然淡淡的说。
我给自己放了两天假,静心潜读苗族。一种本有的激情在我心中燃烧起来,我选用张元奇先生的一诗句,给自己的文字取了个标题:《我们是世界上的一个民族》。
苗族,我为你们的仁慈而感动,你哪里是弱小啊,看看你的族祖蒙子酉(也称孜尤或蚩尤)不也是“兵主”、“战神”、“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吗?只是你们的仁慈,“人好心好”,把“宽得连着天,平得像操场,肥得流出油”的土地让给他人,宁愿自已过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一次一次地迁徙,从黄河流域迁到长江流域又徙到云岭之南,从平原来到山地,不是你们“好居山头”,还是出自你们的仁慈,把街头、水头让给了他人。你们夺过他人的良田沃土吗?没有!你们抢过他人的牛马猪羊吗?也没有!你们掳过他人的妻子儿女吗?更没有!如果世上的民族都像你们的苗族,那何来流血牺牲的战争!
苗族,我为你们的坚强而折服,历史上的你们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不停地流动,只能生活在深山老林或各地结合部最贫瘠的一方之隅,从北到南走走停停,饱经风霜,顽强的生命力使你们千万年来生生不息,这就让我想起了当年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国民党军队的围剿打不垮他们,大自然的险恶阻挡不住他们前进的步伐,走过了灾难,走向了美好的未来。苗族也何尝不是这样,你们所走过的那段艰难历程权当它是老天对你们的考验吧,一支九死一生的军队,一个历经坎坷的民族,令苍天老天动容,相信你们的未来也一定美好。
苗族,我为你们的固守而忧虑,读了杨宏应先生的那段文字,你们让我心酸:文中写道据1990年人口普查数据统计比较,“苗族在校大专院校学生所占本民族人口的比例,在校高中生所占本民族人口的比例,国家机关事业单位负责人所占本民族人口的比例等12项指标中,苗族有6项排在各民族中的之后。是 “倒数最多 ”的民族”。作为生活在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教师,我无时无刻都衷心呼吁苗族孩子们勤奋读书,家长转变传统观念,舍得把钱用在送子女入学上,因为这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要富强的最佳捷径,不要只顾眼前利益,因小失大。我衷心地希望成年人走下山来,融入各民族中,互相学习,取长补短,把你们的优秀的传统文化在全社会弘扬。“物离乡贵”,这是一个无本的大买卖。我衷心希望青年们勇敢地走出大山,到东部发达的地方,甚至跨出国门去,学习其他民族的先进文化和技术,给封闭的苗寨带回创新发展的理念。我知道,这虽然要付出艰辛,但是非常值得的。
天助自助者,当你们从心底里呐喊:我们也是世界上的一个民族时,你们已经尊严地站立在这个世界上了,祝福你们,我亲爱的苗族人民!
 

文山苗族网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站长:张元奇
手机:15308766544
电子邮箱:46440276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