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注册· 联系站长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 >> 苗山新事 >> 苗疆见闻 >> 正文
 
 

忙着救人,却忘了自己父亲住河那边

文山苗族网 HMONGB BANGX DEUS DEB·[2018-11-14 18:27:30]

 

王正委(麻栗坡)项政(文山)

 

提起2018年云南省麻栗坡县猛硐瑶族乡“9.02”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发生当晚救人英雄王金明,当地广大群众无不给他伸大拇指点赞。

 

王金明(苗族)讲述当时救人情况(吴德华摄)

据王金明说:92日凌晨一点左右,猛硐上空像有百架战斗机在来回盘旋一样“嗡嗡”作响。两点左右,下起倾盆大雨。当时,我睡不着了。三点半左右,我家屋顶漏雨了,我赶紧叫醒老婆,每人拿着一把塑料扫把,跑去屋顶扫水。屋顶漏得非常厉害,雨水满了瓦沟,从瓦缝满溢下来。水太大,扫不赢,我便拿起一块木板拦在楼梯门槛那里,把水往天台外面赶,让它从天台流出去。这时,对面变压器着火,电停了,屋里屋外,一片漆黑。我怕猛硐河涨水,菜市场可能会被淹。那里人多,很危险。于是,我叫老婆给我找了把亮一点的电筒,我拿着电筒就跑下楼去,直冲菜市场。果然猛硐河涨水了,翻滚汹涌的河水已经满过河堤,往两边溢了。我被涨起来的河水拦住了去路,去不了菜市场那边了。看到河水现状,我意识到要“出事”了。于是,我赶紧返回家中,告诉老婆孩子险情,喊老婆孩子先去猛硐文化站那里避避。因为那里地势高,没多大危险。接着,我拿着一把电筒,披一件旧雨衣,独自消失在倾盆大雨中……。三点四十分左右,山洪泥石流来了,只听到香草棚上面、养老院那头、加油站那边响声震天,地动山摇。眨眼功夫,洪水、杉木、杂树……就冲到街上来了。我看到山洪泥石流来,真的是太可怕了。凶猛的洪水将合抱粗的大树冲到街上,瞬间就撕破了街道两边商铺的卷帘门,所到之处,汽车、电杆、小房屋……统统卷走,就像恐怖片里的镜头一样。我顾不了个人安危,冒险地跑着叫着喊着人们赶快避险。可是,有的人家叫了半天,都没有反应……

 

有人落水,赶紧施救

 

在外面跑着叫着喊着的王金明看着来势凶猛、破坏极大的山洪泥石流,感到害怕了。他担心大雨会淋湿他放置于地下室的货物。于是他连忙返回家中,去搬存在地下室的货物,才搬得一件,就听见房屋背后像是有人在呼叫“帮忙”。他停下来,侧耳朵听,声音又没了。他又搬了一件上楼梯,这时他听清楚了,真是有人在他房屋背后呼喊“帮忙”,声音时大时小。他想是有人落水了,需要帮助才发出呼救声。于是,他放下手中货物,走到后窗前,探头往下看,见有一人在洪水中拼命地挣扎着,一只手紧抱一个太阳能桶,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把手电筒,电筒是开起的,但电光很弱,时隐时现,看着落水人已经被洪水卷到了涵道口。由于洪水来得汹涌,洪水已经淹过涵道口,在涵道口上方形成了一个落口漩涡,落水的人抱着太阳能桶在漩涡上打转,看样子就要被漩涡吸了进去,非常危险。如不及时施救,一旦落水人体力不支或太阳能桶变形进水,落水人就会瞬间被洪水吸入涵道卷走,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王金明在家里找了根绳子,跑到二楼背窗前,用足手劲猛力击打窗户防盗栏,想把防盗栏推脱,从那里施救落水人。可是防盗栏安装太牢固,连续击打几次,都没有把它击脱。没有办法,他又赶紧跑出去外面大呼大喊:“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有人落水了,快来帮忙啦!”他一边呼救,一边往供销社房屋顶上跑,想从那里放绳子救人。但他站在供销社楼顶上,看得见落水的人,距离远,不好施救。他又跑回自家屋顶上,想从屋顶放绳子,可是他房子有四层高,绳子放不到。没有办法,他又跑回二楼楼梯拐角上,借着通风口,朝着对面的马正奇家,放大嗓门吼叫马正奇的名字,想叫他从对面对落水人员进行施救,但喊了几次也没有反应,有点绝望了,急得团团转,几乎要瘫软在楼梯上。这时,对面的马正奇打着一把微弱的手电筒回应他了。马正奇大声说:“大哥,大哥,你那边有那样事啊?”他听到声音,高兴了,一下子精神起来,立马又对着马正奇大声吼道:“下面有人落水,家里有没有绳子,快救下面落水的人。”马正奇说:“有”。不一会儿,马正奇就找来一根施工用的双向皮电线。王金明赶紧将电线打了双折,把一头朝落水人位置甩了下去。这时,王金明对落水人大声喊道:“赶紧抓紧绳子,我们救你上来。”落水人拿电筒的手先抓到了绳子,随着抱太阳能桶的手也抓了绳子。王金明又喊:“快把电筒丢掉,双手抓紧绳子。”马正奇拉着绳子的另一端,使劲往上逮,但由于是垂直向上拉,不好用力,拉不动。恰在这时,住在马正奇家的他的侄儿子马朝祥也起来了,也来帮忙,落水人终于得救了。

落水人名叫熊泽霸, 13岁,壮族,猛硐村委会丫口村小组人,刚在猛硐中学办理初一入学手续。其母在猛硐街租了一楼的一阁房间收废旧,做点小生意。发洪水那晚,熊泽霸一个人睡在那间房间里,起床逃洪水时,不慎被洪水卷到,冲到了王金明他们施救他的位置。熊泽霸救上来时,脸色铁青,说不出话,站不住身,瘫倒在地,几天后才恢复神智。熊泽霸说:“那夜,在洪水里翻来覆去打转转,我抱着太阳能桶的手已经酸软无力,也没力气呼救了,差点撑不住了,我想起自己怕是活不成的了,是王大伯把我从洪魔手上抢了回来的。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非常感谢救我的王大伯,非常感谢他们救了我。将来我长大后,我也要学会感恩,我也要去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和需要帮助的人。”

 

赤着脚丫 关心老人

 

“灾难中,最需要得到帮助的是老人、妇女和孩子。”王金明说:“老人、妇女体力小,孩子逃生能力弱,是最需要帮助的人群。”熊泽霸成功救出后,王金明又想起住在乡政府路边停车场背后的项廷荣及其她的妻子。王金明说:“项廷荣家的房子就在原来的小溪边上,是从香草棚上面来的泥石流必经之路,俩老已经70来岁了,身体也不好,如果有什么意外,肯定需要人帮忙。没有多想,来不及换鞋子,便穿着一双凉鞋就往老人家住处冲去了。”由于街道上到处都是淤泥和木头,还有被冲翻的车辆,有的地方淤泥很深,有的地方木头很大,横七竖八堵着,而且当时泥石流还滚滚流来。王金明在街上钻来钻去,找不到一条可走的路,他的鞋子也跑掉了,只有光着脚丫去了。他说:“平时只要五六分钟的路,我连滚带爬,竟然走了近1个小时,满身都是泥浆。天蒙蒙亮时,我终于绕到了项廷荣老人家对面乡政府前面的田地上。那时,我一看,傻眼了,项廷荣家的房子已经被泥浆树木淹了,只有房屋脊梁上路出一道像鸡冠子一样的瓦堆,心想完了,他们……”

 

王金明慌了,忙用苗语放声大喊:“佑钩(项廷荣的苗族老名),佑钩,梅把呀荣。”意思是:“项廷荣,你俩老该安好。”他喊了几声都没有应答,想起怕是出事了,正在伤心难过之时,项廷荣从他房屋背后的坡坡上回答王金明了。项廷荣说:“我们人还在嘞,没有事。房子被淹了,猪圈和猪都被洪水卷走了。”

 

接受采访时,项廷荣说:“那晚,起初水来得小,但几分钟后水越来越大,很快我们房子一楼就被水淹满了,我们俩跑到二楼,这时,猛硐四周的山到处响,一会儿,我们就看见杉木和杂树,大棵大棵地站着从香草棚寨脚两边沟谷,一群一群的下来了,树丫枝相互缠绕在一起,整棵树站着身,旋转着来,我们看见哪些大树过哪里哪里被填平,很快那些大树就到我们房子边了,耳房、猪圈瞬间不见了,我俩老都以为活不成了,我还赶紧叫老伴我们坐在一起,抱紧,准备死了。可这时,下来的大树前面有一棵突然倒下,横在了我们房子旁边,随后那些树枝杂物涌过来堵上了,后面的水流泥沙一下子改道朝停车场那边下去了,随洪流而来的大树也都往那边走了,我俩才捡了条命。”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项廷荣老人一脸害怕的模样。项廷荣俩老说:“王金明是一个好人,他家住在猛硐河边,山洪泥石流还在来,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不顾自己安危,还来看我俩老是否安好,真的很感谢他了。”

 

忙着救人 却忘了父亲住河那边

 

发生灾害时,王金明始终想着别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忘记了自己的亲人。他看到项廷荣他们俩位老人平安无事后,立马转身赶往菜市场,那里地势低洼,受灾最严重,他要去那里救人。当他到菜市场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除了靠山边散落了几块被山洪泥石流冲击得不成样子的铁皮瓦片外,菜市场已经被夷为平地,泥浆水还在菜市场那里滚滚流动。这时,天已经开始亮了,人也越来越多了。有人告诉他,老马(马正荣)已经被泥石流卷走了。当他听到老马被卷走的时候,他痛哭流涕,到处翻杂物,想找找老马在哪里……。

为了他人生命和财产安全,他跑了一晚上,满身泥浆,并且太累了。他真坐在泥浆上,休息一会儿。此时,他才突然想起父亲昨晚还住在菜市场河那边小屋里。因为他曾做父亲几次思想工作,让他回老家睡,可他老人家就是不听,就是要住在河那边的小屋里。“哎呀,完了,我爹……”惊慌失措。他赶紧起身,叫喊着父亲的名字,冲向父亲住的方向。他在猛硐医院上班的女儿,看到父亲疯狂扑向洪流想去找爷爷,她飞奔过去,死死拽住父亲的衣角,叫喊着不许去。她说:“爹,你看那边都成了泥海了,现在水流太急,到处都是深陷淤泥,太危险了,你要去哪里找爷爷嘛?不能去,万一你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王金明一边挣着一边对女儿说:“姑娘,我爹把我抚养这么大了,他已经80多岁了,他不在了,我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他被洪水卷走了,我要去哪里才找回他的遗体来安葬?”王金明边说边哭。他想起自己的父亲凶多吉少了,越想越伤心,他都不想活了,想跳进洪水里死去算了。这时,王金明看见他的弟弟王金洪从出租房里出来,他赶紧朝王金洪大声问道:“咪鹏(弟弟的小名),咪鹏,你该见着我们的爹了?”王金明边问边哭。他弟弟跑过来对他说:“我们家爹,前天,我就给他说了,这里是河边,他年纪大,身体不好,如果下大雨了,不安全,我已经做通他思想工作,喊他回老家睡了。昨晚,他没睡河那边小屋里。”听完弟弟这么一说,王金明悬着的心落了,但他却失控了,瘫坐在泥浆上,像个娃娃一样,放声嚎啕大哭……

 

王金明,苗族,今年50岁。是猛硐瑶族乡猛硐村民委员会上新寨村民小组人。年轻时,当过4年代课教师,与老人分家立户后,由于代课工作工资太低,一个月工资还不够买一包尿素。为养家糊口,他辞去了代课教师职务,带着老婆孩子来到猛硐街上做起小生意,2008年在猛硐街上买了一宗宅基地,盖起了现在居住的房子。

“看着美丽的猛硐山川,一夜间成了千疮百孔,想着平时在一起的亲人好友,一夜间没了人影。那几天,我相当伤心,饭不想,睡不眠,四五天食无味,那几天我瘦了6斤多。”回想“9.02”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王金明话语哽咽,眼眶湿润了……

王金明,为大家,舍小家,为别人生命财产安全,忘记了父亲的安危,他的所作所为,受到了当地群众热情地赞誉。

 
【 文章作者:王正委 项… 文章来源:王正委 项政 点击次数:472 文章录入:苗族风    责任编辑:苗族风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云南网警


主办:文山州苗学会
Copyright 2007-2015 © 文山苗族 All Rights Reserved 滇公网安备 53262102000271号

苗山新事:侯 健 七彩苗山:吴德华 苗学研究:李维金 苗山音视:陶志文
苗文空间:张元奇 文学园地:陶兴安 苗山风谣:杨朝山
站长信息:QQ 464402767 邮箱464402767@qq.com 手机 15308766544
 站  长:张 元 奇..技 术:杨 永 平、许 东

信息产业部备案
滇ICP备15005284号