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综合全能 >> 文章 >> 正文
 
 

苗族还在使用甲骨文(DANGD NYOX)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3-5-17 1:00:28]


苗族还在使用甲骨文(DANGD NYOX)
杨朝山
    甲骨文是殷商(约公元前17世纪-公元前11世纪)的文化产物,距今约3600多年的历史。是现存最早、最珍贵的历史文物。这大家都知道(如图,出土的甲骨文)。   殷商时期由于还对事物的认知局限,对大自然的各种灾害无从科学解释,人们只能迷信鬼神,当时的领导和政府其行事以前往往用龟甲兽骨占卜吉凶,以后又在甲骨上刻记所占事项及事后应验的卜辞或有关记事,我们就把他们遗留的文字称甲骨文。自清末在河南安阳殷墟发现有文字之甲骨,已经百余年了,目前出土数量在15万片之上,大多为盘庚迁殷至纣亡王室遗物。以出至殷墟,故又称殷墟文字;因所刻多为卜辞,故又称贞卜文字。甲骨文目前出土的单字共有4500个,已识2000余字,公认千余字。它记载了三千多年前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资料。是现存最早、最珍贵的历史文物。因为她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我们现在看得见的先进文化的产物,所以,历史学家多数把从殷商后的历史叫文明史,这大家都知晓。但现在的苗族还在使用甲骨文(Dangd nyox),这不一定人人都知道了。你看,这是现在苗族还在使用的甲骨文(如图1-4)。

(图1,凹面) 
(图2,凸面)   
 (图3,另一胛骨的凸面) 
(图4,另一胛骨的凹面)  
现在流行于西部方言苗族的部分民间“知识分子”仍然还在使用、运用(或应用)着她。其功能、作用和功用与三千多年前的殷商如出一辙!这一现象我委实无从评判到底是先进还是落后??这也是我要把这一现象介绍给公众的原因,好让大家帮我评说,让我踌躇数年的心灵得以慰藉。苗族使用甲骨文为什么会延续到现在?为什么会有这一现象?所以我只有把我的见解倾诉出来,以求教于高见者。
    一、苗族怎样使用甲骨文(Dangd nyox)
    目前所见苗族使用的甲骨文,只见刻记于牛肋骨上,还没有见于镌核于龟甲或其它兽骨上的,苗族也直接称之为“当略Dangd nyox”。西部方言苗族的部分民间“知识分子”仍然还在使用、运用(或应用)着她。其功能、作用和功用与三千多年前的殷商如出一辙!并且还丰富得多。
    (一)在什么时候使用“党略Dangd nyox”?苗族社会生活中的“知识分子”大体有五类:
1、持有“党略Dangd nyox”并懂得使用者;2、禳解鬼神缠身的巫师(以前的巫师既诊断病又提供药物和治疗);3、由巫师分化出来的专门救死扶伤的医生;4、婚姻礼仪的歌师和“大媒公”;5丧葬习俗和祭祀活动不可或缺的祭司(包括芦笙师)。苗族大凡遇事得凭“党略Dangd nyox”卜筮吉凶时,每当遇到婚姻、丧葬和出行等等,得请苗族的知识分子中的第一类人取出其“党略”来掐时,从“党略”选择最有利(有力)的时期或时日,他们帮助预测吉凶,瞻望未来或把矛盾调整为最佳。
    “党略Dangd nyox”的使用涵盖于整个苗族生活中,其主要功能就是卜筮吉凶。所以,凡事需预测,选择佳期,都得使用她。一言以蔽之,“党略Dangd nyox”就是苗族卦爻。
    (二)怎样使用“党略Dangd nyox”的?能够掌握“党略Dangd nyox”的使用者,目前知道的多为汉文的文盲者,在学习“党略Dangd nyox”内容是非常艰难的过程,学习者得花费很长时间跟着师傅口耳相传教授多年,并且要有悟性者,学成者不多,这也是民间的“党略Dangd nyox”师傅不多的原因。虽然我们看到的似乎简单,其实,它也仅仅作为一载体而已。其内容相当于汉族流行的算命、预测(饱含类似《周易》中的卦筮和释挂)、掐时、地理舆测、鸡卦等等。需要学习者熟记铭记于心。譬如汉族算命,它已经形成有书籍,算者按照来相者提供的年月日时翻书既可,而苗族由于历史上没有形成于书籍,只能背诵于心,在算命时的“翻书”是把铭记于心的“书”翻出来,有点类似于富宁县壮族的那种“坡芽歌书”。1、如图上“党略Dangd nyox”的边沿锯齿是计算纪、年、月、日、时和方位,使用时,依照一定的次序结合年月日的数字去对应锯齿查对吻合齿口下方卦爻来解释卦辞,再权衡卦辞与毗邻上下间的承、乘联系确定厉害关系来预测吉凶。2、锯齿下图案是卦象内容,类似罗盘上的内容,但“党略Dangd nyox”的功用不只是局限于地理,她的内容繁杂且丰富得多。如实物图上的似一鸡卦,它是附有卦辞的,这只有掌握的师傅懂得并铭记于心。就好比 《周易》的兑卦(如图) ,不仅仅是图,还有爻辞。但这卦辞需学习时默记于心。3、释图,根据“党略Dangd nyox”对应的图示卦象解释其赋予的涵义。4、在根据卦辞对照需求者要进行的事件对照“卦辞”预测、预感并确定或选择最大限度的最佳办法或日期等等。
    (三)“党略Dangd nyox”在社会生活中所占的地位作用和现实状况。“党略Dangd nyox”是给苗族对生活或事件产生疑惑的个人、家庭和群体解疑释惑,以趋唯心地达到趋吉避凶的预测作用。凡事有疑惑得问她。因而,使用久远,“党略”就显得神秘,不自觉地给人们赋予了具有先知先觉的灵性,倍加得到族人的敬重并视为神物密而不鲜,忐忑尊藏之。遇事才由持者师傅取出舆测,她虽然左右着苗族生活的决策趋向,但又不机械死板,运用非常灵活,判断的结果多为指向且有活口,深得族人珍藏和使用。其实她就是苗族的“八卦和爻辞”。由于“党略”在苗族社会生活中占据的地位和作用特殊,管理的师傅多不向外传看,族人已把她视为自己的生命,认为他是维系苗族命运乃至生命的神物,其他民族多不知晓。甚至在苗族社会中的多个支系或方言由于迁徙等等原因,大多已经失传,仅留存在传说和民间故事中。现在见到的多是最偏僻地区,特别多是普遍文盲山区。上图提及的“党略”实物是在广南县偏远山区和砚山的高寒山区偶然见到而珍藏者还处于畏惧和矛盾的心理压力。畏惧者是因为历次运动,特别文化大革命运动造成的畏惧后果,因为持有者多是没有文化和年迈的人,外界信息对他产生有效影响不大,也就是说,他还不全知晓改革开放以后的社会和以前的时代有着根本区别,也不排除漫长历史对自己的鄙视在潜意识中产生的自卫戒备心理。再者是现当代文化洪流冲击,已经客观地把“党略”视为迷信遗留的产物,但苗族社会生活又还需要,各类科学技术普及的运用推广自然地把“党略”抛到垃圾堆之势,给珍藏者造成严重的心里压力。第三是现在通熟“党略”的运用和掌握全部内容,譬如其中的爻辞解释的已经非常少,而且多是年龄很老的人员。伴随苗族经历了四、五千年历史保存下来的“党略”,目前的现实状况就如同一股小溪已经步入漫漫沙漠中一样,处于即将断流和消失的紧要关头或尾声。
    二、“党略Dangd nyox”保留并流传到现在的原因。
    (一)历代统治者及其形成的主流社会都没有给西部方言这支苗族获得学习历代统治者倡导先进文化的机会。我们翻阅历代统治者的文献,《庄子.盗跖》说:“黄帝不能致德,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遂擒杀蚩尤”。《太平御览》上说:“蚩尤殁后,天上复扰乱不宁,荒地遂画蚩尤相,以威天下”。自“涿鹿之战”黄帝战败蚩尤后,历史上的“苗”或糌上“苗”的都是坏人!历代统统的都把苗族列为敌对势力或统治者的对立面来镇压的。《论衡》、《孤本竹书纪年》、《非攻》和《尚书》上描述三苗将亡时:“三苗之亡,五谷变种,鬼哭于郊。”“天雨血,夏雨冰”,“龙生于庙,犬哭于市”。鲁迅在他的《准风月谈.踢》里说:“苗族大败以后,都往山里跑,这是我们的先帝轩辕氏赶他们的”。
    历史到禹“放灌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的报复后,从此中原文献不再有三苗的记载。从《尚书》的“分北三苗”后,直到清中后期的贵州苗族雍乾起义、乾嘉起义和咸同起义失败,统治者都是对苗民进行残酷的屠杀,这种屠杀一直到道光都没有禁止:“(1839年1月5日)。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滇、黔两省外来客民、流民,盘剥苗人土司田产’,‘川、楚、粤各省穷苦之民,前赴滇、黔租种苗人田地,与之贸易,诱以酒食衣锦,俾不敷出,乃重利借与银两,将田典质,继而加价作抵,而苗人所与佃种之地,悉归客民、流民’;如“乾隆十二年(1747年4月23日)刑部议复:‘调任贵州按察使黄岳牧奏请严禁川贩买苗民子女一折。查贵州穷民子女,止许当官起契买至邻省地方,不许买苗民于川贩之手’,‘嗣后贵州苗民子女,概不许买。’‘所买苗民,令原籍亲属领回’”(以上引文见《清实录有关云南史料》卷三)。汉族流入导致苗族买儿买女,流离失所,迁走他乡。为避乱和屠杀,多数苗族举族向南迁逃到云南,多数由贵州西部从云南昭通进入曲靖,由从进入曲靖的苗罗平、师宗到陆良,依托跨南盘江上的天生桥进入现在律属文山的邱北县境新甸乡(原冲天乡),“苗人二千余,明初由黔省迁入(邱北县志)”。
    由于历代统治者及其形成的主流社会都没有给西部方言这支苗族获得学习历代统治者倡导先进文化的机会,自然导致西部方言苗族生存边缘化,他们无从得到外界的信息和新知识,外界也堵赛其获得新经验和新知识的途径,他们处在一种封闭状态中。孤单地与拒绝他的外界环境抗争和挣扎生存,从心理意识上使他们自然形成孤立的内心世界,这种心理是:胆小、怕事、猜忌、孤独、软弱、低贱和排外。形成这种心理的人格是自卑和奴性。为了生存,他们对内部空前团结,不分彼此,在对外力干预时纽成一股绳,形成坚不可摧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把外界视若异己,全盘排外,当然外面的世界也排挤他们。自然地形成自己的一套有别于外界的文化系统,如婚姻习俗和丧葬习俗,因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失去于外界学习和借鉴的机会,其文化的根基也只剩下沿袭本己口耳相传的固有知识——前辈的知识和传统文化。这也就是形成了西部方言苗族有别于其他且独具特点文化传统的原因。因为长期没有得到外来或外界文化的冲击或洗礼,也就自然不自觉地保留了远古文化信息的可能性。这就是保存着并且还在使用原始甲骨文“党略”的客观原因。
    (二)没有机会或很少获得历代统治者推崇的先进文化熏陶,如获得儒家文化的陶冶机会。
近年在研究中国贵州“石门坎现象”时,有些学者会说:“为什么儒家文化两千年来未对苗族实行“教化”,事实是:柏格理牧师前的两千年来,就没有谁真正去对苗族进行“教化”,反之,在解放前的历代统治者留存的史书都是把苗族妖魔化或是没有把苗族真正当作人看!柏格理牧师来到石门坎后就没有离开过石门坎,乃至其尸骨都永远留在石门坎,是这种艰苦的敬业奉献精神使当地苗族族群皈依的!皈依天主后的苗族真的就抛弃自己维系三千年来的传统习俗或称之为文化的祭祀等等。皈依天主的只是极少数,而多数仍然被边缘化,仍然处在远离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的偏僻地区,自生自灭甚至生存的空间都没有的状态。只能是捧着祖先交给自己的 唯一的“党略”文化习俗,伴随历史长河流逝。
    从西部方言苗族的婚姻传统习俗和丧葬礼仪上可以看出,他们保留着非常远古的信息,但有似乎一步跨越了多个时代进入到当今时代的。即云南省情时常提及的从原始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的情形。如苗族的婚姻自由非常普遍,一点也没有受到封建礼教的约束和限制。形成夫妇的男女的恋爱形式历史以来非常自由。反映在汉族历史上的父母包办婚姻、男尊女卑、“三刚五常”的礼教没有在苗族社会生活的历史长河中显现过。苗族婚姻的形式多“私奔”形成,族内视为正常而无失礼呢!而反映在丧葬程序上则严格到现代人要修改和突破都没有缝隙可钻,较之于西周时代形成的《仪礼》过程和程序还要烦躁和顽固!没有机会或很少获得历代统治者推崇的先进文化熏陶,如获得儒家文化的陶冶机会。在接受历代传统文化的他族看来,西部方言苗族是不知书达礼的另类,特别又是交往甚少,就不了解苗族内部的传统文化。反之亦然。苗族传统的家庭教育只有学习前辈遗留的知识。他们对外界确实是陌生的。这种状况得到改善那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事。这就是保存着并且还在使用原始甲骨文“党略”的主观原因。
    三、“党略Dangd nyox”向我们传递着什么样的传统文化信息。
    (一)苗族文化从起始至今是一脉相传的。蚩尤是苗族远祖。在文山州苗族的口碑流传中,蚩尤的尊称是蒙蚩尤,即Hmongb zid yeus,有苗族的男子汉和苗族的祖公这两层意思,在自称为Hmong的苗族中,现在的杨姓仍然还称为“夸尤nkhuat yous”,即尤这支的蒙人之意。蚩尤的死是苗族这个族群中最难接受,在苗族心灵上造成了痛不犹生的记忆,也正因为蚩尤的败于黄帝,使得远古的苗族失去家园。从此,蚩尤的遗民长期遭杀戮。今天已经盛行于文山州的苗族踩花山仪式上吟唱“花山起源”的古歌就是追忆和祭祀蚩尤的。犹太人说:“忘记意味着流放”。人是活在记忆中的,记着什么,忘记什么,决定着人生今天的质量和未来的盼望。有些学者怀疑蚩尤是否真有其人?为何西部方言苗族述说自己的祖宗蚩尤,何以如同是刚刚逝去的昨天呢?意思是说:发源于山东半岛北方的蚩尤与现在生活在边陲天末的苗族,何来的关系?!这可能忽视了苗族为了生存,逼迫其漫长迁徙的历史。说到到尔后的“三苗”时,也有些人说,古之“三苗”是传说,不一定是真。反击者说:“《尚书》和《墨子》都有禹平苗的记载。”一些人又就站起来说:“《尚书》是伪书。”
天呐?苗族真的是要“天亡我也”!
    楚国君要把死者留下的衣物装像于高堂祭祀的习俗,“楚人使公亲襚”(左传.襄公二十九年),《说文》“襚,衣死人衣”。“像设君堂(《楚辞.招魂》)”,“此则人死,而设象于室以事之。乃楚俗也(《永乐典》卷18223)”。内地有的已失传,但文山苗族还盛行依照楚时为死者“烧灵”这一楚风。
西部方言苗族其传统文化,如芦笙,古歌等还在散发着楚文化的味道。偶然留存于苗族民间的“党略”不足为奇。
    (二)历史没有赐予西部苗族有融合多元文化机会造就了其具备保存“党略Dangd nyox” 的客观条件。
自蚩尤于涿鹿战败后,苗族在中原就沦为无立锥之地的遗民。从“窜三苗于三危”,“分北三苗”后,西部方言苗族被边沿化了。苗族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历代统治者没有赐予西部方言苗族有融合多元文化机会。可以说,在“窜三苗于三危”后的三千多年里,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这个“三危”的历史地望在什么地方。
    《书·禹贡》:“三危既宅,三苗丕叙。”这历史地望在哪里?
    一直到了清朝,康熙皇帝才撰文形成《诰谕·山川考谕》说:“……澜沧之西,为哈拉乌苏,即《禹贡》之黑水,今云南所谓潞江也。……《禹贡》导黑水至于三危,旧注以三危为山名,而不知其所在。朕今始考其实,三危者,犹中国之三省也。打箭炉之西南,达赖喇嘛所属拉李城之东南,为哈木地;达赖喇嘛所属之危地;班禅呼图克图所属之藏地。合三地为三危耳。哈拉乌苏由其地入海,故曰导黑水只域三危,入于南海也。……尔等将山川地名,详细改正具奏。”
    “南海:曾运乾采陈澧说,以黑水为怒江,怒江南流则为莎尔温江,三危即莎尔温的转音,黑水经此入南海”《尚书·禹贡》(2012年中华书局版)。
    现在苗族的生活状况怎样?
    2009年8月,笔者到马关县田头村进行民俗的田野调查,该村自明末一直到建国的上世纪五十年代都有不断陆续迁入,形成现在二百余户近1500人口的村子,在听取他们吟唱婚礼习俗的历史古歌时发现:明末迁来的没有清朝的历史,嘉庆后迁来的,叙说到“乾隆管嘉庆”后就没有后文,道光后迁来的就有叙述到道光。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清末田头这村处于中国和越南交界处,清末曾经有一段时期属于越南,后来中越两国勘界后才归还中国,所以他们在越南管辖的那段时间就不知道中国的事情。
    2012年,我们在搜集苗族芦笙辞的机会深入到边远的山村——富宁县格当村委会达波村小组,全村32户127人,据他们讲,从1946年由富宁木令搬来达波建村至今,我们是最大的领导到村里!一位非常擅长吟唱苗族历史古歌的老者把历史断代分成三段唱给我们听大致是这样:前朝,从蚩尤唱起,于黄帝与蚩尤战败后就是迁徙的流离失所的痛苦,可就没有唐、宋、元朝;接着就是朱朝,叙说朱元璋的传说,这他们称为第二段历史的二朝;第三就是清末到现在。从他们这种状况看,最简单的历史脉络知识都没有谁教授过给他们,历来是处于一种与外界隔绝的状态,他们真的是处在“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与世隔绝环境里。但理论到本民族风俗习惯的古歌既具体而且内容非常丰富。
    以上的个案说明,历代统治者长期的镇压和歧视,造成苗族历史上与外界的交往和联系非常有限,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失去了与外界融合或获取多元文化的机会。致使苗族长期生存在一种边缘化、偏僻封闭环境中。也由于这种状况给苗族社会造就了保存“党略”的客观环境。
    四、“党略Dangd nyox”留给我们的思考?
    当今人们已经把全球视为一地球村的信息时代,我们还尚存并还在使用甲骨文,从发展的角度看,这定然是一种无以名状而且非常落后的社会状况和生存现象的表露,“党略”的保存是悲哀的!可她又是活着的《周易》。
    你说他落后,细细观察他们在进行丧葬和祭祀习俗使用的古歌及其操作的程序和仪式上,程序比较《周礼·仪礼·礼记》中对丧俗规定的礼节还要具体、详实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借助苗语声母多,语言仿声效果好的特点,能把复杂的芦笙普、芦笙辞口耳相传详实地记录留存至今。反观《诗经》《小雅》里有六首无辞的笙乐,即《南陔》、《 白华》、《 花黍》、《 由庚 》、《崇丘》、《由仪》有声无辞的笙诗,仅仅留着标题的目,今人遗憾得什么也不知晓了。而活着的诗经笙乐还活在苗族中呢! 
    细听他们说话的表达方式,还在遗留着先秦时期的表达方式。长辈都还在称“子”,犹如先秦诸子文章中的“子曰”、“子墨子”等等。我们现在对待先秦的文章已经不注意其表达方式,特别是字里行间的辈份了。如《庄子·大宗师》里的“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三人相与友,曰:‘孰能相与于无相与,相为于无相为?’”这句子,现在的人译作:“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三人在一起谈论说:‘谁能够在没有交往中相互交往,在不见帮助中相互有所帮助呢?’”。拿苗语的语言习惯就得注意这三人的辈份问题,名前加“子”者是长辈,两人名中加“子”是子父连名称其为晚辈,直呼其名者是相同辈份(所以《庄子》中,庄子直呼孔子为仲尼):“子桑户”,即“桑户大伯”,“孟子反”,即“孟的父亲反”,“子琴张”,即“张琴大叔”,因这个琴大叔不是本家,得加其姓“张”作区别(“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苗话说:“zid sangb fuf、mongb zid fangd、zid qenx zhangb”与当时表达一样)。所以这句话,以苗族语言习惯来翻译应该是这样:“桑户大伯、(孟的父亲)反和张琴大叔三个人结成伙伴去说:‘谁能够在没有交往中相互交往,在不见帮助中相互有所帮助呢?’”,这样就显得说话有礼貌,不似今人翻译的“没大没小”之无礼。另外这句话,出书的评注者还说,“本句之‘友’字可能是‘语’字之误”,简直是笑话,古代的名词用如动词都理解不了?“友”即“结伴”,“三人相与友”,是“三个人结成伙伴去”,他犯了常识性的错误。
    什么才是先进文化呢?没有谁作过具体的概括,同时也没有谁具体的概括什么是落后的文化。我们行动指南“三个代表”中也只是引导方向而已,即“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到底三千年前的文化是先进的呢?还是落后的呢?按理,古老的怎么会是先进呢?我们都清楚地记得,标志着先文化运动开始的“五·四”运动就是高举起“打倒孔家店”的大旗指引着我们前进并走向现代的。而近年向世界各国大学建置“孔子学院”来推崇、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或优秀文化,特别是近年国内的“国学”热潮在昭示着我们,两千年前形成并在以后的各个时代都直接或间接潜移默化影响着我们思想行为的法家、道家、儒家等思想流派和各学说应该多是先进的,或先进的文化就不分在先或在后?那留传并保存至今的西部方言苗族的“党略”也理应是值得传颂,是我们要及时积极行动起来挖掘保护使之发扬光大的珍品,这是我们应该值得庆幸的事情。因为他在苗族社会生活中具有顽强的生命力!
    三千年后,我们现在还在使用甲骨文,生活处于甲骨文时代的发展水平,谁不悲哀?!!!
    三千年后,我们的同胞还在握着这个伏羲描画,周公演绎的“党略”,我们也只能是含泪的微笑。

 
【 文章作者:杨朝山 文章来源:杨朝山 点击次数:6874 材料录入:wsba03755    责任编辑:wsba03755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